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七 : 第5集-生活中的党文化

2012-07-25|来源:

【希望之声2012年7月25日讯】2)夫妻是革命同志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传统文化都是以“家庭”为中心的。在工业化最发达的美国,有“家庭观念”仍被视为重要的美德。

对于人来说,家庭是一个放松的地方,夫妻之间有恩义、有信赖、有体贴。夫妻之间敞开心扉的倾诉是消解心理压力的最重要方式,也是维系人心理健康从而保持生理健康的重要途径。

《诗经》上说:“妻子好合,如鼓琴瑟。”传统的家庭中男主外,女主内,男人刚直体贴,为妻儿遮风挡雨;女人温柔贤惠,主管家政,是丈夫的贤内助。夫妻如琴瑟一样相互和谐,两情相悦。婚姻的美满重在互相宽容、能体谅对方,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就是这种状态的写照。

中共党文化不光变异了人们的婚姻礼仪,管制人们的生育,同时也重新规定了夫妻之间的关系。中共批判传统文化,把传统的人伦关系称为封建落后的糟粕,把家庭中的温情与人性贬低成小资产阶级的人性,是党性和革命性不够的表现,由此架空夫妻之间的人伦关系。人性被抽离掉之后,党还要灌输党性,鼓吹夫妻是“革命同志”,不承认夫妻之间的感情和伦理。夫妻“同心”要同党的心,“同志”要同党的志。夫妻间的信赖绝不能超过对党的信赖;夫妻之间的恩义绝不能高于对党的忠心。

家庭生活是婚姻的目的,中共恰恰相反,男女结合并非为了组织家庭,而是为了党,成为党的一个单元,是党搞革命的手段和工具,于是夫妻便成了“革命同志”。中共承认的十位“女革命家”之一、陶铸的夫人曾志在她的回忆录《一个革命的幸存者》中写到自己的婚姻观:对于一个共产党员,夫妻生活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政治生命。

《共产党宣言》中明确表示要“消灭家庭”:“我们用社会教育代替家庭教育,就是要消灭人们最亲密的关系。”家庭、亲情人伦乃天经地义,夫妻、子女、父母、朋友、人与人的正常交往构成了人类社会。人类也因为有夫妻的家庭形式,才能在理性和道义的约束下繁衍和发展。然而,共产党用“革命同志”间的利益关系,取代夫妻间的人伦关系,从根本上变异了人类社会的基本组织形式。

正如本书第六章《习惯了的党话》所分析的那样,夫妻之间称呼“同志”,是让夫妻在日常生活中时时记得自己的“在教身份”,使中共邪教的阴影凌驾在家庭之上。首先是“同志”,然后才是夫妻。若一方被中共划为敌人,则不属于“同志”之列,因此而必须划清界线,抛弃配偶,靠拢党组织。将夫妻等同于“革命同志”,打破了夫妻间的传统亲情,破坏了夫妻的恩义与信赖,人们连枕边人都无法相信。一旦“革命同志”的关系被打破,夫妻之间的伦理也不起作用,直接造成了文革期间和各次政治运动中夫妻相互揭发检举,毫无人性可言。

对人造成最大伤害的常常是最亲近的人,因为对方知道你几乎一切的优点、缺点和弱点。一旦被最信赖的人伤害,人很可能会觉得天下滔滔,无处可以容身,人海茫茫,无人可以再信,进而怀疑一切。这正是共产党所需要的。

“文革”结束后,革命的因素渐渐淡出,这种“革命同志”关系演变成了生活中的“同志关系”,只为了具体的目的和利益而维持家庭,夫妻之间情感的交流和相互体贴非常欠缺,家庭生活变得单调沉闷。很多家庭的孩子长大成人之后,夫妻甚至不知道今后要干什么。

3)男女都一样,女人半边天

俗话说男女有别,而在党文化多年的影响下,提起女性,很多人自然地回想起“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妇女能顶半边天”之类的话来。然而,男女本来就是不同的。

中国传统文化讲究阴阳平衡,其实是讲了一个万事万物相互协调的规律,其中包括男女。男为阳,女为阴,男子的特性是刚直,女子的特性是娇柔。二者刚柔相济,和谐共生,而不是恃强凌弱。中国几千年的伦理道德中提倡的是夫妻之间恩爱为重,男主外,要承担家庭责任,要养家糊口,爱护自己的妻子,为她的终身负责;女主内,要上敬公婆、相夫教子,要疼爱自己的丈夫。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单元,在古代中国社会里,家庭和家族更是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古人的人生理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遵循的其实是同一个道理,“平天下”不过是把“齐家”之道推广到更大的范围。在家庭关系中,“夫妇”关系又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中庸》说:“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中共鼓吹“男女都一样”,直接破坏了家庭的平衡与和谐,是中共颠覆传统社会秩序的重要步骤。

在传统社会里,女性虽然在政治、经济、科研、军事等方面没有做出突出的成就,但在教育子女、维系道德和维系正常的社会秩序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特别是母亲将慈爱根植于孩子幼小的心灵,待孩子长成后才会把这种爱心传递给社会。像“孟母三迁”和“岳母刺字”的故事,几乎每个中国人都耳熟能详。如果没有深明大义的岳母的教导,也许就没有后来岳飞“尽忠报国”的壮举。

中共鼓吹“男女都一样,女人半边天”,强行改变女性传统的贤妻良母的角色,让女人和男人一样冲锋陷阵,去干自己难以胜任的工作。另一方面,照顾老人、教育子女的担子无人承担或无法承担好,对孩子的教育完全依赖上一代(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或者学校和社会,因此而造成复杂难解的社会问题。

鼓吹“男女都一样,女人半边天”,是中共进行全民斗争的需要。因为传统女性很少介入社会活动,这样一来,中共能操控的人就少了一半。中共宣传自己“解放”了妇女,实质是要鼓动女性参加所谓的革命活动,把从前温柔贤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性组成“铁姑娘队”和“红色娘子军”,把全社会都卷入中共的造反运动中。

“男女都一样”表面上好像提高了女性的地位,殊不知这样的观念是建立在对党文化的认同上。这种全然不顾女人生理上的不同而强迫她们做很多力不胜任的工作,用对男人的标准来要求女人,实际对女人是不公平的,是党文化下对女性真正的奴役。

孔子说“君子和而不同”,恰恰是每个人不同的特点构成了一个多彩的社会。每个人各有所长,互相尊重,平等相待。而在中共那里,要“统一思想”,把社会变成一元化的社会。对于男女这种天地生成的不同,中共则灌输“弱肉强食”的丛林思想,让女人觉得如果比男人弱就会被牺牲掉,就会被压迫。而女人如果想保护自己,就必须强悍起来。

女人弃柔从刚,等于放弃自己的长处,而以自己的短处去与男人的长处争强,于是失去自己很多本色的东西。女人除学习工作外、又得做好贤妻、又要繁衍后代、还得为自己要不要作良母挣扎,又得当男子闯关夺将,又得做女儿描红绣朵。中国女人自己也感到了这种压力,感到做女人累。

“男女都一样”的观念导致了中华大地阴盛阳衰的现象。这种党文化造就的女性形象就是刘胡兰、李铁梅、江姐、阿庆嫂……等等,她们个个杏眼圆睁,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讲起话来气壮声粗。中国古代女人温情的一面被人为的抛弃了。这一点,很多女性自己也从书报、影视上发现了,日本、韩国、台湾的女人更会打扮,更有女人味。党文化指导下的女人在男性化过程中失去了温柔的特性,变得粗暴蛮横,强调女性实现人生价值的核心就是战胜男人的激进观念,造就了当今许多失去女性特质的女孩子,也造成了今天男女之间的恶性竞争、婚姻家庭关系的紧张。

人们在被党文化变异了的婚姻和家庭中很难得到有精神上的归宿感。女人要去顶半边天,做男人要做的事,势必使女人也变得像男人一样强悍。家里谁也不服谁,互相间的争强斗胜使家庭失去温馨。男人抱怨女人没有女人味,女人也恨自己的男人不刚强,窝窝囊囊。被女人压制的男人,不再可能顶天立地,拥有男子汉的尊严,变成了“妻管严”。很多男人在家里无法实现男人的尊严,就去家庭之外寻找女人对男人的顺从和尊重,结果造成了更多的矛盾,人们更加淡漠对婚姻的责任感。现代中国社会的高离婚率和各种婚外情的泛滥,与家庭受到党文化破坏有很大的关联。

“男女都一样”还表现在女性的着装上。毛曾赋诗说,“不爱红装爱武装”。其实,爱美是人的天性,更是女人的天性。中国女人到底爱什么怎么能由共产党的男性党魁说了算呢?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女人只能穿三种颜色:蓝、黑、灰,服装样式也限于列宁装、绿军装几种。一旦有人敢于穿带点花样的衣服,轻则受批评,重则被批判。共产党曾经专门派人把女人高跟鞋的跟砍断、把好布料做的裤子用剪刀剪开。外国人来到中国,看到中国女人的无性化装束,着实吓了一跳,还以为中国穷到女人连裙子也穿不起,只好把丈夫的衣裤穿到大街上。

现在人们的衣服虽然花样多了起来,可是党文化灌输的观念还在顽固地发挥着作用。和其它国家的人相比,中国女人着装不得体,说话粗声大气,不够善解人意,行为也常常显得无礼。娇柔、优雅、端庄、细腻、体贴等女性美的体现,被共产党破坏得所剩无几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