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二:系统的思想改造 第5集-批判传统观念

2012-07-07|来源:

【希望之声2012年7月7日讯】2. 批判传统观念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易经》最开始的两卦即点出中国人对天地的态度,君子顺天道而行才能自强不息,以柔顺而深厚的道德去承载万物。对人则讲诚信和睦,推己及人,把对自家老人的尊重和对孩子的爱护推广到所有的老人和孩子身上,即所谓“讲信修睦”、“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地人”三才既定,传统观念的根本也就定下来了。

中国人敬天、敬地、敬神、敬祖,并由此形成一套日常生活中的处世之道,代代相传。

而共产党就“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共产党宣言》)。它对传统观念的批判,是其从中国人的生活中彻底清除传统文化以及信仰的必要步骤。

中共建政伊始,就系统的通过“社会发展史”教育向全民洗脑,把中国近百年来遭受列强侵略的原因统统归结为传统文化的“落后”、“愚昧”,把传统社会描绘成“腐朽、没落”的“旧社会”,把传统观念中的信仰部分标为“愚昧和迷信”,把其中的道德部分标为“吃人的礼教”。这样,利用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理和自强的愿望,中共在全社会发动所谓破除“封建迷信”的运动,打着所谓“移风易俗”的口号,杜绝一切与传统信仰相关的民间活动;同时中共还把传统观念批为替“封建统治者”麻醉人民的政治工具,“使他们安于被剥削的生活”,把传统社会秩序批判成压迫百姓的“封建宗族制度”,是和“封建专制制度”相呼应的,把根除传统文化的运动上升到政治高度,这样就可以通过大规模的群众运动,“监督”、“检举”、“揭发”民间仍然保持传统观念的言语和行为,达到彻底根除的目的。

在此试举数例被中共批判的传统观念。

1) 批判对天的敬畏

中国人一直保持着对天的敬畏。即使那些没有明确信仰的人,也相信“老天爷”。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天虽然无形无象,但却无所不知、无处不在。

当王朝末世或者社会普遍道德堕落的时候,天就会降下灾难,之前也会有警告,即所谓“天垂象,见吉凶,圣人则之。”帝王登基后,要行祭天之礼;每年正月十五和冬至,皇帝都要到天坛祭天,这都体现出对天的尊崇。

在政治生活中,“天”昭示了治国的法则,孔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在日常生活中,“密室私语,天闻如雷”;兵法、建筑、乐器等都体现着天的规则,即使造反也要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

对“天”,传统观念中从来都只有敬畏,而只有共产党才对“天”斗争。

对天的敬畏维护了人的道德,“人命关天”的观念维护了对生命的珍视,“天人合一”的观念则有效的保护了自然。这些都是共产党杀人和毁坏环境的障碍,而中共却需要依靠杀人来让人在恐惧中臣服于它,需要“战天斗地”的豪言壮语激起人们对它的崇拜,和破坏自然的决心。

毛泽东说“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这本来是贬义的“无法无天”变成了褒义的勇敢,并鼓动人参与到“无法无天”的政治斗争和环境破坏中。

2) 批判命运与善恶报应

中国人从对“天”的敬畏中派生出“天命”观,以及“善恶有报”。
“认命”是中国常说的一句话,被中共解释为面对困境的消极与无可奈何。事实上,“认命”的真正意义是“尽人事而听天命”或“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孔子提出“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却仍然在54岁时辞去鲁国大司寇的职位,周游列国十四年,推行王道,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里并无消极避世的含义。

在个人的生活中,“认命”的思想并不否认个人的奋斗,仅仅是对人生中不可抗力的解释。更进一步说,传统观念中认为人的命运取决于前半生、乃至数世行善或行恶所承受的善报或恶报。因此“命运”也常常与“善恶有报”、“福报”、“恶报”联系起来。

《易经》有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这种观念让人努力行善,为自己今后的生活,乃至子孙后代积累功德。“善恶有报”也基于“头上三尺有神灵”,“人间私语,天闻如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等观念。

相信命运与报应,让人能够努力行善,看淡欲望,顺天而行,不会为逞一时之快而不计后果。这种思想更让人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人心生一念,天地必相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对朝代更替来说,中国自有文字以来就不断留下对后代历史大事的预言,其准确程度令人十分惊奇和赞叹。这种“奉天承运”的天命观也是帝王执政合法性的来源。

中共将“命运”与“报应”批判为“封建迷信”,并禁演宣传这类题材的戏剧。其依据为无法证实的“进化论”及“历史唯物主义”假说。中共非常清楚的是,如果一个人恐惧于报应,是绝对不敢一直跟着中共行恶的。

3) 批判柔顺与忍让

“柔顺利贞,君子攸行”—— 《易经》以“坤”卦来描述大地。大地有“柔顺”之德。这种柔顺并非无原则地逆来顺受,而是顺应天道而行。

“柔顺”中含“忍让”之德,“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韩信受辱于胯下的典故流传了两千多年,这都反映出中国人对“忍”的推崇。

中共则鼓吹斗争,“共产党的哲学是斗争的哲学”、“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是靠协商与对话,而是靠暴力和镇压,并将敢于报复描述为勇敢。

苏东坡曾经说过,受了侮辱后就立刻拔剑而起与别人打起来,这是匹夫,根本谈不上勇敢,真正勇敢的人,在突然面临侵犯时,总是镇定不惊。而且即使是遇到无端的侮辱,也能够控制自己的愤怒。这是因为他的胸怀博大,修养深厚,志向高远。

“忍”在传统文化中是自持、宽容、不记他人之过,但绝不是懦弱和无原则的退让。

中共主张的“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实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的表现。这非常符合其“斗争”精神。这种思路让社会上的人冤冤相报,人人为敌,这也是造成今天人际关系紧张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人看到干为刚、坤为柔,刚柔相济,万物咸亨,由是领悟和谐之道。传统观念中非常重视“和”。皇宫三大殿,分别叫“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即反映出对和谐、和睦的推崇。

中共的发言人现在也常常把“对话”、“协商”、“合作”等等挂在嘴边,这种谎言是镇压的另外一面。近者如汕尾事件、汉源事件、陕北油田事件以及对上访人士、失地农民、拆迁户、下岗工人的残酷镇压,实则为斗争精神的延续,利用屠杀营造“伪和谐社会”。而在另一方面,由于斗争已经成为中共赖以存在的主要支柱,一旦寻求对话与和解,中共自身就会解体。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