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中共“記者節”背后的真相

2019-11-10|来源: 大纪元|标签:高勤荣 齐崇怀 记者节 大陆新闻自由 良心记者 

11月8日,是中共設定的記者節。次日,世界紀念柏林墻倒塌30周年、同時聚焦在中國境內聳立的紅墻——封閉信息、封殺言論和新聞自由的高墻。

中共官媒高調渲染記者節,推出了幾名“樣板”人物,包括以傷痕作為采訪證明的付國豪,并端出了自相矛盾的說法:“對新聞工作者而言,只有時刻擔當黨的政策主張的傳播者、時代風云的記錄者、社會進步的推動者、公平正義的守望者,才能……”

眾所周知,在中共旗下,以傳播共產黨政策為前提,怎么可能維護公平正義,又如何推動社會進步?中共認定的“好記者”,是不顧事實、按黨所需拼湊內容甚至公然造假的筆桿子。這種荒唐的標準,逼退了大批有才華、有良知的記者,令其被迫沉默,遠離了職業的驕傲。

中共執政以來,從未停止對新聞的監控和審查,中國記者的自由創作空間越來越狹窄。2018年12月18日,總部設在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發布報告指出,中國仍然是全世界囚禁記者最多的國家,當時至少有60名專業記者和公民記者被任意拘押。

大陸新聞界的黑暗現實
1.今年10月下旬,廣州獨立記者黃雪琴到公安局取回證件時,被以尋釁滋事罪名拘留,她因而未能按計劃去香港求學。黃雪琴于6月9日去香港參與了“反送中”游行,后分享了當天的行程和見聞。6月11日深夜,廣州警方到她家中騷擾,致使其父母十分恐懼。黃雪琴在臉書貼文中寫道:“警方就因為一篇文章,深夜找到我爸爸媽媽、哥哥嫂嫂以及我男朋友和他父母家里找我問話。他們要求不能參加任何游行活動以及發表任何文章,真實的記錄,他們真的就那么害怕?”

2.去年12月28日,據宗教與人權雜志《寒冬》披露,自當年8月至該文發稿,至少45名為《寒冬》供稿的中國大陸人士因為拍攝、采集中共迫害宗教自由、侵犯人權等新聞被抓捕,他們被當局關押和審訊的罪名通常為“泄露國家機密”和“涉及境外勢力滲透”等。一些記者被送到“法制教育中心”接受強制洗腦,還有人遭到酷刑和虐待。一名供稿人透露,審訊人員對他叫囂:“國家定你是違法的,你就是違法的。共產黨要想整死你就像是捏死一只螞蟻一樣。”“搜集這些資料,報道這些事,就是顛覆國家政權,是間諜活動。”

3.2018年10月,兩名中國財經記者劉成昆和鄒光祥,因爆出“伊利集團”高層疑貪腐外逃的消息而被指造謠、被控以“尋釁滋事罪”,分別被判入獄8個月及判囚一年、緩刑一年半。

4.“中國政府什么都不在乎,不在乎民眾的聲音、不在乎國際組織的聲音,很無奈。”2018年1月底,山東著名揭黑記者齊崇懷熬過了10年8個月的冤獄,頂著稀疏的白發跨出了鐵門,走向妻離子散的“新生”。

2007年,齊崇淮揭發菏澤官員為了迎接時任總理溫家寶視察、抓捕和關押大量訪民。2007年6月,齊崇懷在網站披露了滕州豪華政府大樓的照片,隨后,他被當局以“涉嫌經濟犯罪”拘留,后以“敲詐勒索罪”判刑4年。2008年5月13日開庭時,滕州警方出動120余名民警進行警戒,如臨大敵。2011年,在他即將刑滿時,滕州法院又以多項“漏罪”并罰,對他加刑8年。

當年涉嫌構陷齊崇懷的滕州市委書記王忠林,后來晉升至濟南市長,現為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市委黨校校長。菏澤市委書記陳光,后來被提拔為山東省長助理,也曾被中組部授予“人民好公仆”和“優秀縣委書記”的稱號。

齊崇懷在被捕期間幾次被毆打:“在審訊室里,辦案民警趙忠宇把我固定在鐵椅上,像打沙袋一樣擊打我頭部16下,致使我昏死過去,然后再用涼水把我激醒。另一次是趙忠宇把我固定好后,用二只手像扒樹皮一樣扯我二個大腿內側的肌肉,那滋味是生不如死。國保大隊教導員王奇說:教育不是萬能的,不打還是不行的。”

5.“每到夜晚,我仰望著窗外的星星久久難以入眠,我為百姓說了一句真話,為什么對我進行殘酷打擊?在那漫漫的八年里,我常常思念家人與朋友,言論沒有自由,飲食沒有自由,身體也沒有自由,有時曾想一死了之……”

高勤榮原任職于新華社山西分社《記者觀察》雜志社,他為了履行記者的職責付出了高昂和慘痛的代價。1998年,高勤榮披露了運城地區搞假滲灌工程、浪費巨額資金的丑聞。運城紀檢委兩名干部調查時對他說:“我們是代表組織來的,你是個黨員,你要相信黨。你講吧,我們不會打擊報復的。”

1998年12月,高勤榮被逮捕,次年8月被以“收受賄賂、詐騙和介紹賣淫”的罪名判處13年監禁,執行有期徒刑12年。“他們把我打條借錢,定為詐騙(法庭上還出示了我打的條子,并有領導簽字);把別人還我家借款,定為受賄(借了我家三萬,還了我兩萬五);別人嫖娼,判我介紹賣淫。”山西運城市法院以涉及“隱私”為由,拒絕公開審判此案。

高勤榮一直拒絕認罪,他在獄中至少寫了768封申訴信,發送至中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檢察院、全國人大、山西省高院等部門,但是無果。這些部門甚至稱沒有收到過他的信。

良知與正義
2016年初,大陸退休記者楊繼繩被哈佛大學尼曼學會授予“萊昂斯新聞良知與正義獎”。楊繼繩因為撰寫關于大饑荒真相的《墓碑》而贏得贊譽,但是他卻被中共拒絕出境領獎。

3月11日,《紐約時報》發表了楊繼繩的獲獎感言,其中寫道:“這是一個卑鄙的職業,這個職業可以混淆是非,顛倒黑白,制造彌天大謊,欺騙億萬受眾;這是一個崇高的職業,這個職業可以針砭時弊、揭露黑暗、鞭撻邪惡、為民請命,擔起社會良心的重責。這是一個平庸的職業,回避矛盾,不問是非,明哲保身,甘當權勢的喉舌;這是一個神圣的職業,胸懷天下,思慮千載,批評時政,監督政府,溝通社會,使媒體成為立法、司法、行政之外的第四權力。”

卑鄙還是崇高?平庸還是神圣?墮落還是覺醒?暴政為了攫取和鞏固權力,為了掩蓋罪行,任意侵犯百姓的知情權等各項權益,同時壓制媒體的報導權、踐踏良心記者的人權,制造重重新聞亂象。在中共的防火墻和監控墻內,報導真相、維護正義意味著犧牲個人事業、安全、自由、家庭甚至生命。

縱使環境艱險,一批又一批勇敢的公民記者鐵肩擔道義,不懼打壓,搜集真相、傳送信息,撕開了中共的謊言鐵幕。

一個稱職的記者,首先應當是良知的守衛者,然后才能擔負時代的觀察者和記錄者之重任。

責任編輯:高義

圖片:中共近來加劇打壓新聞自由。2018年12月26日,王全璋律師案據傳在天津第二中院開庭。在法院外,便衣警察做出禁止拍照的手勢。(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