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 之八 习惯性的党文化思维 第9集-

2012-07-27|来源:

(11)党利用一切好事为自己涂脂抹粉


运动员得了奖,科学家把卫星送上天,农民有个好收成,申办个奥运,修了个水库,中共都会把功劳算在自己身上。时间久了,人们还真认这个邪理了。把有点突出表现的人再诱骗发展入党,这样好事都成中共干的了。所以,有个现象,只要说一点中国的好事,人们自然就觉得是在说中共的好事,都能成为给中共涂脂抹粉的颜料。有一个词叫“党的政策好”。党不管农民,农民有饭吃了,党不管个体户,个体户发财了,没有党干扰了,百姓日子好过了,这本来是暴露共产党有多么不好,但共产党反过来把这叫“政策好”,老百姓跟着就感恩戴德。现在中国经济的表面繁荣,靠的本是廉价劳动力、海外投资和中国人的聪明勤劳,中共把这些都当作自己的资本。其实,恰恰相反,中共急功近利维护其合法性的心态,造成了多少资源浪费、环境破坏以及社会不公和道德败坏。是因为中国有十几亿人的大市场才掀起的中国热,可是中共的宣传总是把世界对中国的重视当作对中共的拥护。

(12)党动辄就要代表一切,领导一切

中共独裁专制,却很喜欢把“国家”、“民族”和“人民”挂在嘴上,动不动就发声它要“代表”全体中国人民如何如何。老百姓没有发表言论的份儿,只好被“代表”了。而反反覆覆被“代表”后,也就习惯了,好像中共真是个“代表”。

党不但代表一切,还管一切。党管政府,党管军队,党管国家机器,党管外交,党管着每个人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党就像癌细胞,侵入到了中国社会的各个角落。这真是民族的大不幸。

(13)党把“反党”标成“反华”

虽然党无处不在,弄得人们分不清党同政府国家民族的概念,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却是共产党掩耳盗铃地把“反党”、“反共”涂抹成“反华”的主动混淆是非的宣传。

共产党的暴政在世界上名声很不好,有的西方国家在移民时有三种人不受欢迎,纳粹、恐怖主义和共产党。说有人反共,那是很普通的事情。可是,中共在批判反共言论时,总是给对方贴上“反华”的标签,“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把坚定反共的称作“反华头子”。如果是中国人自己反对中共,更被骂作“卖国”、“给中国人民抹黑”等等,潜移默化地灌输“中共”就是“中国”,就是“中国人民”。

党成为“一切”后,人们就真的弄不清党同政府、国家和民族的关系了。

2)人们混淆了党同政府、党同国家和党同民族的概念

批评美国总统的人,没有人攻击他不爱美国;批评美国共和党的人,也不会有人攻击他不爱美国人民;反对执政党,并不意味着就是在反对美国政府;不论是在美国白宫前还是在美国之外抗议美国政府的美国人,不会被人扣上不爱国的帽子,也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在给美国人民丢脸。反某个党,更不会被控煽动颠覆国家的罪名。

但是,当有人揭露共产党、批评社会黑暗的时候,很多人就会破口骂道:你是中国人吗?在海外,如果有人对中共高官抗议的时候,也会有很多人愤怒不已,认为给中国人民丢脸。当有外国政要批评中共的时候,中共会奋不顾身地起来批判,老百姓也跟着附和。这些人的愤怒常常是出自内心的。当你在曝光中共的恶行时,他觉得你此时此刻真的是丢了他的脸,他认为因为你揭露中共的丑事而使他遭到洋人的鄙视,看不起他,让他的脸在洋人面前挂不住了。可是,洋人们根本就不会有这种反应。中国人敢于出来揭露一个专制政权,反而会让洋人们佩服你的勇气和良心。那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会有这种“丢脸幻想症”呢?就是因为混淆了党与政府、党与国家、党与民族的概念,把自己作为了中共的一分子。很多人不自觉地把爱国等同于爱党,以为批评中共就是批评中国,反对中共就等于反华,就等于出卖中国人民。

中共领导人出访时,现在有一个很特别的景观,就是有抗议人群也有中共组织的欢迎人群,但欢迎人群基本上是见不到被欢迎者的。那为什么还来欢迎呢?他们自己的理解是,欢迎不是目的,本来就知道领导人不会同他们照面,安排他们来的目的完全是针对抗议人群的。胡锦涛2006年访问美国白宫时,有西方媒体采访欢迎队伍的组织者,问道:“你看对面啊,有两千多人的抗议队伍,你怎么看这件事情啊?”欢迎队伍的组织人回答说“中国领导人来访是一个很高兴的时刻,在这个时候抗议领导人,是不合时宜的。”这个回答很可笑,因为你说现在不合时宜,那你能给这些抗议人一个合时宜的抗议时机吗?你在中国大陆根本就没有那个机会去见中国领导人,就敏感问题上访是“扰乱社会秩序”,要坐牢的。而领导人到民主国家访问,人民才有机会去抗议,为国内没有说话权的同胞表达诉求,可有人又说在“高兴的时刻”去抗议是“不合时宜”的,领导人出访又都很高兴,那也就没有任何机会去抗议了。欢迎人群他们觉得他们是为了表达爱国热情来对付抗议人群的。可是,不让中共领导人听到受到迫害的人民的心声,中共如何能改错呢?改不了错,继续迫害民众,对国家和民族不是灾难吗?这种后果是爱国还是害国呢?说白了,那些欢迎的人以为是在爱国的面子,其实是在爱党的面子。

在正常社会,人们拥护政府是不需要表达的,因为他们的选票已经表达了这一点。恰恰相反,人们对政府的不满是需要表达的。政府无论做得多好,那都是它份内之事,当初百姓不就是看你能做好,才选了你吗?反过来,政府做得不好,那就下台,换个能做好的上来。所以我们从来看不到法国总统出访,法国大使馆要组织人去欢迎他。民选政府领导人也有这个自信,他不需要这样的外在形式来证明他的权力合法性。而共产党这么干的时候,它自己都意识不到,欢迎的人也意识不到,这是中共缺乏执政合法性而伪造的补救措施。

党、国不分的混乱思维是中共有意制造的。中共知道自己只有几十年的根基,又是舶来品,所以需要找个依靠。中国人向来爱国,有很强的民族自豪感,于是中共几十年来一直把自己吹嘘成爱国者,把自己打扮成中华民族利益的代表,欺骗百姓。同时它把党和国家、人民、政府总是连在一起用,爱党爱国,反党反人民,反党反政府,因此制造出种种党与国之间的混乱。

3)中共不等于中国

我们需要确立的一个常识是,中共不等于中国。政党与国家、民族从来都不是一个概念。中国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存在了几千年,而中共的出现只有八十多年的历史,统治中国不过五十多年。

中国一词自古有之,最早指居“天下”(世界)中心的中原地带。近代以来,特别是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中国”一词始成为民族国家意义上的法律和政治概念。一般而言,从历史的角度,“中国”是从三皇五帝的传说时代开始,经历了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宋、元、明、清、中华民国和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等一系列朝代和政权的连贯历史的整体。从地理的角度,位于欧亚大陆东部,太平洋西岸,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约 13亿)的国家,国土面积排行第三。从政治或行政的角度,目前存在两个政体: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台湾地区的中华民国。

当一个人提到中国的时候,你的脑子里出现的是什么?可能是一张中国的地图,或者是那里的亲朋好友,熙来攘往的人群,也可能是长城、黄河,地标性的建筑,文物古迹或者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等等,但不会是一个政党。这都是人的自然反应。国家的内涵包括了国土,国土上的各族人民,经济、科技、文化、饮食、教育、节日、社会、宗教和政治等诸多层面。中国是指历史上、地理上、文化上、血缘上的中国,而中共不等于中国。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中国货风行世界,标签上的“中国制造”,没人会理解成“中共制造”。

然而在实际生活中,中国人的确把中共等同于中国,爱国等同于爱党。一谈到中共,很多人就下意识觉得是在谈中国如何如何,“没有了共产党中国还能存在吗?”,“没有共产党,中国怎么办?”还是拥有广泛市场。

在中国人普遍不相信共产主义,贪污腐败盛行的今天,“我党一贯正确”,“社会主义好”等政治口号已经不足以再让中国人相信共产党。为了保持中共的统治,不让人们质疑为何要让共产党来统治中国,中共再次把党和国家概念混淆,利用狭隘的爱国主义和极端的民族主义来引导中国人把爱国情绪放到党身上。爱党的行为和思想被中共宣传为爱国的行为和表现。

中共中央制订的《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的重要目的就是要用中国人经济建设的成果来让人坚持党的路线,用党的路线的内容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首先自我肯定,党做的事情都是为了中国好;然后偷梁换柱说,中国的成就都是党造成的;最后把爱国定义成坚持党的路线;起到混淆概念的目的,让人把爱党拥党等于爱国。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