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五:宣传中常见的党文化 第10集-党让人干什么

2012-07-20|来源:

【希望之声2012年7月20日讯】1)党让人干什么


1967年夏,横贯道州盆地的潇水河上漂浮着一具具浮肿的尸体,河面浮动着一层暗红色的油腻。……到处是“斩尽杀绝黑四类,永保江山万代红”的口号,到处是“贫下中农最高法院”的杀人布告,整个道县以及周边地区完全处于红色恐怖之中。
这是《湖南道县农村大屠杀纪实》一文记述的文革湖南道县大屠杀的惨状。

这场发生在湖南道县农村的大屠杀,在两月有余的时间里,杀害所谓“四类分子”及家属四千余人,全地区杀人达九千以上。被杀者主要是所谓四类分子及其子女,年纪最大的七十八岁,最小的才十天。
十九年后,大屠杀的主要责任人之一、原清塘区武装部长,“红联”(毛泽东思想红战士联合司令部)营江前线指挥部总指挥关有志,在监狱中接受采访时,说了下面这番话:
“我50年当兵,在部队入了党,提了干。58年转业回道县,…… 我从来没受过任何处分,总是党叫干啥就干啥。…… 我天天学的就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听到的都是阶级敌人搞破坏,要变天要复辟,蒋介石要反攻大陆,我这个管枪的,怎么放心得下?文革武斗时,造反派抢了武装部的枪,又听说四类分子要变天,反攻倒算,造红色政权的反,我就自觉地站到‘红联’这一边。”

和关有志一样,很多在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杀人、打人、斗人、整人的人,事后不但不忏悔,还往往为自己鸣不平:他们只是“党叫干啥就干啥”而已,自己只是党的一个棋子、工具,并不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共产党都让人们做什么。事实上,凡是正常的生产生活活动,根本不需要共产党让人们做。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里,人们都要工作、要婚丧嫁娶、要从事科学艺术活动、要进行发明创造,有精神追求,要进行人际交往。也就是说,正常的人类活动,都不需要共产党鼓动人们去做。共产党所大力提倡、宣传鼓动的,可以说没一件好事,没有一样是为了社会的稳定和人民的福祉,都是为了维护它的一党利益。

当年中共宣传只有自己才真抗日,把很多热血青年骗到延安,可是进得去出不来,这些人被迫接受洗脑,后悔晚矣。其实,那时候日军占领大半个中国,国军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抵抗,真要抗日的话,根本不需要躲到延安。“解放全中国”是全面发动内战,推翻合法政府,把共产党的极权统治从延安一隅推广到全中国。“抗美援朝”,搭上百万人命和高额军费,几乎拖垮了当时的经济,帮助金家流氓政权苟延残喘,给朝鲜人民带来深重灾难。大跃进,公社化,跑步进入共产主义,造成饿死四千万人的大饥荒。文化大革命,造成全国范围的大混乱,死伤无数,国民经济几乎崩溃,优秀人才花果飘零,传统文化摧残殆尽。“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千万知青失去求学的机会,把大好青春抛掷在农村和边疆。

因为中共宣传的是无神论和唯物论,“党叫干啥就干啥”这句话显得尤其可怕。因为人们不再相信天理,只要能够讨党的欢心,给自己带来好处,就什么坏事都敢干。目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迫害法轮功。很多警察以迫害政策为借口,说是上头叫干的,因而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甚至将人活活折磨致死,还有的跟黑心医生勾结,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包产到户”和“乡镇企业”被称为中国农民的两大创举,其实都是中共在一定程度上放任不管的结果。老百姓自己最知道怎么样管好自己的生活。中共什么也不做的时候是老百姓日子最好过的时候,中共一有所动作,必然给人民带来灾难。过去五十几年的历史,证明的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真理。

2)“驯服工具”为什么目的服务

中共不单单赤裸裸地号召人们“党叫干啥就干啥”,利用煽动起来的政治狂热和各种封闭式的洗脑,让人们心甘情愿地接受自己愚弄、控制和指挥,同时,中共还往往采用欺骗手法,用什么“服从大局”,“为了人民的利益”等等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人们相信“党叫干的”并不是龌龊、邪恶的事情,即使是杀人放火,即使是自残自尽,也是为了“党的伟大事业”。

中共的“驯服工具论”的骗人之处在于,中共还同时肯定了大公无私、积极努力、克己奉公、埋头苦干等品质。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当有人指出中共破坏了传统道德、造成全民道德大滑坡的时候,很多人表示不解:中共好像也很重视道德建设啊,还提出“社会主义道德”、“共产主义道德”、“共产党员的修养”、“八荣八耻”等一系列的理论,发起“学雷锋”、“学焦裕禄”、“学孔繁森”等名目繁多的运动,这些现象怎么理解呢?

稍加思考,我们不难发现,这种思维方式模糊了道德目标和处事态度之间的界线。如果一件事本身是好的,那么行为者本身的勤劳、忠诚、克己等态度会起到好的作用;反之,如果一件事本身是邪恶的,同样这些品质只会提高做恶的效率。一个勤勤恳恳的窃贼显然比懒懒散散的窃贼更可怕,谦虚好学、因而掌握了高科技的恐怖分子比技术手段平庸的恐怖分子更可怕。当整个社会被裹胁着为着一个邪恶的目标工作时,与其勤劳听话,不如消极怠工。

中共鼓吹,为了“党的利益”,党员要“毫不犹豫地牺牲个人利益,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这就是共产主义道德的最高表现,就是无产阶级政党原则性的最高表现,就是无产阶级意识纯洁的最高表现。”“党员不应该有离开党的利益而独立的个人目的。”显而易见,中共提倡的“道德”、“荣辱观”等,只是在表面上与传统伦理有相似之处,骨子里是为维护中共的一党专制服务的。

大家都很熟悉“南辕北辙”的故事。一个人要到楚国去,尽管他有能跑的马,充足的旅费,本领高强的车夫,可是如果他把方向搞错了,永远也不能到达楚国。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他的马越好,旅费越多,车夫驾车的本领越高,只能使他离开楚国越远。当人们听党的话,兢兢业业为党工作的时候;帮着中共去欺骗国人,迫害百姓的时候;为中共歌功颂德、涂脂抹粉的时候,难道不是在大力帮助中共把中国社会拖向万丈深渊吗?

3)“党叫干啥就干啥”的现时表现

现在的中国人变得越来越注重现实,不再相信共产主义,更不愿意为主义或者信仰而付出。于是,中共开始侧重“党叫干啥就干啥”这个口号的另一个方面:党不叫干啥就不干啥。党不叫干啥就不干啥,就是党不喜欢的都不能干。老百姓最常听到的说法是,“这件事中央都定性了,不让干就别干了呗!”

潜移默化中,中共划出了党让人干的界限:“创业”、“赚钱”、“一夜致富”、“炒股”、“美食”、“小资生活”、“时尚”、“白领”、“精英”、“汽车”、“房产”、“娱乐”、“休闲”、“聊天”、“激情视频”、“出轨”“情色诱惑”……物质享受放开,任你放纵欲望,吃喝玩乐嫖赌抽随便来,现在的中国社会在这方面非常“自由”。许多中共干部也是“与时俱进”、“以身作则”。很多人可能纳闷为什么“越反腐败越腐败”,其实从严格意义上讲,腐败恰恰是在“党叫干啥就干啥”的范围里,党要是真的不允许腐败、不给党员和干部好处和特权了,还有谁会给共产党卖命呢?中共自己就没法维持了。但是有一点,胡来可以,党不叫干啥就不能干啥——不能给党提意见,谈政改不能动真格的,不能严肃探讨社会问题,更不能对党的统治有看法。要是退党或者叫别人退党,党就更不叫干了。

在共产阵营崩塌,人们纷纷鄙弃共产主义的今天,中共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还是要打着共产党的旗号进行独裁。在这样的统治下,社会问题层出不穷。贫富差距大,看病贵、上学贵、买房贵,就业难,缺乏社会保障,贪污腐败盛行,道德败坏,环境污染,没有民主,百姓没有说话的权利,治安差、黄赌毒盛行,不讲法制,对公民上访维权的要“截访”。这些问题中共提可以,作为个人,就连说说也不行,不准“制作、查阅、发布、传播”含有“泄露国家秘密,危害国家安全”“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它内容”。如果想为解决这些问题做努力,或者在被违法对待时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那绝对是属于党不叫干的。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