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中)

2012-07-06|来源: |标签:九评 

【希望之声2012年7月6日讯】三·中共的洗脑术从「赤裸裸」走向「精致化」


常常听到人们说这样的话,「我知道中共过去谎话连篇,但这一次他说的是真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把时光倒流,在很多次中共历史上犯错误的重大时刻,人们说的都是这样的话。这就是中共几十年来练就的欺骗人民的谎言本领。

由于人们对「放卫星」式的谎言有了些抵抗力,于是中共的谎言宣传也走向了「精致化」「专业化」的道路。谎言从过去的口号式宣传变得更加「循序渐进」、「细致入微」,特别是在信息封锁下,用基于某些片面「事实」的谎言来误导民众,其危害比「放卫星」更具迷惑性。

英文杂志《中国聚焦》(China Scope)2004年10月登载了一篇中共今天如何用更「精致」的手法制造谎言、掩盖真相的案例分析。在2003年大陆萨斯病期间,外界普遍质疑中共隐瞒疫情,但中共一再否认。为了了解中共对于萨斯病的报导是不是客观,作者阅读了新华网从年初到4月初的所有400多篇关于萨斯病的报导。从这些报导中,作者了解到萨斯病一出现,从中央到地方的专家及时会诊,给予治疗,病人已经康复出院;坏人掀起抢购风,政府及时辟谣,杜绝流言,保障了人民生活秩序的稳定;外国极少数反华势力没有根据的怀疑中国政府隐瞒,但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是不相信他们的,广州国际交流会将是历史上参展厂家最多的一次;外国游客作证说在中国旅游是安全的;特别是(被蒙蔽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也出面说中共配合得好,措施得当,没有问题;(被耽误20多天的)专家还被批准去广东公开考察。读完这 400多篇报导,作者觉得中共在这4个月的时间里一切都很透明,对人民健康绝对负责,怎么可能隐瞒什么消息呢?直到4月20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中国萨斯病全面爆发,变相承认一直隐瞒疫情,作者才明白真相,切切实实见证了中共「与时俱进」的流氓欺骗手段。

在台湾大选上,中共也是用这种「循序渐进」、「谆谆诱导」的方式暗示人民,选举总统将会导致:自杀率上升,股市崩盘,「怪病」增多,精神失常,岛民外移,家人反目,生活消极,市场冷清,当街乱射,纷争抗议,包围总统府,天下大乱,政治闹剧……一天一天地给大陆民众灌输这些乱象消息,让人民用自己的思维自觉地得出:「这一切都是选举惹的祸」「我们千万别搞民主选举」。

在法轮功问题上,中共的抹黑手法更是创出水平。一切都演得那么逼真,一个接着一个地出台,不由得许多老百姓不信。中共骗人的流氓手法,做到了让被骗者心甘情愿主动相信中共的谎话,被骗者还以为自己真理在握。

在这几十年间,中共洗脑宣传的骗人功夫变得更加「精致」、「微观」,是其流氓欺骗本质的自然延伸。

四·中共的人权伪装

(一)从为夺权争民主,到独裁统治和人权伪装

「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在人民手中,这决不是正轨,只能算是变态,就不是民主国家……不结束党治,不实行人民普选,如何能实现民主? 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

您也许认为这是境外敌对势力讨伐中共的檄文,您错了——以上宣言出自1945年9月27日的中国共产党机关报《新华日报》。

高唱「普选」,要求「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的中共,在窃取政权之后,连「普选」的话题都成为了禁忌,号称「当家做主」的人民却毫无做主的权利。如此行径,连「流氓」二字,都不足以形容中共的面目。

如果您认为毕竟事过境迁,靠杀人起家、谎言治国的中共邪教现在要改良从善,愿意「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那您又错了。我们来听听在60年过去后的今天,中共的机关报《人民日报》是如何说的:

「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的主导权,是巩固党执政的思想基础和政治基础的根本需要。」(2004年11月23日第九版)

在中共最近抛出的所谓新「三不主义」,居首的是「在不争论中发展」。「发展」是假,强调「一言堂」的「不争论」才是中共的真实目的。

江泽民曾接受CBS着名记者华莱士采访,对「中国为何依然没有实现普选」的问题,他当时作出如下解释:「中国人素质太差」。

可是早在1939年2月25日的《新华日报》上,共产党就呼吁,「他们(国民党)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然而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才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这就是中共流氓面目的生动写照。

六四后的中共,是背负着沉重的人权包袱重返世界舞台的。历史给了中共选择的机会:第一条路是学会尊重人民,真正改善人权;第二条路是对内继续侵犯人权,对外进行人权伪装,逃避谴责。

非常不幸的是,流氓本性注定中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二条路:豢养出一大批包括科学界、宗教界在内的专门向外欺骗宣传、鼓吹中共人权进步的伪装人才;拼凑出了一大套强词夺理的什么「温饱权」之类的人权谬论(当人肚子饿了就不能有说话的权利了?就算不准肚子饿的人说话,那肚子饱的人也不能替挨饿的人说话?);以及无止境地玩弄人权游戏来蒙蔽中国人民和西方民主国家,竟然可以自吹「目前是中国人权的最好时期」。

中共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这纯属中共玩弄的文字游戏。在中共的统治下,多少人被剥夺了信仰、言论、出版、集会、辩护的权利,甚至还规定某些团体的上访都算违法;2004年以来,一些上访团体多次要求在北京组织游行,政府不仅不同意,还把申请的人抓起来。;就连被中共宪法确定的香港「一国两制」都是骗局。什么五十年不变,五年便要试图通过23条恶法将两制变为一制。

利用「言论宽松」假象来掩盖监视控制的实质是中共新的流氓策略。中国人现在说话比过去看起来宽松多了,互联网的出现,也使得消息传播起来更快。所以,中共就宣传说言论自由了,而且很多民众也这么认为。这是个假象。不是中共变得仁慈了,而是社会的发展,技术的进步,中共挡不住了。从中共在互联网上扮演的角色看,它是在封网、过滤、监视、控制、治罪,完完全全是逆潮流而行。到今天,在一些违背人权良知的资本家的帮助下,中共的警察已经实现了在警车行进中就可以监测所有上网人士一举一动的技术装备。看看中共在世界民主自由的大潮流下的所做所为,当着人的面公开干坏事,它的人权怎么可能进步了呢,连它自己也说是「外松内紧」,流氓本质根本就没有任何改变。

为了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争取脸面,2004年中共搞了一系列严惩人权侵犯的活动。可是,这都是做给外国人看的,完全没有实质性的内容。因为在中国,最大的迫害人权之徒就是共产党自己以及它的前总书记江泽民、原政法委书记罗干、公安部长周永康和副部长刘京。靠这些人来打击人权犯罪活动,无疑贼喊捉贼。

这就如同一个强奸惯犯,过去在背地里一天凌辱十个少女。后来,来往的人多了,罪犯只能当着行人的面一天凌辱一个少女。能说这个罪犯是在变好?从过去背着人到现在当着人面强奸少女,只能说明这个罪犯干的勾当比原来还要下流无耻。而这个强奸惯犯的本性一点没变,只是做起来不如以前方便罢了。

中共就如同那个流氓强奸犯。中共的独裁本质,害怕失去权力的本能,注定了它不会尊重人民的权利。它在伪装人权上所化的人力物力财力,远远超过其真正用于改善人权的努力。共产流氓肆虐中华,这是中国人民的大不幸。

(二)利用「法律」手段,「穿着西服」耍流氓

中共为维护特权集团的私利,一方面撕下伪装,彻底抛弃工农民众,另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共人权丑闻曝光到国际社会,欺骗和流氓手段也“与时俱进”,用“法治”、“市场”、“为民”、“改革”等等时髦的词汇给人灌迷魂汤。穿着西服的中共邪恶流氓本性没有改变,比以前穿中山装的中共更具有迷惑性和欺骗性而已。就象《动物农场》中描述的猪学会了站起了用两条腿走路一样,站着走的猪给了猪新的形像,而猪的“猪性”没有改。

1) 制定违反宪法的各种法律法规和条例
这些东西被作为所谓的“法律依据”下达给各级执法人员,来严厉打击人民群众「反迫害、争自由、维护人权」的各种努力。

2) 「非政治化」的问题,用「政治化」的手段来解决
把普通的社会问题,上升到“同党争夺群众”、“亡党亡国”、“动乱”、“敌对势力”等高度,将「非政治化」的问题蓄意「政治化」,然后用搞政治运动的宣传方式,来煽动人们的仇恨情绪。

3) 「政治化」的问题,用「非政治化」的手段来解决
对于一些民运人士或自由知识分子,中共最新的打击手法就是设计圈套,制造“嫖娼”、“偷税”等“民事刑事罪”,来把他们投入监狱。既掩人耳目,又逃避了外界谴责,更能利用这些败坏名誉的罪名把当事者在大众面前羞辱一番。

如果要说中共的流氓本性有变化的话,就是变得更可耻,更没有人性。

(三)绑架十几亿人民的「人质流氓文化」

如果一个破门入室、见色起心的强盗在法庭上辩护说,他的「强奸行为」使他没有机会杀死受害人,在「强奸」和「杀人」之间,不是杀人更坏吗?所以,他应该被当庭无罪释放,人们还应该歌颂他「强奸有理」。

听起来很荒唐,可是在这一点上,中共六四镇压的逻辑跟那个强盗是一样的:它说「镇压学生」及时地避免了一场可能会引起的「内乱」。所以,比起「内乱」来,「镇压有理」。

强盗在法庭上反问法官「是强奸好,还是杀人好」,这说明了什么呢?这只能说明这个强奸犯的流氓无耻。同样在「六四」问题上,中共和其同路人不是检讨杀人该不该认罪的问题,而是质问社会「是镇压好,还是打内战好」。

中共控制了整个国家机器和宣传工具,可以说13亿老百姓就是被中共劫持的人质。只要有这13亿人质在手,中共的「人质理论」总是可以说,如果它不镇压某些人,就有可能出现内乱,国家将陷入灾难。在这样的借口下,中共随时随地想要镇压谁,都可以镇压谁了,而且永远「镇压有理」。如此强奸民意,还有比这更无赖的大流氓吗?

(四)胡萝卜加大棒,从恩赐「自由」到变本加厉地镇压

人们普遍感到现在比过去「自由」多了,从而对中共的改良前景充满希望。其实,人民被「赐予」的自由程度同中共本身的危机感有很大关系。只要有利于维护党的集团利益,中共是什么都可以做的,甚至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要什么给什么。

但是,在共产党统治下、靠恩赐所得到的「自由」是没有法律保障的。这个「自由」是中共在国际大潮流下用来麻痹控制人民的工具。从根本上看,它跟中共的专制利益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一旦这个冲突激化到超越中共的容忍程度时,中共就会瞬间收回一切「自由」。中共历史上出现过几次言论相对自由的时期,后来又跌入严厉管制时期,反反复复,就是中共的这种流氓本性的表现。

在如今的网络时代,如果大家去读新华网或者人民网,你会发现那里确实有相当份量的负面消息。一是现在坏消息太多,传播也快,行业竞争,不报不行;二是这个报导的基点符合了党的利益——「小骂大帮忙」——坏事的原因都归到某个人身上,与党无关,而「解决的途径」一定要落脚到「非靠党的领导不可」。中共对于什么该报,什么不该报,报到什么程度,是大陆媒体报,还是让海外收编的亲共媒体报,如何把坏消息「升华」为凝聚民心的好结果,可谓炉火纯青。许多大陆年轻人觉得现在中共言论挺自由的,从而对中共恩爱有加、充满希望,就是中共这种「精致的」流氓媒体策略的牺牲品。更有甚者,中共把社会局面搞得越是一团糟,辅与适当报导的负面消息,反而能威胁人民只有依靠中共的强权才能控制大局,胁迫人们除了拥护中共外,别无他途。

所以,如果看到中共释放出什么改善人权的善意,大可不必认为中共就脱胎换骨了。中共在推翻国民党的斗争中,本来就是以民主斗士的面目出现的。中共的流氓本性决定了中共的一切承诺都靠不住。

五·中共流氓嘴脸面面观

(一)卖国求荣,维护统一是假,出卖国土是真

「一定要解放台湾」、「统一台湾」是中共数十年的宣传口号,借此扮演着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卫道士。中共真的关心国家的领土完整吗?非也!台湾不过是国共之争造成的历史遗留问题,被中共用来作为打击对方,笼络人心的筹码。

早期的中共在国民政权之下成立「中华苏维埃」,其「宪法」第十四条宣称「中国境内的各少数民族、甚至各省都可以独立建国」。为了呼应俄国,中共的口号也是「保卫苏维埃」。在抗日战争中,中共的最大目的是利用时机发展壮大自己。苏共红军1945年进军东北时奸淫掳掠,以及苏共扶植外蒙独立时中共都没有给予一字谴责。

1999年底,中共同俄国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承认了清政府与俄国之间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出卖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相当于几十个台湾。2004年,中俄签订「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后,据称又已失去黑龙江省半个黑瞎子岛的主权。

在其它边界划分、南沙群岛、甚至钓鱼岛的主权问题上,由于对中共保持政权没有什么利益,所以中共根本不在乎。中共大炒「统一台湾」,不过是用来转移内部矛盾,煽动民族主义大耍流氓的烟幕弹而已。

(二)没有道德底线的政治流氓

政府总是需要被监督的。在民主国家,其分权的政治制度和言论、新闻自由,本身就是很好的监督机制,宗教信仰更是提供道德上的自我约束。

而共产党宣传的是无神论,没有神性对它的道德约束;它实行的又是集权专制,没有政治上的法律约束。所以,中共耍起流氓来可以无法无天。那中共是如何向人民交代谁来监督它呢?「自我」!这是中共几十年来欺骗人民的口头禅。从早期的「自我批评」,到后来的「自我」监督,「自我」完善党的领导,到最近的「自我」提高党的执政能力,中共强调的都是共产党具有所谓「自我改善」的强大功能。党不仅口头上说,还真有行动,成立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信访办」等具有迷惑性的「花瓶」机构。

没有道德和法律约束的「自我改善」,用传统的话讲,就是「自心生魔」。这不过是中共拒绝外界监督、拒绝开放党禁报禁的借口,是政治流氓为维护其集团利益和执政「合法性」所用来糊弄人民的幌子。

耍政治流氓手腕是中共的特长。「人民民主专政」、「民主集中制」、「政治协商」等等都是骗人的玩意,除了「专政」之外,没有一样是真的。

(三)耍阴谋诡计,从假抗日到假反恐

中共一向宣称是它领导全国人民打败了日本人。但是,大量史料爆出中共有意不参与当时的抗日战争,并趁国民党抗战,积蓄力量,拖抗日战争的后腿。

中共唯一参与的大型会战只有「平型关战役」和「百团大战」。就「平型关战役」而言,中共根本不是「指挥和参加这一场战斗的领导和主力」,不过是伏击了敌人的补给部队而已。「百团大战」在中共内部却被认为是违背了党中央的战略方针。此后,毛泽东和他的中共,非但再没有打过一场像样的战斗,并且没有产生一个如董存瑞、黄继光那样的抗日英雄,只有少数高级军官战死在抗日的疆场上,甚至至今连起码的伤亡数字也无法公布,在中国大陆广阔的土地上也难得一见中共的抗日烈士纪念碑。

当时的中共在抗日大后方建立所谓的「陕甘宁边区政府」,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搞「一国两制」、搞国中之国的「两个中国」。虽然在指战员个人中不乏抗日热情,但中共高层却没有抗日的诚意,而是有目的有步骤地保存实力、利用这场战争发展壮大自己。在中日建交时,毛泽东向当时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吐露了心声──中共要感谢日本,如果不是那场抗战,中共就不可能夺得天下。

这就是中共自称「领导全国人民坚持八年抗战直至最后胜利」的骗局的真相。

半个多世纪之后,美国发生了911恐怖袭击事件,反恐成为世界的潮流。中共又一次耍起假抗日的流氓诡计。中共利用反恐作借口,把很多宗教信仰、异议人士、地域、民族纠纷等团体归为恐怖主义,从而在国际大气候的掩盖下,大肆暴力镇压。

2004年9月27日新华社转述《新京报》消息,指北京有可能成立全国各省市中第一个反恐局。海外某些亲共媒体更是以「「610办公室」加入反恐」为标题渲染报导(610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声称反恐局将重点打击包括法轮功在内的恐怖组织等。

中共把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和平上访的群众定义为恐怖份子,乘机动用武装到牙齿的「特种反恐部队」去快速镇压这些中国的弱势群体和善良民众,并且以「反恐」的名义逃避外界的谴责和注意,同当年假抗日真扩张的流氓手法如出一辙,给国际社会的「反恐」行动蒙上了巨大的耻辱。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