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 之七 : 第8集-生活中的党文化
【希望之声2012年7月26日讯】阶级斗争观念的作用与表现

“党指向哪就打向哪”,那个“打”字有讲究,那是中共阶级斗争思维活生生的写照。“对同志像春天般温暖,对敌人像严冬般冷酷”,“立场坚定、爱憎分明”,好像不打不斗就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共产党自创立之初就建立了阶级斗争理论(《共产党宣言》称“迄今为止所有存在社会的(文字)历史都是阶级斗争史”),其后这一理论又被马恩列毛等发展。中共在夺取统治权之前需要鼓吹阶级斗争理论,因为这是其推翻当时合法政府的唯一理由;中共建政之后,不断开展阶级斗争是其巩固统治、杀戮异己的手段。所谓阶级斗争理论成为了党文化的基石之一。

斗争哲学造成了一种全社会随时随刻都可以调动起来的准军事化心态,所以不管是哪一次大的运动,其动员速度都是惊人的。除了军队被塑造成指哪打哪的工具外,各个工作领域都被中共称为“战线”,当然也是军事化管理,下级绝对服从上级。只要中共指出一个目标或一个方向,很多人就会立刻附和,一哄而上。在人们日常的生活中,人们常常会看到、听到经济活动被称为“××战役”、科研上“打一场攻坚战”、职位调动叫做“赶赴新战场”,什么都带有“打”、“斗”、硬干的心态。不但在前面提到的“抗洪、抗旱”等对待自然灾害的问题上采取封堵和斗争的办法,在对待所有社会问题和矛盾上,中共的思路都是“斗争”和“强迫”。任何社会矛盾只要一露头,中共便用暴力“消灭在萌芽状态”。日常生活中尚且如此,在中共真正进行阶级斗争,整人、迫害人的时候,表现就更变本加厉了。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中共所谓的阶级斗争,并不局限于“阶级”之间的斗争。比如“历史反革命”、“右派”、“走资派”等等“阶级敌人”在被批斗之前,就早已失去了对生产资料的占有,共产党仍然把他们列为阶级敌人,理由是,他们的思想、立场仍然站在“无产阶级的对立面”。所以“阶级”的划分依据,实际上是人们的思想。思想不被中共认同的,一概被划为阶级敌人加以清除。

早年因为占有生产资料而被批斗的“资本家”,如今被称作“企业家”,只要其思想、立场被中共认同,就可以被划为“无产阶级”,加入所谓“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成为中共党员;一无所有的失业工人、失地农民则被视为不稳定因素,如果敢于上访喊冤、表达不满,说了中共不喜欢听的话,则可以用武力镇压这些真正的“无产阶级”。

在今天的社会中,“阶级斗争”意识的外延更广泛,表现更复杂,但其实质都是按某种标准把社会成员分类,对于不属于自己的异类加以打击。这种深入生活的“阶级斗争”意识的具体表现有:强制别人按自己的意图行事、不尊重他人;攻击、贬低、抹黑别人,直接打击对方的心灵、名誉和人格;不讲道理,不好好说话;跟人吵、骂、斗;善于使用权力、利益、生活条件、人的感情或者通过各种社会关系和渠道,用各种办法给别人施加压力、把对方镇压倒、弄服。解决生活中、社会中的问题也很少考虑他人,从积极的、建设性的、把事情办好的方面出发,常用的是斗争、带有破坏性的一套负面手法。

每个人的个性、才能、工作、家庭状况、财富多寡、生活环境、文化背景都不同,人类社会从古到今都存在着差异甚至矛盾。而共产党把这些差异的原因归结为阶级,推行用斗争的方式来解决这些差异和矛盾,使得中国人看问题简单化,非黑即白,非此即彼,不是朋友就是敌人,而忽略了人的思维和行为本来是复杂的,不存在完全的对立或者完全的一致,人与人之间的合作或者认同也不可能建立在没有矛盾或者没有不同见解的基础上。解决具体问题的方式,也遗忘了为人着想,倾听他人意见,谦逊等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西方的团队精神,包容化和多元化也无从谈起。稍微有不合或者差异,自然而然的就用斗争的手段解决问题。中国人的内耗内斗现象每个人都深有体会,阶级斗争的观念从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如果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发动的政治运动中,民众尚需动员、威逼、利诱之后才能参与,那么在其后的几十年中,随着人们的恐惧心在运动中逐步增长,随着中共灌输斗争思想、宣传“党的伟大”,跟随中共的指挥棒起舞、冲杀就逐渐开始融入中国人的思想方式,成为日常思维、行动的自然状态了。

结语

政治只是正常社会生活的一部份,而且不是最重要的部份。党文化入侵以后,中国人的私人生活被强行拖入政治。我们的传统节日被废除或者被篡改了内涵,我们被迫过党安排的节日,把党的喜怒哀乐纪念庆典当作我们自己的喜怒哀乐纪念庆典。婚姻大事要党操办,年轻人结婚时既无拜天地父母的仪式,也不表示夫妻恩爱相敬如宾,却要感谢党,向党表忠心。

我们讨论抗洪抗旱、控制生育问题时,应该意识到这并不是中共没有科学决策,而是中共不可能科学决策。中共解决问题的指导思想不是科学决策,而是“斗争哲学”。“抗洪抗旱,战天斗地”反映了对自然的态度就是斗争。人口问题完全可以通过投资教育和社会保障系统来解决,而中共偏偏放弃一切人道和温和的做法通过杀人和强制来控制生育。宣传“男女都一样,女人半边天”,则是鼓动女子与男人争强,背后仍然是一个“斗”字。“党指向哪就打向哪”,一个“打”字也反映了“斗争”思想。

经过中共灌输党文化中斗争思想、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邪说之后,中国人在生活中习惯用斗的思想来解决具体问题。遇到矛盾的时候,想到的不是“有话好好说”,“退一步海阔天空”,而是用强制、杀人、群众运动等斗争的手段。遇到与自然界相关的问题,想到的不是顺应自然,而是硬着脖子逆天而行。

深挖“斗争哲学”的根源,则与中共的无神论与唯物论的宣传有很大关系。正因为无神,所以不会敬畏天地,不会“仁者爱人”。这是斗争思想得以推广的原因。

只有剥离党文化,我们才能过上正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