【石濤】金融家索羅斯:習近平是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

李嘉誠應該是對中共的沖擊比較大。就我個人來講對他的評價,他以利益的角度沖著人去,其實這是潮汕地區的生意人成功之處,就是沖著人去。在我的個人理解中,他才不管你背后的制度,這個那個,他其實他不管,他無所謂,那個東西對于他來講只是或難或易對他的逃避。

而他的中心點就是誰管這事,去干嘛。原來開過玩笑,很早啦,就是那時候廈門的生意人賴昌星被抓的時候前后傳出來的故事。就是潮汕地區,剛剛開始的時候,給你舉個例子,力士香皂現在滿街都是,那時候利是香皂都是走私的,進口力士香皂,一個生意人,在當地的,可能是李嘉誠他們的老鄉,半拉中國的力士香皂都是他進口的,他怎么進口的?海關官員蓋一個章就行了,只要蓋章就放行,對不對?但那個章人家是有規矩的,對不對?

就是說你要蓋這個章,北京海關也有不同編號的章,我都見過。在那個年代北京海關不同編號的章作用不同,放行的力度不同,你知道嗎?世界頂呱呱的大公司就靠那個章進貨,就那么回事兒。賴昌星喊冤也是這個。回過頭來說,那進口力士香皂的,你知道一個小姑娘,一個小丫頭兒,十八九歲,從那個海關的中專,那時候30多年前中專畢業的就到了這個具體的海關那兒做個辦事員,她手里拿個蘿卜章,就這蓋章啪啪,就進那力士香皂,一個月才蓋幾次啊,那得乘船進來。

小姑娘一個月,咱別說哪年了,就30多年前了,一個月掙8萬塊錢,那小姑娘工資掙多少錢?百十來塊錢。她蓋個蘿卜章咔咔就蓋了。那大批發的那個船貨柜一下來坐地下把柜貨柜打開,提貨的拿著現金的就這么提貨,這是潮汕人做生意。什么制度,這個那個,奔人去,把人搞定,全搞定,李嘉誠同樣。

北方人雞賊,尖,受過教育的人奸,算計。黃光裕的太太是東風市場背后的中國銀行的貸款員,我要做買賣,我舍身取義,把她娶成老婆不就完了嗎?他雞賊也算計,對不對?他還找真愛情呢,是不是?他哪敢舍身取義,人家黃光裕就敢這么干,這是潮汕人的做法。很多人其實我覺得不理解,只能說叫不理解。

那作為李嘉誠,在76年之后,鄧小平一上臺先找的他,他把錢帶進去,然后把香港那一套做起來。那對整個中國來講,對中共來講,對于鄧小平而言,那是對他巨大的幫助,我說的概念是這個。應該李嘉誠同樣很反共,但他知道共產黨人吃,所以我就沖著人去就完了。

所以你看麥當勞都打不過他,原因也在這。人跟人之間他就沖突了,習近平上臺,被他打殺的就是整個江家幫。所以咱看過一段故事,也提到說他在福建主政17年,賴昌星出事,結果跟他沒什么關系,那是蠻奇怪的。

有一個香港說法,說賴昌星看不起他,說他太笨、不通融、太僵化,賴昌星沒跟他玩,所以他因禍得福,也可能是,反正就是命運所致。那當他走向這么一個夢想僵化的人的時候,特別是綁著共產黨的時候,那作為李嘉誠他就沒意思了,我覺得是有這個成分在里頭。所以潮汕人的成功同樣是在人點上,生命的基點上。

但他李嘉誠在最后走到這份上的時候,他自然而然的又跟共產黨作對。所以是跟習近平個人有關,他跟習近平之間關系不好,但習近平綁在共產黨的時候,那他就干脆就決裂了。所以就變成了現在走到這份上,全國上下王滬寧去批李嘉誠,王滬寧為什么批李嘉誠?他掩蓋不了李嘉誠的影響力。而李嘉誠的做法,卻直接打擊了中共現在上下利用香港事件對國人的欺騙。

所以李嘉誠的做法逼的王滬寧、習近平沒出路,本來他就不買他的賬,那扭過臉來他就批他。其實這一批呢,事兒就弄得更大了。那人他就會找啊,到底李嘉誠說什么了,讓你這么不高興?對吧?

我覺得有一些人說愛國主義如何如何,我給你放一段視頻,你看看愛國主義如何。這是愛國主義,這是now電視臺拍的,now電視臺其實共產黨影響蠻大的。當年的王宇律師所謂的懺悔視頻就是now電視臺拍的,但它現在拍這段是什么呢?這是中共的國旗,這是香港警察用腳一踢,給踢一邊了,就這么回事。

那這些人應該是在13號還是14號,淘大有一個就是類似購物中心了,從國內拉了成車的所謂愛國人士拿著紅旗唱國歌去了,四五十歲的婆娘跟五六十歲的老男人。那結果有另外香港人就去了唱香港的國歌,大家有沖突。這是叫淘大花園,這是其中的一個場面。香港警察就一踢,這就是愛國主義。

再給你看另外一個愛國主義。前面這兩個人是香港的北角啊,是福建幫的大佬,警察護送這倆人,因為他跟周圍有沖突。后面這是警察護送這兩個大佬,邊上都是記者。然后這個人看這記者不順眼,拍他嘛,他上去就一腳,就這樣大家就哄起來了。那警察不管打人的,打記者的,打香港老百姓的,這是愛國主義,跟警察的利益同在,這就是今天香港的故事。

但如果你阻止警察,在同一天香港立法會的許志峰,他應該是個律師來的,他在現場,在北角,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時候,警察不干了,警察把他抓了,說他阻礙執法人員辦公,這是今天的香港警察。所以你可以看到香港警察對國旗,那愛國主義人士是跟警察一樣以打殺的方式出現,以斗爭的方式和傷及生命的方式出現。

這就是我跟大家解釋的,如果你要看到同樣李嘉誠的做法的時候,你都能夠意識到這些人的本身的憤恨,就是來自于自己的利益的角度出發。而這利益的本身就會被妖魔鬼怪所影響。紂王自己利益的本身就找了一個狐貍女人,道理是一樣的。

同時間出現了很大的變化,《美國金融家索羅斯:對中共國冷戰高于對美國利益的關心》,這個說法就非常有趣。索羅斯,你可以講他是很利益的,很有趣的這么個人,他很有能力,很有本事,是個猶太人。當年蘇聯的解體,是跟他有關,他當時大規模的去支持了波蘭、保加利亞、烏克蘭來抗爭共產主義一切的,而且他自己成立了一個基金會,針對當時的蘇聯的共產主義。可是等到了后來呢,他又成為了類似左派的,他又很反對川普的一套。

所以在輿論評論當中,我們會看到對他的評價,有的時候是一種正面的評價,有的時候是一種對立的評價,那跟他個人的選項有關。但是他現在認為,對中共的冷戰可能會應該更注重,就是說有他自己的看法。美國金融家、社會活動家索羅斯在文章中說,對打敗習近平領導的中國共產黨的政權的興趣超過了對美國國家利益的關心,歡迎川普對中共國的經濟戰,而經濟戰同民主奮斗又沒有關系。

他有他獨立的看法,而我個人覺得有趣的就在這里頭。他愿意傾其力量打敗習近平領導的共產黨政權,而他這一份高過美國國家利益。他當年是隨著父親逃離了匈牙利,逃離了共產黨統治的社會。你完全可以說他對中共,他對共產黨的一切恨之入骨,他是難民來的。

9月9號在《華爾街日報》刊登評論贊揚川普的對中共的政策,美國不應該解除對華為的封殺,他呼吁國會立法,限制川普可能會為了大選選情跟中共國做任何交易,停止限制華為。我不知道他這怎么叫停止限制華為,這可能是翻譯的原因,所以這是一個很有趣很有趣的表現。那我跟大家分享的概念,你同樣可以看到李嘉誠。

李嘉誠當年他同樣跟中共走的很近,但他表現的是對人上,索羅斯也有類似的。所以我自己的看法是說這些人有他們自己獨立的一種價值觀,在整個過程中有他的表現。但是如果今天是天滅中共,共產黨大限所致,那他們在做最后的選擇。如果有神佛救人的話,那你不能拒絕他的正確的選擇。

所以對于人而言是個過程,在關鍵點上你選擇對與錯,選擇善與惡。索羅斯的基金會宗旨推進自由主義、民主政治、人權,致力于在經濟、法律跟政治上促進公民參與社會,實現公民社會的目標。但是他質疑川普尋求跟中共國達成貿易協議的背后動機,說川普不過是要“通過促進美國股市和經濟增加自己連任的機會”。

索羅斯建議川普應該繼續對北京施壓,讓中國社會“開放”,實行自由改革。那現在的一切是僵化的一切,對吧?所以在索羅斯跟川普之間,極其對立的美國政壇當中和金融經濟當中的重要的人物之一,但是對中共施壓這方面卻成為了共識,這是今天我以為包括習近平在內要完全意識到的。習近平最大的成功是團結了整個人類社會上盡可能有的主要的力量來打擊共產黨,這是習近平最大的功績。

削弱華為領先5G:索羅斯說作為開放基金會的創始人,我對打敗習近平領導的中共國的興趣,超過了對美國國家利益的關心。這是相當厲害的。今年1月份索羅斯就表示,習近平是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中共國是最富有、最強大、技術最先進的專制政權。他還指責中共國投資“機器人學習和人工智能”是為了加強其專制,反對西方科技公司進入中國。

我們在討論當中,咱不能不說我們是最先跟大家分享的。“一帶一路”、中國制造2025、華為。習近平當被共產黨背書之后,他不相信任何人,他只相信被人造出來的機器,他認為機器,5G的機器是可以被他注入思想,對他忠誠的;人不是,人有自己的獨立思考,所以他要拒絕人的獨立思考,他就變成了習核心和思想。你可以想象這是一個多么可怕的生命,就是多么可悲的生命,可悲可憐的生命。

習近平今天走到這一步,而他是什么?是個人的利益最大化、權力最大化。索羅斯認為中共國在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領域是個危險的對手,5G是個關鍵,那如果允許中共科技公司華為進入全球競爭市場的話,北京就會將其“政治控制制度推向全球”。你看,索羅斯也不過如此吧。

我們跟大家講的是什么?習近平要做地球的主,咱早講過,對不對?“一帶一路”在地面上,在港口上。中國制造2025在現實環境的技術無形的領域中。5G是在現在的通訊系統跟腦控中,就這么回事。所以我個人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概念。

有錢、有勢、有權利,是他這一層的表現。而生命善惡不取決于富貴與貧窮。而取決于在這種大限將已到的背景之下,“天滅中共”香港人可以這么喊出聲的時候,作為普通的人就都可以這么嚷嚷出聲的時候,成為了一種支持今天香港運動力量的精神基礎的話,你就得允許別人有選擇。

他表達戰勝中共政權的言辭同他一貫主張價值輸出的軟性手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是,他也知道跟過去的做法有所不同。他提到了1945年卡爾寫的一篇文章叫《開放社會及其敵人》,封閉社會跟開放社會的對立,這是當時他對俄羅斯當時的影響的概念,這是政治層面。我以為等他到了面對中共的概念的時候,他已經升華到生命層面了。所以這里要提醒大家,他同樣是個猶太人來的。

猶太人在其背后的作用,在整個人類歷史的背景作用,在現代社會當中的背景作用很特別。現在的文化,人類生活的一切都是以猶太人來的。而偏偏真正的猶太人卻非常封閉,他的宗教信仰的一切是非常非常封閉,跟共產黨現在倡導的一切完全是對立的。

可是共產黨倡導的又是猶太人來的,馬克思。所以人的利益層面是被更高級的力量任意玩弄,而個體者在其中。你能選擇什么,能夠分辨什么,是關鍵所在,而不是人中的利益。在人中選擇利益的,基本都是惡的,是上了共產黨的當的。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