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五:宣传中常见的党文化 第9集-跟党走的几种类型

2012-07-20|来源:

【希望之声2012年7月20日讯】3)跟党走的几种类型


也许有人会说,共产党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共产党了,再说,现在根本没人信共产党那一套。老百姓都在忙着奔小康,谁还在跟党走呢?现在人们对共产党,都是阳奉阴违,个别胆大的,还在考虑让共产党跟着他走呢,没准儿哪一天共产党真就脱胎换骨了。

这种看法,似是而实非。没有付诸行动的思想就像没有兑现的支票,本身没有多少价值可言。共产党并不怕你在酒桌上或日记里骂它,因为剥夺言论自由固然可以连暗室私语和腹诽的权利都一并剥夺,可是有了暗室私语和腹诽的权利却不意味着就有了言论自由,因为不进入公共空间的言论无法转化成具有一定普遍性的行动,也就无法对现实施加有意义的影响。

我们来分析一下,现在还在跟着“党”走的中国人,有几种类型。
明明白白跟党走。有些人对中共的流氓邪教的老底一清二楚,但为了个人私利,顺着党的邪劲走,“党”也利用这些人的心黑手狠,巩固自己的地位。这些人和中共狼狈为奸、沆瀣一气,是最邪恶的党徒。
稀里糊涂跟党走。中共靠暴力和谎言起家,不光骗了“敌人”、人民群众、国际社会,连“自己人”也一样骗。很多人就是被骗进中共,至今还陷在中共的谎言里不能自拔。这些人属于稀里糊涂跟党走的类型,在中国为数不少。

无可奈何跟党走。有些人对中共的性质有一定认识,也不想和中共同流合污,无奈进得去出不来,于是只好得过且过,对于中国现实,抱一种无可奈何的悲观态度。

以为没在跟党走。有些人以为看破了共产党的红尘,趁着共产党的政策暂时对自己有利,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或者“捞够了就一走了之”的想法,不择手段拚命捞钱。他们协助中共短期内在橱窗城市造成了一个歌舞升平、醉生梦死的繁华景象,这个景象既欺骗了西方,又欺骗了中国人。其实,这些人暂时能够捞一把的环境,正是中共刻意制造出来的;他们的贪婪、短视,一夜暴富之后一走了之的心态,也是中共有意引导的结果。这些人暂时给中共充当了样板,可是他们的财富得不到保障,中共随时可以在一夜之间把他们变成阶下囚,因此他们活得没有丝毫安全感。这些人以为自己在耍弄中共,其实是在被中共耍弄。他们和中共联手制造的无解的社会难题最终会害了自己,也害了自己的家人。

想让党跟自己走。有些人对中共有相当的认识,也有救国救民、澄清天下的志向,可是他们选择的道路,是混入中共党内,试图一步步进入中共高层,从内部改良中共。很多人也把中国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可是,这些人在中共内部一步步升迁的过程,就是一步步被中共同化的过程,因为中共官场的“劣胜优败、逆向淘汰”机制不允许真正正直的政治家掌控“党”的走向,胡耀邦和赵紫阳的被废黜是最典型的例子。关于这一点,我们还可以再举一个例子。

1959年到1962年中国发生了一场大饥荒,在安徽省饿死了700万人。安徽如此严重的灾害,肇因于当时的省委书记曾希圣坚决“跟党走”。曾希圣后来又在1962年兼任山东省委书记。在那场大饥荒中,山东省有900万人饿毙。曾希圣由于“跟党走”而饿死了数百万人,民愤极大,面临被枪毙的命运。但是,因为他坚持的是毛泽东路线,所以毛说他是好人,把他保了下来。

曾希圣有一个副手,叫张凯帆,是安徽省的省委副书记。1959年听说农村饿死了人,他就下去调查,去了无为县。无为县是全国的一个米粮仓,非常大的一个县,有140万人,而当时芜湖市也只有30万人。张凯帆调查的时候已经有90万人饿死了。张凯帆良心难安,决定解散公共食堂,并开仓放粮。救活了50万老百姓。可是张被曾希圣抓起来,戴上手铐脚镣。毛泽东说张凯帆是个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判了20年。

对共产党员来讲,他们所处的就是这样的一套邪恶机制。开仓放粮救活了50万人,被老百姓称为“青天”的张凯帆,恰恰是共产党要迫害的对象,因为张没有跟党保持一致。而曾希圣饿死几百万人却没有关系,因为他跟党保持了一致。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共产党不断这样去训练党员的党性,让他们在遇到问题的时候首先从党的利益出发,而不要从人性良知出发。这样,在中共官场内一步步升迁的过程,同时也是不断背上中共原罪包袱的过程。当他们自己也被染黑,其命运就和中共的命运捆绑到了一起。这时想不跟党走,也身不由己了。

还有一部分人,企图跟党博弈,以“合力”的方式改变历史轨迹。这些人认为,历史的发展的方向,是各种社会力量的合力决定的。因此,他们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影响民众和一部分中共官员,最后迫使中共妥协,改变它的运行轨迹,逐渐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这些人的初衷无疑是善良的。可是,中共掌握着全部的暴力机器和宣传工具,垄断了所有有关国计民生的大事的决定权。少数人改良的意愿和努力,和中共在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祸国殃民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如果把现在的中共政权比作一列正在冲向悬崖的火车,车上的乘客能通过整顿车厢秩序、打扫车厢卫生来避免车毁人亡的结果吗?对于中国民众来说,如果不能扭转列车的方向,就只剩离开列车这一条路了。

4.党叫干啥就干啥

一个正常人的行为是根据自己的判断而进行的。这种判断需要以准确的资讯和普世的道德准则作为基础。人之所以不同于机器,就在于人的自主行为和判断能力。但在中共的宣传里,却时时提倡“党叫干啥就干啥”,而且把这当成“党性强”、“觉悟高”、“组织纪律性强”的表现。

在三、四十年前的疯狂的年代里,很多人满怀激情地响应:“愿做革命一块砖,东西南北任党搬” 、“党叫干啥就干啥”。“干啥”在中文里就包括了一切可能的行为,可能是正常的事情,也可能是谋财害命,杀人放火等等天理不容、绝不能干的事情。“党叫干啥就干啥”一句话,就取消中国社会几千年来的天理要求和善恶标准,把最高的指挥权和裁判权全盘交给了中共。那时的人们不会想到这是对中共的盲从和迷信,是一种荒唐与悲哀,反而有无上的光荣感。听信了“党叫干啥就干啥”的人们,不管是搞阶级斗争迫害自己的乡邻亲戚同事朋友,还是战天斗地破坏自然,或是检举告密,都一马当先,以充当中共的马前卒为荣,党指向哪里打向哪里。

至此,中共从宣传对中国人民的“恩”(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对中国人民的“情”(爹亲娘亲不如党亲),要求人们听话(听党的话、跟党走),发展到了要求人们完全放弃自己的大脑,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中共主宰,完全沦为中共手里的工具。在中共近几年进行的“保先”运动,不仅要“党叫干啥就干啥”,还要“党不叫干啥就不干啥”。在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政权象中共那样对民众进行如此彻底的洗脑和奴役。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