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三:灌输手段 第3集-常用的灌输手法
【希望之声2012年7月7日讯】3)常用的灌输手法

(1)铺天盖地,让人和真实世界彻底绝缘

美国影片《真人活剧》(一译《楚门的世界》)的主人翁楚门生活在一个精心构建的虚假世界,这个世界是一部肥皂剧的场景,而肥皂剧的剧情就是楚门二十四小时的生活。这个虚假的剧中世界包括一切真实世界的元素,而楚门从出生起就生活在这里,因此直到长大成人,他都没能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性提出质疑。

在政治学术语里,中共这种对社会进行全方位控制的政权被称为“全权式政权”。这种全权式政权能够维持存在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必须有一个利于该政权的虚假信息环境。中共深谙此道,多年来创造并维持了一个无所不包的虚假的信息环境。在这个环境里,人们和真实的世界彻底绝缘,失去了据以判断真伪、善恶的参照系统。可以说,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都生活在“楚门式”的虚假世界里。

中共也可以在短时间迅速制造一个虚假的信息环境,以达到它的政治目的。99年7月20日以后,中共开动宣传机器栽赃抹黑法轮功,在短短半年时间内,中共报刊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诬陷报导和批判文章,竟然多达三十余万篇。其他宣传工具同样开足马力,广播、电视、舞台、课堂、各种会议、集会、墙报、标语,除非你闭目塞听,否则绝没有可能逃脱中共的洗脑宣传。

(2)不断重复,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有句名言,“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中共是这句话的忠实信徒。“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老三篇,天天读。”文革时期“小报抄大报、大报抄梁效”,现在则有“统一口径”、“转发新华社通稿”。中共谎言经过千百遍的重复,成为人们根深蒂固的观念,而他们还以为这些观念是自己思考得来的。

宣传和重复往往招致反感和讽刺。可是,中共并不害怕人们的反感和讽刺。持续使用这种看似初级的灌输手段,让人产生 “中共骗术,不过如此,何必小题大做,与它一般见识”的心理。那些敢于嘲讽中共的人,一定自视老练通达,不轻信,有主见。可是,通过重复,中共的词汇、概念、标语口号和思维方式,被强力压进人的潜意识里,替代了人自发的情感和判断。只要你还在用这种词汇、概念思考,得出的结论只能是“党”允许你得出的结论。只要你把民运人士称为“民运分子”,你对他们就决不会有好感;只要你还在用着“解放”、“新中国”这类词,你对中共总有点儿感恩戴德;只要你还把中共亲昵地简称为“党”,你就承认了这个恶党盘踞中国自然而然、合理合法;只要你还把文革叫作“浩劫”,你就是在接受中共暗示,相信造成文革灾难的是某种超自然的神秘力量而忽略了文革和中共暴政的必然联系;只要你还在把失业工人称为“下岗工人”,你就是自愿配合中共的宣传策略,暗示社会主义制度下只存在下岗,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工人才会失业,失业总是和破产、流浪、饥饿、自杀联系在一起,下岗却总有重新上岗的一天。

听听中国人说的话,看看遍布中文网络论坛的愤青们的原教旨党语言,就会知道中共的重复灌输多么有效。

(3)伪造民意、诉诸权威,发动心理攻势

中共剥夺了人民的真实声音以后,进而宣称自己是最大多数的民意的代表,从而占据宣传制高点,利用人们的从众心理,强迫人民接受它灌输的歪理和谎言。1957年反右运动中,充斥报纸杂志的都是这种标题:“工人阶级说话了”,“全国各民主 党派都和共产党站在一起,共伐右派”,“全军指战员愤怒声讨”,“少数右派陷入人民群众的重围”,“右派是一小撮败类,绝大多数知识份子与党同心同德”……霎时间“右派份子”感到被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所包围,“只能老老实实,不能乱说乱动”。每次中共发动政治运动,都会发动党、政、军、工会、团委、妇联、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宗教界、教育界、科技界、文艺界、法律界、“各族同胞和海外侨胞”、“港澳台同胞”、乃至普通工人、农民(其实是中共在这些团体内部的代理人)“揭批”、“声讨”、“控诉”,伪造出全民表态支持的假象。那些有独立见解的人被置于“少数派”的心理劣势之中,即便有不同意见,也不敢讲出来,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了。中共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发起的所谓“百万人签名”,与以往的“伪造大多数”、“伪造民意”的手法如出一辙。

除了“伪造民意”以外,中共的心理战还包括“诉诸权威”的手法。老百姓或多或少都有“崇拜权威”的心理,“专家”、“教授”、“学者”的话要比市井小民的话有份量得多,也显得比中共官员的话中立、客观。可是中共统治下并不存在中立、客观的专家,即使有,也走不上中共的媒体。御用“理论家”、“科学家”衣冠楚楚地走上屏幕,把“党”要宣传的内容用学术语言包装得冠冕堂皇。人民大众看不懂“党”和“专家”演的这场双簧,成为党文化宣传的牺牲品。

(4)公开撒谎,蒙骗世界

公开撒谎,这一招也可以算是中共经典,从毛泽东到江泽民,从唐家璇到李肇星,从张文康到秦刚,中共对这招宝爱有加,屡屡使用。
毛泽东宣称:“秦始皇算什么?他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有人骂我们是独裁统治、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合乎实际。可惜的是,你们说得还不够,还得要我们加以补充。”这种“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气概”,还真的把很多人镇住了。善良的人们往往认为,一个说话理直气壮的人,其行动一定是光明磊落的。所以,毛的“雄文四卷”里,尽管多的是这种“流氓耍赖、泼妇骂街”的段落,可是人们得出的结论却是:这表现了“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磊落襟怀”和“大无畏的英勇气概”。

江泽民以一国元首的身份,当着国际媒体的面污蔑法轮功。没有见识过中共厚黑术的西方记者,怎么能想到一国领袖会在光天化日之下信口雌黄呢?

2006年3月9日,沈阳苏家屯集中营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兽行被曝光。3月28日,中共部署已毕,派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新闻发布会上对指控矢口否认,甚至“邀请”媒体前去调查。这个“障眼法”虽不甚高明,还是颇迷惑了一些人。“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调查员迅速反应,分别到澳大利亚、德国和美国的中共领馆申请去中国调查的签证,三次申请,三次被拒绝。悉尼总领馆的工作人员显然也不相信秦刚的谎话,对调查员说:“那你就找秦刚要邀请函去!”可见,中共祖传的骗术连自己人也不太相信了。

对在“新闻战线”工作的中共党员来说,撒谎就是他们的职业,撒谎时脸不变色心不跳是他们的基本职业素养。他们每天披着“职业人士”的外衣所做的,和毛泽东、江泽民、秦刚其实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