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二:系统的思想改造 第3集-批判释家和道家
【希望之声2012年7月7日讯】2) 批判释家和道家

(1)否定神佛存在,歪曲信教动机

老子的思想曾被孔子认为云中龙。今天的西方学界对老子的思想仍然推崇备至。“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等《道德经》中的箴言至今影响力长盛不衰。自汉代以降,道家符菉、丹鼎等各个流派皆尊老子,留下如张道陵、邱弘济、许旌阳、葛洪等修道者白日飞升的神迹。历代帝王常以道士为国师,张良即称自己“以三寸舌为帝者师”,余者如蜀汉诸葛亮,唐朝袁天罡、李淳风,宋代苗光义,明朝刘伯温等都被开国帝王待以国师之礼。成吉思汗晚年也不远万里请长春子丘处机前去讲道。

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打坐七七四十九天,最后开功开悟,洞彻他所在境界的宇宙真相,教人重德行善,跳出轮回。释迦牟尼有十大弟子,都有很高的神通。他的第二十八代弟子达摩一根芦苇渡江,非常人所能为之,后在少室山面壁九年,将身影印在石上,成为千古奇观。禅宗六祖慧能圆寂迄今1000多年,肉身不腐,至今仍然端坐于广东南华寺中。

中共一方面进行社会发展史宣传,否定神的存在;另一方面,令其在各个宗教内部的代理人散布否定宗教创始者的言论。佛教认为佛是天国世界的创造者,如极乐世界即为阿弥陀佛愿力所成,而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1965年在见到印尼总统苏加诺的时候却说“佛陀被神化了”“佛不是造物主……不能主宰人的吉凶祸福。”与此类似,受中共控制的基督教三自教会的主席吴耀宗也称耶稣的神迹都被自己“扬弃”了,并说“上帝已将人类得救之钥匙,从教会手里夺去,交予共产党了。”

神佛为宗教之本。无论是佛教、道教或其他正教,信徒努力提升自己的境界,最终是为了去所信神佛的天国世界,如佛教净土宗的人希望往生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等。如果否定神佛的存在,否定天国世界,对于宗教信徒来说,修炼就变得毫无意义了,而宗教这个修炼团体也就会瓦解。

中共做为无神论的宣传者,将宗教描述为“自然力量和社会力量在人们意识中虚幻的反映”,“在于劳动者对于剥削制度所造成的巨大苦难的恐惧和绝望”。基于这种宣传,一切有关天国地狱、善恶报应的教义都是中共直接否定的对象。

中共宣传“社会苦难是宗教存在和发展的肥沃土壤”,并刻意将那些在常人中遭遇苦难、万念俱灰的人入教当作是宗教信徒的常态。
事实上,道家的张道陵(即张天师)曾三次被汉和帝征为太傅(在九品官制中为正一品官),张道陵都没有答应,而是隐居在鹤鸣山中修炼。释迦牟尼佛出家之前是迦毗罗卫国的太子,他的父亲为了阻止他出家的念头造了一座大花园,修筑壮丽宏伟的宫殿,令几百美丽的宫女日夜歌舞管弦陪伴他,并为他迎娶印度第一美女耶输陀罗为妻。然而太子仍然夜半骑马跨越城墙,至山林中苦修。太子成佛后,最早度化的五十六人中有五十一人都是波罗柰国的豪族公子。世尊返国宣说佛法,有王族豪贵的子弟中品貌端正者五百人随佛出家。因此,出家绝非对现实苦难(感情失意,或经济困难等)的逃避,而是发菩提心,以慧剑斩断尘缘的大愿。

在中共夺取政权之前,民间有一个信神的环境。释教和道教中的修行者被称为“法师”、“道长”、“高僧大德”等,是德高望重的象征,也是人们尊重的对象。即使是传统皇朝的皇帝遇到高僧也都给予礼遇和尊重。

而中共夺取政权后,就在民间强行推广“社会发展史”教育,破坏信神环境,将修行者描绘为愚昧、无知、迷信,甚至利用宗教敛财等形象。此时,修行者的社会地位一落千丈,从被尊重者变为大众嘲弄的对象。许多出家人因为受不了这种精神落差而还俗。

人往高处走”,每个人内心都潜在地珍惜自己的名誉,希望与成功者为伍。中共将佛、道教徒描绘成一个失败者、甚至是“剥削阶级”,将信奉神佛的人描述为迷信和思想落后,这都会使民众与信徒保持距离。

(2) 摧毁修行的物质环境

如果出家人不在意世俗的看法,继续精进修行,那么接下来中共就要断修行者的粮道了。

一般来说,修行者的资粮来自两个方面,一为大众的供养,二为庙产土地的收入。当中共破坏民间信神环境时,第一个来源就中断了。对第二个来源,中共的对策就是土地改革。中共在1950年1月颁布的《老解放区市郊农业土地问题的指示》中规定寺庙、教堂等土地一律收为国有。各地寺庙中凡是有劳动能力的僧尼,转而从事农、林、手工业和服务性行业,到麻袋厂、织布工厂、印刷厂、比丘尼缝纫组等处工作。

依照佛教传统,小乘佛教的教徒也都以乞食为生,并不从事生产。传入中国后,禅宗四祖道信定居双峰山,聚徒五百人,因为住地远离城郭,乞食困难,于是自耕自给,以农养禅。道信教诫门人,“努力勤坐为根本。”“能作三五年,得一口食疗饥疮,即闭门坐。”由此可见,农业生产并非目的,仅仅是为能打坐参禅而从事的糊口劳动,且只要有一口饭吃,就要闭门打坐。

由于中共对生产资料和商业行为的全面垄断,寺院道观的生产性质已非道信所提倡的以农养禅,完全成了世俗化的工作单位,并被置于共产党的经济控制之下,仰共产党鼻息而生存。经济上对政权的依附,结束了宗教的独立性,并进而在政治上成了共产党的附庸。这是对宗教传统最大的破坏。

(3)消灭肉体

1955年7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展开斗争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史称“肃反运动”,打着“纯洁佛道教队伍”的旗号,杀一儆百,将不与中共合作的僧尼道士当作反革命分子逮捕枪毙。经济上的剥夺、政治上的压迫以及这种“罗织罪名、万人公审、宣判、枪毙”的恐吓,使很多僧尼站到了共产党的一边。

(4) 歪曲宗教经典,将宗教庸俗化

佛教称“佛、法、僧”为三宝。其中“法”即佛经。中共除了否定佛的存在、镇压迫害高僧大德之外,对于经典的破坏更为隐晦和阴险。
释迦牟尼在《大般涅盘经》中预言了未来的情况,即有魔王转生成僧尼和男女居士从内部坏乱佛法。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太虚和尚提出“人间佛教”的说法,认为三乘共法(天乘、声闻、圆觉)要么属于“迷信神权”、要么属于“消极避世”。“人间佛教”进一步主张“修行现代生活化”和“寺院现代学校化”,“现代化的佛教事业应包括工厂、农场、保险、银行、公司、所谓工农商贸”,等等。这种打着“人间佛教”的幌子而将佛教彻底世俗化、庸俗化的做法,与佛陀原意直接相悖,并不符合佛教几千年来所要求的远离尘世欲望,追求心灵升华与超脱的修行方法。藏传佛教的白教始祖密勒日巴也告诉弟子说:在自己修成正果前,不要谈度化众生的事业。

如绪论中指出的党文化的第三种类型,中共将已经存在的思潮加以“发扬光大”,并从深度和广度上动用其掌握的国家资源进行推广。
中共认为“人间佛教”种种似是而非的说法恰好可以大加利用,只要信徒把关注“天国”的眼光转移到关注“人间”,那么中共就可以轻易编出更多的谎言,操纵教徒的思想。于是,“人间佛教”的传人,太虚的弟子赵朴初就成为中共最理想的代理人人选。

在赵朴初等人的带动下,中国佛教协会将“庄严国土,利乐有情”时时挂在嘴边。事实上,佛经中提到的“庄严国土”是指庄严佛国净土(如《妙法莲华经》中的诗句“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利乐有情”是指将“有情众生”渡化到涅盘彼岸,而绝非佛教协会所说的“积极参加祖国建设,努力为人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