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们的表现 第3集-经济表面繁荣带来的视觉冲击:“把经济搞上去再说”
【希望之声2012年7月9日讯】下面我们举一些典型例子来说明今天的人们是如何用恶党的思想和恶党教会的语言来思考问题的。现在人们对共产党的一个最大情结就是这二十几年的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的巨大变化。在这种冲击之下,人们对如何认识共产党,共产党变没变,有没有希望等都变得非常困惑了。

1)经济表面繁荣带来的视觉冲击:“把经济搞上去再说”

视觉和感官对人的冲击是巨大的。被共产党整怕了、弄穷怕了的中国民众,在生活有了一些改善之后,就很容易满足了。再经过中共一年复一年的“好日子”、“盛世大联欢”的宣传,好像又闹起“赶英超美”,把人们整得飘飘然了,中共乘机浑水摸鱼,用经济的发展来为其执政合法性寻找依据。其实,经济发展同中共毫无关系,功劳属于勤劳的中国人民。有人说,只要有外商投资,只要有智慧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只要有吃苦耐劳的工人和忍辱负重的农民,就是放到非洲小国,也能在二十几年堆出一个繁荣的物质世界。

但是,这样的跛足发展符合民族的长远利益吗?发展的顺序问题,什么先,什么后,相互依赖关系等等,是现代管理中最基本的问题之一。

看看在中国表面繁华的后面是怎样一幅景象。政治改革的停滞,经济体制的畸形,社会的不公,官场的腐败,贫富的差别,道德的堕落,环境的破坏,资源的短缺,对人权、信仰和宗教团体的严厉压制,对民主自由的敌视,对言论和媒体自由的根本钳制,银行坏帐,金融危机,黑社会,娼妓,占大多数人口的弱势群体没有声音等等,以及盘根错节的社会矛盾,风起云涌的民间维权和快速增长的群体性抗争(2005年达8万多起),等等,更别提天有不测风云的大自然的惩罚和报复。在表面繁荣之下的中共政权,犹如坐在火山口上一样。所谓的经济高速增长实际上是以破坏环境和浪费能源为代价的,如果算上环境代价,中国这些年的实际GDP是负增长。

对于中共急功近利的经济畸形发展带来的潜在危机和可能的民族灾难,人们不愿去想,不愿去面对。一是屈服于中共的强权,觉得想也没用,还自找麻烦,二是觉得现在生活总是好了些,哪管这种发展能不能持续,只顾“闷声发大财”。而那些只为赚钱的外商和政客们,看到的只是想要如何从这世界上最后一块市场大饼中分得一杯羹。虽然外界认为经济的发展会给中国带来民主和自由,这二十几年的事实证明外商不但没能把民主和自由带进中国,反而成为中共腐败食物链中的添加剂。

有学者把中国分成三个世界,第一世界住在别墅里享受着别有洞天,第二世界在为住房、医疗和子女教育而不敢消费,第三世界正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战略研究课题组”撰写的《中国现代化报告2005》一书,认为中国经济落后美国100年,如果维持9%左右的经济成长率100年,才能进入世界前10名。维持9%左右的经济成长率100年,可能吗?有人评论到,下一个世纪远远不是“中国的世纪”。但在大城市橱窗式的繁荣之下,一个真正的中国被掩盖起来了。经济表面繁荣带来的视觉冲击,一“俊”遮百丑,帮助中共披上了一层迷惑人的面纱。短期利益和盲目展望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抑制了人们对现实的全面认识,“不识庐山真面目”,更谈不上对共产党的历史反思和理性思考。

我们都知道做诗的功夫在诗外。同样,要把经济真正搞上去,就要首先解决信仰、道德、法律、言论自由、媒体监督等一系列非经济因素。这些问题不解决,经济也就不可能“搞上去”。“把经济搞上去再说”只是共产党拖延体制改革的藉口而已,但现在人们竟然毫无察觉,还以为是真理。其实就是陷入了党文化思维,按照中共的思想思考问题。中国人民现在有很多自由,但都集中在私生活、体育和娱乐上面,其他方面依然是禁区。其他国家在发展过程中,人民是积极参与政治和制度的改良,争取自己的各种权利,而中国人民现在不是这样,对于那些敢于要求权利反中共迫害的民众,许多人不但不理解,还反对别人去争取权利,他们愿意把一切都交给共产党,幻想共产党的自动改良和恩赐。

2003年中国大陆出现了一部引发广泛争议的电视剧,它就是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后遭禁播。该剧真实地揭示了清王朝改革开放必然失败的命运,这一点对中共来讲具有刺激性。清王朝在改革开放之前是没有电灯、电报、电话的,也没有火车和汽车。短短的几十年,上海滩成了世界四大明珠之一,成了帝国主义冒险家的乐园,它的三大条马路上的一栋栋花园洋房,它的浦江岸边的一栋栋的高楼大厦,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早期橱窗。可是这个成就它挽救了清王朝灭亡的命运吗?没有。1905年孙中山先生说:单单是引进铁路、火车、电话、电报这样一些西方的物质文明措施,却不进行政治改革,只能为国内的贪污腐败敲诈勒索,打开更加广阔的门路。

其实,今天的人们也不是不懂得要各方面协调发展的基本常识,都知道越往后,修正的成本越高。关键就是在党文化的氛围之中,屈从中共的淫威,迎合中共的利益,觉得发展经济至少对眼前短期有利,就跟着一味的叫喊要“把经济搞上去再说”,而对中共的杀人放火都可放任不管。

2)“稳定压倒一切”

经历过政治运动的中国人,对“稳定”有特别的渴求。所以,“稳定压倒一切”在老百姓中很有共鸣,成为中共新时期维护统治的主打口号。

说起共产党,人们联想到的就是暴力革命和政治动乱,怎么现在的中共却祭起“稳定”的大旗了呢?说起来很矛盾,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中共可以“动乱”人民,而一旦人民要“动乱”中共,中共就要高唱“稳定”了。几十年来肆无忌惮地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把人民“动乱”得民不聊生,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兴起的民主自由浪潮和人民的觉醒,眼见要把中共“动乱”掉了,这时中共就高喊起要“稳定”了。

显然,中共说的稳定只是中共政权的稳定,而非国家和社稷的稳定。在中共的跛足改革中,那些既得利益者,尤其是那些不受制约的权势者,最需要“稳定”,以便“稳定”地捞取利益。由于他们最维护既定秩序,因此就成了最坚定的“稳定”力量,最可靠的“稳定”因素。这种“稳定”可以高于良知和道义,老百姓是死是活也可以不顾了。当矿井工人死于矿下,中共以“稳定”掩盖死者的冤屈;当拆迁户被逼上梁山,不得不冒死上访,幻想着找回公道,中共又以“稳定”为名进行截访,甚至用“破坏稳定”对遭受不公者进行迫害打击……这样的稳定是假的,社会不公和矛盾积蓄到一定时候,就会像火山一样爆发。共产党宣传的“(党的)稳定压倒一切”就是积累社会矛盾等待总爆发的过程,一旦危机爆发,我们今天拥有的财富都会化为乌有,民族又会遭到生灵涂炭。

大家知道,经济的运行有自己的周期,不可能是“稳定”的,动荡不可避免。越如此,越需要有合理的制度作基础,来保障社会的稳定。真正的稳定,需要自由的秩序,法治的秩序和公正的秩序。英国是最早实行宪政民主的国家,三百多年来保持高度稳定,人民自由,经济繁荣。有矛盾要及时疏导而不是强行压下,中共利用人们在各种运动中整怕了、希望稳定的心理,偷梁换柱,把它自己统治的稳定强加给民众。这种稳定是不稳定。

中共“稳定压倒一切”带来的代价,就是现在转型更难了,成本更高,风险更大。在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的今天,中共只知道一味的打压维权和异见人士,镇压信仰团体,封锁、过滤消息。中共在维护集团和个人既得利益的过程中,原罪越来越大,已不可能指望着它有一天会心血来潮,大发慈悲,主动开展政治改革,实行自由民主。可以说中共本身才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