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二:系统的思想改造 第10集-灌输进化论与现代科学

2012-07-07|来源:

【希望之声2012年7月7日讯】4、灌输进化论与现代科学


1) 灌输进化论的真实目的──推行无神论和斗争哲学

一九六八年的一个夏天,一位名叫威廉.米斯特的美国业余化石专家在位于犹他州附近,也是以三叶虫化石闻名的羚羊泉敲开了一片化石,赫然发现一个完整的鞋印就踩在一只三叶虫上。三叶虫是一种生长于六亿年前至二亿多年前的生物,换句话说,在这久远的历史时期之前,是不是有着和我们一样的人类文明存在?

一八四四年,以发现反射偏光“布鲁斯特法则”闻名的布鲁斯特爵士在英国科学发展协会发表了一篇报告(Report of Meeting of the British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Vol. 14.),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报告中提到,在英国北部靠近Inchyra的Kindgoodie采石场挖掘出的一块沙石岩中,居然有一枚钉子的一半埋在里面。这枚钉子虽已被腐蚀了,但仍然能辨别出来。1985年,这块沙石岩经测定后发现至少有四千万年历史。那么是谁在古老岩层里留下的钉子呢?

在2001年进行的一次关于人类起源和发展的盖洛普民意调查中,1000名美国人被要求选择与自己看法最接近的观点。调查显示,45%的人选择了“上帝在过去1万左右年创造了今天的人类”,37%的人选择了“人类从比较原始的形态经过上百万年的演化而来,而上帝主导着这一过程”,12%选择了“人类从比较原始的形态经过上百万年的演化而来,并且上帝与这一过程无关”,剩下6%的人表示没有观点或无任何倾向。在另一项由美国裴优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于2005年7月进行的调查表明,63%的美国人愿意接受学校在教授进化论的同时,也教授宗教的创世论,38%的人干脆主张学校只教授创世论,不教进化论。

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读者都会对上述调查结果感到非常惊讶。其实在信仰自由的西方国家,不接受进化论的大有人在,而与中共党文化的思维定势相反,这并没有导致这些国家落后、愚昧。事实上这些国家的文明发展恰恰与其开放宽容的自由思想氛围密切相关。进化论来自于西方,但当今相信进化论的人中,比例最大的是中国、前苏联和原来的东欧前共产国家。

这些国家的共同特点是:国家权力被用来禁止对神的信仰和灌输无神论。中共自从1949年以后就一直在持续地压制和迫害各种宗教信仰的同时,强制性地灌输“进化论”,以至于许多国人不仅自己把“进化论”奉为金科玉律,而且当然地认为普世皆然。

中共向民众灌输进化论,一方面是出于维护自己的极权统治的目的,因为这样就可以为强行灌输无神论铺平道路,以便于把自己打扮成至高无上的人间救主;另一方面是因为进化论可以为其“阶级斗争”的理论提供支持。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经清楚的说明进化论与信仰的关系:“现在我们以进化的概念来看宇宙,再也没有空间容纳一位创造者或统治者了。”(《马克思、恩格斯论宗教》)

马克思又说,“达尔文的着作非常重要,它从自然科学的角度支持了人类历史上的阶级斗争,完全符合我的观点。”恩格斯也说,“(进化论是)十九世纪三大科学发现之一…...优越的无产阶级将赢得这场生存斗争。”

人类自有了理性思考以后,就一直在追寻“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这样一个永恒的根本问题。在消灭各种宗教信仰之后,进化论就成了中共唯一能够用来解释生命起源的学说。在网上做一个搜索,往往会发现许多中学教师对于生物教材中“生命起源和生物进化”一章这样分析:“对于学生形成生物进化的观点,树立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有重要意义。”因而中共在铲除中国敬畏天命的传统文化的同时,把进化论作为解释生命起源的“唯一真理”,以“科学”的名义在中国强行灌输。

今天的许多中国人在谈到信仰的时候,都会不假思索的声称,“我是信仰无神论的,我是相信进化论的。”抛开无神论、进化论本身的是非对错之争不谈,事实上对于绝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对于无神论的“信仰”,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信仰。信仰是自由心灵的选择,是相对于“不信仰”而言的,但在中共的强权之下,谁不信仰“无神论”,谁不信进化论就面临着“封建迷信”、“愚昧”、“误国误民”、“反科学”等等可怕的政治帽子,就面临着被划离“广大人民群众”而成为“一小撮”另类的“改造对像”。在这种环境下,根本谈不上自由抉择的权利,还有什么信仰可言呢?

2) 进化论是未经证实的假说

一八五九年,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根据一些零散的事例,唐突的提出了生物进化的假说,认为今天复杂的生物界是从简单的原始生物一步步进化而来。然而随着科学深入广泛的发展,大量的事实发现对进化论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1) 脆弱的逻辑基础

许多人都很熟悉“返祖现象”。在人民教育出版社网站的“初中生物教学资源”中这样写道,“在人类,偶然会看到有短尾的孩子、长毛的人、多乳头的女子等等,这些现象表明,人类的祖先可能是有尾的、长毛的、多乳头的动物。所以返祖现象也是生物进化的一种证据。”要按这种逻辑,婴儿无脑的畸形更多,那人的祖先就没有大脑了?先天肢体残缺的、多长手指、脚趾的也常见,那么人的肢体就是从各种畸形进化来的?跳出进化论的思想框框一想,就会发现所谓的“返祖现象”只是畸形或缺陷而已,是基因病变的反映,和人类祖先联系在一起是没有道理的。

科学上,如果一个理论的证明违背逻辑,这个理论就不能成立,但是人们对进化论的逻辑错误却不予深究,也是因为深究起来,就没有证据可言了。许多人听到这话感到很惊讶。其实,问题的揭示会使人更惊讶。

比较解剖学证据是进化论的三大主要证据之一。按照比较解剖学,哺乳类中老鼠的爪子、蝙蝠的翅膀、海豚的鳍足和人的手,均有相似的骨骼结构,因此达尔文推断它们从同一远祖遗传而来,只是进化过程中因为功用不同而分化出不同的外形。很显然,用比较解剖学证据来论证进化论,存在逻辑上的漏洞,因为从同一祖先的假设,逻辑上可以推断出四肢骨骼结构相似的结论,但反过来却不一定。正如冰箱制冷可以使水结冰,不等于水结冰一定是由于冰箱制冷。

古生物化石也是进化论的三大主要证据之一。然而进化论支持者以古生物化石论证其进化的过程,却又需要依赖于进化的模式。比如中国着名猿人“元谋人”的确定,是从仅有的3颗人类牙齿推断来的;蓝田猿人的确定,仅凭一个下颔骨;丁村人,三颗牙齿,一小块头盖骨;马坝人,一个不完整的头盖骨……把它们确定成什么,要完全套用进化模式。这里边暴露了一个逻辑问题:从进化论来的东西,再去证明进化论,显然是循环论证。所谓西方古猿(尼布拉斯加人)的发现,就充分暴露出这种论证逻辑的缺陷。

一九二二年,生物学家奥斯本宣布发现了一颗牙齿,这颗牙齿同时具备猩猩、猿人及类人猿特征。他给这颗牙齿的主人取了一个名字——尼布拉斯加人。接着,相信进化论的人士画出了这个猿人的想像图,仅仅凭着一颗牙齿。但一九二七年,经过更深入的研究后发现,这颗牙齿的主人是一种绝种了的美洲野猪! 那么进化论是归纳法吗?不是,太多事实归纳不进去。

有人曾说进化论是归纳法,这种逻辑思路稍微难一些,其实也好理解。归纳法就是提出一个命题,如果能把涵盖的所有问题都归纳进去,那这个命题就是真理。然而对于进化论,太多的事实归纳不进去。从前面的史前文明证据来看,从进化的速度、物种爆发式的产生的方式、进化的概率等等许许多多不但归纳不进去,而且都在否定进化论,可见进化论的论证作为归纳法是不能成立的,其实还是循环论证。

似是而非的“循环论证”贯穿了整个进化论,人们似乎都对此习以为常了。然而当我们严格的分析起来,都会大吃一惊。

中学生物课本上有一张胚胎发育图,显示鱼、蝾螈、乌龟、鸡、猪、牛、兔、人等动物在胚胎发育不同阶段的侧面,其原版收藏在伦敦大学的Bodleian图书馆,它的作者是十九世纪德国 Jena大学的生物学教授海克尔。从这张图得出的结论是,虽然这些动物成年后形态各不相同,但在胚胎发育过程中均有一个形态相似的阶段,包括人类,各种动物在胚胎发育的某个阶段,其形态会重演一个类似鱼的形态,表明它们的共同祖先是水生动物,它们祖先的特征在胚胎发育过程中重演了。这就是支持进化论的三大证据之一“胚胎重演律”。

其实,用重演律证明进化论,也可形式地表述为:“假如进化论成立,胚胎发育会重演进化的过程;因为观察发现胚胎发育会重演进化的过程,所以进化论成立。”逻辑上讲,这仍然是用假说证明假说的“循环论证”。

1997年,英国科学家理察逊和多家实验室合作,收集更多种系的动物,观察它们在各个胚胎发育期的形态。他们发现海克尔的图谱不是基于事实的描述,“我们的研究严重削弱了海克尔图形的可信性,海克尔图形与其说是显示脊椎动物胚胎发育过程中一个相似时期,不如说是按固定程序设计的胚胎。”权威的《科学》杂志于1997年专门就此事发表了一篇综述(Science 1997, 277:5331)。

那么,为什么海克尔和理察逊的研究结论差异如此之大呢?原来,海克尔有意选择形态上比较相近的动物胚胎,比如他用水生的蝾螈代表两栖类,而不用青蛙,因为蝾螈本身更像鱼。又如早期鸡的胚胎其眼球是没有色素的,但海克尔把它涂黑,使得鸡的胚胎和其他动物胚胎更相似。海克尔特别对人的胚胎图作了艺术加工,去掉了人胚胎的内脏部分和腿,就成了一个有尾巴,类似鱼的胚胎。

随着遗传学的出现和分子生物学的发展,特别是对基因的深入研究,重演论在理论上面临着空前的危机。现在公认基因突变是进化的原因。既然过去的基因已经突变成新基因了,怎么还重现过去的特征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