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德意志銀行如何在中國做生意

2019-10-17|来源: |标签:德意志銀行 中國 

上個星期有幾期節目咱講鬼的故事,都是我自己經歷過的一些鬼的故事。很多朋友聽完反饋,說你講那鬼故事,聽著毛骨悚然的,但是感覺上又很有趣。我覺得講鬼的故事跟人另外一個層面,你能夠有一些就像人做夢似的,或者說有著另外的一種感受,其實是一樣的。

它的宗旨的,它的一個最根本的概念都是脫離肉身。就是說跟我們現實肉的環境當中看到的一切中間隔開了,對吧?鬼那東西,在這邊你能分辨出來,有些是鬼,有些是妖。就像我說的蛇精臉似的,你看那蛇精臉,那女孩子弄完那臉之后,大眼睛那么大,她不眨眼,這么看著你。其實她看著你就跟那個蛇亂七八糟東西攝人魂魄的概念是一樣的。

人不這么說,人說你看那女孩眼睛會說話,勾魂,對不對?原來有個姓宋的,人們管她叫國母,那個眼睛,她曾經有一段就是勾魂的,特別是她回頭的時候。我說那一般男人看見就出事兒,真的出事兒。《封神演義》里那個狐貍精,她就看了那五個男人看一眼,那五個男人就稀里嘩啦了。因為它的力量不是來自于人的角度,它的力量來自于動物的角度,來自于獸的角度,而那個東西就是吸人精血的。

你以為精血,這頭它吃了呢,現在人笨蛋,你以為是它吃了喝了,不是。它是講那個水你煮開了它就成了水氣了,是不是?它就給你抽走了。在社會的民間,在今天北京胡同的民間,一些老人說這過節氣了,現在是深秋初冬,很多人要注意身體的,有錢的有權的那些男人注意身體,不能熬干鍋這話就這么說的,什么叫熬干鍋?給你抽走了,你沒東西了。

而越那樣的人他越玩命干,所以現在會弄的就是開個蘭博尼,后頭把開車的那個位子上弄上什么這按摩腰,那按摩腰。都成了老妖了,老妖婆的老妖,胡來。你里頭是空的,熬了干鍋了,你外頭怎么調火,它也沒用啊,對不對?怎么去弄你腰眼,不就跟那火爐子一樣調調火,打點小眼兒,別熬干鍋,早干了,啥都沒有了,一個道理。

今天的人不懂得生命道理了,卻在縱欲過程中任意胡來。所以鬼的故事也好,我們講的其他的那個概念也好,其實是非常簡單了,我眼睛里非常簡單。重財重色必見鬼,那心字頭上一把刀,忍住自己的貪念。你就是一個在某種概念中在嘗試著與神同行的人,拒絕鬼,就是神,沒有第三個,你放心,沒什么叫沒有第三個?

沒有中間,沒有現在,只有過去和未來,對吧?昨天的我又回來了,昨天的我是今天的我,又不是今天的我,又老了一天了,在這兒白活又白活一天過去了,你能回去嗎?就像有朋友說濤哥啊,你還是你10年前的你,卻不是今天的你,現在看起來多少歲數是大了。

是,緊著減肥也減不下去,是這么回事,他是這么個過程,對不對?那到底是你不是你?其實就是現在不存在。縱欲者的愚蠢是想把現在拿在手里頭,活在當今的愚蠢就是你狗屁都不是,因為根本都不存在。就這么一個簡單的道理,一個每一個人都活生生經歷的道理,有的人根本就聽不懂,所以人們就開始胡來,胡來就遭到報應。

今天中共社會上上下下沒有一個是無產階級,沒有一個不背叛今天共產主義邪靈的、無產階級英靈的。而習近平卻把它們給請到車上,把鬼請到車上,對吧?招鬼上身吃死他自己,他招鬼完了,鬼就來了,彭麗媛離他而去。鬼來干嘛?問他要賬。

《紐約時報》14號登了很長的一組文章,再次向溫家寶家族發難,向溫家寶家族發難的過程中帶進了汪洋、劉云山、栗戰書、王岐山、江澤民。我們跟大家簡單分析,那文章太長了,我們簡單列舉這篇文章的內容。

《紐約時報》的記者傅才德跟德國的《南德意志報》經過了大概三四個月的時間,翻閱了橫跨15年的德國銀行的電子郵件、公司文件、公司法律文件以及公司內部的相關一些文字之后,包括一些電文,他匯總之后總結出來跟中共國現在相關的,而傅才德在2012年6月29號在彭博社登了一篇文章,說習近平家族是億萬富豪,當時是他寫的。

而在2012年10月26號《紐約時報》的DavidZhang是駐上海的首席記者,寫了一篇文章《總理家族的財富》,是打擊溫家寶的。那成功的截殺了汪洋進入政治局常委的仕途,2012年,所以這是當時的故事。那這篇文章又是傅才德,傅才德2014年離開了彭博社,本來他要出文章去打擊習近平,結果被彭博社攔了。

他離開了彭博社,進入了《紐約時報》。所以傅才德在《紐約時報》的基礎上拿出了我們現在看到的德意志銀行進入中國大陸做生意買斷了中共上層100多家家族,把他們的孩子招進德意志銀行,把他們相關的人員給顧成顧問,大概前后花了2000萬美金左右的費用。而它在中國所贏得的生意,幾十億乃至上百億,而這種做法在海外是違反相關的金融法規的,大概的背景是這么個背景。

《紐約時報》的一篇簡單的報道文章這么說的,文章的核心是講德意志銀行在中國怎么做生意。也就是說把包括江澤民、溫家寶在內的這些人如何當孫子給買了,當爺爺供著,實際當孫子買了,大概是這么樣。不知道德國為什么出水晶,或者說中國大陸喜歡弄水晶。給了江澤民一個水晶的老虎,水晶做的,價值18,000美元,江澤民屬虎的。

給了溫家寶一個水晶馬,價值15,000美元。給了陳元(就是陳云的兒子)4000多美金買了一瓶酒,法國葡萄酒1945年的,那他是那年生的。就是這么干的。但是給王岐山講的就比較模糊,王岐山在當時只是北京市長,他是說向王岐山送了禮了,劉云山的兒子劉長樂喜歡打高爾夫球,他們帶著劉長樂去玩高爾夫,給了他1萬塊錢,1萬塊錢就給買了,沒給你說嘛,當爺爺供著,實際是當孫子買了,然后到了拉斯維加斯,前后大概是這么個故事。

把栗戰書的女兒招入到德國銀行在中國部門的一個業務部門當中做業務。那他女兒會什么就另外一回事了,招進去就行了。另外汪洋的女兒也被招進去做職員了,那肯定人家不會跑買賣去了。里面前后大概一共雇用了100多個類似的家族的孩子,那來自于各門各派勢力,包括中國鐵路的,包括中石油的、中石化的、中國銀行的、工商銀行的、華夏銀行的。而中間核心的人物是這個人,這個人叫張紅力。那他原來是在高盛,在高盛就干這種活。

德國銀行花大錢把他給挖到德國銀行了,然后就幫助德國銀行從2003年到2011年,幫助德國銀行雇用了100多個這樣家里面的孩子,從而打開了中國市場。在那之后工商銀行覺得他有本事就把他請到工商銀行做中國工商銀行的副行長。所以大家知道為什么習近平說愛國了吧?為什么要與國同行了吧?這個國是人家的,愛國的憤青們你們連孫子都不配,孫子那是直系親屬,你有什么資格做人家孫子,所以你連孫子都不配,你充其量就是個性奴泄欲的工具,因為這一切都是欲望所致。

他第一時間就寫了兩篇文章:《德意志銀行中國生意經:贈送高官奢侈禮物、雇傭權貴親屬》,而中間人真正掙錢的是這些掮客,這些掮客干一票活拿300萬美元,其中拿錢比較多的是曾經在溫家寶太太的寶石公司里面工作過的一個姓黃的人,那個人有什么本事呢?

那個人拿了300萬,第一票活拿了10萬美金,然后透過他的關系讓德意志銀行的行長在2002年與國家主席江澤民見了一面。所以江澤民就像出臺的女人,想見他面,得給錢,那這些人是什么?這些人就是拉皮條的,所以江澤民的出臺費10萬美金,開玩笑,人家錢給了。跟那貴賓樓、北京飯店、燕京飯店下面那個出臺費的女孩子一樣,500塊錢帶走,不開玩笑,他就這么做的,對吧?北京大街是妓院,中南海更是大妓院,賣的是老頭。

文章寫的賊長,但它實質的內容真正被我們大陸人關心的內容就是這些。

那這篇文章它主要是針對西方社會,所以它寫的是英文,針對西方社會去講德意志銀行違規的概念。但德意志銀行的老板講的很清楚,不這么玩,誰能在中國大陸掙錢。所以這一句話你就知道今天在中國賺錢的洋人是怎么干的,有一個算一個。文章講說電子報表、電子郵件、高管采訪文字記錄、內部調查報告等銀行機密文件,他向能接觸政治人物的中國顧問支付數百萬美元,雇用了幾十名中共的家屬,贈送了政治精英大量的奢侈品禮物。1萬多美元就搞定,跟大家說這個價碼是10年前的價碼,現在兩回事。

德意志銀行的發言人沒有回復具體文件的問題,書面聲明中說已將某些過往行為進行徹查并向當局匯報,并稱銀行加強了政策和控制措施,并已就所發現的問題采取了行動。因為這是一個中共的做法,一個整體的滲透,他上訴到2002年。整體的滲透的本身,那也就把西方社會全都買了。

所以應對了圣經啟示錄當中說的最后那個東西是個大淫婦,全世界的富豪們,全世界的這些達官貴人們都跪倒在大淫婦的石榴裙下,喝著她淫蕩的酒。所以朋友你別覺得有時候我自己用詞老用那詞,圣經啟示錄就這么寫的。那是個大淫婦跪倒在這石榴裙下,這大淫婦沒穿褲子,穿的是石榴裙,喝著她淫蕩的酒,放縱的人,你解讀它是什么意思?那是神留下來的東西,也就這么寫的,你不愿意看是你的事,對不對?

說句難聽話,很多妓院的人就是放縱的,冠冕堂皇的人淫蕩無度,大街上有的是,其實包括我們現在看到的很多精英都是這個。就像我舉的那例子,洗澡堂子里頭沒流氓,流氓都在冠冕堂皇的禮儀中。

在中國,你認識誰關乎一切。對,一定要認識掌控這個國家大部分財產的政治精英,這是關鍵所在。然后他就談到了溫家寶,主要是打擊的是溫家寶,溫家寶的兒子怎么打高爾夫等等。正是因為這樣,到了2006年,工商銀行的IPO,應該是當時全球最大的IPO,是德意志銀行幫著干的,那一下掙了大筆的錢。

給政治精英送禮,我個人覺得真沒多少錢。給了江澤民一套音響和一只水晶老虎。給了溫家寶一個水晶馬。給了陳元一個拉菲酒莊的1945年的紅酒,他是當時是開發銀行的行長。然后還有送汽車坐墊的,還有送沙發,送什么的都有。中石油的一個人要了個汽車座椅。我為什么樂?這些土包子,真的,你看他們要錢,你看他們穿戴如何,全是土包子,土的都掉渣。

上等的西服穿在他們身上,就像一匹馬拿根繩子勒了個嚼子一樣,道理是一樣的,因為他不是人,把那東西糟蹋了。向顧問支付入準費用,掮客,拉皮條的,什么顧問?就是拉皮條的。我剛才講了江澤民出臺費10萬美金,結果江澤民落了多少?落了18,000美金的一個水晶虎,那10萬塊錢被那個拉皮條的裝兜里了。雇傭政治精英的子女,這個就比較逗了。

劉云山的兒子,汪洋的女兒汪溪沙,另外一個就是栗戰書的女兒,他這里沒提。拉響警報,是指這個做法違反了西方的法規。我覺得那些就無所謂了,什么叫無所謂?西方的大公司都這么干,有一個算一個,所以那是它西方法律治下的問題。我說的是借助這篇文章跟大家講今天中共上層有一個算一個都應該是被無產階級英靈、被共產主義邪靈將要鏟除的資本主義權貴家族的代表人物,包括他習近平。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