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们的表现 第1集-用恶党的思想思考问题,用恶党教会的语言说话
【希望之声2012年7月9日讯】站在未来回首今天的人类历史,人们会真实地看到共产邪灵肆虐中华大地的那一幕幕触目惊心、喧嚣闹腾和血雨腥风。在短短几十年里,在神州的土地上,共产党以一次一次的杀头,一轮一轮的批判,一波一波的灌输,构建起了一个同我们的传统格格不入的“党文化”部落。在这个部落里,共产党宣传无神论,宣传唯物论,否定传统的神传文化,宣传马恩列斯毛的伟大,从而系统的替代传统文化;在这个部落里,共产党批判儒释道,批判传统观念,灌输斗争思想、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邪说,为其政治目的而灌输进化论与现代科学,从而进行系统的思想改造;在这个部落里,共产党更是利用无所不在的灌输手段,从宣传机器到教科书,从犬儒文人到各种文艺形式,彻底把人洗脑了。呜呼!血染神州,山河色变。五千年神传文化之根被切断了,人们不再认华夏始祖,而是甘做马列子孙,在短短的时间内,共产党真的把人们的思想彻底改造了。

有一个笑话说大学考试题目是“请谈谈对世界一些国家粮食短缺的个人看法”,结果美国的考生不知道什么叫“短缺”,北韩的考生不知道什么叫“粮食”,而中国的考生不知道什么叫“个人看法”。这个笑话反映出我们中国民众在中共几十年的宣传和高压以及运动实践中,“个人思想”成了稀有物。

思想控制着人的语言、人的行为和人的再思想。被改造思想后人们的表现当然就同原来的本性大相迳庭了——人们习惯于用恶党的思想思考问题,用恶党教会的语言说话;不信神,做什么事都不计后果,什么坏事都敢做;天不怕地不怕,满嘴脏话,行为低下;目前的中国人,去掉党文化,都已经不会讲正常人的话,不会用正常人的思维了。

有人想,这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至少,共产党自己都在嘲笑过去,现在同过去应该是有很大的不同了吧?

1979年是个分水岭。谈论起前三十年的历史,人们会觉得那时真是荒唐可笑,说起现在,觉得已经很正常了。是的,人们不再相信共产主义了,人们不再讲“磨一手老茧,滚一身泥巴”了,人们甚至也高喊要恢复“传统文化”了……但是,党文化本身并没有改变,而是更臻成熟。党文化的理论体系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和斗争哲学,依然是中共的基石和被思想改造后人们的“科学共识”,党文化依赖的灌输手段依然没有收敛,随着电视的推广,变得更加容易用“声情并茂”来改造人们的思想,而面对互联网的普及,中共比任何时候都更热衷于封网、过滤和监控。中共的所谓恢复“传统文化”,是在抽掉传统文化的内涵之后,今天又按照党文化的无神论、唯物论等思维模式来盗用传统,完全是为了现在人们追逐经济利益和国际认同这个根本目的来恢复的,这恢复的当然不是我们真正的传统文化,相反,这是继第一次对传统文化的神韵施行阉割之后,对传统文化的表面内容进行的第二次阉割。

所以,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被改造思想后的人们都有着同样的表现。

1、用恶党的思想思考问题,用恶党教会的语言说话

虽然替代传统文化和改造人们思想是中共几十年以一贯之的政策,但是,中共在不同时期的思想和语言却是变化无常的。从“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到不得不“摸着石头过河”,从“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到“不管白猫黑猫”,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呀,就是好”到“旗帜鲜明地制止‘动乱’”,从“越穷越光荣”到“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笑贫不笑娼”,从歌颂“张铁生交白卷”到现在学术界为求名利而大行其道的“学术腐败”,从昔日的“禁欲主义”到今天的“纵欲主义”……中共政策之出尔反尔,真可谓令人眼花缭乱。

但是,人们的思想被党文化改造之后的表现就是,不管党的思想怎么变,人们总是盲目地跟着变,总是用恶党的思想思考问题,用恶党教会的语言说话,从而总是维护着恶党的统治。

在那“一句顶一万句”的时代,说用恶党的思想思考问题,人们是相信的。“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人民公社好”,“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斗私批修”,“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抓革命,促生产”,“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那时就一个声音,人们觉得当然就只会跟随恶党的思想和语言来思考来说话。

现在信息传递这么快,这么多,言论也比起过去不知宽松了多少,老百姓都敢骂几声共产党了,人们都在做独立思考状,怎么能说还是用恶党的思想思考问题呢?

今天谁还能控制人们的思想吗?

那么我们看看今天的人们都在想什么:“没有共产党,中国怎么办”,“中国不能搞民主,一搞就乱”,“不要揪住共产党的过去不放,要一切向前看”,“给共产党时间,民主自由早晚会到来”,“人权就是温饱权,饭还吃不饱,讲什么人权”,“什么宗教信仰,哪有神,要破除迷信,崇尚科学”,“坏事都是个别人的素质问题,党本身是好的”,“国家这么大,换谁不一样?”,“谁反对共产党,那就是搞政治,就是被人利用”,“胳膊拧不过大腿,闹什么闹?”,“稳定压倒一切”,“把经济搞上去再说”……等等,人们普遍认为这些观点是自己独立理性的思考,而非来自中共的片面灌输。

人们真的是在做独立理性的思考吗?其实不然。大家想想,上面那些观点,一个不落的都是共产党为维持统治而宣传灌输、处心积虑地要让人们去接受的东西。只不过“造反有理”变成了“(党的)稳定压倒一切”。可以说,在人们认为已经摆脱了盲目崇拜,并觉得对共产党的思想控制有了免疫力的时候,党文化正牢牢地掌握着人们的思维模式,只是在前三十年,人们的思想更多地是被党直接灌输所致,而今天的人们经过多年的折腾后,不再“盲目”,觉得自己能“独立”、“理性”地思考了。

从被动灌输到主动思考后自律——骂着拥护共产党
不幸的是,在这个思考过程中,思考的理论体系仍然是共产党给予的,思考的信息来源仍然是共产党控制的,所谓的“独立”不过是在党文化框框中的“独立”,所谓的“理性”也不过是在党文化理论体系中的“理性”,很显然,这样思考后得出的结果当然就是共产党所期望得的结果。

为什么人们“独立”地思考独立不起来呢?有下面几个因素。

1)“独立思考”中的党妈妈情结

“党就是一切、党就是母亲”,“命是党给的”,“饭是党给的”,这种“母子情”数十年来早已深入人心。虽然现在不像过去那样露骨的高唱“党啊,亲爱的妈妈”,但是,党无处不在、至高无上的威权,对人们衣食饭钵的控制,依然让人觉得“国家就是党的”,“饭碗是党给的”,“共产党是中华民族的唯一选择”,把党、国家、民族等概念混在一起,整个生活环境似乎都是党建造、赐予、维持的。这成为了人们思考中国问题的一个底线,就是不能越过共产党,想像不出没有党的日子该怎么过了。外界的人很难理解这种心态,孩子大了,不就远走高飞了吗?可是,党文化的封闭式高压式环境是让人可以老,思想却长不大,那孩子能离开母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