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為民主下中國式定義

2019-11-06|来源: |标签:習近平 民主 中國式 中國式定義 

有一天我在節目中跟大家引述了莎朗?斯通,她已經60多歲了,她一次的opera的節目當中,首次披露出她的瀕死經驗。我沒想到反饋蠻激烈,因為她年齡原因。其實她當年是跟道格拉斯演了《本能》這個電影。道格拉斯現在是死是活就不知道了,這個人可能老的好像已經走不了路了,已經癱了。道格拉斯在當年是很有名的,好萊塢的男影星,那人風流倜儻,整個他的形象那是美男子的形象。

那莎朗?斯通演的《本能》這個電影本身是個情色電影,但是從編劇的角度來講,也是相當厲害的,是比較經典的一個電影。因為他們兩個人在對手戲當中非常露骨,為了演示出本能的概念,其實就是一個辦案的警察擺脫不了肉欲的誘惑,從而被女的給殺了。就是女的連續殺人,就這么殺的,用自己的身體殺掉了想去跟她靠近的男人,女主角就是莎朗?斯通。

所以在大陸,現在講上了一點年齡的男人凡是看過《本能》的,都會為那個電影所折服。但是它在全球的評價中,得分不是很高,我相信是跟它的背景有關系。跟《華爾街之狼》的那個電影概念有點類似。

它揭示了一些真相,生命的真相,貪婪。而貪婪跟這種邪惡跟肉欲跟兇殺往往是結合在一起的。所以《華爾街之狼》在極其虛偽的這種價值觀的背景之下,它又容易受到抨擊。我說虛偽的意思,好萊塢充滿了欲望、放縱、金錢。很多好萊塢的女影星就自己發誓做儀式出賣給撒旦,就像今天的中國大陸很多女演員公開去請狐貍上身、公開去請蛇上身,公開的,而且相互交流。

因為蛇跟狐貍上身之后就可以誘惑男人,就可以掙到錢,是一樣的。但是她們在外在表現上要表現出淑女的樣子。你看一看王林的照片,有多少大家閨秀跟淑女、小媳婦、老婆子去跟他那照相,而恰恰他們去演繹的卻是海枯石爛的愛情,就是垃圾。所以莎朗?斯通這個電影在國際的環境中,它沒受到太高的評價,但是很多人都稱贊當年道格拉斯跟莎朗?斯通演對手戲演的成熟男女之間的那種相當到位。可恰恰就是她,應該是腦子里長瘤子,聽起來是瘤子破裂,血管破裂了,所以她差點死了。

那她感覺的就像被錘子打她腦袋似的,一錘子就把她的魂魄給打出來了。那個時候她實際已經處于瀕死狀態了。當她被打出來之后,她甚至看到了后來跟她離婚的她的先生,她還跟他打過一個電話,她說我可能要死了,你得趕快回來。那是當時在她的靈魂出了身體之前講的最后一句話。然后救護車給她拉到醫院怎么搶救,她就在房角上看著,跟所有人講的瀕死經歷類似。

然后她進了一個通道,是白光的,很柔和,很明亮,充滿了愛,沒有任何恨,沒有淫蕩,沒有誘惑,沒有欲望,充滿了慈悲,充滿了人的友誼,她見到了很多死去的人。但是她說我跟他們打招呼,他們不理我,那意思就是快走,見到了天使,天使跟她說不成,你不能到這來,你得趕快回去,結果她就又回去了。

所以我想說這是很有趣的,因為她的最著名之作是肉欲的《本能》,可是偏偏就是她卻反襯過來是靈魂的永恒。有機會咱們跟大家分享瀕死經驗。其實她的瀕死經驗不就告訴了人們每一個人的靈魂是永恒的,對肉身而言,人死了,我們還在。那莎朗?斯通自己也沒說我是用什么看見我自個的。她人在那,倆眼珠子在底下閉著呢,閉著眼呢,那眼珠子沒帶出去啊,所以眼見為實是傻瓜嘛。

但所有瀕死經歷大多都見的是天使,如果瀕死經歷見的是鬼,黑白無常,那你叫什么瀕死經歷?就給你帶到地獄去了,大卸八塊,你哪回得來呀?回不來了。所以瀕死經歷見到的大多是好的,那邊為什么是那樣?在這邊你是解釋不了,我們這邊能夠理解的,就是說我們生命的真實是永恒的,這是今天其實被所有人都應該可以借鑒的。

所以我說莎朗?斯通的有意思,就是她以肉欲的《本能》演繹出相當超凡的不能被遺忘的那一幕,卻偏偏是她又演繹出另外一面,人的肉體是假的。所以有著瀕死經歷的人某種程度上都是一種使命,這種使命本身是用他提醒著另外的朋友。因此瀕死經歷就像我們每一個人做夢,只能這么說,誰也帶不進去,對不對?所以他能看見這邊的人,這邊卻看不見他,他的語言傳不過來,但他知道你在干嘛,你卻不知道他在干嘛。

其實自己有過一個朋友,他在醫院離世的時候,他的太太看見他是白色的,有點像水霧,但是是一團的,水霧是連著走,他是一團的飛到墻角去。因為我跟他、跟他太太都是朋友,所以在他離世的時候,我們都在。可是魂魄走的時候,人還會有一段時間呼吸,就是這塊肉還在醫院那種現代儀器的維持下,他還可以維持。我不知道是不是那就叫腦死亡。

腦死亡,腦子沒有腦電波了,其實魂魄不在里頭就沒了。說如果又活了,進去一個鬼,保不齊的事,絕對保不齊。這是我們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一直這么講,你現在做的任何事情,將決定你在你這個肉身死去時,你生命永恒的位置。

網友篇報道文章這么說的:習近平給民主下了一個中國式民主的定義,挺邪門的,幾乎所有人都聽不懂,我看有不同的報道都聽不懂了。習近平到上海首次提出叫中國民主,人民民主是一個“全過程的民主”,但什么叫“全過程的民主”?不知道。他說中國的“全過程式的民主”跟西方的民主有什么不同?不知道。但他的原話沒有解釋任何不同。

2號在上海,我不知道他1號去沒去,31號鬼節結束即刻到上海。上海是中共的中心,是江澤民魔鬼的中心,他習近平一天不耽誤就往那一靠。所以咱說過10月1號請鬼上身之后就這樣了,招鬼上身之后基本就這樣。他說中國走的是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路線的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種“全過程的民主”,所有的重大立法決策都是依照程序,經過民主醞釀,通過科學決策和民主決策產生的。我看過不同媒體報道,基本都給說暈了。

一切都是民主的通過立法的,后來有人就反對起來就不太好反對,到底說啥意思。有一個人說,如果我在天安門廣場說,你習近平是混蛋,他立刻就抓我,他到底是民主還不是民主?對吧?

人民民主是一個“全過程的民主”,其實我能夠看到的意思的暗語,中國的過程,共產黨的過程,一直走在民主的路線上。如果你再往下深,因為黨是為人民服務的,黨為人民服務,難道不是民主的決策過程嗎?新華門寫的燙金大字叫為人民服務,對吧?人民民主的全過程重大決策依照程序經過民主醞釀,科學決策,民主決策產生的,什么叫科學決策?人家沒說。

什么叫民主決策?人家沒說。什么叫民主醞釀?人家沒說。依照什么程序,我定的,一切都是以人民的基礎,以人民的名義來產生的,以國家的名義而產生的,難道不是民主嗎?所以你見過流氓,你沒見過真正穿著上等西服的大流氓,對不對?如果你讓我講,我覺得很簡單,放屁就是放屁了,他不,他說在屁的醞釀的過程中跟排出的過程中,他整個這個過程都是放屁。

那沒錯,確實都是放屁。大家講放屁就可以把所有人熏著,講的是這個狀態,沒人去搭理那個過程。他偷偷梁換柱說我們在走著整個過程都是放屁的過程,所以至于是不是這個狀態,無所謂,我們的這個過程是。

人之初性本惡,類似。人之初性本善,講的是人的靈魂。人之初性本惡,講的是人的肉身。撒旦魔鬼的教義就是一切建立在這塊肉體上,以肉體的快樂作為首要滿足,必須慈悲不能傷及任何動物,除非它要傷到你,你可以傷它,但可以殺人,只要他碰到你,你就可以殺他,這句話叫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是共產黨的話,所以這是一樣的。這個詞兒,我想應該是來自于王滬寧的說法,那個很繞嘴的。

但是在整個你可以看到的過程,他沒有一個單獨講話的過程,因為我沒有看到他本身的這個說法,我們看到的只是他沒有念稿,看到他是這么憑口說的,對吧?四中全會之后公開發表了上述講話,而翻遍四中全會公報卻沒有相關內容,僅僅提到堅持和完善黨的領導體系,提高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水平,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制度一共3次,而55次提到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所以所有人都看暈了。

如果他是隨口講出來的,就跟我們剛才看到的,上期節目談到的,他見林正月娥時他的談話,沒用講稿,你要對比他之前的講話,你就會發覺出現了根本性的變化。習近平的表達能力四中全會之后驟然飛速提高。讓我說就是完善了鬼的上身的結果,他的能力會超凡,在一般人眼睛里你會看到他超凡的能力。

這個很顯然,剛才那段話你讓讀過書的人說說?民主的過程是我們全過程的民主,從事情的商討討論政治的決策。你讓我學我都學不出來,但他可以這么講出來。而在之前見林鄭月娥都要念稿,對吧?這是生命的轉變。

“中國式”就是騙人的名詞,中國式民主是一個獨裁制度的裹腳布,和民主其實沒有任何關系,這是我第一個看法。第二,所有這些單詞一旦加上“中國式”的,基本都是騙人的。無論是中國式的人權,中國式的民主,與原意毫無關系。我覺得這個民主全過程的提出,更多的是一個國家治理模式,形成一個國家模式。是。

當他把人置身于臉譜識別跟情緒識別的機器的控制之下,他的一切的過程都是民主的。因為人已經成為了他在國家社會形勢中存在的一種智能化產品的一個基礎。這是國家大民主,因為所有人失去了自我存在的本身的獨立性,就是一個全民民主,所以他叫民主的全過程是一個全民民主的過程。

我不知道朋友理解不理解,所有神造人的個體者存在的尊嚴全都被銷毀之后,就是一個全民民主的過程,我覺得這個解釋是對的,現在人們把它解釋成叫獨裁體制。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