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们的表现 第8集-世风日下 不讲道德

2012-07-09|来源:

【希望之声2012年7月9日讯】世风日下 不讲道德


公务员以及其他各行业的职业伦理也日渐低下。看医生要递红包,孩子入学要交红包,打官司要给红包,记者写新闻要收红包……金钱把一切固有的职业道德污染了;正常的社会运作模式被破坏了;旧有行业的职业道德变坏了;新生行业的职业道德根本就没有一个健康发展的环境,一出生就已经被污秽包围了。

就说造假的程度,从假烟假酒假火腿,到毒米毒油毒奶粉,什么都有。2003年安徽阜阳发生了害死婴儿的“毒奶粉”事件。长期食用这种奶粉的婴儿,头大身子小、身体虚弱、反应迟钝,并伴有大面积皮肤溃烂、内脏发育肿大。仅阜阳市出现营养不良综合症的婴儿就有171人,因并发症死亡的有13人。许多患“大头娃娃病”的农民家庭,为了给孩子治病,几乎花费掉了所有积蓄,有的甚至变卖了家产。不少家庭因为没有经济能力,不得不放弃治疗,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死去。2006年,北京市粮食局所把2300多吨陈化毒米流入市场,里面含有大量致癌物质,包括目前发现最强的化学致癌物黄曲霉素。然而商家为了利益不管百姓死活,毒米公然进入市场波及全国,湖南、湖北、上海、北京、广东、辽宁、四川、湖南都出现数以吨计的毒米。更有甚者毒米搀好米,百姓无从分辨。

过去叫盗亦有道,掺假骗钱,也就骗个钱,再缺德也不能下毒。而今天的人们,除了少数心里还遵从传统道德约束的人,更多的人是觉得道德、良心能值几分钱?中共的无神论、唯物论、不讲天理,不讲道德,教育出来的就是这种为了钱,为了个人利益,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人。

2001年4月16日,朱镕基在视察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时,为该校题写的校训是:“不做假账”。无独有偶,2003年3月24日的《三湘都市报》报导,有些当地教育局出台的治理教育“三乱”的“八个严禁”,“严禁奸污猥亵女生”竟赫然名列其中。不知这样的校训和规章,是让人民放心还是更担心。

当一个社会已经确立了游戏规则,社会民主制度、法律体系、媒体监督和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已经比较完备地建立,民众的道德维持在一定程度,国民心态比较平稳时,再有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会是在规则之内,道德和法律在原则上有个约束。而中国是规则还没有确立,就先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有过之无不及,没有任何道德的制度的宗教的底线约束,后果可想而知。

性泛滥造成社会危机

时下的中国,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中共的政治改革是禁区,相反,“性生活”却成为开放最彻底的。婚外恋、包二奶、一夜情、白领阶层的换妻游戏、婚前同居、网婚、闪婚、隐婚、成人用品商店、卖淫、色情按摩、性表演、脱衣舞、电视电影节目煽情性的表演、性感美女在平面媒体的独领风骚等等,谈政治色变的中国社会,人称正在发生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性革命”。公安部的数据表明,1984年查获的卖淫嫖娼的人数是6千,1999年达45万,被查处的人数直线上升,但查获率是1%还是10%,没有人知道,但绝对超不过10%。在这股席卷全民的“黄潮”中,不但是青年一代意识领先,就是中老年人也不甘示弱,似乎要挽回过去被“耽误”的时光。电影《手机》和安徽原副省长王怀忠的名言“查嫖娼就是破坏投资环境”,就是这种社会现象的折射。忆往昔“全国上下一片红”,看今朝“全国上下一片黄”。

包二奶、养情妇、性贿赂,已经成为官员追求的一种“流行时尚”,不但不引以为耻,反而引以为荣。调查数据显示,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有情妇。在1999年广州、深圳、珠海公布的102宗官 员贪污受贿案件中,100%包养了“二奶”。但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天门市委书记张二江一个人就有情妇107个。

从官方到民间,从权势人物到平头百姓,没有了道德的约束,只要有条件,就都想着占上一把性便宜。上级对下级,老板对员工,教授对学生,导演对演员,强者对弱者,性侵犯处处可见,天理、人伦都可以不管。

就连本是教书育人的学校也频频出现禽兽教师。有的学生遭到强奸怀孕,有的被强奸并包为二奶,有的老师强奸未成把学生杀害了,有的甚至对非常年幼的小女孩下 手。国内媒体2003年报导,重庆大足县一名小学教师,从2002年至2003年,先后对自己所教的10名未成年女学生实施强奸猥亵。甘肃陇西县一名体育老师 以帮学生走后门上学为名,将该校12名初三女生强奸,其中两名学生被强奸后怀孕。贵州省锦屏县河口乡中仰小学一名51岁的教师在一年半时间里42次强奸12名女学生、35次猥亵16名女学生,仅有3人幸免于他的魔爪。2004年6月,临夏县一小学教师在一年半时间内先后将三年级的9名女同学多次强奸和猥亵,其中次数最多者达数十次,而这些孩子最大的一名还不满15岁,其他均是9到10岁的女童。湛江市下辖的雷州市南兴镇某小学校长林登平3个多月竟然作案7次,共强奸11名均是在校学生的未成年少女,受害者最小仅10岁……这样丧心病狂、触目惊心的恶行,在今天却已经屡见不鲜。

中国人在性的问题上自古都是严肃认真,把操守看得很重。只有结婚之后才能住在一起。结婚时要拜父母、拜天地,有天地神明为自己的婚姻作证。反之,如果有人被指控私通、淫乱,那会是一项大罪。强奸就更是跟杀人放火一样,罪不可赦。“万恶淫为首”,但今天的中国人,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先辈的古训。这种局面,不能不说与中共破坏传统道德价值,宣传无神论、唯物论密切相关。在中共的党文化里,权力就是道德的最大诠释者。只要有权,只要有条件,就可以肆意妄为。从共产党早年的“共产共妻”,到毛泽东的淫乱,再到现在中共官员的腐败堕落,从官方到民间,一切传统价值都被颠覆了,一切家庭人伦观念被抛弃了。但历史一次次地告诉我们,乱性往往是一个民族走向覆灭的先兆。再发展下去,我们到底期望一个怎样的未来?

黄赌毒产业化 官方成保护伞

中国卖淫业一直是非法的,性产业必须同军警结合才能生存和发展。有些性产业根本就是同军警合作办的,有的也不隐瞒这点,因为这是提供安全的保证,例如军队或公安的招待所反而客似云来。性服务业涉及的经济利益越来越庞大,就业人员大约有1000万,涉及的消费每年大约1万亿人民币。由于2000年的警察行动,中国经济学家杨帆估计,失业的女性工作者的消费降低,中国GDP因而减少了1%。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兼职研究员王增先在研究会上“保守估算”,每年有将近6000亿元人民币的赌资流向国外及港澳地区。毒品市场3000多亿人民币,吸毒人员超过1千万。沈阳市禁毒支队队长陈鑫、沈河分局原局长曲月福和现局长张保华及另外100多名警官为毒贩做保护伞,毒贩和警察勾结,贩毒“一条龙”。黄赌毒三大市场几乎相互关系协调发展,由于从事三大行业的人员需要有特殊的地位与背景,因此,中国的军警及政府要员成为三大行业的最重要的受益者,因为没有政府及军警做背景这三大行业在中国寸步难行。官方参黄参毒参赌,上行下效,造成中国人对吸毒贩毒赌博卖淫嫖娼司空见惯,甚至亲身参与,不觉得自己干坏事。

在感受着经济发展带来的现代生活时,人们最有切肤之痛的就是社会道德下滑后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有人形容共产党过去在课本里宣传的“德育、智育、体育”全面发展,今天早已变成了社会实践中的“权欲、钱欲和性欲”全面崛起,名曰“三玩博士(玩权,玩钱,玩女人)”。假货盛行,色情泛滥,黑社会活跃,官商勾结,警匪一家,而民间疾苦却乏人问津,社会公正更是不得伸张。这样的社会里,没有内在的道德约束,没有外在的舆论约束,没有外在的法律约束,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