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瘋警大開殺戒 近距離真槍轟胸中五學生

在10月1號之前,大概三四天吧,有一個人曾經舉牌讓習近平跟李克強下臺的人叫王美余。他后來被抓了,結果在看守所被打死了,賠了298萬,這事兒就了了。因為他讓習近平下臺,所以他被賠了298萬,但是這個人是被打死的。所以在習近平慶祝自己習式元年之前,殺人了。

有人說那他賠錢了,錢不是他個人賠的。這個事很多朋友可能理解不了這意思,錢不是他個人賠的,是政府掏的,國家掏的,對不對?那人家點名讓他下臺,從而被打死了。

前后的因由是這么個因由。與此同時他贊揚張志新是最美的抗議者,而最美的抗議者的內涵是什么?張志新臨死前她寫了一封信大概叫:一個忠誠的中國共產黨員的公開信,從而打死了她。所以最美的抗議者是為黨、為堅持黨性而死的,不惜去抗爭,為堅持黨性去抗爭,被強奸,被侮辱,去抗爭毛澤東。

借助張志新讓所有黨員都以這樣的方式、以這樣的精神來對他效忠,同時否定了毛澤東。習近平借了一個死人,借了一個活人,給自己定了個位,兩個人都是普通的人。當時張志新是遼寧省的宣傳系統的宣傳干部,搞宣傳的。所以搞宣傳的一個女人那么早就死了,今天搞宣傳的王滬寧,以性本惡到極點的生命理念去利用她。

等到了29號,習近平受勛,受那勛章,對吧?很獨夫,很自我。然后等到30號去祭奠毛澤東,向毛澤東三鞠躬。然后又帶著所有人向人民英雄紀念碑獻花籃,獻了九個大花籃,向死人獻的是喜慶的大花籃。沒有一個人戴黑領帶,戴的全是藍領帶。

所以他讓所有活著和死去的人,為10月1號他的登基,習式元年的登基做鋪墊。這應該是王滬寧能想出來的概念,九個大紅花籃。我個人覺得挺滑稽挺艮的,他說不忘那些死去的人。

而給毛澤東三鞠躬,就是說他是共產黨的真正的繼承者,而且告訴毛澤東的年代結束,就是前70年結束,開始我的元年。相當的特別,相當的直截了當,在中國的一些文化中,它包含了這些。

等大閱兵出現的時候,閱兵本身武器就那么回事,而閱兵本身出現了那種群眾閱兵的場面,群眾歡快的場面,跟1985年鄧小平1984年/1985年鄧小平那次大閱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在那一年文革之后,恢復了高考之后,文革叫傷痕文學等等等等結束之后,剛剛開始討論有關政治體制改革的時候,當時鄧小平做的那一次閱兵。而那次閱兵,北京大學打出了“小平你好”,用床單做的。那是一個在文革之后,人性得以喘息之后的一個非常真實的表現。

我們都在北京了,那時候非常真實、非常真切。而且它是用了三個床單給中間縫上用毛筆字隨手寫的。那是后來鄧小平的相當長時間的標志。而那次群眾游行就跟大家逛大街類似,有點正常的游行的概念了。

那這一次他的游戲,金三胖。孩子們抹著紅臉蛋,穿著黃色的衣服。所有在現場的那些老人們一人臉上刻上紅旗,抹上粉臉蛋,跟耍猴的一樣。所以這是一個完整的復辟,就是我說有點像當年的袁世凱。而整個的氛圍就是我上期節目講的,給我的感覺是可能中南海太多的人想殺了他,中南海太多的人想踩死他,真的是有這種感覺。

但與此同時,香港果不其然出現了極大的沖突,把它定為國殤日,在香港人的眼睛里就形成了非常非常大的對比。習近平的無能,無能、獨夫,甚至包括殘暴都在其中。

我們追溯一下《蘋果日報》的報道:“黑色10月1號”國殤日起步銅鑼灣,所以這是他原定1:00開始,但銅鑼灣早已經逼爆了人。這是他現場的記者。大家可以看到這種場面,這是游行拉著黑色的條幅。因為民陣的申請被取消,所以改成了支聯會的人出來,這是支聯會的副秘書長,這邊是大律師,所以他們都是以個人的概念出來的,個人的概念出來是什么意思?如果有法律責任,他們自己承擔法律責任,但整個過程是相當相當震撼的。

在它的報道當中是這么說的,國殤日,本來民政申請的游行被警察反對,那工黨的李卓人,民主黨的何俊仁以個人的身份承接民陣游行,下午1:00銅鑼灣開始起步,在港島的多個地區同時集會。馬會也宣布10月1號在沙田馬場如期舉行,那人們要塞爆馬場。就是去玩馬的人、去賭馬的人是一些香港有錢的人,抗議的人要把整個馬場給封了,為什么去塞爆馬場?

在10月1號的時候,整個港島的購物中心,全都關了,港鐵也全都關了。所以大家從其他地區要能夠來到港島不容易,他沒有交通。你比如說要從元朗那個地方來到港島,坐地鐵還要坐兩個小時,所以那普通人沒有交通他怎么來?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出現的10來萬人。所以香港本身在10月1號就出現了基本類似戒嚴的狀況。

警方在記者會上提到說今天會很危險,港鐵11個車站被關,各區的大型商店全都停業。下午1:00開始出發,他是按照當時民陣申請游行的路線而走的。3:00到了中環,他說在港島區人們出現了人們聚集的地方。大概在3:30左右呼吁人們和平散去。所以真正暴力沖突大概發生在下午的3:30~4:00開始的。

結果在它記述的報道記到了到下午4:20,最后一句就是有市民在橋上撒錢了,就是撒陰幣了,就是陰間用的錢了。說習近平你收了,那就是說習近平見鬼了吧,這是它粵語講的,那我能理解的就是習近平見鬼了吧,因為后頭說了林鄭月娥你也見鬼收了吧。

10月1號,“賀佢老母”這應該是罵人的話,做了一個大條幅,它說給掛在了筆架山,在軒尼詩道上扔滿了這些死人錢,報道就到這兒結束了。所以整個香港的抗爭出現的矛頭完全轉在習近平身上,原因是他承接了共產黨的一切,他代表了共產黨的一切,他也駕馭了共產黨的一切,包括大閱兵。

大閱兵,他把黨旗放在前面。所以蛇打7寸頭,如果在未來的時間里,共產黨的滅亡恐怕是以他腦袋作為標志出現的。這些你看起來很多人說這東西沒有用,總是想一些人中的辦法,這東西沒有用。香港人“與神同行”走到今天,喊著“天滅中共”走到今天。在完全驚呼戒嚴的背景之下出來10多萬人,我問你有用沒用,對吧?人說身體力行,不管想什么。

那你談情說愛結婚,那你跟馬路上路邊野花不采白不采有什么區別?當你沒有情感的投入,你沒有一種認識上生命之間的相互關聯的認知的時候,你不就路邊采野花嗎,對吧?如果你是個女孩子,你在外邊就跟那個路邊的野花隨意招搖,任意被采有什么區別。

所以這是真正一樣的,人的行為當中,如果他能夠與神同在,他能夠在心目中把神放在了至高的位置上,跟一塊肉在我們看到的行尸走肉、看到的天安門城樓上習近平他們出來的時候,這邊是江澤民,這邊是胡錦濤,而胡錦濤明顯滯后的時候,你看到的就是一群僵尸,他們之間沒有任何互動,目光散亂、呆滯,沒有任何情感。所以我才跟大家講在習近平乘車閱兵時,他的眼睛突然出現了一點點的那種,怎么說呢,無奈、貪婪、自私、外部壓力巨大,然后隨時死去,但死撐了,我都找不著什么詞去形容,但他是一種情感的披露,非常細膩。所以道理是一樣的。

在同一天這個時候,在香港出現這個場面。香港人權監察說,香港數以10萬計的人上街,觀察認為是和平的集會,提醒警方根據國際人權標準,不得以武力驅散和平的示威者,即使有小部分人使用暴力,那警方也不能以此為理由擴大暴力傾向。香港人權觀察是國際人權觀察的分部的組織,它講出來的時間是下午2:58,所以那個時候還沒有沖突,沖突是在大概下午五六點鐘之后,這是我們看到的一個。

另外一個,曝光瘋警大開殺戒近距離真槍轟胸中五學生,子彈碎片距離心臟只有三厘米,中五大概是高中,它說北美如果像高中十二年級的話,中五應該是十一年級的學生,中六是十二年級的學生。這是當時現場能夠拿到的錄像片。警方近距離開槍,是這個距離開的槍。這是開槍的動作,用真槍打的。

所以10月1號警方直接用真槍開槍,為習近平大閱兵奠定了基礎。這個人是死是活不知道,如果是死的話,如果死去的話,按照黃之峰的說法,這是可以能夠明確直接了當看到的死去的第9個人。警方幾乎都拔出槍來。那我們看到人權觀察的概念跟我們現在看到的片段,就出現了相當不一樣的場面。應該這么講吧,就是說極其沖突。

而沖突的本身是與警方的操守做法故意造成是直接相關的。那個人是被送到了醫院,那警察也知道出事了,所以趕去醫院。因為他是學校的學生,大概在當天10月1號晚上7:25趕到醫院,他說沒有見到傷者,明天會發通告告訴學生。另外有數名男女趕往醫院,其中有人情緒很激動。

7:38在香港警察的facebook上,他承認在新界說警察遭到襲擊,開槍打傷一名18歲男子,大批暴徒在荃灣大河道大規模襲擊警務人員,警察發出警告,但實施者繼續暴力,現場醫務人員生命受到嚴重威脅,為拯救自己和同胞的生命,向襲擊者開了一槍,一名18歲的男子中槍,左肩受傷,打在心臟,送去醫院時他是清醒的,警方不愿意看見任何人在事件中受傷,實在令人痛心。

但偽裝成抗議者,以暴徒的實際行為混雜在抗議者之中來挑起整個事端全是香港警察干的。包括在林鄭月娥的對話當中,自己的警察扮演成所謂中立的市民,來故意攪亂現實的環境,來進行釣魚式的做法,香港警方做的。

所以在10月1號香港開槍,和北京大閱兵就形成了非常對等的場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