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们的表现 第6集-“温饱权高于人权”
【希望之声2012年7月9日讯】6)“温饱权高于人权”

面对世界民主潮流,中共在人权方面的恶行成为中共在世界上的一大包袱。于是,御用文人们杜撰出了一个人权歪理,“温饱权高于人权”,“你到饥肠辘辘的农民那里去问问,他们是要饭吃还是要民主自由?”很多人面对国际社会批评中共的人权记录时,也会用中共这一套话语进行批驳。在中共的政治教科书和每年的政治考题中,对这个问题都是有标准答案的。中共在不同的外交场合,也经常俨然理直气壮,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人们重复这句口号,跟中共的宣传和灌输是分不开的。

其实,这是一种混淆逻辑的诡辩,它把民主自由当作一个抽像的概念,而把这个抽像的东西去同具体的“食物”进行对比,加上暗示农民的教育水平低,只会要具体的,而不懂得抽像的东西,从而得出农民都“要饭吃”,于是,就否定了民主自由的重要,结论就是“温饱权高于人权”。

我们稍稍换一个说法,把民主自由具体化,农民们就不会上中共的文字游戏的当了。过重的负担,压得农民翻不过身,就连中共自己都承认减免农民负担是一项关系国家的大事。对饥肠辘辘的农民,如果把“民主人权”的抽像字眼转换成具体的行为,我们可以这么问,“我们农民被整得苦啊,找人把你们的情况反映出去,你们愿不愿意?”“当官的欺压农民,苛捐杂税多啊,咱们把那个坏蛋乡支书罢了,选个真正为我们干点实事的,大伙乐意不乐意?”对于这样的提议,农民们难道会拒绝?

人的肚子饿了,要想得到帮助的话,首先就要发出声音,让人知道你的肚子饿了。就是说“言论权”比“温饱权”更紧要。可是,为什么中共颠倒顺序的狡辩人们也能欣然接受,听之任之呢?就算吃不饱的人没权说话,现在不是有很多人已经吃饱了吗?为什么不让他们说,或者容许他们替吃不饱的说呢?

其实,“温饱权”对于中共来说也不重要,中共在意的只是一个敷衍外界、抵触言论自由的藉口。

类似上面这样的似是而非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党文化改造人的思想之后,的确使得人们沟通起来都很困难,一个问题解决了,还有另一个问题冒出来。如何避免用党的思想思考问题,避免用党教会的语言说话,很关键的一点,就是把角色分开。把自己同党分开,克服党妈妈情结,突破“离不开党”的底线,不把党的无神论、唯物论和斗争哲学、仇恨哲学当作自己思想的基础。对于那些似是而非的观点,看一看如果你附和那些观点,到底对谁有利,是鼓励党干坏事还是监督党、抑制党不让它干坏事。中共可以为自己辩解,但是,我们老百姓不能跟着起哄。别人批评中共的时候,并不是在骂中国人。丢中共的面子,不等于丢中国人民的面子。能够挑战独裁,为真相挺身而出,是真正的勇士,是会赢得世人的尊敬的,这种尊敬是对中国人民的尊敬。

2.不信神,造成人做事不计后果,什么坏事都敢做

无神论是党文化的核心之一。中共之所以得以改造人们思想,就在于切断了民族传统文化,用马列主义外来文化替代了中国几千来的半神文化,从此“无神论”主宰大陆,敬天畏神、善恶有报变成了封建迷信和愚昧无知。就人类历史而言,对神的信仰和宗教在很大程度上维持着人类的道德。不再相信神的存在,也就没有了道德的约束,没有道德的约束,法律的约束也只能是有名无实。于是,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不相信今生来世,不相信做坏事有报应,于是,做什么事都不计后果,什么坏事都敢做。

漠视生命 肆意杀人

1949年以后,在“镇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等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中,数千万人非正常死亡。但在历次运动中,起作用的却不仅仅是中共本身。中共搞运动历来是煽动群众斗群众。很多受害者往往是被中共扣上什么帽子,然后众多乡邻、亲戚甚至家里人就会一涌而上,将其活活整死、打死。那些打人者本身固然有被中共欺骗的一面,但他们之所以能做得出这些恶行,却跟党文化的洗脑紧密相关。一个相信天理,相信人伦人性的社会,不可能大面积干出这种伤天害理、泯灭人性的事情。

“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饿死的大约有四千万人,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饥荒。这一场大饥荒被中共歪曲成“三年自然灾害”,实际上那三年风调雨顺,大规模的洪水、干旱、飓风、海啸、地震、霜、冻、雹、蝗灾等自然灾害一次也没有发生,完全是一场彻底的“人祸”。事实上,如果当饥荒发生的时候,能够开放粮仓,能够寻求解决办法,这场饥荒的死亡人数不至于那么高。更令人震惊的是,面对饿得奄奄一息的村民,中共干部却命令军人强行封锁道路,目睹他们活活饿死也不准他们爬出去逃生。

文革中的“打砸抢”,学生居然用皮带抽死老师,孩子用砖头砸死父亲。还有人把对方打死之后,把器官取出吃掉。

中国古代讲“人命关天”,“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被当局整肃的对象,本身已经够可怜了。但现在很多人却不但见死不救,还要落井下石,甚至以杀人为乐, 只要中共叫干什么就干什么,认为是党性的需要,是党的政策的需要,什么后果都可以不顾。中共思想改造的后果之可怕,可见一斑。

时至今日,这种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党文化思维并没有随时间的推移而成为历史。因为中共的腐败与暴政,社会产生了大量的被压迫团体。富人高官可以利用特权过着一掷千金的生活,而下岗工人却因为没钱治病在家自焚身亡,贫穷人家的母亲因为没法替儿子交学费而上吊自杀……但面对下层民众的凄惨生活,很多人已经漠不关心,毫不在意。面对可怜无助的上访民众,那些所谓的执法人员可以大打出手,将人致伤致残,丝毫不管他人死活。所谓的何院士何祚庥,可以面对无数的矿难,说出“谁叫你生在中国”这样的狠话来。而中共将官朱成虎,则放话可以牺牲西安以东地区、不惜中国一半的人口来打一场核战争,跟老毛的“中国死了三亿,还有三亿”的说法如出一辙。仅仅因为没有“暂住证”,大学生孙志刚就被收容所活活打死。而在迫害法轮功过程中,大量法轮功学员惨遭酷刑甚至折磨致死,在2006年更曝光出自2001年以来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体摘取,中共官员和医生从中牟取暴利。人性之泯灭,骇人听闻。

漠视生命不仅仅表现在政治运动当中,也不只体现在权势者对百姓的态度上,现在社会上人与人之间都充满好勇斗狠,肆意残杀的现象。现在年轻人动不动就砍啊,杀啊,对越暴力的越崇拜。手段残忍的校园凶杀案也屡屡发生。社会上谋财害命、用钱买命的事情随处可见。官员、富豪雇凶杀人,有时连自己的妻友也不例外。

当人的道德沦丧到如此穷凶极恶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处于极其危险的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