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们的表现 第2集-“独立思考”的理论基础
【希望之声2012年7月9日讯】2)“独立思考”的理论基础

人们思考问题的理论基础仍然是无神论、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进化论、斗争哲学和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让人不相信在党之外还有“神和天”的存在。人们思考所依赖的基本词汇或者话语系统,仍然被赋予了党文化的含义,都是中共教会的语言,这就使得人们只能在党文化中打转转,人们甚至对于超越了“没有了共产党”这个底线的思维方式感到莫名的恐惧。同时,政治运动依然不断,比如,最近二十几年的反自由化、镇压“六四”和迫害法轮功,每一场这种全国性的政治运动,都是对党文化理论的又一次全面地强化复习。


3)“信息不完整”影响思考过程

人们思考问题的信息来源仍然受到共产党的严密控制,就连负面消息都是在党的精心操控下,有效地转化为维护党天下的素材。俗话说“兼听则明”,一个人得到两个相反的观点,并且认为都有道理的话,他就必须开始自己真正的独立的理性的思考来做取舍。而中共的一言堂和信息封锁、过滤造成“信息严重不完整”,实际上切断了人们做出正确判断的必要条件。再聪明的大脑,再有独立思考的愿望,也逃不出“无米之炊”的尴尬,这样的思考也就谈不上是真正“独立理性”的思考。

4)“强权论”让人的思考不了了之

“共产党是强权,党是残酷的,跟党作对绝没有好下场。”这是人们从几十年的运动中得到的共识。就算是痛恨共产党的人,也因为畏惧强权政治,使得在思考的心理上很难越过共产党,觉得“你能把共产党怎么样?”,从而反过来以看破中共红尘的心态去附和中共,也跟着感慨“没有共产党,中国怎么办?”。人们普遍认为的言论宽松的象征——在私底下可以骂共产党了——其实,都是在党文化里骂,在骂中来理解党,最终维护现状,变相地拥护共产党。

影响人们独立思考的因素还很多。这种经过“思考”后仍然跟党一致的现象,比过去的直接灌输更有危害性。一旦认为那些想法是自己的独立“思想”,就会更加相信那些观点,客观上造成更主动跟党一致,自然更便于中共来统治人民。如果说过去是一个被动地被塑造的过程,那么今天就是党文化发酵成熟和人们主动自律的过程。人们从过去的强行灌输到今天的主动自律、配合理解党的政策,“骂着拥护共产党”,正是共产党长期改造人民思想的典型结果。

今天嘲笑昨天用党的思想思考问题的人,明天又会一样嘲笑自己的今天

一个很具讽刺的现象就是,如果把中共的历史分成一个个时代,人们总是站在“现在”的时间点,对党的政策给以拥护,而对“过去”的时间点上的很多事情,给以嘲笑,觉得那时怎么那么荒唐。如果把时间的坐标往过去移动,会发现那个站在今天嘲笑昨天用恶党的思想思考问题的人,站在昨天的位置又是觉得一切都很正常,照样拥护那时党的政策,很可能还在那里嘲笑前天的行为。今天认为共产党可以迫害法轮功的人,倒退三十年,他一样觉得共产党应该发动文化大革命,再往前,他一样觉得大跃进是如何英明正确。

说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人们都会嘲笑那时的荒唐。其实,今天的人们一样在用这种逻辑思考问题,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自己觉察不到而已。

在连续几年取得农业发展之后,《人民日报》1958年8月27日发表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一文,这是中共中央办公厅派赴山东寿张县了解情况的人写回来的信。文章为了说明亩产万斤“一点也不神秘”,有声有色地描述道,只要足水足肥加深耕加密植,“亩产万斤就成一个现实的事物了。”更有科学家出来根据植物对太阳光能的利用,论证亩产潜力可高达5.85万斤。如今回首当时的言论和行为,都觉得不可思议。

今天,中共的跛足改革使经济有了一些发展,于是在中共的宣传和灌输之下,人们对于中国的未来有了个直线外推的思考模式:现在制造玩具出口,将来就能制造飞机出口;现在是贫富差距,将来是共同富裕;现在有腐败、社会不公、教育和医疗福利等各种问题,将来都会解决;现在环境被污染,将来自然会被治理;现在能源不够,将来一定会有;现在是群体抗争不断,犹如火山要爆发,将来一定会成为“和谐社会”;现在人们的道德日益败坏,将来一定会高尚起来;现在是经济发展,将来一定会有民主自由的制度发展……“二十一世纪将是中国的世纪”,“中国将在本世纪成为雄霸世界的超级大国”——其实,这就是新时代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翻版。

在那个年代,“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造成了“共产风”、“浮夸风”和“瞎指挥风”,把大跃进变成了大后退,人民公社会变成了人民空社。今天这种思想的危害绝不亚于当初,而且由于更隐蔽,人们不容易觉察,更重要的是,当初的思想是被灌输的,而今天人们的这种思想却是自己“思考”出来的,危害也就更甚。

其实,“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句话本身很“唯心主义”,不过是表达一种气魄和决心。但是,一旦普通的哲学内涵被灌进了党文化,就变得极具毁灭性了。在极端唯物主义看来,这不再是表达决心,而是要变成实实在在的物件,要的就是亩产指标,层层夸大的指标,是亩产万斤的高产卫星。不信神的共产党,追求的是“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大无畏精神,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一种莫名的东西冲昏了人们的头。党文化扭曲人性之甚,可见一斑。

昔日“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号角鼓动人们不顾客观规律和现实,要亩产万斤,亩产十万斤。今天“全面崛起”的鼓噪同样激励着人们面对中国的危机熟视无睹,盲目相信中共。二十几年来的跛足改革带给中国巨大的危机,但人们不去监督中共,不去批评中共,不去反思中共,不去解体中共,而是不作为,甚至反对别人作为,盲目地把一切期望都寄托在造成这一危机的中共身上,期望中共有意愿解决,期望中共有能力解决,认认真真地重新演绎着二十一世纪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人有多大的期望,中共就能有多大的希望”。

对中共的期望悖论:期望等于没有希望

中共历史上几次重大政策的调整,都是因为来自党内党外的巨大压力,感受到了“亡党”的危机才不得已开始了改革。也就是说,只有给中共压力,中共才会改良。光是有期望而不反思中共的历史,不揭露中共现在的恶行,放任中共,附和中共,纵容中共,中共就不会改良。于是,期望等于没有希望。

可以这么说,在人们盲目的“期望”中,所谓给中共三十年时间的幻想中,社会危机可能已经把中国破坏好几个来回了。

更重要的是,“改良”对今天的中共来说,已经太奢侈了,因为中共积累的原罪使它根本不愿、不敢、不会改良了。维护统治地位成为中共保住集团和个人利益的一切底线,在中国警察网上有一句醒目的口号,就是“维护党的执政地位”,如此明目张胆地把警察当作党的家奴,可见共产党是铁了心地“不会从良”,而人们的盲目期望更是给中共增加不愿顺应历史潮流的能量。很显然,今天的中共已经成为理性讨论和解决中国问题的基本障碍,只有把中共解体掉,让中国人民没有后顾之忧地来发挥一切聪明才智,自由讨论国家的方向和前途,民族才真正有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