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五:宣传中常见的党文化 第4集-共产党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希望之声2012年7月20日讯】4)共产党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回顾过去近一个世纪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号称“推翻了三座大山”、“领导人民翻身得解放”的中共恰恰成了中国人民头上最沉重的大山。

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暴力斗争、思想斗争和权力斗争交织的历史,运动一个接着一个,“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历次思想批判、社会主义改造、“反右”、“大跃进”、“反右倾”、“四清”、造反夺权、“清阶”、一打三反、批林批孔、文化大革命、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反自由化、六四、镇压法轮功……每一场运动,都使国家和人民大伤元气。中共政权把中国人民置于一种前所未有的奴役状态,任何一个非共产党政权都不可能给中华民族带来如此深重的灾难。

出卖国土

1999年12月9日和10日,中共党魁江泽民在北京与来访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将包括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的“外兴地区”,乌苏里江以东的“乌东地区”,还有唐努乌梁海地区及库页岛在内的至少一百多万平方公里被非法侵占的中国领土正式划入俄国版图。2001年5月,江泽民又与塔吉克斯坦签署协议,将两万七千平方公里有争议的领土拱手出让给塔吉克斯坦。

江泽民为了换取外部支持以巩固权力,黑箱作业,承认了依照维也纳《条约法公约》为无效的一系列中俄不平等条约,将大片本来完全可以如香港、澳门一样回归祖国的土地,奉送给俄国,断了中华民族生存发展的后路。中共高层意识到,江的卖国罪行一旦败露,必然危及中共统治,于是只好和江泽民沆瀣一气,极力掩盖。

破坏环境

共产党极端狂妄,蔑视一切自然法则。在其建政的前三十年,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经济没搞上去,却使自然环境遭到极大破坏。改革开放以后,片面追求经济高增长,杀鸡取卵、寅吃卯粮,过度透支了生态资源。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共产党留下的生态环境,几乎已经无法承载起世世代代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的华夏子孙。

中共环保总局承认,目前中国被酸雨侵害的地区占国土的三分之一;由于空气污染使得4亿多城市居民呼吸着严重污染的空气,1500万人因此得上支气管疾病和呼吸道癌症;水污染使日益短缺的水资源雪上加霜,七大江河水系中劣五类水质占41%(注:劣五类已丧失水功能,甚至不适于灌溉和观赏),3.6亿农村人口喝不到安全的水,城市河段90%以上遭受严重污染;由于污染造成的癌症村自西部的新疆到东部的黑龙江,南至云南、广东,北至内蒙古,几乎遍及全国;中国还有超过90%的天然草场退化,年增退化草地200万公顷;沙漠和沙化总面积已达174.3万平方公里,每年还在以3436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展,相当于一年损失一个大县的面积;由于耕地被占用,目前中国失地农民总数在4000万人左右,每年还要新增200多万人。

以人均土地和自然资源占有量来说,中国本来就居于世界后列。照这样发展下去,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将无可耕之田、无可饮之水、无可供呼吸之空气,这绝非危言耸听。虽然中共官方现在也大讲“可持续发展”,但中共一切以维护自身统治为根本目的的短视特点,决定了这只能是一个装点门面的新名词而已。如今,中国许多生态灾难所造成的后果已几乎不可逆转,这是整个民族的灾难。

杀害中国民众

中共建政以来,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杀害四千万人,加上三年饥荒中饿死的四千万,共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中外学者根据已经公布出来的史料,经过反复的统计研究,最后估算出来这个结果。因为中共各级政府公布出来的数字多数都是缩小了的,所以实际数字只会比这更多,不会更少。

有人说,中共被迫杀人。这种说法不值一驳。中共建政之初,经过连年战争,中国百姓人心思定,对新政权充满希望。中共完全可以大赦天下,完善政治协商制度和各项法律,并大力发展经济。可是中共大开杀戒,发动疾风暴雨式的政治运动,凭藉杀人造成的恐怖,一举建立独裁制度,民主党派迅速沦为政治花瓶。

还有人说,中共为了理想杀人——毛泽东为了建立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制度,付出一定的代价情有可原。这种说法更荒谬,希特勒、东条英机杀人难道不也是为了他们所谓的“理想”吗?
也有人说,这些都过去了,中共不是不杀人了吗?不,中共从来没有停止杀人,只不过过去是大张旗鼓的杀,现在是偷偷摸摸的杀。以前杀人的目的是制造恐怖、从而维护其独裁权力;现在则把杀人变成复杂的产业,比如迫害法轮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高价卖给中外病人,牟取高额利润。

掠夺、糟蹋财富

现在的中共把每年8%的GDP增长速度作为它执政合法性的依据。少数
城市依靠特殊政策和引进外资,造成了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繁华景象。可是,如果我们把目光从大城市移向农村、从沿海移向内地、从既得利益阶层移向城市平民和占中国人口80%的农民,就会发现,贫穷——触目惊心的贫穷——仍然是中国的可怕现实。

中国决不是从来就这么穷的。直到清代中叶以前,中国经济都在世界上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清朝乾隆年间的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的51%,远远高于现在的比重(4%)。虽然民国时期战乱不断,北洋军阀政府还是创造了25%的经济增长率。那么中国的财富到底哪里去了?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共的掠夺和糟蹋的结果。中共建政以后,通过工商业改造和人民公社化,把民间财富在几年时间内集中在中共权力阶层手里,美其名曰“公有制”。巧取豪夺,莫此为甚。
不仅如此。几十年来,因为中共极端愚昧的政策和各级干部的浪费和侵夺,糟蹋了大量的国民财富,彻底搞穷了我们的国家。例如中共建政伊始发动所谓“抗美援朝”,总花费高达500-600亿美元,当时的一半国民收入用于朝鲜战场;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大跃进”,不光造成了几千万人死亡,而且给中国造成直接经济损失高达1200亿元(以当时的价格计算,以下同);十年文革导致中国经济损失至少达5000亿元(这还不算无数的珍贵书籍文物损失和思想禁锢造成的巨大后效应,以及整个社会道德和法律秩序崩溃,一千万户家庭被抄,两千万人被批斗、毒打,数十万人被逼自杀等难以衡量的间接损失),超过1949-1979三十年全部固定资产的总和;以毛的“世界大战早打比晚打好”为指导思想的工业大转移——“三线工程”造成经济损失6000亿。

八十年代以来中国经济的发展,恰恰是中共放松控制、老百姓辛勤劳作的结果,而不是中共夸耀的所谓“政绩”。而且,繁荣的下面隐藏着深刻的危机。高能耗的经济发展模式、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专家估计目前中国城市居民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在0.5到0.6之间,远远超出联合国规定的基尼系数的警戒线)、大规模的国有财产流失(中共承认2004年损失高达3521.2亿元)和贪官污吏卷款外逃(2004年8月16日的《法制晚报》报导,据商务部首次披露的数字显示:中国目前尚有4000多名贪官外逃,共卷走资金高达500亿美元),正在把脆弱的中国经济体系逼向崩溃的临界点。雪上加霜的是,中共又倾一国之力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将天文数字般的国家财力用于迫害无辜的主流民众。

摧毁道德

人们对贪污腐败、官商勾结、警匪勾结、黄赌毒流行、假货流行、诚信危机等等道德大滑坡的表现已经很熟悉了。还有一种道德堕落的表现形式,比较隐蔽,但危害更大。那就是:连道德标准都一并下滑了,人们用滑下来的道德标准衡量自己的行为,还觉得自己满不错
的。其实,中国社会已经滑到道德崩溃的临界点了。

这种状况恰恰是共产党一手造成的。中共给人民灌输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和弱肉强食的斗争观念,批判有神论和一切正统思想,从基础上彻底摧毁了中国人的道德体系。共产党认为,道德是上层建筑的一部分,归根结底是为了统治阶级服务的,因而否定了普世的道德准则。中共虽然高喊“法治”,让人民误以为目前的种种情形,是法制不健全造成的。但法治的基础是道德,对于没有任何道德约束的人,有法可以不依;中共凌驾在法律之上,不但带头破坏法律的实施,而且专门制订恶法迫害善良百姓。中共把撒谎用制度固定下来,官员们说一套,做一套,否则根本没法在官场上混。老百姓看在眼里,心领神会,不吃白不吃,不拿白不拿,你黑我比你更黑,社会风气一日千里地迅速下滑。

《管子》曰: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迷信武力和金钱的中共,不理解道德人心对于长治久安的作用,面对人性恶在今天中国社会极度复杂的表现,它根本就无计可施了。如果说在历史上,外敌入侵曾使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那么今天,中共造成的人心全面失控的现实,则使中华民族面临着更可怕的、前所未有的危机。

毁灭文化

共产党三教齐灭,用简化字腰斩中华文化,疯狂破坏文物,迫害知识
份子;文革后,传统文化基本被糟蹋完了,于是拿出一部分表面文化装门面赚钱。对此《九评》之六和本书第一、二部分已多有论列,此不赘。

中国历史上曾经遭受过多次外敌侵略。如日军发动的侵华战争,造成超过2000万中国军民的死亡,600亿美元的直接经济损失。可是中共这个声称“为人民服务”的党,这个自称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党,给中华民族造成的深刻伤害,却远远地超过了日本军国主义,也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次外族入侵造成的伤害。

很多中国人一方面以中华民族的正统自居,在外国人面前尽量表现出泱泱大国的风范;另一方面又竭力维护共产党的形象,不允许别人稍加批评。他们也许没有意识到:摧残中华文化的元凶,正是这个战天斗地、嗜血贪财、卖国败家、恶贯满盈的共产党。他们如果真的爱国,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拒绝和中共为伍。没有共产党,才会有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