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北京黑死病蔓延最新消息

2019-11-15|来源: |标签:北京 黑死病蔓延 最新消息 

當年在國內叫非典,海外叫SARS,在北京出現的時候,與現在有關黑死病在北京出現的狀況基本都是一樣的。而當時是王岐山主理處理,那同樣是掩蓋的。那現在黑子病應該是習近平自己在處理,同樣是掩蓋的。而當時的非典SARS是被301醫院的主治醫師蔣彥永給捅破的。而當時捅破的時候北京已經出現了100多例,耽誤了大概10天的時間,那進而北京掩蓋不住就爆發了。

在北京爆發的同時,香港就淪陷了。香港淪陷沒兩天,與中國相關的海外最大的被中國感染的地方就是加拿大的多倫多。他就是一個香港人,母親兒子還有孫女回香港以后再從香港回來,在多倫多發病,母親死了,兒子死了,那個小孩大概沒死。

他發病的地方是多倫多的華人聚居的地方,香港人聚集的地方。附近的那個醫院大概死了十幾個人,香港大概死了40多個人。那個醫院后來護士不愿意上班,全都請假不上班,結果當時一個小時是200還是300塊錢,你上一個小時班給你這么多錢,你要上10個小時,那就是3000塊錢,他一個月掙多少錢?這是當時出現的場面,SARS出現的場面。

而在北京的處理很簡單,全經過地壇醫院,經過地壇醫院全送到小湯山療養院,療養中心,那這個地方現在有沒有?我不知道。當年我在北京的時候,夏天的時候倆禮拜到那玩一次,那里有一個水上樂園。所謂水上樂園,你現在讓我說就是鴛鴦戲水唄,大水池子有滑梯,有這有那,然后有餐廳,有臺球,然后邊上有一些茶社,有釣魚區,它有幾個魚池,有釣鯧魚的,有釣鯽魚的,有釣鯉魚的,因為那地方離北京大概60公里。

它不到昌平,它屬于昌平,那時候高速公路剛剛起來,現在都很發達了,所以這是小湯山。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在當地結交了一些朋友。那在當年非典的時候我已經不在北京城了,所以非典的時候,那些朋友說濤哥瘋了,那個小湯山再不能去了,沒戲了,這輩子也見不著了。

他用軍人把小湯山療養院封起來,所有得非典的人扔里頭,然后他沒得治,就打各種抗生素,什么叫打各種抗生素?就跟你吃這個自助餐一樣。很多大陸人吃自助餐,到那咔咔就怕吃不著,嘩嘩落一盤子端回去了。以勝利者的姿態端到自己位置上,吃的是什么?不知道。你別說我埋汰你,那馬路上到處是。吃自助餐的太多人就這樣了。

那個得非典的,當時那些人各種抗生素就像自助餐一樣,他吃的是什么?全給懟在你肚子里,活了你就活了,死了就死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那個地方應該是一直封著的。大概那個事七八年之后,跟當地的朋友偶爾有過聯系,因為我開始做節目的話,后來我就怕影響人家,很少聯系。偶爾一次聯系,當時他還說那地方是空的,誰敢用那地方?那現在沒準被哪個地產商給買走了,蓋起了房子賣樓了,對不對?那對很多年輕人來講可能就不知道了,但如果你住在那地方,別看你住樓房,鬧鬼鬧病那就是保不齊的事。所以這是當時處理非典。

那今天剛才已經有朋友說濤哥跟處理非典的概念是一樣,很多醫院只要出現發燒感冒的癥狀,都按照黑死病的狀況先去調查,說宣武醫院有了,兒童醫院有了。那個姓李的醫師是個女醫師,她只在微信上把這件事情完完整整的拿出來,應該是在七八號的時候,給我的感覺是七八號,沒有明確的時間。《紐約時報》介紹了她當時寫的東西,而這個東西完全被刪掉了。

作為一個專業醫師,她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所以有點像當年的蔣彥永,她把這個真相給摞出來,但是國內刪了,可是透過《紐約時報》還是流出來了。所以在她的眼睛里證實這一對夫婦發病于內蒙,在內蒙的醫院住過,然后又來到北京,在北京的朝陽醫院住過,然后又去了地壇醫院。所以在他被確診的時候應該是轉到地壇醫院,因為地壇醫院是當年治處理非典的醫院。

而朝陽醫院朝陽區是北京城的時髦區,就是現代區域,對吧?那個最早的硬石餐廳,最早的五星級酒店,最早的天上人間都在那里,買的賣的吃的嫖的,穿幾萬塊錢衣服的,開著好車的,晝夜狂歡的,都是那一片的。有人說是報應朝陽大媽。不知道,可能吧。那地方也蠻熟的,反正就這么回事。那這個背景按照黑死病的本身的病理的這種傳播的概念來講應該已經擴散了。

有朋友在推特上留言說濤哥聽說在內蒙應該不下9千例。這些東西都是無法證實的,是因為中共只顧它的生存,至于死多少人無所謂。所以維護它的生存,在它來講是真相,凡是威脅到它生命的都是謠言。那今年就走到這份上了。這個東西大家聽明白,誰攤上誰死。可是這個東西大家也要明白,瘟神是神,瘟神不是鬼。而處理瘟神是來自于神農,柴胡。所以瘟神的境界相當高,那他干嘛?在人的利益上是個巨大的傷害,在人的善與惡上,他在淘汰惡人。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川普重申對華關稅威脅,貿易協定不確定性增加》。這是川普的笨蛋,對吧?他是與神同行的人,他自己也講說他是被神挑選的人。對,這都對,但你不要維持自己的貪念,商人的品質,那個東西不是神給你的,對吧?咱分開了說,他的魂魄,他今天的做法是被神認可的,那是沒錯。可是他要在其中,在他個人的行為中,要能夠懂得自己的所作所為呀。

在香港出現麻煩,在香港人祈求美國人能夠站出來的時候,在習近平10月1號招鬼上身之后,10月10號劉鶴來到華盛頓,10月11號他川普歡天喜地說跟中國要達成協議,他自己干的。四十幾分鐘的記者會,當記者問到香港問題的時候,他就一句話給敷衍掉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大概三天之后,美國眾議院的議長佩洛西突然轉變想法彈劾川普。有朋友說濤哥你說的什么意思?他被報應了。他給予了習近平共產黨鬼的機會,因為他的貪婪自私。所以今天他陷入到一種泥潭中。

你在網上看看,現在仰仗著川普出手的人在推特上都不說話了,連班農都不說話了,說出來的話改口號了。只要明眼人一看,他自己意識到川普有問題。習近平展現了鬼的力量,人戰勝不了。但是沒有什么對錯。這是給今天活著的人予教訓。

我剛才跟大家解釋了,川普是被神認可的人,但他是個人,他就弄不了鬼,這是兩回事。現在的人笨蛋,看問題都是刀切豆腐。你跟我好,咱倆就是好人,你跟我再好,我可以嫁給你。你跟我不好,我就殺了你。哪有這樣的?但現在凈是這樣的,對不對?共產黨文化凈是這樣的。那人的生命,每天他都不一樣,你怎么能把刀切豆腐給切開呢?所以我個人沒有什么否定川普的,我跟大家解釋是川普在自己的行為中,與神同行的行為中,他還是個人,他不是個神。

他的人的一面貪念表現出來,自私表現出來,就被請鬼上身的習近平玩死,失去了他應有的作用。如果他不上當,佩洛西一直是拒絕一直否定彈劾川普的,沒人理解為什么佩羅熙一晚上就轉變了。你看看當時的新聞,10月13號、14號前后,你看看。而當時的香港人在14號的晚上出來27萬人,在整個香港中環全是美國國旗,希望美國站出來,而習近平跟林鄭非常怕美國人,這也是事實。因為他就是有神的背后的因素在里面。但是同樣會給香港人教訓,你不能說叫美國人靠不住,是人面對鬼戰勝不了,鬼玩人玩的一鬼一鬼的。

有朋友不信,鬼叫色鬼,紂王偉大,進個狐貍,玩死他。川普表示美國接近與中國達成一個臨時協議,可能很快就會達成,盡管它再次威脅加征關稅。這個話說了多少遍了,川普的有關關稅的新聞,根本沒有人關注它是新聞,在新聞的環境中已經沒有人接受他的所言所示了,就這一個月。你看看任何新聞的那個概念,你看看中國新聞的概念,根本不在他身上。就是這么回事,對吧?表面上有它的理由,但真正與神同行的人必須拋棄私念。

持續19個月貿易戰很快會解決,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他演講宣稱自己帶來了經濟的繁榮,淡化中美雙方對彼此商品加征關稅帶來的負面影響。如果北京不同意美國的貿易條件,我們將大幅度提高這些關稅。那你能提高多少?我上期節目跟大家講了,習近平一開始很在乎、懼怕,所以一直他能夠得手。

但香港問題出來之后,香港對習近平的威脅遠遠超過貿易戰對他的威脅,所以香港成了頭等大事。耍弄川普來對香港下手,香港對于他來講是半拉的權利能夠達到的地方,所以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去弄掉香港,因為香港的做法威脅到他習近平的生命,而中美貿易戰就現在而言已經不能直接威脅他的生命,什么意思?中國經濟垮了,垮了就垮了。說人死了,死了就死了,只要他在,只要軍隊在。

他已經被鬼上身了,他還怕人死嗎?他還怕經濟垮嗎?沒跟你說嘛,現在的精英就是蘿卜秧子,看著好看,沒人吃。人吃蘿卜,誰吃秧子?老太太吃。原因就在這里。所以以現代的科學、現代的受訓的觀念去分析川普的行為,你是不可能的。那川普的言論并沒有說明雙方是否更接近達成協議。

10月11號宣布已經同中國達成了初步協議以來,政府一直在樂觀與悲觀之中相互搖擺,兩國簽署協議的距離比他最初暗示的還要遠。你往前翻,劉鶴每來一次就是這么一次,每來一次就是這么一次,對吧?就這么回事。那所以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關鍵的問題,又在命運之中,川普如果把共產黨毀了,就不叫天滅中共了。

反過來說,川普的行為做法一定在天滅中共的過程中有著他自己的角色和一部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