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之七 : 第2集-生活中的党文化
【希望之声2012年7月25日讯】2.取消传统节日,过党安排的党节

传统节日除了过年被中共叫成“春节”外,还有很多被中共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党节,以党文化取代传统文化对人们生活的影响。

中国的传统节日都与修炼、神佛等有着密切的关系。比较重要的传统中国节日除了新年之外,还有元宵节、清明节、端午节、盂兰盆会、中秋节、重阳节、冬至,此外还有浴佛节、七夕等。

元宵节在“正月十五”,原本来自于道教的“上元节”,传说中为天官大帝的诞辰日。汉明帝刘庄因为崇信佛法,于是下令寺院与民间在这一天放灯,象征佛法大明。自此,元宵节也成了灯节。

清明节是祭祖扫墓的时候;端午节一说起源于祭祀屈原、一说源自于龙神崇拜。中秋节起源于周朝,周天王每年中秋要祭月,后渐渐留下了赏月的习俗。重阳节为九月初九,按照中国的术数,“九”象征极高(道家讲九层天)、极广(九州方圆)、极深(九地之下)、长久等等,此时人们赏菊、佩戴茱萸、饮菊花酒等。冬至则是帝王到天坛祭天的日子。

浴佛节在四月初八,又称佛诞节、龙华会,是释迦牟尼佛出世的日子,这一天善男信女要到寺院进香、参加斋会,举行布施、放生等活动。七夕是七月初七,源于牛郎织女的传说。盂兰盆会在七月十五,是荐亡的节日,起源于佛教中目犍连尊者依释迦佛开示,设盆斋僧,使其母脱离饿鬼道的典故。

略述中国的节日,可看出无节不与祭祀、神话或佛、道教有关。如果这些节日得以保留,并依循传统庆贺,则中国文化中与神有关的部分会代代相传,这是共产党所不能容忍的。为了割断中国人和中华传统文化道德、传统文化价值之间的承接、联系,让中国人不再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和保护,完全暴晒和浸泡在党文化之中,通过日常习俗对民众进行洗脑,中共除了正月初一这个被改称“春节”的节日而保留之外,其它传统节日,无一为中共的法定假日。传统的节日民俗被中共挤压得失去了生存空间,不得不遗憾地退出历史舞台。

同时,中共制定了其它“节日”,为其统治服务。这些“党节”包括“三八妇女节”、“五一劳动节”、“五四青年节”、“六一儿童节”、“七一党的生日”、“八一建军节”、“十一国庆节”等。
过节的时候,回溯节日的起源常常成为当天的热门话题,而中共所指定的节日,无一不与“阶级斗争”或“革命”有关,或者是对它自己的里程碑的纪念,这种节日政治化的做法,目的就是让人顺服它的意识形态,以及庆祝中共的成立和发展。不仅如此,在党节里还不只有放假休息,每到党节,就组织“歌咏比赛”、“文艺汇演”等,为恶党歌功颂德。需要强调指出的是,中共动辄给它的节日冠上“国际”二字,好像真是全世界的盛大节日。到了国外人们才发现除了几个共产主义小兄弟,人家外国人过的都是自己民族的传统节日,根本没有“三八”“五一”“六一”的。共产党故意渲染“工人、妇女和儿童”是被歧视的阶级和群体,鼓动他们起来斗争。其实,恰恰是在共产党国家“工人、妇女和儿童”才是真正受到压迫的。共产党利用这几个节日不过是为了配合其阶级斗争的需要。

“三八妇女节”常见的活动是评选模范或者是“三八红旗手”,举行女性为主的运动会,文艺演出等等,或者是表彰会、庆祝会、联谊会等集会性的活动。近年来三八节的庆祝被要求搞创新,但不管多少过法,主题可以概括为进一步借节日来加深人们头脑中“女人半边天”,“男女都一样”的党文化,表现党对女性的“关怀”,突出党让妇女“翻身”,得到“平等”地位,同时让女模范们对党歌功表忠心,对其他人进行洗脑。

“五一劳动节”起源于1886年5月1日,以美国芝加哥为中心,举行了约35万人参加的大规模罢工和示威游行,示威者要求改善劳动条件,实行八小时工作制。五一变成党节,庆祝的活动给人灌输“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另外一个特色就是评“劳模”,从下到上,给工作出色,有成就的人或者是各行各业的突出代表以荣誉,甚至直接吸收入党,让人们感觉到自己被承认肯定,高兴之余不忘是党给了自己这一切。通过对这些优秀者的统战进行对各个行业的进一步控制,同时壮大自己的门面。

“五四青年节”则起源于1919年的“五四”运动,原本一场维护主权的爱国运动,经共产党宣传成为“觉悟了的中国无产阶级,第一次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了政治舞台”的标志。

庆祝“六一儿童节”的主要国家都是“社会主义”或“前社会主义”国家。“儿童节”的起源莫衷一是,中共把这个节日也归结到“反帝”上。“儿童节”的庆祝活动归妇联管,去公园也好,文艺演出也好,孩子过节却不能做孩子想做的事情,小孩要说大人想听的“小孩话”,各种活动由老师一手操办,其意义不单纯是庆祝和娱乐,“五讲四美”、“做接班人”、“知荣辱庆六一”等等活动的主题都要符合党的某个阶段的政策和要求。孩子们耳濡目染的是党文化里借文艺之名达到政治目的的一套,还有“主题队日”、“歌咏比赛”,天真的孩子们从小就被迫适应这套虚伪的做事方式。

不仅如此,六一前后是入少先队的日子,在“队旗”下宣誓:决心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从小就把孩子们拉到中共的邪恶政治里边。

“七一”则是个不伦不类的“节日”,因为中共并非7月1日成立,却被中共规定为“党的生日”。实际上,中共是由苏共在1920年8月派代表维经斯基来中国建立的,党名也是苏共所取,当时称为“第三共产国际中国支部——又称中国共产党”,其使命为苏共所托付的“颠覆中华民国和消灭中国国民党”的无产阶级革命。1921年7月所召开的只是中共的代表大会。从常识推论,也是先有共产党,后有代表大会。
中共一大是苏联人出钱召开的。后来投靠汪精卫成为第二号大汉奸的陈公博是中共创始人,一大代表。他携新婚夫人借开会机会到上海“公费旅游”,住在大东旅社。7月31日,在陈公博住所隔壁发生一起情杀案。随后法租界警察来办案,中共才移至嘉兴南湖开会。当时成立政党是合法的,警察也并不是为了抓中共代表而来,而中共却将警察的到来渲染成“对敌斗争”的险恶。1981年,中共党史研究室根据1921年8月初《申报》上关于情杀案的报道推算出中共成立时间为7月23日,并写进《中共党史大事年表》中。

“七一”虽为“节日”不是“假日”,但却是各级党委和中宣部对社会开足马力搞宣传的重要时机。对外如此,对内亦然。党员要参加各种组织活动,党的各级领导要讲话,也是每年一次重新给党员充电,增强党性的机会。除此以外,新党员入党也多选在七一前夕。全社会承认七一作为节日的存在,就是承认中共对中国的占据。整个节日每年一次起到了给中共输血,加强中共生命力的作用。

“八一建军节”是为了庆祝中共称之为“南昌起义”的暴动。当时的背景是,国民革命军在蒋介石的带领下于1926年发起北伐战争,讨伐北洋政府。由于人民的拥戴,北伐军进展顺利,国家即将统一。中共一方则在斯大林亲自命令下不断破坏北伐,甚至于要用武装暴动的办法打回广东去,以阻止国民党打垮北洋军阀。蒋介石被迫于1927年4月12日,从国民党中清除共产党,而中共则于当年8月1日发动南昌暴动,搞起武装割据。由于南昌暴动是中共掌握自己军队的开始,故被命名为“建军节”。

“十一”是中共1949年10月1日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的日子,却要求全国人民来共同庆祝所谓的“国庆节”。“国庆”活动即被赋予重大政治意义,作为庆典的主体,在北京举行国宴、阅兵、焰火、游行。一方面炫耀武力,震慑百姓,另一方面用焰火、国宴、园艺等粉饰太平,用天安门广场摆放孙中山的巨幅画像来“统战”台湾,用游行来伪造“万民拥戴”的假相。此时,电视通常要放“开国大典”等影片,缅怀中共“解放”的不易,人为把中国定义为中共建立的国,加重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混淆党和国家的概念,给人错觉好像中国是中共建的。

事实上,现在很多华人将10月1日称为“国殇日”。自中共建党以来,带给中国人无尽的苦难,特别是在夺取全国政权之后,中共造成了大约8000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出卖了数百万平方公里领土,毁尽了中华文化的精华,对于道德和生态方面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破坏。中共强迫人民庆祝它的成立与发展壮大,等于强迫人民庆祝自己日益深重的苦难。

中共把“五一”、“十一”变为七天长假,天数虽多,却没有自主调剂的余地。中国人常在这几天安排旅游、结婚或其它重要活动,这些活动常常给人留下美好的回忆,以至于多年后也许还会指着自己的结婚照或旅游纪念照说“这是我某某年‘国庆’节照的。”从而潜移默化地将中共的节日,与普通人生活中的重大事件联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