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 之七 : 第3集-生活中的党文化
【希望之声2012年7月25日讯】3.年轻人结婚,要新事新办,不拜天地神,唱感谢党的歌

1)正统文化中的婚礼

正统文化重视四大礼节:冠礼、婚礼、丧礼和祭礼。

“冠礼”是指成人礼,按照儒家礼节,男子二十岁行加冠礼以示成年,意味着真正承担社会责任的开始。“丧礼”是在人过世之后的丧葬仪式,常请僧道追荐亡魂。“祭礼”则是祭祖、祭神的礼节。中共夺取政权后,上面的三种礼仪都被废弃,这与其中包含的敬天敬神,“慎终追远”的因素有关。

然而“婚礼”毕竟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无论是中国古人还是西方人,婚姻为一生的约定,要拜天地神明,隆重其事。

《礼记》中专门有“昏义”一章(“昏”为通假字,同“婚”,因古人婚礼常在黄昏时分举行),规定了“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这六礼。其中“纳采”指提亲;“问名”指询问女方姓名,以便占卜吉凶;“纳吉”指将占卜的好消息告诉女方;“纳征”指男方向女方送聘礼;“请期”则指男方通过占卜择定婚礼日期后请求女方的同意;“亲迎”则指男方在婚期去迎娶女方。

儒家认为,婚礼是两姓合好,上则行宗庙祭祀的职责,下则养育后代,因此婚礼是恭敬、谨慎、尊重婚姻的正礼。迎娶之日,男女要先拜天地,请天地作为婚姻的见证;拜高堂,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并请父母做婚姻的见证;夫妻对拜,以示相敬如宾。

西方的教徒结婚则要上教堂,请天主为见证,不信教的人也要念誓词“从今以后,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足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我都将爱护你、珍惜你,直到天长地久。我承诺一生一世,对你忠心到底。”

2)中共对婚礼的扭曲

正统文化中的婚礼一方面表达了对天地神明的尊敬,另一方面将人伦之常通过外在的喜庆又不失庄重的礼节表达出来,有对祖先的敬、对父母的孝、也有夫妻之间的恩和义。

婚礼的细节常常成为人一生中最幸福的回忆,因此共产党也一定要把婚礼作为其巩固和维系统治的重要方式。在中共插手之下,婚事带上了强烈的党政治色彩。例如结婚需要“党组织”批准,不同“阶级”地位的相亲相爱会受到警告或不被批准。而党的干部则常常由“组织”给配一个,于是这样的家庭充满对党的感激,变成党的“微型战斗堡垒”。婚礼的仪式被鼓吹为“新事新办”,不再拜天地神明,而改为向党唱赞歌,用党替代了传统的神的位置。

《百年风俗变迁》提到了中共建政后的婚礼形式,除了在服装上去掉了男子的马褂长袍、女子的凤冠霞帔而改穿列宁装之外,证婚人也从天、地、父母换成了“党支部书记”。结婚的时间则选在“五一”、“十一”这样的中共规定的节日,“拜天地”变成了“向毛主席像鞠躬”。

至文革时,结婚前更要念一段毛语录:“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一切革命队伍中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将婚姻私事上升到“革命”的高度。注意一个细节,就是“一切革命队伍中的人”才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革命性高于人性。同时还要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恩情深”,“毛泽东思想是传家宝,谁要是反对她,谁就是我们的敌人。”在婚礼庆典上,还要绷紧“阶级斗争”的弦,向毛表忠心。

“天大地大”这首歌是1966年邢台地震后开始传出的。在婚礼之时唱这样“赞美诗”式的歌曲,无非是共产党神化自己的手段,并使人在回忆婚姻的甜蜜时自动想起这些赞颂中共的歌词。

即使在文革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多有工作单位的人,尤其是有头有脸的人的婚事仍然免不了党组织、党领导的介入,新郎新娘还得表示感谢党的关怀。尽管中共现在已经不再插手具体的婚姻形式,但经过几十年的间隔,正统的婚姻礼节已经被抛弃,而随之被抛弃的更是婚姻的神圣感与责任感。现在的很多婚礼,除了闹得乱哄哄的,已经看不出其中的神圣与传统礼仪的规范了。很多的家庭矛盾、夫妻感情破裂、一夜情的盛行,与中共破坏正统的婚姻观念和婚礼形式不无关系。

党文化无处不在的一个具体表现是,除了完全占据政治、经济等公共领域外,还全面介入一向被认为是百姓个人领地或隐私范畴的家庭生活。结不结婚、跟谁结婚、生几个孩子、何时才能生,党一概要管,而且是动用一切国家暴力机器来管。

夫妻本是姻缘所致,恋爱和婚姻是人类富有浪漫色彩的永久话题,家庭更是人生航程的栖息港湾。家庭和睦,夫妻恩爱,那是人们所期望的幸福。但是,共产党却要把阶级斗争的战场直接开进每个家庭。夫妻变成了立场分明的“革命同志”,政治斗争从工作场所延伸到下班后的厨房和卧室,造成了变异的家庭关系。

上天造人,分为男女,是要他们阴阳互补,刚柔相济,因此男女双方在人的特性和身体能力上各有所长。而共产党却要把女人变成男人,鼓吹男女都一样,妇女能顶半边天。这不但没有让妇女在求职就学和政治官场上的地位上升,反而把中国女人的温柔贤淑抹杀殆尽,造成了大陆社会特有的阴盛阳衰的恶劣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