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二:系统的思想改造 第14集-实证科学的局限
【希望之声2012年7月7日讯】8) 实证科学的局限

由于现代科学已经渗透人类生活相关的几乎所有领域,这使得中共很容易就采用僵化的思维方式来灌输现代科学,以至于许多人不自觉地把现代科学等同于真理,而“不科学”的也就成了谬误的代名词。实际上科学(Science)一词来源于拉丁文“Scientia”,原意是“学问”的意思,和真理根本不是一回事。广义上讲,科学是探索和不断接近宇宙规律的方法以及由此形成的知识体系。现代科学是以形式逻辑和实证方法为基础的认识和探索物质世界规律的一套方法及其知识体系,在这里我们称之为实证科学。从这个意义上讲,实证科学并不等同于终极真理,它应当随时准备接受新的事实的检验,并伴随着人们认识能力和事物本身的发展而发展;同时我们也不能保证现代实证科学的探索方法就是探索宇宙真理的唯一方法。

现代科学在高速发展的同时,已经逐渐给人类带来许多头疼的难题。一批有远见的科学家已经开始认识到现代科学的局限了。来自西方的实证科学的哲学基础,是把一个完整的世界划分为两个独立的范畴:物质与精神,由此而建立的自然观把人和自然、人和世界、心与物分割开来。其后果就是不能实证精神活动的本质,精神与物质的关系、精神对物质的作用,而人的生命恰恰是精神与物质的一体。

这样一来,精神活动游离于现代实证科学的视野之外,道德更是没有物质基础的纯粹说教,人和自然也不再是完整的一体,其后果之一,就是人与自然的对立;由人主导的科学发展却有着很大的盲目性。瓦特发明了蒸汽机,由此引发的工业革命带来大规模利用化石燃料的能源新时代,谁也没想到200年后的人类会因此陷入温室气体带来的窘境;杀虫剂DDT的人工合成,曾被认为是人类之福,因为它能使作物免于虫害,然而人们没料想到的是,若干年后虫子産生了抗药性,而人类的食物中却发现了DDT,更让人惊恐的是青少年体内、甚至母亲的乳汁中也发现了DDT;可卡因是临床上局部麻醉的良药,因为发现了它,才有更多的生命从无影灯下被拯救。然而今天,可卡因的吸食者以千万计算,我们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可卡因毁灭的生命比它拯救的还要多;爱因斯坦发现质能方程(E=MC^2)的时候,绝不会想到几十年后“核威胁”成为人类头上挥之不去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爱因斯坦说过,“科学是一种强有力的工具。怎样用它,究竟是给人类带来幸福还是带来灾难,全取决于自己,而不取决于工具。”在爱因斯坦看来,科学对人类是福还是祸,不能由科学本身来解决,只能由人自己来解决,在这一点上他想不出,除了传统宗教之外,还有什么能与之相媲美。他说“如果我们从先知者们所建立的犹太教和耶稣基督所教导出来的基督教中,把所有后来附加上去的东西,特别是那些传教士所附会上去的那些东西统统除掉,那就留下了能够医治人类社会一切弊病的教义。”在此,爱因斯坦已经认识到了现代科学由于将精神和物质分离而带来的局限。

尽管普通民众,特别是许多受中共党文化灌输而相信现代科学无所不能的大众,尚不能认识现代科学发展给人类带来的种种危机,许多清醒的科学家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了。1992年,联合国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了有各国首脑参加的世界环境与发展大会。一封有12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签名的信送到了大会,引起反响。信中说道:“人类与自然已经处于强烈冲突之中。人类活动导致了环境和关键资源的严重破坏,而这种破坏经常是不可再恢复。如若不进行检讨,我们的许多活动将把我们所希望的人类社会和动植物王国的将来置于极其危险的境地,而且可能把这个生命世界变成不能维持任何我们所知道的生命方式的世界。为了避免将要到来的冲突,本质上改变(人类活动)已迫在眉睫。”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无意指责现代科学。在这里指出现代科学的局限,是为了澄清党文化造成的误区,揭示中共灌输现代科学的真实目的——压制信仰、灌输无神论,最终达到思想改造的目的。

※※※※

中华五千年文化是从天地、神明和人的关系而确立的自上而下的价值体系,敬畏神明、相信天命和善恶报应、讲求顺应天道、返本归真是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中共高举“崇尚科学”、“破除封建迷信”的大旗,把这些的核心价值一概贬为“封建糟粕”,同时通过灌输未经证实的进化论和灌输片面化、宗教化的现代实证科学为手段,以残酷的政治斗争为暴力依托,而达到其推行无神论和斗争哲学的目的。虽然今天的中共出于装点门面也不得不表现出推崇传统文化的样子,但因为其无神论的基础已在中国确立,对神的信仰几乎已成为人人皆可嘲笑的“愚昧迷信”,无论其装修多少庙宇、建立多少“孔子学院”、提出多少诸如“八荣八耻”、“构建和谐社会”之类动听的口号,中华文化的神韵早已被中共抹杀。这种失去了内核价值的文化形式只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中共借暴力之威强行用“无神论”改造人们的思想,敬天敬神、道法自然的传统文化几乎被中共连根拔起,以至于今天的社会秩序仅仅是靠着老年人遗留下来的一点传统道德观念维持着,而缺乏信仰的道德与文化显得如此苍白和弱不禁风,随时会被横流的物质主义、功利主义和纵欲主义所彻底湮灭。当华夏的美德被洗劫一空,当善恶有报的信仰被贬得一钱不值的时候,人们不再探寻生命的价值,也无须追求人格的完善,人们心中没有任何顾忌,所剩下的只是“活在当下”的“潇洒”、感官的满足和对欲望的无度追求。中共思想改造的结果,使中国人的心灵没有了归宿,使中华民族丧失了立命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