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下)
【希望之声2012年7月6日讯】(四)阳奉阴违,认认真真走过场

「自己都不信,还要强迫他人信」是中共这个邪教最流氓的手法之一。它知道邪教的教义是假的,社会主义是假的,已经破产,它自己都不信,但是还要人民信,不信还不行,不信就要镇压。最荒谬无耻的是,党还把它的这种欺骗理论写进了宪法,作为立国大纲。

在实际生活中,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在中国官场的政治斗争中因腐败落马的高官们,白天在大会上还在大讲特讲「廉洁奉公」,晚上就去「贪污受贿,声色犬马」。原云南省长李嘉廷、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等等这些「人民公仆」们个个如此。如果大家去查一查他们的讲话,无一不是在贪污受贿的同时,还反复在各种各样的报告中要求大家「廉洁从政,加大反腐败力度」。

中共树立过很多典型,也常常吸收一些有理想、有作为的人入党来装潢党的门面。但是,今天中国的道德水平败坏到何种地步,人们有目共睹。为什么中共的「精神文明」宣传不起作用呢?

其实,共产党领袖们教导大众常说什么「共产主义道德品质」「为人民服务」,差不多都是鬼话。马克思婚外生子、列宁嫖妓染梅毒、斯大林霸占歌星被控诉、毛泽东纵情声色、江泽民淫乱、罗马尼亚党魁齐奥赛斯库全家鸡犬升天、古巴党酋卡斯特罗外域银行存款数亿、北朝鲜吃人魔王金日成子孙日费万金……共产党领袖们的言行不一、表里相反,从祖师爷马克思就已开始。

在中国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人们讨厌空洞虚伪的政治学习,对「讲政治」这种东西越来越敷衍了事,因为大家都知道是在骗人。无论台上的、台下的都心照不宣,但就是没人去捅破。这种现象被人们称为「认认真真走过场」。前一阵的「三个代表」,后来的「提高执政能力」以及近一阵的「暖人心稳人心得人心」的什么「三颗心 」,都是说了等于白说的废话。哪个执政党不应该代表人民的利益?哪个执政党不讲究执政能力?哪个执政党不是为了得人心?不然早被轰下台去了。可中共把这些废话当做什么深不可测的精妙理论,要全国人民轰轰烈烈地学起来。

当「走过场」潜移默化为十几亿人民的习惯,成为一种「党文化」现象时,就导致了整个社会的「假大空」现象和诚信危机。中共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过去是为了「主义」,现在是为了「利益」。明知是「走过场」也要走,如果不搞这些,就没有流氓恶霸的感觉了,还如何让老百姓拥戴、惧怕自己?

(五)泯灭良知,让个人的正义感臣服于党的利益

刘少奇在《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书中,专门讲述了「党员个人利益无条件地服从党的利益」。历史上的中共党员中,从来都不缺乏忧国忧民的正义之士和愿意为百姓做实事的清官。可是,在中共这部利益机器中,这些官员是不会有出路的。他们总会在「人性服从党性」的压力下,或难以为继,或被淘汰出局,甚至不得不同流合污。

老百姓从骨子里头见识了中共的血腥,畏惧了中共的流氓「强权」。所以,人们不再敢维护正义,不再相信公理,先是委屈地臣服于「强权」,进而麻木不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思考的逻辑也是自觉地顺从于「强权」。这就是中共的黑社会流氓本性。

(六)「爱国主义」,全国紧急总动员的邪教号令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口号是诱惑人们的糖衣。「爱国主义」、「民族主义」不仅是共产党的大旗,也是它屡试不爽的号令。几十年不敢回国定居的老华侨,看上几年的《人民日报》海外版有关民族主义的宣传,就比在国内的人还爱国。不敢也不能对共产党任何政策说「不」的中国人,在党的组织下,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帜,就敢到美国驻中国大使馆、领事馆门口去扔鸡蛋、扔石头,烧汽车,烧美国国旗。

共产党认准了这一点,凡是需要全中国人服从的大事件,都是以「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方式紧急动员民众。对台湾,对香港,对法轮功,对中美撞机事件,无不以高压恐惧和集体洗脑并重的方法,把全国人民带入一种战争式的状态。这和当年的德国法西斯非常相似。

由于信息封锁,党的洗脑就格外成功。中国人即使不喜欢中共,也都难免用它的思维考虑事情。在伊拉克战争期间,不少人在看中央电视台每天的主观电视节目分析时,摩拳擦掌,带着痛恨、复仇、渴望战争的心理,诅咒另一场战争。

(七)寡廉鲜耻,党国错位,强迫人民认贼作父

中共常用来警告人民的一句话就是「亡党亡国」,「党」在「国」的前面;立国方针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人民从小受的教育是「听党的话」,「做党的好孩子」;唱的歌是「我把党来比母亲」,「党啊,亲爱的妈妈」,「党的恩情比海深」,「爹亲娘亲不如共产党亲」;行动的指南是「党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政府救灾,人民说的是「感谢党和政府」,先谢「党」,后谢「政府」;军队的口号是「党指挥枪」;连大陆专家尝试设计的为法官穿的法袍领口上的四颗金色纽扣,也是从上到下分别象征着党、人民、法律和国家。尽管你是法官,党也是永远在「法律」「国家」和「人民」之上。

「党」在中国成为了至高无上的称呼,「国家」反而成为「党」的附庸。「国家」为「党」而存在,「党」成为人民的化身,「国家」的象征。爱党、爱党的领导人、爱国,被混为一谈。这是中国爱国主义被扭曲的根本原因。

在长期教育宣传的潜移默化影响下,很多党员、非党员都自觉不自觉地把党和国家错位,认可「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或者说,默认「党的利益就是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利益」,从而给中共流氓集团制造了很大的出卖「国家利益」的空间。

(八)耍「平反」诡计,把罪行变成「伟绩」

历史上中共犯了很多大错。但是,它总是通过「平反昭雪」把错误归到某个人或某个团体身上,不但让受害者感恩戴德,更把中共的罪恶推得一干二净。「不但善于犯错误,而且敢于纠正错误」成为中共一次次死里逃生的仙丹妙药,于是,中共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

也许有一天,中共会给「六四」平反,会给「法轮功」平反。但是,这些都只是中共在走投无路时苟延残喘的流氓手段而已,它不会有反思自己、清算自己罪行的勇气。

六·流氓嘴脸大暴露:以国家恐怖主义铲除「真善忍」

中共邪教集团搞的「天安门自焚骗局」堪称中共的世纪谎言。为了打击法轮功,一个政府居然诱骗五人冒充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广场伪装自焚。结果是有的被当场打死,有的被事后灭口。中央电视台录像的慢镜头清楚无误的显示出自焚现场的刘春玲是被警察击打死亡的。录像中有关王进东打坐的姿式、灭火后两腿间夹着的塑料瓶,医生和刘思影的对话,摄影师如何到场等等的许多破绽,都充份证明这场自焚事件是江泽民流氓集团为了诬陷法轮功而恶毒设计的一场骗局。

一个政党,用这种无比卑鄙、残忍的手法,倾改革开放二十几年来积累的举国之力,动用党、政、军、警、特务、外交,以及各种各样的政府及民间组织,操控覆盖全球的媒体系统,采用从人盯人到高科技的严密信息封锁系统,来对付一个修身养性的和平团体,这是中共流氓本性最彻底的一次大暴露。

历史上任何一个流氓无赖,都没有像江泽民和中共的弥天大谎来得彻底,来得无所不在。它针对每一个人心中的各种各样的观念,用各种各样的谎言,全方位地来迎合人的想法,再加以利用放大,让人接受谎言,以制造对法轮功的仇恨。你相信科学吗?它就说法轮功是迷信;你反感政治吗?它就说法轮功参与政治;你妒忌别人发财出国吗?它就说法轮功敛财;你不喜欢有组织吗?它就说法轮功组织严密;你厌倦了几十年的个人崇拜吗?它就说法轮功搞精神控制;你爱国情绪高昂吗?它就说法轮功反华;你不是害怕动乱吗?它就说法轮功破坏稳定;你说法轮功讲真善忍吗?它就说法轮功不真不善不忍,从善心要生出杀心。

你相信政府不会再撒那么多谎吗?它就把谎越来越大地撒下去,从自残自杀到自焚,从杀亲人到杀他人,从杀一个人到杀一群人,多得让你不得不信;你同情法轮功,那就把你的政绩同处理法轮功挂钩,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就免你官职、让你下岗、扣你奖金,逼你与法轮功为敌;更是把无数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用各种歪理邪说、用亲情、就业、就学作为压力,用连坐法去胁迫家人、同事,加上酷刑折磨,一定要让你签下不炼的保证,让你放弃正信。然后再让已被洗脑转化的人,去围攻转化别人。流氓中共就是要把人变成鬼,让人在一条黑道上走到底。

七·「中国特色」的流氓社会主义

「中国特色」是中共的遮羞布。中共一向宣称它在中国革命中的成功要归功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滥用「特殊性」是中共的一贯手法,为其反复无常的流氓政策作了理论铺垫。

(一)反复无常,瞒天过海

在这种流氓性的「中国特色」招牌下,中共成就的却只有荒谬和可笑。

共产党革命的目的是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欺骗了许多年轻人为了共产大同的理想加入党的队伍,其中有不少人背叛了有资产的家庭。但八十三年之后,资产阶级又回来了,只不过这次变成了当初打着「大同」旗帜的共产党自己。如今,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子女、亲属中,不乏腰缠万贯的新资本家。不少共产党员们也争先恐后地加入这个队伍。共产党以革命的名义消灭了地主和资本家,掠夺了他们的私有财产,现在党的新贵们贪污腐败,成了比过去资本家还更富的官僚资本暴发户。对于那些跟随党打天下的人来说,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流血奋斗了几十年,到头来看,只不过是把自己父兄的财产和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共产党这个邪教。

共产党讲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现实中党的贪官污吏的官僚经济基础决定着上层高压建筑,所以镇压人民成为党的基本路线政策。

中共又一个流氓特性就是可以给人类文化中的任何概念更换内涵,然后用这些变异概念去批判和专政所有的人。比如党,其实人类社会中结党的现象古来都有,遍布中外。但是只有共产党完全超出了党集团的利益范畴。你入了它那个党,它就要控制你一切乃至人性、生存和私生活。你让它当权,它就要控制社会、政府、国家机器的一切。大到谁做国家主席,谁做国防部长,制定什么法规条例,小到谁能在哪里居住,和谁结婚,生几个孩子,而且把这些控制方法发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中共打着辩证法的名义,彻底破坏哲学的圆融思维方式、思辩能力和探索精神。共产党讲的是「按劳分配」,「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的过程完成的却是「按权分配」。打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幌子,欺骗有此类美好理想的人,然后对这些人进行洗脑和全面控制,逐渐把这些人变成「全心全意为党服务」而不敢为民请命的驯服工具。

(二)「中国特色」的流氓党

正是这种为了党的利益不顾一切的原则,中共以邪教的运作方式扭曲了中国社会,在人类社会造出了一个真正的另类。这个另类和任何国家、政党、团体都不一样。它的原则是无原则,在它的微笑背后没有诚意可言。不过善良的人们理解不了中共,因为他们按人类通行的道德标准推测中共,无法想像竟有那么流氓的一个东西,代表着一个国家。党以这样的「中国特色」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中国特色」是「中共流氓特色」的缩写。

中国跛足资本主义就变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失业」变成了中国特色的「待业」;「解雇」变成了中国特色的「下岗」;「贫穷」变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言论、信仰自由的「人权」变成了中国特色的「生存权」。

(三)国家流氓化,中华民族面临空前的道德危机

九十年代初期,中国开始流行一句话——「我是流氓我怕谁」,这就是中共几十年流氓治国的恶果——国家流氓化。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虚假繁荣,是整个社会道德的全面下滑。

中国人大代表在开会期间大谈“诚信”问题,中国高考作文要写“诚信”题目,可见“丧失诚信”、“道德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一场看不见却又无处不在的巨大危机。贪污腐败,假货泛滥,欺诈成风,人心卑劣,世风急下,人与人之间的没有了基本的信任。

口口声声满足于生活改善了的人们,最关心的不就是生活的稳定吗?什么是社会稳定的最重要因素?就是道德。一个道德沦落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安全保障的。

时至今日,中共几乎已经镇压了所有的传统宗教,解体了传统的价值观,而中共对财富不择手段地攫取,对人民不择手段地欺骗,上梁不正下梁歪,迅速带动全社会走向流氓化。靠流氓手段执政的中共,从本质上讲也正需要一个流氓社会作为其生存的环境,因此中共想方设法要把人民拉下水,试图把中国人民变成程度不同的大大小小的各种流氓。中共的流氓本性就是在这样葬送着维系中华民族的道德根基。

结语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历史证明,中共每次放松枷锁和铁链,都并不意味着会放弃锁链。上世纪60年代初期的大饥荒之后,中共曾经以「三自一包」来恢复农村生产,但那并不意味着中共会改变中国农民「农奴」的地位。八十年代的「自由化」和「经济改革」,也丝毫不影响1989年中共对人民举起屠刀。未来,中共也绝不会因为改换了门面,而改变其流氓本性。

如果觉得已经事过境迁,此党已非彼党,而满足于眼前的假象,甚至误认为共产党已经改良,或者正在改良,或者有意改良,从而不断地淡忘过去,那就是给予中共流氓集团继续生存为害人类的机会。

共产党所有的努力,就是要人们「忘记」;而人民所有的挣扎,则是要努力「记住」。

事实上,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割裂人民记忆的历史,是后一代不知道前一代真相的历史,是亿万百姓生活在对共产党过去的咒骂、与对共产党现实的期望这种巨大矛盾之中经历磨难的历史。

当共产主义这个邪灵来到人世间,共产党通过流氓起义和痞子革命夺取政权在人间立足后,它干的就是通过血腥暴政来建立和维护一个「党附体」形式的专制社会。以反自然、反天理、反人性、反宇宙的所谓「斗争」精神,来摧毁人类的良知善念,来摧毁人类的传统文明和道德观念,用血腥屠杀和强制洗脑来制造一个全民疯狂的共产邪教的一统天下。在共产党的历史上,有过红色恐怖到达顶峰的猖狂时期,也有过几近灭亡、落荒而逃的狼狈时刻,共产党每每都是靠了耍尽流氓来度过危机走向下一个猖狂,继续愚弄人民百姓。

当人们都能认识到共产党的流氓本性,并不为其假象所蒙蔽的时候,也就是终结中共及其流氓本性的时候。

※※※※※※※※※※※※

与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相比,中共统治中国的五十余年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在没有中共的日子里,中国曾经创造出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文明;趁着中国的内忧外患乘机坐大的中共,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巨大的劫难。这种劫难,不仅仅是使中国人付出了数千万人的生命和无数家庭破碎的代价,付出了我们民族生存所依赖的生态资源,更为严重的是,我们民族的道德资源和优秀的文化传统,已几乎被破坏殆尽。

中国的未来是什么样?中国将向何处去?这样沉重的问题复杂而又极难简而言之。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如果没有中华民族的道德重建,没有重新清晰人与自然、天地的关系,以及,没有人与人和谐共处的信仰和文化,中华民族,不可能有辉煌的明天。

中共几十年的洗脑和镇压,已经把它的那些思维方式、善恶标准压入了中国人生命的深层中,以至于我们都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并认同了它的歪理,并成为了它的一部份,由此向中共提供了其存在的意识形态基础。

从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输的一切邪说,看清中共十恶俱全的本质,复苏我们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顺过渡到非共产党社会的必经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

这条道路是否能够走得平稳、和平,取决于每一个中国人发自内心的改变。虽然中共表面上拥有国家一切资源和暴力机器,但是如果我们每个人能够相信真理的力量,坚守我们的道德,中共邪灵将失去存身之处,一切资源都将有可能瞬间回到正义的手中,那也就是我们民族重生的时刻。

没有了中国共产党,才能有新中国;

没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才会有希望;

没有了中国共产党,正义善良的中国人民一定会重塑历史的辉煌。


(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12/4/2004 11:41:53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