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二:系统的思想改造 第9集-回归和谐相处之道
【希望之声2012年7月7日讯】3) 回归和谐相处之道

2005年“狼文化”风靡全国。跟风“狼文化”的一本书,《狼魂》中说:“不学狼不行吗?不行。为什么呢?因为,在你死我活的生存竞争中,在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市场角逐中,如果心存善良,对竞争对手一味地心慈手软,那么就会被对方毫不留情地吃掉”。这可以说是深得党文化斗争思想之精髓了。

这里有一个例子可以与上述思想作为对比。林肯作为美国总统,他对政敌的友好态度曾引起了一位官员的不满。他批评林肯不应该试图跟那些人做朋友,而应该消灭他们。“当他们变成我的朋友时,”林肯十分温和地说,“难道我不是在消灭敌人吗?”

中国人有句古训,“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中华历史上最强盛的盛唐时期,在思想、文化、国力、疆土等等方面几乎都达到了鼎盛,这和大唐文化包容一切的气度是分不开的。唐初突厥曾经为患北方多年,唐高祖为了国家安宁都不得不向突厥称臣。然而唐太宗打败突厥后,并未赶尽杀绝以雪父耻,反而极其包容地任用了一百多名曾经与大唐为敌的突厥降将,担任五品以上的将军和中郎将,约占朝廷武官之半。同时唐朝还允许归降的突厥人迁入中原。这些举措深得各少数民族的信任,西北各族领袖共同请求为唐太宗上尊号“天可汗”。
历史上吐蕃(今藏族)曾经是一个剽悍好战的游牧民族,与中原时有征战发生。然而唐朝几次战胜吐蕃以后,反而派出文成公主和亲。文成公主将农业和佛教传播到吐蕃,此后数十年中,吐蕃与大唐和睦相处,这不能不说是文教之功。很显然,赶尽杀绝只会加剧仇怨,边疆地区仍不安定,战争还会再起。

正是唐朝对突厥的宽容政策、对回纥、粟末靺鞨、南诏等族首领所采取的册封政策、及对吐蕃的和亲政策赢得了人心,一时间四夷宾服,诸国来朝,即使远如波斯、昭武九姓国、于阗国等等都自愿纳地成为唐朝府州。在文化上,唐朝尊道、礼佛、崇儒,实行开明的“三教”并立政策。也正是这种宽松、自由的思想环境,造就了唐代恢宏的文化气象。

中华民族向来讲究“和为贵”,推崇中庸之道。我们的祖先赋予自己以教化天下,即所谓“平天下”的神圣历史使命。从根本上说,实现“平天下”的理想所要仰赖的不是武功,而是文治;它所要实行的也不是霸道,而是王道。所谓“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
在5千年的中华历史中,尽管华夏民族也曾历经各种灾难,但它在同化周边各族群的过程中,毕竟已将它们凝聚、融合而为“泛中华”的文化大国。历史上蒙古族、满族都曾入侵、统治过中原,然而最终却被强大的中华文化所同化,蒙古族、满族如今都成了中华民族的一部分,清朝的康熙皇帝自己就说要做中华的千古一帝。

党文化不但在纵向割断了中华民族祖辈承传的智慧,同时也在横向以敌视的态度对待西方的优秀文明。这就使得受其熏陶的中国人只能相信党文化中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机关枪、大炮是最有权威的东西”(恩格斯),“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摧毁”(马克思)。
中国人有句古话,可以马上得天下,不可以马上治天下。历史上用枪杆子夺取政权的例子不少,但用枪杆子对付本国的百姓以维持政权,并最终使得民众彼此内斗,使得社会中的个体都自然而然的把暴力作为解决矛盾的第一手段,这恐怕是中共的“独创”了。

尽管中共今天也提出来所谓“和谐社会”,但其真实目的,其实是希望社会底层民众不要再上访、不再为自己应有的权利合法抗争,希望民众不要对中共的腐败而发出批评意见,其根本目的还是维护中共的统治。这种党文化包装下的所谓“和谐”不过是中共装点门面的需要,与传统文化中的“和为贵”截然不同。

事实上,采用暴力的手段来解决人类的社会矛盾,往往最终付出的社会成本大于收益。几十年的流血斗争,已经给中国社会带来难以愈合的创伤。矛盾的双方除了你死我活的斗争关系,还可以表现为共生关系、和谐关系,而斗争关系是最有破坏性的一种。

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所领导的民权运动,并未用一枪一炮,却争取到了黑人、乃至一切白人、有色人种的平等权利,改变了美国历史;被印度人尊为国父的圣雄甘地,用和平理性的方式争取了印度民族的独立,为人类留下了很好的典范。

美国受到911恐怖攻击之后,一些地方出现了袭击和骚扰阿拉伯裔移民的个案。马里兰州的清真寺被人抹上涂鸦,一高中女教师便联络几个朋友在这座清真寺外为伊斯兰教徒站了一个礼拜的夜岗;俄亥俄州的伊斯兰中心收到了非穆斯林美国公民的捐款;许多不同肤色的妇女,穿上了穆斯林妇女的披肩和头巾上街,以表达她们对不同宗教信仰和不同文化的族群的尊敬和支持;

911事件之后四天,一名穆斯林女学生戴着头巾和两个非阿拉伯裔的同学到先付款的自助餐厅吃饭,落座不久,女侍者走过来,二十三岁的穆斯林女学生以为“她要赶我们走”,原来女侍者是来退还三十美元的餐费,并告知餐厅决定给她们提供免费餐。女侍者还说自己不愿意看到战争,对穆斯林女学生勇敢地穿着民族服装而感到骄傲。女侍者一离开,女学生就哭了……

一位巴勒斯坦裔医生说,911之后的第一个星期五,他去清真寺祷告,内心的疑惧却挥之不去,害怕被人辱骂,等他到了清真寺,发现门口集结着五十多个基督教的牧师与教徒,他们打着表示团结和联合的横幅……这位巴勒斯坦医生说:“他们令我感到安慰和看到了和平。美国的强大不在于她的军事和科学的领先,而在于珍藏于这个国家大多数人民心中的伟大精神。”

美国人这种爱国方式,或许能给我们一点启示。在中共党文化熏陶下,许多人心目中的“爱国”,已经和“仇恨”画上了等号。一个简单的常识是,不论仇日或仇美,都不可能是中华民族强大的精神来源。美国作为一个多民族的移民国家,也许优势就来源于其对各种不同的文化的兼容并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传统文化中的美德。摒弃“战天、斗地、整人”的党文化,回归和谐相处之道,这才是民族强大的精神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