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誰干的?疫情在輿論和嚴控下坐大和失控

2020-01-30|来源: |标签:疫情 舆论 严控 坐大 失控 

昨天傳出一個消息,一個河南女孩子,她應該是在武漢,就是在那打工還是怎么樣,然后她回到家,封城嘛,她回河南了。回了河南大概前后19天,結果在她身上是有病毒的,可是她一點都沒發病,19天都沒發病,一般隔離期是14天,她19天沒發病,可是傳染給她家里人了,大概有三個家里人發病了。這是一個被稱為很奇妙很不可解的事情。

那另外一個人是發高燒6天6夜,后來那哥們喝水,一天喝50斤水,喝好了,在個體的病例上出現了很奇怪的事情。我相信說所謂喝水喝好就是他發燒,沒有藥治,人家醫院又不收他,醫院不確診就不收。那不收,在家的時候,他沒別的,那就喝水吧,喝好了。那個她沒事,家里人有事了。

你翻一翻早在羅馬期間,就是2000年前,羅馬帝國當時把耶穌給殺了之后不久,在羅馬大概幾百年之內,羅馬帝國前后發生了三次大瘟疫,在一些宗教的學者當中都認為這是對羅馬帝國的懲罰。在那個年代,以至于后來到了中世紀一三幾幾年的黑死病,中國的明朝同時發生瘟疫,在所有這些瘟疫的過程中,都出現了類似的狀況。

瘟疫的病毒是挑人的,一家里頭全死了,剩一個,那個人吃喝住在一起,他就沒事,剩下的全有事。劉伯溫“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這就是他講的很清楚。怎么去治病?怎么去逃難?“貧富若不回心轉”,改變自己的心態,拒絕中共,這是你唯一的渠道。今天發生在中國大陸就是瘟神更高的神對中國共產黨的懲罰在人間的表達。習近平以黨的總書記的名義迎頭沖上,這就是今天的故事。

但習近平他自己怕了,所以習近平沒強調習思想,沒說習近平思想戰勝瘟疫,沒敢這么說,沒說以核心的力量戰勝瘟疫,沒說,他說要派出海陸空著名的軍醫去迎接疫情,然后呢,對吧?你用這塊肉去擋疫情,對不對?他的所有的物資是國產的,在過去的時間里沒有不摻假的,沒有不欺騙的,沒有不坑人的,這時候可玩真的了。

那個口罩,你看香港人買口罩說我絕不買國產的,我只能買進口的。那在國內,你有口罩就行,對不對?所有的事情都會落在產品的本身上,這叫報應,這真的叫報應。這報應的本身里面就是中共在中國的環境當中,把人的道德摧毀之后,人們相生相克的道理,習近平說的“方得始終”的輪回在現在展現出來,那怎么辦?你要像劉伯溫說的那個,你要把心頭轉過來,你只有向共產黨說不,你沒有別的招,我不開玩笑,你沒有別的招兒。

習近平他也不強調看齊意識,他有,在黨內有要求,但是他不再說什么維護幾個中心、幾個核心,他現在強調的是病毒是魔鬼,我要用火神山跟雷神山,別的都是假的,他在湖水邊上建火神山、雷神山。這是他干的,這真的是他干的。因為他講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統一指揮,統一領導的。天底下沒見過這么大的大傻蛋,那個大老爺們兒,沒有這么說:始終是我指揮,始終是我部署。你邊上就得趕快遞個擦鼻涕紙,你給他擦擦就完了。稍微正常點的人,就是說你顧忌點臉面,你顧及點別人存在,沒有這么臭不要臉的,沒有的。

因為在頭一天你剛說是李克強作為全國的總指揮。所以這個男人身邊不會有任何一個朋友,有利用他的,有沒辦法懼怕他的,他什么都有,就沒有朋友,因為他不會接受任何朋友,只有他自己。這是他自己做出來的,他自己表現出來的。話都是他自己說的,事情是他干的,屁是他放的,屎是他拉的。

所以在他出這事情之前,他去了緬甸,緬甸語的習近平叫糞坑,叫屁股,緬甸語,他的名字就叫糞坑屁股。那是祖宗創造的語言,不是咱編的。所以為什么出現這種事情?緬甸這個國家是他選的,去了之后他自己戴上了這個帽子,然后就出現這種事情。這是天滅中共的一體過程中表現出來這個人本身,讓大家看到這個人本身已經被鬼上身之后他不是人了,他不是人的正常行為。

所以這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所以回心轉是只有轉變心意,方是你今天真正能夠在這種大劫年,大劫年也是劉伯溫講的,講的大大劫年是什么?十愁難過豬鼠年。我們剛過了一年是豬年,現在迎來了下半年,鼠年,豬鼠年。所以它的大劫年的概念跟我們看到的,你說那子時不就是從前夜的一小時和新的一天的第1個小時叫子時,真正天意都是這么跨度的,全都是這么跨度的。

你就像中國的中國年跟所謂西方的這個年,你看它跨度,它也是往后錯的,它不是這么對應的,而真正的年是按節氣走的。庚子年,我們現在說鼠年到了庚子年,而庚子年真正從天、地、人的角度是從立春開始。那它也是走了就像子丑寅卯,它子的概念對應的是上面的春分。所以實際大瘟疫根本還沒展開,就是說新娘的面紗剛滴了個角,還沒揭開呢。

最新的狀況,我們借助不同的媒體跟大家就展現最新的狀況。在中國大陸死了170人,到我做節目的時候,這是星期四的美國東部的時間8:30。確診期間800人,那全球死亡170人,海外還沒有出現死亡,確診7921人,死亡的人數是2003年非典當時整個過程8個月當中的50%。因為死亡的主要數字是集中在中國大陸,海外還沒有,包括香港,所以這個數字達到當年中國大陸死亡人數的50%。而確診的人數已經超過了當年非典確診人數的150%,它已經增長了50%。

當時只有5300多,現在將近8000。分布在世界范圍內20個國,這里分布20個國,包括臺灣是一個國家了,中共有點照顧不過來了,它不管了。與此同時在海外大概有5個國家出現了本土的病例,包括臺灣、日本、韓國、德國,還有一個國家啊,就是在本土上出現了人傳人。我剛剛在推特上看到一個新聞,他說是從大陸,他沒說具體地方,是北京還是上海,直接飛到加拿大的多倫多,結果在飛機上7個武漢人,7個武漢人中有2個還是3個發病了。

他的視頻拍攝是當地的檢疫人員登了飛機穿的就跟那卡桑德拉達,跟現在看的一樣,然后把人推出去了。邊上的人,坐著的人誰也不敢動啊,就這么看著。那一個飛機,這事就慘了。那一個飛機的所有的人,按照海外的規定14天,給你拉一個地方,隔起來,14天,甭管你是做生意的,你是上學的,你干什么的無所謂,對不對?那時候已經沒用了,不重要了,一點都不重要,給你圈起來。其實人們現在已經面臨的就是活命的問題,沒有什么別的問題。

另外一個,這都是剛剛發生的。澳門夫婦到意大利去登游輪了,結果在游輪上發燒了。澳門夫婦應該是轉到了香港,從香港坐飛機到了意大利。他說大概25號還是26號登的游輪,結果意大利的游輪現在在羅馬,到了羅馬之后,大概一兩天,今天是30號,那個女士先發燒了,一發一看病,懷疑她是這個。然后意大利政府就不干了,所以就當船到了羅馬之后,禁止所有人登岸。

意大利的游輪是比較有名的,很多到歐洲去坐游輪的話都是到意大利,那羅馬是一個主要的口岸,它有不同的區域,有的它是沿著地中海沿岸走的,包括巴塞羅那,包括荷蘭的阿姆斯特丹,你可以選擇不同的航線。有的它是往上走,奔愛琴海那邊走,你到希臘等等這些地方。

他沒說這個這個航班是什么,但這條游輪是世界上第五大游輪,很多人去玩游輪的話,去挑船,就是做什么樣的船,越大的越新的它的設備條件就越好。游輪它就是有一個航線,大概一般停5個到6個不同的港口,晚上在船上,白天上岸,大多都是一日游。有的你可以隨團,有的你就隨不了團,大概就是這么個故事。所以意大利的游輪是世界上很有名的。

世界各地的人搭飛機過去,所以羅馬、威尼斯都是比較重要的口岸。我看到另外的報道是在羅馬,那6000人其實不是很多,應該這個船不太滿。如果像這么大的油輪,它可以達到近萬人。那瘟疫就是這樣,只要一個人出現了,就全完了。

那這種情況,那整個全船的人,按照規矩說14天。那長的這種游輪好一點的就是8天,人們通常選的8天、6天、5天,或者說再長的就12天,但它要隔離14天。那怎么辦?現在沒有確診,但是所有人不許上岸,那只能算倒霉。你問游輪去賠你錢,你一年才有這么一次假期,你要到羅馬去玩,今天你就在船上看羅馬,一旦這種事情出來,整個游輪就給封掉了。而在透過旅游影響到當地的,旅游,像這種情況都是有錢人。

這個夫婦倆最便宜一個人也得奔著2000美金去,所以都是有錢人。那有錢人來到了這個地方,我們看到在芬蘭出現的首個病例是旅游的,在巴黎第3個病例是旅游的。剛剛出現的夫婦兩個人到了香港,住在了香港四季酒店,香港四季酒店是頂級的。然后從四季酒店又搬到了尖沙咀的什么酒店,他住了香港兩個最豪華頂級的酒店,然后確認兩個人都病了,整個酒店全封了。所以有錢的中國人,這個錢是在共產黨的框架下賺的,然后帶著病毒走到了世界各地。

當然所有人都會說你不能歧視。是,我們不歧視這個人,但是我們看到的故事是這么走的。你怎么看待這個問題,那是每個人自己的選擇。所以我個人強調的就是,我們站在劉伯溫的預言上說,對吧?“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是他說的“死期在眼前”,不是我石濤說的。

美國知音《武漢肺炎:疫情在輿論嚴控下坐大和失控》,什么意思?那反映出是這個體制的概念,對吧?習近平領導的概念。文章寫的蠻長的,疫情當前,習近平個人宣傳是主旋律,那不光是王滬寧替他這么干的,而且是他自己干的。所以如果說吃沾血的饅頭的話,他真的是第一個。

當他宣布一切是他控制跟部署的話,你知道1月1號抓的8個傳謠者所謂像武漢疫情的問題是8個醫生來的,是他抓的,他出了事了,最高法院給那8個人平反了,然后輿論說那當初誰決定抓他們?

《環球時報》和稀泥說沒抓他們,只是警察跟他們一起喝茶。用我的話:放你個驢煙兒屁。那警察找你媳婦喝茶,你干不干的?胡錫進,警察找你媳婦兒喝茶,你干不干呢?找你兒子這么喝茶,你干不干?兒媳婦大肚子裝孫子,對不對?你就悶三爺別出聲就完了,你還放響屁干什么呢?這是今天。

25號大年初一開了會之后,他讓李克強去處理這個事情,他不敢去,他讓李克強去處理這個事情,李克強去了,所以立刻就去了,那整個武漢就是李克強了,那整個武漢市是李克強了,他不干了,那是26號去的,27號他就出來了。

28號他就借著世界衛生總干事到北京,把那傻老爺們當背景墻了,他說整個是我部署,就是我剛才說的,哪有那么垃圾的人那?更不用說男人了,你也是出了場面的人,對不對?你得弄明白,你把這活剛給人家干,給你的總理干,總理剛干一天,你說這活都是我讓他去的,他就是一個使喚丫頭,你是什么東西啊?這是極其垃圾的表現,毫無人品的概念,對吧?很簡單,不用講別的。你家里有點什么事,你讓你媳婦干去了,你媳婦出門剛干兩下,你看你媳婦出頭了,你上去把你媳婦扒拉一邊,這事都是我媳婦在我的指揮下,是不是?那別人怎么說?你是什么人嗎?把你媳婦耽誤了,但他就可以這么說,他就可以這么干。

這是我跟大家講的,這一項是在那毛坑屁股的基礎上出現的。大家當笑話,說你看你說話就沒有點那個。這不是笑話,你一定要明白,人家劉伯溫當初講的都是處在人的問題上,不是你今天的社會、政治、文化、哲學、理論,那都沒用。人壞了,全都完了。所以他習近平在告訴你什么叫壞人,什么叫被鬼上身的人。所以他才出現了吃血饅頭的這種表現,其實這都不只是吃血饅頭了。

4天三次講話,習近平傳遞必勝信心。拿什么勝啊?你拿什么勝啊?神經病,對不對?習近平讓黨旗插在防疫第一線的高高飄揚。這就是鬼上身。前面有黨旗,這邊有火神山,那邊有雷神山。他請火神,他請雷神要去滅瘟神,然后拿黨旗插中間。

有朋友說這是黨的意志,這是真正的共產黨嘴下的迷信,他知道那個東西瘟疫本身是瘟神對人中的壞人的懲罰,但在這個環境中我們看到的就是丑陋。

我們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打贏這場阻擊戰。他連武漢都不敢去,他讓李克強送死去,然后他在這說我是旗手。下面就不用講了,它主要講的就是這意思。這篇文章的開頭講的就是這么個含義。疫情在輿論和嚴控下坐大跟失控,誰干的?習近平。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