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人權觀察執行長遭香港禁止入境

在拍攝這期節目的大概兩三個小時之前,珠海的一個化工廠爆炸,沒有看到更新的視頻。那炸的通天都燒紅了,那邊在爆炸,結果拍攝的人距離它很遠,那該做買賣的車,車水馬龍的還在走。也就在距離珠海這件事情不到10個小時,在青海一輛公共汽車,大的巴士,進了車站,然后后面跟著另外一個車也進了車站,兩輛車并排停著,那個車就在那停著,“垮”那前車頭就掉下去了,路面塌了。塌了之后,就一步一步塌下來,整個路面就撐不住了。

整個我看那個視頻最長大概不到兩分鐘,這車就一點一點往里跑往里跑,最后就進去了。我看它那大巴士是那種兩個車廂的,中間是帶轉彎的,那種前后兩個車廂,不是小的。那整個進去之后,最后只剩下一個尾巴在上面。最新的報道說應該死了6個人,失蹤了2個人,傷了十幾個人。因為來的太突然,很顯然當時車里面的人根本沒有任何意識,也沒有想到,顯然司機也不知道應該怎么辦,因為沒看到那個車門在第一時間里打開。

就是說車進去之后,車掉下去之后,沒有看到司機有什么更多可能救援的動作。后面那個車給我的感覺就是傻瓜瓜就在后頭呆著,他就沒想過,他是同樣的,兩個車同時進入車站,他沒有想過處理什么,或者說根本就嚇傻了。這應該是在短短兩個月里面第三期。

那最早那期是在廣州,廣州應該是三個人一家人,車全進去了,然后沒救人,把水泥就給填進去了。那這個沒有看到,這個車進去之后,它就把整個排水系統跟供水系統就都給壓崩了,壓碎掉了,壓碎掉之后水出來了就沖到那車上,可是那是個汽車,應該是燒柴油的,我沒有看到,我感覺上是有火光,但沒有那么大,它整個就埋在里面了。沒有看到最新的視頻,最新的消息是什么樣的。這是今天的中國,這就是我們日常生活的中國。確實沒有想到,車是停在車站,大概停了有那么5秒鐘到10秒鐘,然后“垮”車頭下去了,當然汽車都是車頭重了,這也沒什么可講的。

但我相信如果路面這么掉下去的話,你說是因為車頭太重的話,這話要這么說出來,這馬路上你就不能再走車了,因為得限制車頭的重量,對不對?那你限制車的重量,不是我馬路的問題,是你汽車的車頭太重了。這個話要反著這么說的話,能夠說出理由的話,那這個社會基本就不是人的社會了,但這是我們現實生活中真實的。從它的那個街區的場面來講,那是一個很熱鬧的街區,因為來來往往的人非常多。我們沒有太注意是不是上下班的時間,但是從它的人員走動來講是那樣的。

那就我個人覺得給我的感觸,在看到一連串的事情之后,給我的感觸在今天的中國社會特別是所謂發達的城市地區,人們會為自己曾經的所作所為付出自己的代價。這樣的城市,新興的城市,你可以往前推20年,我的意思是從99年之后、2000年之后,這樣的城市是大規模發展起來的,因為馬云他們都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賺錢的。

99年迫害法輪功之后,在今天的中國社會很多人大筆的掙錢。就是在一個角度,去侮辱虐殺人們真正的生命真實。在另外的一個角度,人們就開始放縱自己的欲望,以發展就是硬道理,以金錢代表一切。這是我們通常說的,真正的信仰的東西,真正的信仰的概念,它是依附于代表著、展現著人的靈魂的一面的生命。而物欲化的東西,占有的東西,所謂今天現代社會發展的觀念全是放縱欲望的。

放縱欲望,一面打殺人的自我生命的約束,另外一面卻放縱欲望的時候,那就是缺了八輩德的人。整個社會滾動在一個日日月月做著那些一步、更進一步的缺德的言行。絕大多數人在這個社會中就出現了這個場面。如果絕大多數人不是這樣的話,他們不可能在當時迫害法輪功時可以那樣的表現。那樣的表現的本身就奠定了缺德的基礎。

在缺德的基礎的今天,就開始回報社會。蓋房子沒有不偷工減料的,對不對?生孩子沒很多人不知道爹是誰,娘反正就生了,對吧?任何人在社會上做任何東西都可能出現偷、搶、騙、坑蒙拐騙拿,不坑我掙不著錢,不騙我弄不著錢,對吧?那坑蒙拐騙是外在的行為,而內在的品質都是為了滿足自己。很抱歉,就我個人的感覺就是這樣的感覺。所以一個摻假的東西,一個所謂追尋高速,以最小的付出獲得最大的所得的時候,那他自然就是這樣的。

貴州一個當官的,茅臺酒他弄了4000多瓶,查他,他又喝不了,查他,怎么辦?他倒了。那后來他說倒了也覺得挺可惜的,他就找罐子,那他知道酒不怕埋啊,他把那不同的年份的酒對在一起,那一個年份就放在一個年份了,然后他倒在罐子里頭,他是不是把罐頭給埋在地里頭?咱就不知道了,就是說太多了。

這就是今天的中國社會,你嘲笑他,很多去罵他的人是自己喝不著,對吧?那在今天的社會中,那些人他如果是一個做工程的、修馬路的,他買了茅臺酒就是給這樣的官,這樣的官坐在那收這個茅臺酒,他懂得茅臺酒的年份,對吧?他是個酒耗子。而這個酒耗子的出現,其實這個錢就是從那個馬路上挖走的,那你說馬路那個做設計的,他知道你就得做成什么樣啊,那人人都得這么掙錢,那怎么掙啊?他掙不著啊,所以人人就會遭到報應,我覺得就是這么回事。

我們看到兩天前一個樓著火,現在中國那樓著火,它從火外邊往上竄,一溜就竄上去了。我們看到其他地方的著火,包括在倫敦發生過政府樓著火的時候,它是從里邊著,很少見著爬外面墻,一會就爬上去了,啥意思?就是外面那涂料。而倫敦那個火著起來,整個那個樓的材料都是來自于中國大陸的,那是什么東西?這是今天就我個人角度來講,我覺得就是一種報應,沒什么可講的,所以人壞了就全都完了。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人權觀察執行長被香港禁止入境》,成為了很大的新聞,因為那個標志性太強了。那個標志性的概念就是香港就完全受控于北京的一種標志。北京不敢承認專制遭到香港人反抗才是真正的原因,這是《美國之音》報的,是這么回事。所以今天的香港人以“天滅中共”作為整個抗爭的最終追尋的目標,那如果天滅中共產生了,那在香港實行真普選自然也就出現了。

被禁止入香港境的國際人權觀察的執行主任羅斯:北京拒絕其入境香港的真正理由是懼怕承認香港人們抗爭的根本原因是對北京日益專制化的普遍不滿。是。這個角度,他還是從政治的角度去講的,講述了一個專制政權。而香港人講出的“與神同行”“天滅中共”,他講出了他的概念是一個生命的道理。那這樣的天滅中共的概念就像我剛才節目一開始講的,那出現了這種唯利是圖,整個社會唯利是圖,那變成了人人害別人,人人害自己。那這種坑害原因,他們要在這個社會中求得自己的生存,求得自己的發展,求得自己的成功。

生存、發展、成功,他的一切都是物質化,他的一切都是金錢化,物質化,腐敗與墮落的標志。腐敗跟墮落不是僅僅官員才有,所有擁有權力的人他都可以腐敗跟墮落。一個城管他可不是當官的啊,對吧?我們通常說就是只狗。但是這個城管對于普通的老百姓來講,他就是貪污腐敗與強迫暴力的執行者。因為他家里沒魚了,他到市場上去搶。今天晚上想吃什么,他到市場上去搶,想吃什么有什么。

那每天的正常生活,人就是吃喝拉撒睡,他可以把每天家里的生活第二天的菜都給搶齊了,他們家沒有費用,為什么不呢?對不對?想吃烤白薯了,那有烤白薯的,他都知道哪個街區烤的白薯好,他只要往那一走,拿多了涼了回家不好吃,那明白的就到那拿了兩塊走了,那邊又喝小米粥去了。咱說這意思,在那邊就吃了兩個燒餅,今天搞定了,是不是?再過兩天,扭臉跟搞衛生的就上火鍋店了,沒事,我們就來吃個飯看看。別介,您說吧。哪個店主也得懂事啊。

頭一天吃火鍋,第二天吃燒烤,第三天在外頭吃三個羊肉串,那你能吃多少啊?所以他們家沒飯錢。你說他叫不叫腐敗?你說他叫不叫貪婪?這就是今天中國社會真實發生的一切。他什么都不是,他只要穿上共產黨的衣服他就是邪惡的,那你說他叫不叫專制?叫專制,所以是人完蛋了,不是別的。

13號告訴《美國之音》:北京最終承認他們是做出決定拒絕他入境香港的,理由是國際人權組織煽動了香港的抗議,那羅斯講這是對香港人們的侮辱。國際人權組織煽動了香港的抗議,對吧?他把正常的人都當成是任意被奴役,任意被繩牽的那種。香港人沒有思想,香港人沒有概念,香港人是隨意被別人鼓動的。

那這是他權力達到不了的,當權力達到的地方,那在今天的中國社會,人們要學習習近平思想,人們要聽黨的話,走黨的路,按照黨的想法去做夢,那個人是人嗎?那個人肯定不是人,對不對?那黨的領袖永遠不會說要按照黨的領袖一樣去娶媳婦,他不敢說吧?那就是混球,對不對?那個話他就不敢說了吧。

他控制人的思想,控制人的行為,控制人看什么,控制人不能看什么,那你為什么不控制人說都跟你媳婦,說把你媳婦娶回家?所以不用什么大道理,不用什么去研究,幾個因為幾個所以,沒用。他不是人,就完了。香港人不需要我告訴他們需要法治、需要政治自由,我也沒有被要求去告訴他們這些,我沒有能力去動員成千上萬的人一次次的上街,這太荒謬了。如果看一看這個借口的背后是中共當局對香港抗議所展現出來的恐懼,抗議代表了香港人對中共政權的普遍不滿,但他們又不敢承認,又不得不編造這種荒謬的故事和謊言,那香港人只是國際人權組織的傀儡,這太荒謬了。是。

它是對所有人的侮辱,其實包括對大陸人的侮辱。大陸人在很多背景之下,我們可以看到這種被侮辱之后的表現。外交部發言人在回答問題的時候說拒絕羅斯入境香港是對國際人權組織的制裁。所以他不就承認一切的麻煩,在香港的失敗就是習近平的失敗,這不就變相承認了嗎?所以沒跟你說,嘛比驢都笨。

大量事實證據表明,有關的非法組織透過各種方式支持反中亂港分子,極力教唆他們從事極端暴力、煽動港獨分裂,對當前香港的亂局負有重大責任加以制裁,必須付出應有的代價。所以他就承認在今天的中共政權在香港的一敗涂地的表現就是香港人抗爭的持續,他們承認自己是邪惡的。

羅斯花了16個小時飛到香港,被拒入境的本身就是北京破壞香港“一國兩制”的表現。那是沒錯的。也就是說習近平在“一國兩制”問題上,在香港問題上基本就是破罐破摔了。因為破罐破摔的問題就是在香港展現出來的一切,它對應的是臺灣。與香港街頭人們相比,我個人不足為奇,他們是民主的捍衛者,捍衛自己的政治自由與法治,他們卻遭到毆打、抓捕、催淚彈,事實證明香港人走上街頭的真正的原因就是我被拒絕入境,那中共政權所表現出來的。

與此同時,“今日臺灣,明日香港”這個原話是從黃之鋒嘴里說出來的。黃之鋒在看到蔡英文成功連任之后,講出了“今日臺灣,明日香港”。而在當初是蔡英文在競選過程中她說出來的就是“今日香港,明日臺灣”。所以這個圈就是正反的說,正反的這么旋轉的說的。

概念很簡單,在臺灣,中共的一切都被掃地出門。

那香港的一切給臺灣予機會,讓臺灣人看到了中共的“一國兩制”的本身。那今天的臺灣做出了決定之后,獲得了自己的自由、尊嚴與權利,人的正常的基本權利的時候,反過來它又最大可能的去鼓勵和支持香港人們獲得今天在臺灣所擁有的民主、自由、人性與尊嚴。所以這是方得始終的真正的相互擁有、相互簇擁的這種關系。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