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四:被改造思想后人们的表现 第11集-党文化的话语系统控制了人们的思想
【希望之声2012年7月9日讯】党文化的话语系统控制了人们的思想

党话是以“系统”的方式存在于当今中国人的生活中。与自然语言不同的是,党的一切建构了一个人为的“约定俗成”的政治话语体系,取代了正常社会自然形成的生活、思想和语言交际的内容,中国人就生活在党话编织的社会结构里。

中共建政以后,“人民”大概是使用最广泛的词语之一了:政府号称“人民政府”,军队叫作“人民军队”,钱币叫“人民币”,甚至走的马路也叫“人民路”,还有“人民电台”,“人民广场”、“人民公园”、“人民医院”、“人民银行”……和一切共产国家一样,一方面无处不在的被称为“人民”的各种设施、机构、团体暗示着每个人的一切利益、权利似乎都有了具体落实,不必自己再费心了;另一方面,“人民”被戴上了如此神圣的光环,以至于小民百姓都战战兢兢弄不清到底谁是人民。

有这么一个故事,上世纪70年代某人到“人民商场”购物,“人民营业员”态度粗暴,顾客质问:“你这是为人民服务么?”答曰:“为人民服务?你代表人民?”顾客竟一时结舌。

当然,同样的情形,也可以发生在和“人民政府”、“人民警察”打交道中……在中国,虽然“人民”没有法律上的定义,但在中共党文化里“人民”有着特殊的含义。在这里只有中共才可以代表“人民”,才有权划定谁是“人民”,谁不是;而后者就将成为“人民的敌人”,可以不经法律程序而剥夺其权利。他们通常被冠以另一个特定称呼:“一小撮”,尽管这“一小撮”有时候多达成百上千万人,比如1957年给中共提意见的“右派”、1999年仍坚持修炼法轮功的人群等等。“人民”一词虽然不是中共造出来的,但在党文化中被赋予了特定的涵义,当人们习惯性的在各种场合使用着“人民”、“一小撮”等词语的时候,已经在无意识中认可了中共对于谁是或不是“人民”的随意划定,或按照中共的意图进行政治划分和站队。

类似这样渗透生活方方面面的的党文化词句还很多。比如中共建政直到上世纪末,学生从学校毕业后,都要“分配工作”。“分配”一词就表明“党”具有支配权,所以很多人下意识中就觉得饭碗是中共“赐予”的,而不是自己通过努力获得的。特别是很多警察在追随中共迫害民众的时候振振有词:“共产党给我的饭碗,我就得听共产党的。”

党话系统是党的意识形态、党的意志、党的运作实施的载体和工具,中共利用一切国家手段和国家功能完成党语言的体系建立、规范和使用。所有标准话语产生的机构——舆论媒体都由官方占有,并配备中共独家特色的中宣部以及下属宣传系统,干部培训和组织生活系统,中央和各级党校等思想教育机构。历来报纸、文件、官方讲话、学校教材都是统一传播党语言的制度方式。多次政治运动生造出大量新词。各级组织带领群众使用并沉淀在日常生活中,形成党传统、党文化的基础。规范文艺、电影、广播、戏剧,树立党文人、党文化样板,推行党话语标准化。文字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的恐惧作用巨大而持久。在完成党话语建立过程后,中共又立法使之具有合法性。这一切都使得党话语系统成为中国人说话的主导。几乎每一个中国人,在需要的时候,都可以随口说出整段整段的极其标准的党八股话。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这句话决不是仅仅具有修辞的意义。人们都讨厌党八股,可是从中共的文件、讲话、汇报、总结、报纸社论、大中小学教科书、新闻、电视、电影等等等等,被大量重复的恰恰是中共制造的那些党话,这些话并不因为人们讨厌它它就不发挥作用。恰恰相反,它们以语言符号的形式储存在人们的无意识深处,随时都会发生作用,左右人们的思想和行为。

有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厨师,家人深受共产党迫害,后移民到美国加州定居。在餐馆厨房剁肉时,伴着一刀一刀的节奏哼着小调,煞是来劲。不过,对共产党深恶痛绝的他,唱出的居然是“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千遍万遍下苦功夫”,别人给他指出,连他自己都哭笑不得。人们的思想中被灌输的太多的党文化的东西和太多党文化的话语了,成为了人们思维逻辑和讲话的自然部分。

中共建政之后,中共的老百姓就落入了中共政教合一的独裁统治的牢笼,但中共却宣传为“解放”;中共对中华民族正统文化的伤害、对中国人的迫害超过任何一个异族,但中共却称之为“新中国”;中共的瑞金“苏维埃”“革命政权”从事的其实是国家分裂活动,是投靠苏联的卖国政权;中共“长征”其实就是一场大逃亡;南泥湾“大生产运动”实际上是非法种鸦片的运动;中共的延安“整风运动”其实是一场骇人听闻的人间地狱式的精神迫害;饿死几千万人的“三年自然灾害”其实一场人祸;“文化大革命”其实是一场文化大破坏、全民大洗脑和政治大清洗;“改革开放”其实是暂时放松了专制高压,是中共不得已的救命招数……诸如此类,如果还原历史事件的真实面目的十分之一,就足以改变所有中共造出的那些词的骗人光环。但是,因为中共的灌输和话语垄断,人们一直沿用,如果去掉这些词,很多人真的会不知道怎样去描绘去思考那些历史事件,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明明被共产党迫害了,一旦“平反”,就又对其感恩戴德;一提人权,就说是“搞政治”;西方有人一批评中共,就说是“反华势力”;海外华人抗议中共的暴行,就被认为是“不爱国”,是“抹黑”;听说了中共出卖大量领土,反而去给卖国的找台阶,觉得党这样做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高瞻远瞩”(把他卖了还帮人数钱);听中央电视台一年365天的灌输觉得很自然,收到几个揭露中共恶行的电话、邮件,或者几十分钟的真相插播,就认为是在“破坏社会秩序”;对于一个行凶的犯人,人们要追根究底,绳之以法,而面对共产党在历史上罄竹难书的罪恶,人们反而总是认为共产党善于犯错误,还会“有勇气改正错误”…… 人们自然流露的思维中,那些词语“平反” “搞政治” “反华势力” “不爱国” “抹黑” “高瞻远瞩” “破坏社会秩序” “有勇气改正错误”等等,都是中共高调宣传的词汇,却早已成为了人们逻辑思维的理论基础。

现代中国,人们的口头禅很多都是很有中共党文化的语句。比如“同志”,“贯彻”,“领导”,“号召”,“基本原则”,“基本路线”,“社会主义初级阶段”,“XXX特色”,“将XXX进行到底”,“跟共产党作对,没有好下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爹亲娘亲不如共产党亲”,“听共产党的话,跟共产党走”,“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团结就是力量”,“红星照我去战斗”,“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走在社会主义大道上”,“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形势一片大好”……去掉这些党文化话语,很多人可能觉得日常基本表达都会很吃力。党文化语言对中国人的控制之深,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