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六: 第8集-改变词汇的感情色彩

2012-07-24|来源:

【希望之声2012年7月24日讯】(4)改变词汇的感情色彩

党文化和正统文化的价值观截然相反,以假为真,以恶为善,以丑为美,表现在语言上,就是中 共把一些词的褒贬含义完全颠倒过来。“斗争”、“战斗性”一类词从来没有被正常人类文化歌颂推崇过,可是中共把它们当作最正面的思想行为肯定推广。同时把 一些本来具有美好意义的词或者中性词注入反面的内涵。如“善人”(中共在“土改运动”常用来指“地主”,如“王大善人”、“李大善人”。中共对“地主”极 尽丑化污蔑之能事,因此“善人”被变得几乎和“恶人”同意)、“忠恕”、“仁爱”、“礼义”、“孝悌”、“清官”、“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中共把这 些说成是“封建主义”的)、“人性”、“民主”(中共称之为“资产阶级”的)、“锦标”(“锦标主义”是指只注意提高工作技能但缺乏所谓“革命性”)等 等。

(5)改变词汇的联想含义
词汇的意义包括理性意义、情感意义、搭配意义、联想意义等。联想意义是指某一个词经过反复大量使用,和某些意义产生了近乎必然的联系,一提起这个词,人们就会联想起一句话、一个社会场景、甚至一种文化氛围。

比如,红色本来是一种普通的颜色,可是因为中共用红色指代“革命”、“革命性”,因此一提起红色,人们就可以联想起跟共产革命相关的大量信息,如“红色江山”、“红色接班人”、“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红色旅游”、“红色记忆”、“闪闪的红星”等等。

由 于中共对社会控制全面而严密,中共的党文化灌输规模巨大而持久,这一类词的数量很大,只不过程度有区别。例如,“风雨”(指斗争,如“经风雨,见世 面”)、“货色”(指东西,如“资产阶级的陈旧货色”)、“算盘”(指计划、想法,如“敌人打错了算盘”)、“外衣”(指外表、伪装的东西,如中共说林彪 “披着马列的外衣,大行孔孟之道”)、“阳光雨露”(中共美化自己时用来比喻“党的关怀”)、“问寒问暖”(经过中共长期宣传,这个词常常使人想起中共干 部“关怀人民群众”)等等。

(6)人为淘汰、边缘化语汇
在建立党文化过程中,中共一方面捏造新词或者扭 曲、滥用汉语词汇,一方面人为淘汰或者边缘化传统文化中的词汇,比如修炼用语(太极八卦、河图洛书、阴阳五行、丹经道藏等)、传统道德语汇(因果报应、仁 义礼智信)等等。“因果报应”在传统社会中几乎是全体社会成员的共识,对民众道德水平和社会秩序的维持发挥了极大作用。在党文化中,这个词没有被彻底废弃 不用,而是被蒙上了反面的内涵,成为被贬低、轻蔑、嘲笑的对象。

(7)句式、篇章和修辞
党话还表现在一些特殊的句式、行文方式和修辞手法上。中共的斗争性渗透在语言方式里,就表现为语言中带有斗的意识,有话不好好说,正话反说,多用反诘句和反讽句,使谈话对方陷入被动而尴尬的境地。

在论证一个道理的时候,受党文化影响的人不是心平气和、与人为善地讲道理,而是诡辩,强词夺理,得理不饶人,没理狡三分,盛气凌人、态度嚣张。有人曾指出所谓“毛语体”的一些特点,这些特点或多或少渗透进普通中国人的话语方式中。这些特点包括:

第 一,定性。如:“XXX是什么人呢?是西方反华势力的走狗。”第二,群体称谓。其好处是无法证明他在捏造,而且不用负任何语言责任。如“众所周知,广大中 国人民都早已识破了他的真面目”。第三,举证倒置。就是把举证的责任推给对方,事实上自己无法证明却弄得好像别人无法证明,最常用的词是“不可告人”或 “别有用心”。如“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的”。第四,一律证伪。对实在无法反驳的就冠以“虚伪”、“恶意”、“假新闻”等。比如“他口口声声说XXX,实际上都是虚伪的,只有我们党才真正维护XXX”。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曝光后,中共“新闻发言人”狡辩说,“最近境外一些 媒体报导我国器官移植医疗活动时编造虚假新闻,恶意攻击我国的司法制度。”第五,总结,不给对方留下任何后路。如“不论他如何狡辩,也否定不了他XXX的 本来面目”。第六,自我贬低,做“我是流氓我怕谁”状。如“我们共产党人就是无情地打击他这样的反动派,不讲任何温情”。

渗透着中共变异、邪恶思维方式的语句和篇章,可以是由中共的独特语词组成的,也可以是普通的语词组成的。不管怎样,这些语句和篇章是党文化的思维方式组织起来的,全都带有鲜明的党文化烙印。

(8)党话是一个系统
语 言是作为系统存在的。一个词的表意方式和使用方式受着整个系统的制约。党话也是作为系统被建立起来的。在此过程中,一方面中共创造了大量的语词(以及语词 指称的制度等),另一方面,日常生活的语词、传统文化的语词、外国文化的语词被重新组织在党话系统中,获得了新的意义。因此,在中国人目前使用的语言中, 汉语原有的词汇在数量上固然仍不少,但由于中共强烈地改变了汉语语义场和语用空间,这些普通的语词也大都具有了党文化的色彩。

“党”像一个强引力场。就像黑洞闯入太阳系会瞬间改变太阳系内的星体排列方式一样,“党”闯入中国的话语空间,也改变了汉语语义场和汉语词汇的表意方式。“党”又像一个强污染源。党文化所到之处,正常人的话也难免被沾染上毒素。

5)党话的实质是中共把帮派黑话强制推广给全体社会成员

由于中共党话这种复杂的保密机制,很多外国人,包括很多专家、学者、政客都被中共蒙骗而不自知。一位国外学者通过分析《人民日报》元旦社论和中共党 代会报告用词特点并统计词频的方法来分析中共的政治走向。可是中共“说的不做,做的不说”,这位学者的研究方法无法看出中共的政治走向,最多只能看出中共 撒谎的走向。

党话的识别功能表现在,通过一个人的话语方式,中共党徒可以辨认出此人是否属于党的圈子和他对党文化的认同程度。2000 年发生了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怒斥香港女记者的事件,使举世哗然。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当时的场景,就会发现香港记者的问话非常简短,可是就在这么简短的问话中, 江就明确判定:该记者不认同中共的香港政策,于是破口大骂。[记者:江主席,你觉得董先生连任,好不好呀?/ 江 :好呀!/ 记者:中央也支持他吗?/ 江 :当然啦!/ 记者:不担心这会影响香港自治吗?/ 江:(破口大骂)]

2005 年7月,“保先活动领导小组”副组长、中组部副部长李景田向媒体介绍中共“保鲜”情况。有记者问到:“最近几个月,中国农村出现了一些骚乱的情况,您是否 能告诉我,中国共产党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处理骚乱事件的?”李景田答道:“很感谢这位女士对中国农村情况的关心。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最近中国农村发 生的这些事情,我们把它叫作‘群体性事件’,而不是叫骚乱。”李景田也是一下子就辨认出这位记者不是中共帮派的成员。

长期生活在中共统 治下的中国人,为了了解政局的真实情况,发展出阅读中共文件和报纸的超常本领。他们善于从字里行间、从领导人的排序、或者从某一个“提法”的变化来辨认中 共的政治风向。中共垄断了人们的一切信息来源,人们出于不得已而这么做。他们也许可以发现政治变化的蛛丝马迹,但因为中共党话的解码方式也是不断变化的, 这种“自发的解码”必然是片面的、有偏差的、甚至是差之千里的。更重要的是,中共这种肮脏的“搞政治”方式,连有点品味的黑社会都不如,我们怎么能允许它 继续祸国殃民下去呢?

由于中共集团窃踞国家统治地位,党话这种“集团方言”、“黑话”,被扩大成一种“政治方言”。“政治方言”是人类 语言学史上的一个罕见现象,在其他形态的社会中还从来没有发现过,它以集团的私利为核心,为政治目的控制言语交际的方式,传播着狭隘的甚至是邪恶的纲领、 意识形态,用帮派操作的方式取代国家和社会运转的正常方式,左右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吞噬受控民族的精神和灵智。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