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26d):全球野心(上)
(4)打造支點國家,不顧道德搶占資源
中共的大周邊戰略實施過程中采用了優先打造“支點國家”(pivotal states),然后以點帶面,達到整個區域的戰略目標。所謂支點國家,按照中共智庫的說法,是具備一定實力、中共有能力和資源來引導其行為、在戰略利益上和中共不存在直接沖突、與美國沒有緊密利益關系的國家。[43]除了上述的澳大利亞、哈薩克斯坦等之外,這樣的支點國家還有中東的伊朗、南亞的緬甸等等。

中共在中東最大的投資國是伊朗。伊朗是中東的重要產油國,同時在價值觀上又一直反對西方。于是伊朗自然就成了中共經濟和軍事的戰略合作對象。中共自從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和伊朗保持經濟和軍事交往。1991年,國際原子能機構發現中共出口鈾到伊朗,又發現了中共與伊朗于1990年簽訂的秘密核協議。[44]2002年,伊朗的濃縮鈾項目被發現,西方國家的石油公司紛紛撤離,這給中共留下在伊朗乘虛大規模發展的機會。[45]中共與伊朗的雙邊貿易額自1992年到2011年之間呈指數增長,十七年間竄升一百多倍。[46](其后因國際制裁壓力有所放緩。)被國際社會孤立的伊朗如今最大的經濟伙伴是中共。伊朗在中共的幫助下發展了從短程到中程的戰術彈道導彈和反艦巡航導彈,以及水雷和快速攻擊艇。中共甚至幫助伊朗秘密建立了化學武器項目。[47]

另一個受到中共青睞的支點國家是其南亞的鄰邦緬甸。緬甸有漫長的海岸線,能提供一個通往印度洋的戰略性出口。中共把開辟中緬通道視為規避馬六甲海峽風險的戰略步驟之一。[48]緬甸軍政府的惡劣人權記錄一直使其受國際社會孤立。緬甸的1988年民主運動以軍隊鎮壓收場。第二年,北京的坦克也在天安門廣場大開殺戒。兩個被國際社會同聲譴責的極權政府同病相憐,從此開始密切往來。1989年10月,緬甸的丹瑞大將訪問中國,雙方達成高達14億美元的軍火交易。[49]上世紀90年代雙方又有多次軍火交易,中方售緬裝備包括戰機、巡邏艦、坦克及裝甲運兵車、防空炮、火箭等等。[50]中共的軍事、政治和經濟支持成了茍延殘喘的緬甸軍政府的生命線。[51]2013年,投資50億美元、被稱為中國第四大油氣進口戰略通道的中緬油氣管道建成,雖遭當地反對,在中共干預和談判后于2017年投入運行。[52]類似的大型投資還包括密松水電站(目前因當地反對而遭擱置)、萊比塘銅礦。2017年中緬兩國雙邊貿易總額135.4億美元。中共正計劃建立中緬經濟走廊,其中包括打造一個中方占股70%、出口印度洋的深水港、[53]緬甸皎漂特區(Kyaukpyu Special Economic Zone)工業園等。[54]

3)對歐洲分而治之,分化歐美同盟
冷戰中,歐洲是自由世界和共產陣營對峙的前沿陣地,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是美國的堅定盟友。冷戰結束之后,歐洲在世界上的政治經濟地位顯著下降。為了分裂歐美同盟,中共在歐洲采取了因地制宜、漸進滲透和控制的策略,對歐洲國家企圖“分而治之”。近年來,歐美在很多重大議題上的分歧漸趨明顯,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中共的分化和蠶食策略。

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針對歐洲內部的弱國急需外資的弱點,中共乘虛而入,對這些國家注入大筆資金,換取它們在國際法和人權等議題上的妥協。中共用這種方式制造和擴大歐盟國家內部的裂痕,從中漁利。被中共瞄準的弱國包括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匈牙利等。

希臘發生主權債務危機之后,中共趁機大舉投資希臘,用金錢換取政治影響力,并通過希臘把影響力發揮到歐洲。數年之內,中共已獲得希臘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2、3號集裝箱碼頭35年的特許經營權,并接管重要轉運樞紐比雷埃夫斯港。2017年5月,中國和希臘簽署“三年行動計劃”,涵蓋鐵路、港口、機場網絡建設、電力能源網絡及發電廠投資等。[55]中共的投資已經得到政治上的回報。2016年后,作為歐盟成員國的希臘多次反對歐盟針對中共政策和人權的批評議案,造成這些聲明流產。2017年8月,《紐約時報》一篇評論說:“希臘已開始投身于自己最熱心的、地緣政治野心最大的追求者中國的懷抱。”[56]

2012年,中共發起與中歐、東歐16國的地區合作框架“16+1合作”。匈牙利是首批加入“16+1合作”機制的國家,也是第一個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歐洲國家。2017年,中國和匈牙利的雙邊貿易額突破100億美元。與希臘一樣,匈牙利也多次反對歐盟對中共人權狀況的批評。[57]捷克總統雇用中國富商做自己的顧問,高調地與達賴喇嘛保持距離。[58]

包括在該框架之內的16個國家,其中有11個是歐盟國家,5個為非歐盟國家。中共別有用心地提出這個地區協作的新模式,分化歐盟的意圖明顯。此外,在這16國當中,前社會主義國家占據相當比例,這些國家有共產黨統治的歷史,從思想上到組織上都保留了很多共產黨的痕跡,容易跟中共一拍即合。

歐洲小國林立,單獨一個國家很難與中共抗衡。中共利用這一點,各個擊破,讓這些國家不敢就中國的人權狀況和外交政策發聲。最典型的例子是挪威。2010年挪威諾貝爾獎委員會將和平獎頒發給仍在獄中的異議人士。中共迅速對該國采取報復行動,為挪威向中國出口三文魚設置重重障礙,在其它方面也多方刁難。六年后,兩國關系“正常化”,但挪威開始在中國人權方面保持沉默。[59]

傳統的西歐強國也感受到中共不斷擴大的影響力。中共對德國的直接投資從2010年開始大幅增長。2016年和2017年,中國都是德國最大的交易伙伴。2016年,有56家德國企業被來自中國內地和香港的投資者并購,投資額高達110億歐元。這種并購使中國企業得以迅速進入市場或獲得西方先進技術、品牌和其它資產。[60]美國胡佛研究所2018年發表的報告稱之為中共的“武器化”投資。[61]德國西部的工業城市杜伊斯堡成為中共“一帶一路”的歐洲中轉站。每周30列滿載中國貨物的列車來到該城市,再從這里分別運輸到其它國家。該市市長說,杜伊斯堡是“德國的中國城”。[62]

對于法國,中共長期以來一直采用“采購外交”。如中共黨魁江澤民1999年訪法時送了法國一筆價值150億法郎的大買賣,購買了近30架空中客車工業公司的飛機,由此得到法國政府對中共加入世貿組織的支持。法國成為中共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之后第一個與中共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系”的西方國家,當時的法國總統是西方第一位反對在日內瓦人權會議上批評中國、第一個力主解除歐盟對華武器禁運、為中共唱頌歌的西方政府首腦。[63]此外,中共很早就在法國開始了“中國文化周活動”,規模浩大,實質是借文化之名兜售中共的意識形態。[64]

傳統歐洲強國、美國的重要盟友英國是中共覬覦的重點之一。2016年9月15日,英國政府正式批準中國與法國財團合資的欣克利角C機組核電項目動工。欣克利角C核電站(Hinkley Point C Nuclear Power Station),是在英格蘭的西南部薩默塞特郡籌建的核電站,裝機容量3,200兆瓦。該項目遭到含工程師、物理學家、環保人士、中國問題專家、商業分析師等在內的專家的嚴厲批評,尤其是指其給英國國家安全帶來巨大隱患。特雷莎?梅的前幕僚長尼克?提摩西(Nick Timothy)指出,安全專家“擔心中國人可以利用他們的角色在電腦系統中建立弱點,這將使他們能夠隨意關閉英國的能源生產”。[65]英國《衛報》指“這個世界上最昂貴的電廠”是個“可怕的交易”。[66]

與在世界上其它國家一樣,中共政府在歐洲擴大影響力的活動無孔不入、多種多樣。如收購歐洲高科技公司,控股重要港口,收買退休政要替中共站臺,滲透大學、智庫、研究所,籠絡漢學家替中共唱贊歌等等,不一而足。[67]中共政府的對外宣傳工具《中國日報》(China Daily)每月在英國歷史悠久的大報《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上加入一次插頁,登載給中共政權涂脂抹粉的文章。為此中共付給《每日電訊報》的費用高達每年75萬英鎊。[68]

中共在歐洲的活動引起了研究者的極大疑慮。歐洲著名智庫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PPI)2018年發表研究報告,揭露中共在歐洲的滲透活動。該報告指出,中共擁有全方位的、靈活的政治影響力工具,主要涵蓋三個方面:政治與經濟精英、媒體與公共輿論、公民社會與學術界。中共嚴格限制外國思想、機構和資金的進入,而歐洲門戶大開,中共卻利用這一點實現自己的政治圖謀。該報告指出,這種不對稱政治關系的后果已經在歐洲顯現。歐洲國家開始調整政策討好中共。歐盟國家和某些鄰國甚至不惜損害本國利益,采納中共的說辭和立場。歐盟的統一受到中共“分而治之”的策略的威脅,尤其是在自由價值和人權保護方面。而歐盟內部的一些人士或者為了從中共那里取得經費,或者為了在全球范圍內獲得認同,也自愿配合中共,宣揚其價值觀,維護中共的利益。[69]

除了政治、經濟和文化上的滲透以外,中共還在歐洲進行各種間諜活動。2018年10月22日,法國《費加羅報》以“費加羅報揭露中國針對法國的間諜計劃”為總標題,通過獨家系列專題報導,揭示了中共在法國的各種間諜手法。中共為了滲透法國政經、戰略領域,通過職場社交網站──特別是領英(LinkedIn)──招募法國人,為其提供情報,事態十分嚴重。報導說,這些真實案例只是中共在法國運作的間諜行動的冰山一角,中共的目的是大規模掠奪法國國家內部和經濟財產的敏感資料。[70]同樣的間諜活動在德國也出現了。[71]

4)殖民非洲──輸出“中國模式”
二戰后,非洲國家紛紛從殖民地走向獨立。伴隨著西方向中國的技術和資金轉移,非洲開始失去來自西方國家的關注。而中共在得到西方輸血壯大的同時,對非洲的蠶食卻逐步發展:中共的勢力開始替代原來西方宗主國在非洲的布局,滲透到非洲的政經、生活各個層面。中共一方面用發展中國家的名義來拉攏非洲國家,搞統一戰線,在聯合國與美國等自由國家對抗,另一方面則不斷通過經濟收買和軍事援助等手段操縱非洲政府和反對派,左右非洲國家的運作,同時對非洲輸出中共模式和價值觀。

中共控制的中國進出口銀行在2001年至2010年間向非洲國家提供了627億美元的貸款。這些貸款利息相對低,表面上看不附帶任何政治條件,而且相對不考慮投資風險,但因為很多貸款的抵押品是自然資源,中共由此獲得大量自然資源的開采權。2003年中國進出口銀行向安哥拉提供的貸款由石油擔保,被稱為“安哥拉模式”。于是,在非洲出現了這樣的情景:“中國人在非洲采油,通過中國制造的油管和港口,送到中國的油船上輸入中國。中國人(中共)武裝起一個犯反人類罪的政府,再保護這個政府在聯合國安理會里立足。”[72]

在中共對非洲的經濟領域越來越多的參與之后,中國在2016年成為非洲的最大交易伙伴和外國直接投資者。[73]中共在非洲的經營模式有許多被人批評的弊病:低工資、惡劣的勞動條件、劣質產品、豆腐渣工程、環境污染,以及對所在國官員的行賄等腐敗行為。中國在非洲的開采活動,經常遭到當地民眾的抗議。

贊比亞前總統邁克爾?薩塔(Michael Sata)曾在2007年競選總統時說過,“我們要讓中國人走開,讓從前的殖民者回來,雖然他們也曾利用我們的資源,但至少他們會很好地照顧我們,他們興建學校、教我們語言,還帶給我們英國文明。西方資本主義還有人類的面目,中國人卻只會剝削我們。”[74]中國在贊比亞的影響已經隨處可見,從舉頭可見的中國銀行看板,到幾乎無處不在的中國人。這使得薩塔不可避免地和中共打交道,得到權力后就馬上和中國大使會面,并在2013年訪問中國。

蘇丹是中共在非洲最早打造的堡壘之一,過去二十年中共在蘇丹的投入呈指數發展。除了豐富的石油資源,蘇丹在紅海的戰略地位對中共也十分重要。[75]上世紀90年代,當國際社會對支持恐怖主義和極端伊斯蘭主義的蘇丹巴希爾政權孤立之際,中共乘虛而入,迅速成為蘇丹最大的交易伙伴,進口了蘇丹出口石油的絕大部分。[76]中共的投資幫助了巴希爾極權政府在西方的圍堵中殘喘甚至發展,中共軍方同時還向蘇丹輸入武器,間接為本世紀初蘇丹的達爾富爾種族滅絕助力。中共在國際社會上同時扮演兩面角色。一方面向聯合國派出維和部隊,為蘇丹沖突“調停”;另一方面卻公開邀請被國際刑事法庭以反人類罪通緝的蘇丹總統訪問,并稱,不管世界有多大變化、不管蘇丹內部的局勢如何,中共永遠是蘇丹的“朋友”。[77]

中共拉攏第三世界國家可謂不遺余力。中非合作論壇2000年于北京成立,之后幾次在關鍵年份舉行的中非論壇,中共領導人都向非洲“大撒幣”。2000年成立大會,江澤民宣布免除非洲窮國100億元人民幣的債務;2006年,北京再做峰會主辦國,中共不但宣布免除所有非洲邦交窮國截至2005年底的債務,[78]還送出逾百億美元的基金、信貸、獎學金及各種援建項目;2015年在南非約翰內斯堡,中共宣布將提供600億美元的資金,同非洲國家合力推行“十大合作計劃”。[79] 中共商務部副部長2018年8月28日表示,“對非洲33個最不發達國家,97%的輸中產品給予零關稅。[80]在2018年9月3日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上,中共承諾再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的無償援助、無息貸款、專項資金和投資,同時承諾,對“與中共有外交關系”的非洲窮國,免除其2018年底到期的政府間未償還債務。[81]

經過幾十年的苦心經營,中共用商業貿易掌握非洲經濟命脈,用經濟利益收買了大批非洲政府,讓他們對中共言聽計從。外界已經注意到中共試圖征服非洲,并把非洲作為推廣宣傳中共模式的大舞臺。中共體制內學者宣稱:“中國四十年走到今天就證明,不用走西方的道路也可以成功,歷史沒有終結。這對于非洲的沖擊,是無法想像的。”[82]

埃塞俄比亞前總理梅萊斯效仿中國制定了五年計劃,執政黨埃革陣的組織形式與中國共產黨十分相似。一位匿名的中國外交部人士介紹,埃塞俄比亞執政黨人民革命民主陣線大部分高層都曾到中國學習和接受培訓,許多要員的子女也被送往中國留學。而埃塞俄比亞的部長級官員更是幾乎人手一本《毛澤東選集》。[83]2013年3月召開的金磚國家峰會上,埃塞俄比亞總理表態稱,埃塞俄比亞把中國當做合作伙伴和發展榜樣。目前,埃塞俄比亞被稱為非洲的“新中國”,互聯網的審查、封鎖、政治專制、媒體被管控等等與中國如出一轍。[84]

埃塞俄比亞并不是唯一的例子。2018年,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主辦的第四屆中非青年領導人論壇和中拉政黨論壇在廣東深圳開幕,其培訓目標是領導人和政府官員。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中國項目主任孫韻(Yun Sun)表示,這樣的政治培訓是向發展中國家輸出“中國模式”。她說:“他們的這種政治培訓有三個目的。第一,是中共的合法性,試圖告訴世界中共是如何成功的管理了這個國家以及這樣的成功經驗是如何可以在別的發展中國家被復制。第二個目的是推介中國的發展經驗,就是所謂的‘交流治國理政’經驗,雖然沒有輸出‘革命’,但是確實輸出了中國的意識形態方式。第三是加強雙邊交流。”[85]也就是說,中共把自己的體制作為樣板向非洲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