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林鄭月娥為什么變得如此兇猛?

2019-11-12|来源: |标签:林郑月娥 参议院 香港 习近平 

我們在過去的時間里,我們看到特別是在劉鶴來到了華盛頓DC之后,重新再展開談判之后,應該是不到一個月,10月15號,三個星期前,10月15號眾議院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后,將轉到參議院的時候,今天是11月12號,將近一個月,這個事情就在參議院被拖下來。

而同時間川普出現的就是把中美之間的貿易協議,原來他說要一個完整的協議,現在變成了一個分割的協議,就是分成兩段甚至三個階段。

在這樣的事情出現之后,那習近平明顯的就變得強硬。而參議院眾所周知面對香港的狀況,那作為美國政府、作為美國政壇,本該很順理成章的正常的走下來的東西的,它卻變得沉默了。

那這是我們跟大家一再解釋,習近平當招鬼上身之后,人惹不了鬼,惹不起的。那只應對的是天滅中共。而這天滅中共的概念,在《封神演義》里,在滅鬼的時候,只有二郎神一個人干的,而二郎神的生命境界是他在那個過程中修行的過程,他是最后修成的。他是修成的7個徒弟當中的首位,所有人公認在他的師兄弟當中他悟性最好。

但他的師父包括老子、原始天尊他們全都不管。神不會管鬼的事情,而從人中走出來的神仙,修成的人是直接滅鬼的,就是與人相關的這樣境界的神仙,叫天滅中共。如果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是與人最相近的,我們所謂看到的這種天滅中共。那這話就只能這么講了,那書里頭那講述的故事當中是這么講述的。

其實我跟大家解釋過,《封神演義》那封的365個神是三界之內的,那原來那些神上哪去了?原來沒有嗎?他那就沒提,對不對?只是原始天尊給了姜子牙一個封神榜,那原來那365個神在哪里?空的嗎?那其實應該是在此之前被毀掉了,就是被淘汰掉了,重新封神。而這個概念,這個前后生命的先后階段,我以為跟今天就有借鑒。

人中再厲害,他不是修行的人,他戰勝不了魔鬼。而這其中的人能否堅守自己生命的善念,而在追逐利益的時候他就無力抗爭。那我以為今天的美國的政客,包括今天的川普,當利益上有所思考的時候,當他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其中的時候,他就弱化了對中共本身的認識,他不是不認識,而是他的利益的本身卻限制了他。可是反過來,香港人在過程中,在這種磨練的過程中,依然保持著他抗爭。

你不要看表面上的文化是什么,表面上什么樣,都是一塊肉。所以當香港人很多人完全仰仗著美國出手的時候,那是仰仗人在出手,所以遭此教訓。對很多不相信神的人仰仗美國出手,今天的美國人的做法就是對你的教訓。因為你不相信神,你只相信人中的強大。那習近平也好,林鄭月娥也好,為什么變得兇猛?美國人慫了,他就兇了,在政治上的角度。

那你說不對啊,那人家川普也說自己是被神定的,他是被神認可的人,在一個時間段他完全是正義的,但當習近平招鬼上來之后,他就沒有那么曾經有過的那么完美、那么完善,對吧?參議院多黨領袖趙小蘭的先生是《香港政策法》的奠基的人,他撰寫的,他是最早支持香港抗爭運動的,參議院的多黨領袖。但是今天他為什么慫了?把民主抗爭跟今天人性的表達在一個階段他是能接受的,當沖擊不到他的利益的時候。

當今天觸及到他的利益的時候,是因為對方是鬼,他就慫了。無論他曾經多偉大,無論他曾經多如何,你記住,你喝了100天小米粥,你今天101天你沒喝就沒喝,喝了就喝了,一天算一天。因為每一天的你都不是昨天的你,也不是未來的你。所以在看待事情上,我覺得要能夠懂得這個道理。為了獲得結果而尋求什么東西的時候,在今天的環境中,都會看到失敗的一面,你會失落的。

反過來,我以為中國人、香港人在這樣的過程中,他的境界的升華,就是他對中共的認識和他境界的升華,就來的比很多所謂的美國政客要高得多。我說句不好聽的話,他的生命境界高,遭到的苦難大。認清了在利益中的人他無論多好,當他一站在利益上,他就無力戰勝中共。這是我眼睛里看到美國政客包括美國政府的做法,但他們都認識,他們知道共產黨的邪惡。

美國國務卿就在日前發表過評論,被中共不能接受。《北京再批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反共言論稱其挑撥中國黨民關系》。共產黨笨蛋,笨蛋就笨蛋在這里。蓬佩奧在柏林墻倒塌30周年之際發表演講,再度將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予以區別。他說,中國人民是具有創造性、聰明和有能力的人民。

在我們《今日點擊》當中,在兩三年前,我們一直是把共產黨跟中國人分開,中共是中共,中國是中國。在那樣的一個年代里,我做了無數期節目,里面都是這么陳述的,相當難。我們也直接跟大家講過,你看美國人他也分不清中共跟中國。我們后來在節目中強調毛澤東當初如果他要不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他搶過中華民國的國號,今天這事就不好辦了。

那也就是說共產黨必遭天滅,共產黨沒有生命力,它是一個插播的過程,它是一個強入的過程,它是一個搶劫的過程,所以它一定要表現出他的偉大,他才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但他已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時候,他把自己的定位一下就定位在他是強奸中國人,因為他配的是槍桿子里頭出政權,他是強迫來的,他是一個鎮壓的,他是一個殺虐的,他就失去了在這個環境當中的合法性。所以他非常關注中國的所謂主權問題,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主權國家。

有朋友說你看濤哥你又胡說了,人家都認可。在一個環境中,你們一群人十幾個,里面有個稱霸的,把你媳婦搶了,周圍的人迫于壓力都會管你媳婦叫嫂子,是跟那老大,但所有的人也知道那是他搶了你媳婦。今天太多的中國人他的智商的能力就下降到這份上。

聽到這樣的比喻聽懂了,是,邊上那些人夠不咋地的,明明搶了我媳婦,他們還管她叫嫂子,稱老大,你說我媳婦還沒招了,那最慘的是我,不就這個嗎?但你記住,你媳婦就是你媳婦,他怎么搶她也是你媳婦,一個道理的。就這么簡單的道理就可以欺騙今天世人若干無數的人,原因很簡單,在進化論無神論的概念之下和現代觀念的那種利益影響下,他只認他眼前的,占住了就是事實,對不對?只要我占住了就是事實,所以這就是現代理論,現代人的觀點它滅絕人性,對吧?

這種文化的表達聽不清楚,一個男人占了100個女人都是你媳婦嗎?可是現代的觀點就這樣了,對不對?那個做老大的占了20個女人,他無論帶哪個女人出來吃飯,他這幫兄弟都管那女人叫嫂子,今天換一個,明天換一個,那這幫兄弟還管她叫嫂子。現在人的觀點就是這個,共產黨的理論就這個。聽著很難聽,也覺得不雅觀,沒什么不雅觀的。沒跟你說嘛,耍流氓的沒在澡堂,不是洗澡的。那叫桑拿健身,那都是流氓。澡堂的赤裸相見,那是洗澡。

今天的一切都反了,所以能走到這份上。美國國務卿還特意去分清中共不是中國,中國人不是共產黨。多費勁。

所以人的強大,人的表面的強大,有時候話不好說,被人家一盜用的話,這話就難聽了,就是當他站在人的角度、利益的角度來講,他是有偏頗的,他立刻顯示出軟弱,人戰勝不了鬼。中美之間的沖突是跟中共的沖突,而不是國家的沖突,是中共及其維權主義對全世界愛好和平的各國人民之間的挑戰。就是這么回事了。所以這是柏林墻倒塌的年代,30年前那柏林墻倒塌了,那美國人為什么不能認識到這一步?為什么不認識到在中國是同樣的問題?對吧?

克林頓政府等等美國政府后來用錢去感化,用發達、用物質文明去感化中共,它為什么感化不了?它有魔鬼在背后,以淫蕩的方式去掌控著整個生命的本身,共產黨生命的本身。所以這是我們說你把共產黨稱為魔鬼都是形容詞、名詞,你不把它當成注入一種生命,共產黨就是魔鬼。當初的美國政府,當初的美國人,他把自己放在與神同在的概念,但他卻沒能力認識到共產黨是魔鬼真實的生命的本身。什么時候你能把魔鬼滿足,欲海難填嘛。

你怎么能用錢、用滿足的物質的一切讓它思想轉變呢?共產黨講的叫溫飽思淫欲,而不是物質繁榮讓它文明,老笨蛋了,美國社會在過去時間里老笨蛋了,對不對?他不認識生命的屬性。那今天在面對香港的問題,其實美國人同樣在教育著今天全世界的人。

不是該不該仰仗他,而是大家要站在正義的角度、站在生命的角度。你站在利益的角度去仰仗他,你就會看到他不堪一擊。中共正在形成一種新的威權主義,一種世界上很久沒有見過的威權。你看,它一直存在。它一直存存在,只是變換方式,什么叫一直存在?它生命本質從來沒變,它只不過一直換衣服來的。他把衣服的展現,今天都是這個習近平采取的概念叫皇帝的新裝,所以他見過很久沒見過的威權,他盜用了現在科學的東西要稱霸世界,這是習近平要做的。

中國外交部表示:蓬佩奧出于個人的政治目的,現在不管走在哪兒,都無端惡毒攻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耿爽的存在就是中共政權生命邪惡的本身。就像我說的,回家他跟他媳婦說話,他媳婦肯定會罵他,你少給我來發言人這套,你別把這東西帶家里來。沒有兩口子不打架的,對不對?那人家耿爽多牛掰呀,替中共當局說話,對不對?那打架打嘴架的多,你少給我來這一套,肯定他媳婦兒都這么罵。“侮辱抹黑中共政策,渲染所謂中國威脅”。你看他就改了吧,他就給混淆這么說。

人家說不是中國,他給混淆。“我們倒要看看他演戲要演到什么時候。妄圖否定中國社會主義制度,挑撥中國共產黨和人民關系以服務于自己的政治圖謀,這注定是要失敗的。”我覺得都是笑話。笑話的原因就是在今天的中國社會中,有這么一群人以這樣的方式在竊取財富,來支撐家庭,來教育孩子,來滿足他日常的生活,有這么一群生命,我說的笑話是這種笑話。

“敦促放棄意識形態的偏見和陳舊過時的冷戰思維”。什么叫冷戰,你懂嗎?冷戰的概念同樣是在利益的概念。國內拍了一個片子叫《哪吒》,把哪吒大概放在了一個魔的角度,我沒看過,我簡單看過它介紹。它把自己定位在人的色欲、情欲上,縱欲的角度認為哪吒就是魔,對吧?所以這里面就有王滬寧的“人之初性本惡”,里面有類似的東西,是一個基點問題。

“人之初性本惡”,他王滬寧站在自己這塊爛肉上。把哪吒當成魔去講,也是今天的創作者站在自己這塊臭肉上。縱欲、縱情、放縱的基礎上,那你面對哪吒,哪吒是斬殺這一切的。同樣的道理,冷戰的思維,那今天就連普京在百年的時間里,他都在莫斯科弄出一個紀念碑來,紀念被共產主義跟社會主義屠殺的所有人,為什么?普京是獨裁者,但他卻摒棄掉共產主義的生命本身。

歷史上的獨裁者有的是,但他的那個歷史上的獨裁者,他站在一個僅僅人的層面上。共產黨不是,共產黨是超過人的層面。說:為了個人政治謀圖致中美兩國人民利益于不顧的做法,喋喋不休的反華言論,做些與國務卿身份相符的事件。不知道這話怎么說的,共產黨的話只有利益,永遠說利益,用利益扼殺人性,用利益扼殺人生命本來的境界,對吧?所以蓬佩奧講說10月底在哈德遜發表演講,切割中共,將中共與中國人民區別看待。

那耿爽的指責說:是美國一小撮政客,根深蒂固的政治偏見、陰暗的反共心理,體現的不是自信和力量,而是傲慢與恐懼。

用嘴、用形容詞的就是邪惡、卑鄙、下流的。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