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一:系统的替代传统文化 第2集- 宣传唯物论

2012-07-07|来源:

【希望之声2012年7月7日讯】2. 宣传唯物论

无神论作为党文化的基础,摧毁了人们对神的正信,而让中共能够为所欲为。但是,中共还要走得更远。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作为共产党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党文化的另一块基石,被唯物论洗脑的中国民众看到的世界和历史同过去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唯物论不过是很有争议的一个哲学流派。出版商爱德华.伯恩斯坦曾把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手稿交给爱因斯坦,请他发表意见,看这部手稿是否应该付印。爱因斯坦看过后对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不以为然,认为“要是这部手稿出自一位并非作为一
个历史人物而引人注意的作者,那么我就不会建议把它付印。”“因为不论从当代物理学的观点来看,还是从物理学史方面来说,这部手
稿的内容都没有特殊的趣味。”但是,共产党却把马列主义当作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成为教科书里的必修内容,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马克思辩证唯物论中的唯物论和传统的唯物论还不是一回事,他认为传统唯物论不过是一种唯心的哲学,马克思的唯物论认为,为了用来改造世界,哲学应该停止纸上谈兵式地认识世界,哲学必须参加阶级斗争。到此,这个唯物论已经不单单是一种哲学,它不但预测了所谓从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到共产主义的历史进程,还认为达到共产主义必须靠暴力革命。

共产主义理论在出现的时候是充满了理想主义色彩的,要在人间建立“天堂”的理想吸引了无数热血沸腾的人加入其中,其结果是红祸流布十几个国家,十几亿人被奴役,上亿人口死于非命。仅用暴力维系的政权不会长久,共产党在“坏事做绝”的同时还要“好话说尽”,即需要用谎言为血腥的杀戮提供某种“合理性”的解释。这种谎言经过精密的共产主义理论包装,显得如此美妙和貌似完备,它不仅为杀戮辩护,还必须对政治、经济、军事、法律、科学、教育、社会管理、医疗卫生,乃至住房、养老和家庭生活等方方面面都提出一套指导和控制的理论,对于历史也要提出它的一套解释。另一方面,中共要对社会各个行业、各个微细胞进行全面控制。

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正好为共产党的暴力革命和斗争哲学等等具体行为提供了理论指导。

党文化的“唯物主义”最初表现为“暴力崇拜主义”。因此我们看到——
马克思:“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

恩格斯:“机关枪、大炮是最有权威的东西。”

列宁:“暴力比100次辩论更有效。”“国家是阶级压迫的工具。”

毛泽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林彪:“政权就是镇压之权,有了政权,百万富翁,亿万富翁,一夜之间可以打倒。”

现如今,党文化的“唯物主义”进一步派生出“物质崇拜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最终引向“唯利主义”,它引导人走向真正的道德堕落。当代中国众多的人,包括许多“知识份子”在内,匍匐于中共的暴力镇压和金钱收买政策之下,成了彻底的“唯利主义”者。

迷信暴力和金钱的中共不理解信仰的力量,它对镇压的信心也来自于它的“唯物主义”。

唯物主义否定道德的作用,认为没有超越于人类之上的普世道德。所谓道德都是从属于某一个阶级的,而在中国,道德的定义者和阐述者自然都是共产党。中共在历次政治斗争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做法彻底颠覆了普世道德。“道德多少钱一斤?”此乃党文化教育出来的“唯物主义者”典型的思维逻辑。

唯物主义造成了对生命的漠视。由于不承认人的精神要素,只承认肉体要素,恩格斯认为生命不过是蛋白质的存在形式。一个人死了,不过是一堆蛋白质改变了存在形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是共产党杀人的重要理论基础。

唯物主义直接否定了良知的作用。信神的人做了恶后都会良知难安,恐惧于神明鉴察、因果报应。而无神论者行恶却没有任何顾忌,正如毛泽东所说“彻底的唯物论者,是无所畏惧的”。如果没有了神,能够惩罚人的只有人间的暴力,特别是当一个人或组织本身就是人间暴力的掌握者,那么还有什么恶事是不敢做的呢?

而更重要的,是善恶道德等价值评判,从超越人类世俗存在的神和天意那里被剥夺,而完全成为世俗权力的一部分,再随着世俗权力的堕落和声名扫地,最后完成了以个人利益来判断善恶好坏的价值观转变。

党文化认为“物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因此经济发展必将导致政治文明、民主完善、法制健全、道德升华、文化繁荣,这种彻底的党文化“唯物主义”思维方式,已经被我们亲眼所见的与几十年改革开放伴生的政治腐败、专制横行、道德沦丧、文化凋零、司法系统沦为专制帮凶等现象彻底证伪。

中共用经济发展为自己辩护的时候常常陷于一种两难的困境中。当你指责中国民主与法制建设缺位,信仰、言论、结社等基本自由被国家暴力残酷而无耻地剥夺时,中共会以经济不发达、教育水平低、人民素质差为理由。
果真如此吗?

“我们再不应该以为,只要船坚炮利就能算是强大的国家。我们必须看出,民主本身就是一个力量。一切财富,一切国防的武器,只有和民主结合在一起,才能算是真正强大的力量。”“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这两段切中时弊的文字,出自中共自己的机关报——《新华日报》,只不过印刷时间分别是1944年3月5日和1939年2月25日,针对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战时特别状态所作的批判。

可见,中共在夺取政权之前,从来不认为民众的经济状况和教育程度是实现民主的障碍,而现在的经济状况和教育程度总要比抗日战争或国共内战期间好得多,怎么反而成为障碍了呢?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高喊“唯物”的中共,本身就并不“唯物”。讲究“物质决定意识”的中共,从来都把作为意识形态的宣传部门看得比农业部门要重要得多。在唯物主义的旗帜下,中共却一再犯着“唯意志论”的错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一天等于二十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等等。彭德怀因认为这些口号“浮夸”、“小资产阶级狂热”,以及不符合经济法则和科学规律,被毛泽东将其打为“反党集团”,并在全国开始“反对右倾机会主义”。最后直接导致了三千多万人饿死的大饥荒,这实乃中共“唯心”的结果。

1960年林彪提出:“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这是我军政治思想工作的方向,也是整个军队建设的方向。”“四个第一”的提法将思想置于物质之上,毫无疑问属于“唯心主义”,毛却夸奖说“谁说中国人没有创造?四个第一好,这是个创造。”1964年2月1日《人民日报》社论“全国都要学习解放军”中大力提倡“解放军大抓政治思想工作,坚持‘四个第一’的原则……这些都是解放军无往而不胜的原因。”

时至今日,中共还在吹嘘“三个代表”,声称这几十个字“形成了一个系统的科学……”是共产党的“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中宣部部长称“必须下大力气使‘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深入人心,成为广大干部群众的行动指南,成为我们各项工作的根本指针。”以至于在某农村墙壁上,都赫然出现大标语——“用‘三个代表’指导我们的屠宰工作”。

无论是“唯物主义”和对民主的讲述,都被置于共产党的另一大理论系统中,这就是辩证法。辩证法的功能,是如何把“白”说成是“黑”。因为“白”有不同的“白”,因此白有白白、灰白、深灰白、黑白等等不同的分别,所以一般人认为的“白”,大部分属于灰白和黑白,因此,相对于白白来说,大众认为的白实际上是黑的一种。“白”于是变成了“黑”,最后,白变成了比黑还要黑的黑。这种白马非马,灰白非白的游戏充斥在共产党的话语系统中,并且被大多数人潜移默化地接受。因此,跛足的市场经济被称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共的独裁专制被称为“社会主义民主”,专政成了“人民民主专政”,侵犯人权成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权理论”。总之,在附加了前缀之后,便可以任意修改原词的定义。这类被“辩证”过的荒谬概念过去在中国大陆泛滥,今天仍然在继续发生。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