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们的表现 第9集-天不怕地不怕,张嘴就是谎言,满嘴脏话,行为低下

2012-07-09|来源:

【希望之声2012年7月9日讯】3.天不怕地不怕,张嘴就是谎言,满嘴脏话,行为低下


中国素以“礼仪之邦”闻名于世。敬天信神、相信善恶有报是中国人几千年的传统,即使那些没有明确信仰的人,也相信“老天爷”的存在。传统上中国人遵循神佛、圣贤的教诲而努力完善自己的人格。人们对天、地、人的态度是恭敬、谦卑的,整个社会通过礼仪来规范。
然而共产党鼓吹的是“天不怕地不怕”。只有把人改造成无所畏惧,中共利用来夺权、搞运动才方便。要是人对人有礼,对物有惜,对天地神明有敬畏,这样的人是不会把“听党的话”放在第一位的。因而在党文化的建立过程中,中共灌输的无神论使得中国人远离华夏祖先对天地神明的敬畏和对生命终极的关怀;其斗争思想又使得中国人既不信“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古训,也不信“己所不予,勿施于人”的教诲;其唯物主义则使中国人彻底抛弃祖辈们上下求索的心灵上的超越、人格上的升华之“道”,把来自东方的“慈悲”和来自西方的“博爱”视为“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和“虚伪的遮羞布”。人们的语言中充满了“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咄咄逼人,充满了“战天斗地”的狂傲,举止粗俗、满嘴谎言和脏话,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张嘴就是谎言

世界上哪个国家都有人说谎,但是,在许多国家整个社会的机制是以诚信为基础的,讲信用是一个人能够长期立足社会的资本。而在中共统治下,谎言成为中共社会的“立国之本”,整个社会靠说谎支撑,说谎成为人们在社会上生存的基本技能。

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谎言史,谎言是维持共产党的统治的柱石。不管是公开,还是私下,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处处都充斥着谎言。人们在政治斗争中,从中共的榜样中,也学会了谎言。人们为了符合党的要求,避免自己成为被运动打击的对象,就得陪着党说谎,跟着喊“超英赶美”、“亩产万斤”、“一片形势大好”。中国大陆流传过这样一首打油诗:“村骗乡,乡骗县,下级骗上级,省长骗中央,一级一级往上骗,一骗骗到国务院。”一路说过来,人们觉得习惯成自然,好像说谎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整个世界和社会就是这样运作的。

电影《手机》反映了张口就是谎言的社会现象的一个侧面:因为有了外遇,所以要精心编制谎言来欺骗别人,家庭成了编谎和拆谎的战场。不但如此,它也演出了生活中惯用的许多经典谎言。整个社会存在手机恐慌症,不是怕手机,而是因为手机容易揭开谎言。电影的编导有句话:“有很多时候谎言支撑着我们的生活”。

传统观念中,道家讲做真人,佛家讲出家人不打诳语,儒家讲信,都认为撒谎是不对的。孔子把“仁义礼智信”作为五常。其中人与人之间的诚信,是人最重要的美德之一。所以孔子也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就是说如果人没有信用的话,不知道他还能做什么。

治理国家的道理何尝不是如此。孔子的学生子贡曾向老师请教治国的办法。孔子说:“一是让老百姓丰衣足食;二是国家拥有强大的军队;三是取得臣民的信任。”子贡问:“如果迫不得已要去掉一条,应该先去掉哪一条?”孔子说:“去掉军队。”子贡又问:“如果再去掉一条呢?”孔子答:“去掉衣食,宁可不得足食,也要保住信用。如果得不到臣民的信任,国家迟早要灭亡。”

因为唯物论强调物质是第一性的,人们考虑问题都从物质利益出发。在传统观念被批判否定后,中国人没有任何对谎言的顾忌和来自道德的约束。整个党文化体系又是鼓励说谎,人们说谎话没有任何负罪感。说谎变成了没有任何理由的一种本能行为。只要对我有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天不怕地不怕,因此用谎话来取得自己的利益变成了普遍现象,不但张口就是谎言,而且说谎的时候已经在考虑下面怎么说怎么做能够圆谎了。

还有人把撒谎不讲诚信的社会现象,归结为西方“资产阶级”特有的、唯利是图的市场本性。然而市场经济在西方发达国家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而这些国家并没有因为实行了市场经济就成了骗子社会。恰恰相反,西方国家十分注重诚信,诚信是最不可或缺的个人品质和最重要的人生财富。在西方,诚信已成为经济交往中最基本的准则,也是企业追求的目标。在利益和信义发生冲突时,人们会选择信义,因为惟有信义才能带来持续的利益,一时的欺诈会取得短期的收益,但最终会成为企业发展的绊脚石。不讲诚信,在西方国家里,时间一长寸步难行。

党文化让人说谎还表现在两套话语系统中,就是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落实以德治国,……深入开展反腐败斗争”(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受贿660多万元,无期徒刑),“我最大的心愿是在未来5年内解决尚未解决温饱问题的160万人口的贫困问题”(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受贿1800多万元,死缓),“想到广西还有700万人没脱贫,我这个当主席的是觉也睡不好呀”(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受贿2000多万元,死刑),“反腐倡廉工作一刻也不可放松,始终头脑清醒、旗帜鲜明、态度坚决”(上海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陈良宇,涉及数十亿社保基金案,被撤职调查)……同样,普通的民众也存在两副面孔、两套话语系统。在做政治表态,写政治学习体会时使用一套冰冷的政治话语,在生活中使用另一套比较人性化的语言。

人人张嘴就说谎,既是为了适应中共的政治环境,同时,也已经变成了人们的思维习惯,谎言造成了社会的诚信危机,老百姓最后不得不吞食社会道德堕落的苦果。一个全面腐败,全面造假的社会,人们自己都说“法不责众”,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收拾中共造成的这个烂摊子了。

党文化教人学流氓说脏话

除了撒谎之外,满嘴脏话也是党文化中的一个特色。传统观念衡量好坏看品德,而中共的历史唯物主义是在“革命”和“阶级”标准下辨别好人和坏人,把中华传统礼仪一脚践踏在地。

巴黎公社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可以说是共产党的老祖宗。自称流氓无产者的巴黎公社社员们按照历史记载是地地道道的流氓,当年这些没有受过教育、靠偷鸡摸狗过活的社会流氓地痞打着共产主义的旗号洗劫了巴黎城。受巴黎公社流氓起义的启发和苏共的栽培,中国共产党也是依靠流氓无产者起家。中共认为“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毛泽东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里并不讳言游民痞子的革命作用而大声疾呼痞子运动“好得很”。毛还在1964年8月18日一篇《关于哲学问题的讲话》里说,“什么北大、人大!还是那个大学好,我就是绿林大学的,在那里学了点东西。”

中国古代也有流氓得天下的例子,刘邦年轻时在沛县当亭长,以好色嗜酒而出名。可是他夺得政权之后,也懂得马背上得天下,不能马背上治天下的道理。他命令儒者叔孙通和他的门徒一起,制订朝仪,用道家思想,以道德仁义、清静无为令天下修养生息。古时的流氓也知道维持政权得用正统文化而不能用流氓手段。

但中共夺权之后,却继续以流氓手段统治国家。在党文化的体系里,处处充满流氓的匪气霸气,知书达理是“封资修”,知识份子是“臭老九”,粗鄙下流成为最具“革命精神”。满手老茧的工人心最红、农民脚上沾的牛粪最香。“尽管他们的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还是比小资产阶级知识份子都干净。”你要觉得牛粪是臭的,那么就说明你的阶级感情有问题,所以几乎所有的知识份子都必须说牛粪是香的,越闻越香。经过数十年中共对流氓粗鄙文化的宣扬歌颂,从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中改造着人们的生活习性,把人变得满嘴脏话,行为低下。互联网论坛上,充满脏话和诅咒的帖子可以说是中文网站的一大特色。本来可以平心静气讨论,却变成了某些人用各种下流恶语进行谩骂和大搞人身攻击撒野的地方。在被党文化灌输的仇恨和狭隘的“爱国主义”偏见之下,民主、人权、台海、法轮功、宗教信仰、外交关系等等话题,都能成为被下流谩骂的牺牲品。

从最高领导人的流氓语言,如“脱裤子”、“割尾巴”、“放屁”等被写进教科书,到文革全民运动中对流氓行为和语言的鼓励,再到八十年代以后引进《上海滩》之类流氓企业家影视作品作为样板,流氓居然堂而皇之成为了大家可以观摩效仿的对象。

在目前的社会中,信仰缺失,理想破灭,权力、金钱成为人们唯一的追逐目标和兴奋点。人们受进化论学说影响,争当欺压别人的强者,认为成功需要“匪气”。一般人没有随便打人的权力,骂脏话就可以起到让弱者畏惧、给自己壮胆的作用,“我是流氓我怕谁?”正是脏话背后天不怕地不怕心态的真实写照。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