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共逼迫人火線入黨 黨員干部臨陣脫逃

昨天在日本死了第一個本土的人,應該是個老人,80歲。后來查到原來她是日本第一個被傳染的出租車司機的丈母娘。可是另外一個應該是在千葉還是哪兒的,有一個本土的,那個人是在本土出現的,就變成了日本出現了一種完全本土化,也就是它查不著源頭了,在日本坐地出來的。

另外一個就是新加坡,新加坡現在是60多個人,應該是比香港還厲害。但是現在跟香港的前后關系,因為香港出現了一個整棟樓的大概100多人的感染,所以前后的關系稍微有點差距。而今天早晨看報導說,作為國際的都市國——它是一個城市國嘛——新加坡不堪一擊,新加坡所有的整個經濟靠旅游業靠金融,它不敢封國,國家一封,它整個就完了。

但是人家朝鮮敢封國,朝鮮下達的命令,就是朝鮮人敢越境進中國,回來槍斃。

與此同時,美國白宮的經濟顧問庫德洛非常嚴厲的指責中共國的這種掩蓋跟欺騙。掩蓋跟欺騙的本身主要立足點就是,到現在它拒絕美國的專家進入中國進行調查。而習近平欺騙的手法,是借助了WHO的主要的官員,坑害著全世界。

另外一個人,其實我個人覺得是有問題的,川普。川普在個人的推文上,依然在推崇習近平個人,習近平不要他任何東西,習近平只要他川普一張嘴,來表示他存在的偉大。而川普不要他任何東西,給他習近平一張嘴,然后把美國人的利益全都拿到。

川普他是個生意人,他要的就是美國偉大,我不管其它的,我只要美國人OK就行了,我美國人不能被傷害。這就是川普的特點。那你習近平不就愿意聽別人夸嗎?我夸死你,我不夸死你我對不起你,我夸不死你,我做了一輩子生意人,我枉對我這生意人的稱號。就這么回事。

但是他客觀的狀況,卻促成了一種帶有欺騙性,帶有掩蓋性。川普還夸我了呢。很多人去迷信這樣的東西的時候,他不能很冷靜的去看的時候,我覺得就有局限性。

川普不是神,川普是個人。他自己也講,他是被神挑選的,被神挑選的是個人。

舉個例子,他再厲害,周文王厲害吧?被神挑選的人,但是他保不住他兒子,是不是這道理?他對于姜子牙來講,他根本就不是對手,他也看不到姜子牙眼睛看到的東西,他自己做的夢他自己也解不了。沒有什么好,沒有什么不好,他的生命的局限性,如果連這個都聽不懂,他就是個老頭子,他是個男的,他當不了媳婦娶。這就叫生命的局限性。

在有些人眼睛里就把他推成神了,他不是神。是人就有利益,有利益就有他的局限性,他的使命就是這個使命。他現在做的事情就這樣。

就象說伯邑考多厲害,狐貍誘惑他都誘惑不了,但是他就是命里注定他就死在那兒,一個道理。

香港人的抗爭厲害不厲害?香港人的抗爭那么厲害,在整個全世界正常人的環境中,讓人都看到了他人性的一面,生命的一面,看到香港人的那種面對邪惡的那一份不屈。

李文亮:我是14億人的護旗手。神經病!他死了,他死了國內人說他英雄。為什么?因為他被言論自由給害死了。國內人的言論自由的一切基礎是什么?我吃虧了。這東西,它要地震呢,就沒有這么多人說,它瘟疫呢,家家都能進去。

大多的人站在一種利益的角度,當自己的生命受到傷害的時候,誰都不干了的時候,這時候就孕育著時代革命。這是個時代了,這個時代是所有人生命受到威脅,他才要革命。這是共產黨的邪惡的品質,把中國人摧毀之后,即使在講述著言論自由的時候,他都有著那么一份東西,他都有著人性中卑劣的一面。它的卑劣的本身就是對人對生命的傷害的不解。

武漢,為什么從武漢開始?當初迫害法輪功就是從武漢開始的,你說叫不叫報應?當初做那些事情的時候,你們在干嘛?利益受傷害了,你不干了。那你傷害別人呢?

你看現在那個警察抓人,穿的完全都是防化服裝,還抓人呢?網上有一段對子,在講日本人如何面對中國人的瘟疫。日本現在開始限購口罩,一個便利店的老婆婆,進來買貨的是中國人,她把里面所有的口罩都賣給這中國人了。說現在中國不容易。同時,在網上賣錢的,橫掃日本國去買口罩,一個婆娘,問她為什么要這么做?你日本人傻瓜!我掙錢!她就這個,她就這肉。你罵她缺德?那當初李文亮說我是14億護旗手的時候呢?那個武警要進香港去平暴的時候,他還舉手呢。30年前屠殺學生的時候,他不到4歲。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鐮刀斧頭霍霍,惹禍不擔責反而要割韭菜?》

美國之音出這種標題不容易,說實話不容易。它里面有一些同樣來自于中國大陸的所謂的學者做編輯,他的用詞的一切都是共產黨在他生命里滲透著。他的概念很顯然就是共產黨殺人,一切的責任同樣是在共產黨身上。

這里說的割韭菜,就瞎掰了。它在廣州跟深圳出了一個地方法律,在面對這種不可抗拒的大災難的背景之下,政府有權征用私人物品。你的汽車,你的房子,你海邊有個豪宅,給它征用了。然后里面住一些重病的感染者。明兒你房子買去吧,誰讓你有錢呢,誰讓你房子空著呢。

這東西很容易找,有人說,我藏著,不知道。很容易找到,他想找你,那BNB就是專門出租房子的,你到那網站上一找,就全找到他們了。我都知道怎么找。

有的人家里頭肯定不被征用,你掏錢了,你給人征用的官你給他錢不就完了嘛。這個道理誰都會這么想,我這房子,住了10個病人的話,住3個月,我值一千萬,扭臉連200萬都沒人買了。你別征用我,我給你10萬塊錢。這事兒就了啦。活都是這么干的,這就是共產黨的框架下。

【鐮刀斧頭霍霍,惹禍不擔責反而要割韭菜】

它的原意是在這里面,而文章的中心同樣是在利益上,這就是它的局限性。

就象我跟大家講的,這個概念就象川普還在推文上去贊揚習近平。他實際在嘲諷他,但習近平愿意要這東西,他就以嘲諷的方式,他是最好的,他是最透明的,他是最這個最那個的。關他川普屁事,打兩個字,但他把那邊太多的人坑了。他打兩個字,他救了美國人,這就是川普跟習近平的交易。他把美國人全撤走了,他把海關全關了。

所以這是沒有什么對錯,這個生命就這樣,這個人就這樣,你永遠記住,他不神仙。天滅中共,他川普只是與神同行者,他不是什么決定因素。人不相信神,只想找那有能力的人,神就教訓你這些不相信神的人,讓他教訓你。

很多人不是仰仗川普嗎?你的立足點在一個人上,他就整死你。誰讓你們非要仰仗他呢?生命中的道理不懂,人說看五行,說人有五臟,人有五官。我就搞不懂,我說臉上只有四樣東西,這五官指的是什么?五官指的是眉毛,敢情眉毛有五官。但是從人的臉上的器官角度來講,人的嘴唇跟舌頭是分著的,人的舌頭對著人心。長舌婦,叫什么大嘴長舌,禍從口中起,沒了舌頭你就是啞巴,你就不會惹禍,發音的一切都取決于你舌頭的位置。

所以這個生命中的道理非常清楚。我覺得很感慨,就是天上地下的一切,它確實給人感覺太貼切了,而且跟金木水火土日月,太陽系的這種七數的概念,是非常吻合的。

臉上加上耳朵是4個,你看起來是4個,如果按照眉毛叫五官,可是如果對著心肝脾肺腎,它是算舌頭,不算眉毛。如果你按七的定數,倆耳朵、倆眼睛、倆鼻子孔、一張嘴,七個。如果你單獨按器官,人從上往下,包括你肚臍往下,七個孔。

說句實在話,自己的師父教誨過說,人體是個小宇宙。聽不懂,這種宇宙的概念到底如何理解。所以人的身體的器官,人的穴位,你的日常生活中能夠活著,保證你活著的所有的東西,跟著太陽系是扣在一起的,跟我們生活的環境是扣在一起的,這個原由才叫地球為中心,是人為中心,是神為了造人造出了這樣的太陽系。而人不,卻為這塊肉瞎使勁,這就是人最大的愚蠢。

所以咱說的,唯利是圖者必下賤,下賤在你自己的腦袋上,污辱在你自己的生命上,玩死你自己這塊肉。說句難聽話,看著你又可憐,談不上可氣,我只能說可憐,可氣關我什么事?就跟川普似的,關我什么事?

鐮刀斧頭霍霍,出了事情是他招的,扭臉他把唯利是圖者給割了韭菜了。人家征用你有錢人的房子,沒有共產黨你掙得了錢嗎?你自己也這么說的,今天黨出了事了,用你的房子有什么不成的?你喊什么冤你?我都知道它征用你的房子的時候那種理直氣壯。沒有共產黨你掙得著錢嗎?人家給你講真相的時候,你不也這么說嗎:黨給我錢,黨養活我,所以我就愛共產黨。今天共產黨愛死你,你有什么埋怨的?你也是玻璃鼠子琉璃貓,外加瓷公雞一毛不拔,黨過來全給你砸了,你惹得起嗎?所以這都是一還一報的,當你唯利是圖的時候。

中共逼迫人火線入黨,而基礎干部臨陣脫逃。

我覺得這個就是在利益上,習近平龜縮在玉泉山,抽不冷的連他的政治局常委的人都不打招呼,“呲兒”自己出來露個頭,“噴兒”又回去了。然后發出重要指示,所有人們往前沖,那都得擋他前頭,可不得往前沖嘛。見過慫貨的沒見過這么慫貨的,這個真是天下少見的慫貨。

你就是拿著“敵敵畏”,把四周都給噴了,你也到武漢露張臉啊,這他都不干。他跑到安貞小區露個臉。

你說我今天出來到王府井來,或者到建國門外,三里屯,那都是賣淫的,你到那兒露個臉,偉大指揮,我才不怕這個呢,邪不壓正,我接地氣。那人看著,哎呀這事還不好說了,人露臉了。他跑那個安貞橋那邊去露臉。安貞西里過了三環就是黃市,那是空軍大院。空軍大院就是中共的空軍指揮部的高級官員住那邊。黃市那個地方30多年前就是軍人圍著的。

沒跟你說嘛,就這么慫。那他讓別人死在火線入黨,殺人。而已經成為黨員的干部呢,他一定給推上去。你都縮了,他可不就縮了嘛。

所以通體中國上下,都是唯利是圖者的。唯利是圖的一定是欺騙,一定是掩蓋,一定是鐮刀斧頭霍霍,讓別人去死。

瘟疫來了,死人一定有定數的,所以死99個,不會死到100個。你去死那第99個,我是那第100個沒事,太多人就這么想了。當利用權力的時候,就出現這種事情。

我覺得細節沒什么可講的了,我看到很多人愿意聽細節,細節聽完了之后,只是得到你一個悲慘的感覺。細節聽完之后,如果你是黨員的,你依然不會退黨,就象李文亮似的,死了他都是護旗手,而他就沒想過,他是因為是護旗手而死,想過這個道理嗎?因護旗手而死,是死得其所,死給了共產黨。他的死,告訴今天所有倡導要求言論自由的人你改變心態,你不改變心態,下一個就是你。不是我說的,劉伯溫說的。600年前就告訴你,是你爺爺的爺爺的爺爺都夠不著的一個老頭子,“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到眼前”,有錢沒用,有權力沒用,你只要長著這塊肉,你的心眼又歪了,你污辱修煉的人,下一個就是你。

這樣的人死去之后,難得輪回的。因為我們遭遇的是天譴,而不是一個人的正常的輪回轉世的陽壽到位。兩回事兒。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