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三:灌输手段 第4集-贼喊捉贼,一边撒谎,一边反对撒谎
【希望之声2012年7月7日讯】(5)贼喊捉贼,一边撒谎,一边反对撒谎

今天的中国人对党八股太熟悉了,反而不容易觉察其中的矛盾和悖谬之处。毛泽东说,“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可是,如果群众都不相信党了,我们应当相信谁呢?
刘少奇说,“新闻报导要客观、真实、公正。”说得很好,对吧?民主国家的媒体也追求这些目标。可是他接着说,“同时要考虑利害关系,看看对人民和无产阶级事业是否有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利害关系和真实原则发生冲突的时候以哪个为重呢?再说,对“无产阶级事业”有利但对人民有害怎么办?

他接着给出了例证。“例如,斯大林犯了许多错误,在肃反斗争中杀错了一些人,是真实的。但是,如果报导了,就对当前的斗争很不利,这是立场问题。”

斯大林杀了多少人呢?据不完全统计,从1929年到1953年总共有1950万到两千二百万苏联公民成为斯大林镇压的牺牲品(不包括战争年代),相当于当时苏联人口的十分之一。

为了中共的一党利益,两千万条人命可以被漠视,这就是刘少奇的“客观、真实、公正”。当然,这和刘的一贯立场是吻合的。早在40年代,他就曾经说过:“所谓好坏之分,应从党的工作,党的利益出发,吹牛拍马不好,但对工作有利就是好的,就要做。”

今天中共的新闻机构,一边“反对假新闻”,一边“严把政治关”;一边重申“一切从实际出发”,一边抓捕敢说真话的记者;一边制度性撒谎,一边攻击资本主义国家新闻的“虚伪性”。要想了解真实的中共,不能只听其言,更要观其行。

4)灌输手段“与时俱进”

文革以后,虽然中共发动宣传机器,把其党令人发指的滔天大罪说成个别领导人不可避免的“错误”,但毕竟“我党一贯正确”的流氓耍不灵了。于是中共与时俱进,引进了许多更精致、更有欺骗性的宣传手法。

以真乱假。如果说49年以前,中共的宣传策略是“以假乱真”,把一种没有根基的邪说描绘成历史发展的规律,那么,49年以后,其策略可以被称为“弄假成真”——中共强行在城乡各阶层间挑起矛盾,于是其斗争哲学好像是“客观”地反映了社会现实。改革开放以后,它的策略又调整成了“以真乱假”,把事实掺杂在谎言里,虚虚实实,让人们根本无从判断究竟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

小骂大帮忙。就像反腐败“打苍蝇不打老虎”一样,现在的中共喉舌也暴露一些阴暗面,制造媒体公正和言论自由的假相。但对于那些可能危及中共统治的黑幕却坚决封杀。一些媒体用报导小来小去的负面新闻积累一定的信度,在中共发动又一次政治运动的时候大打出手。央视的“焦点访谈”、“实话实说”节目或以敢于报导不触动中共根本利益的负面消息或以风格比较新颖取信于民,但在“关系党的生死存亡”的大事上,比如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就被中共拉到前台,利用其积累的一点人气来造谣污蔑,充当了可耻的舆论打手。

以大量低级下流琐碎无聊的新闻充斥媒体,让真实的信息淹没在文字垃圾之中。一位西方记者在中国做过访问后说,十几年前人们不知道民运人士魏京生,是因为中共把他的名字从信息环境中抹掉了;现在的人们不知道魏京生,是因为娱乐明星的性感迷人。中共一贯“打非”不“扫黄”,浏览中共所谓“门户网站”,就会发现那里充满了下流的色情消息和鸡毛蒜皮的社会新闻。有学者做过统计,海外的网站,如果登了色情图片的话,只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性被过滤掉;如果组一个反对党,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性会被过滤掉;如果要谈“法轮功”,有百分之七十五的可能性会被过滤掉;而登了《九评共产党》的网站被过滤掉的比例是百分之九十多。自私冷漠、萎靡放荡、脑子里塞满了信息垃圾因而无法对社会大局做出理性判断的人,是最有利于中共当前的统治的,因此它就要刻意制造出这样的个人。

谎言和宣传的出口和出口转内销。毛泽东曾说,出《参考消息》就是种牛痘,“增强干部和群众在政治上的免疫力”。今天的中共已经不满足于从浩如烟海的国外报刊上找对它有利的片言只语了。它一方面出口谎言,毒害其他国家的民众,另一方面直接收买境外媒体(中文的和外文的)和作者,替自己粉饰涂抹。中共恶首江泽民因迫害法轮功在二十几个国家被告上法庭,为了从四面楚歌中挽回颓势,收买完全不懂中文、但在中国有生意的花旗银行执行董事库恩,与其他枪手合作,出版“我们观点的《江传》”。在法轮功问题上,一些国家的媒体和通讯社抵制不住诱惑,换一种口吻重复新华社的谎言,中共再拿这些谎言去蒙骗中国民众。

有打有拉,区别对待。89年以后,中共开始有意拉拢收买知识份子、公务员和军队。除了加薪、默许这些群体拥有某些特权和灰色收入以外,还给他们一定的知情权和言论权,以此获得他们的谅解和效忠。这点有限的言论自由被严格限制在小圈子里(如学者沙龙),绝不允许进入大众媒体。这些人获得了一种中共渐渐放松言论管制的虚假印象,因而乐于为中共辩护,中共也乐于让他们的辩护言论进入大众媒体,误导普通民众。

中共的宣传策略还包括:把谎撒到大得离谱的地步,人们从常识和经验出发,无法相信一个政权竟然会如此无耻荒唐,于是不得不姑且相信他们的说法;撒弥天大谎的时候在细节上不厌其详,因为细节最能打动人心,打消疑问;邀请不明真相的外国人登上荧幕,诱导他们说出中共想要他们说出的话;为了更好地兜售其货色,在技术和形式上“和世界接轨”,现场直播、热线电话、深度报导、“民意”调查,……花样翻新,应有尽有。

中共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宣传机构。在这些机构供职的人,即便良知未泯、想要为国为民做一些好事,可是在中共的严密控制之下,他们完全身不由己。只要中共中央的“方针政策”定下来,这支大军就会各尽所能,批量生产各种谎言。中共开动庞大的谎言机器,向中国人民灌输了几十年无神论、唯物论、斗争哲学和形形色色的歪理邪说。这些歪理邪说“融化在血液里,落实在行动上”,当每一个个体都下意识地用它们来思考问题的时候,党文化的收获季节就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