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 之八 习惯性的党文化思维 第7集-
【希望之声2012年7月27日讯】1)时时流露的习惯性党八股话

每逢什么大会,必定得来个政治表态,说什么离不开党的坚强核心,离不开什么主义,什么思想,什么理论,什么观;或者历史证明什么什么是正确这类大话空话。还有要坚持某某某的领导,以什么思想为指导,以什么来武装群众,沿着什么特色道路前进,或者是紧密团结在某某人周围,高举什么旗帜,为什么事业做出更大贡献的豪言壮语。

每逢领导讲话,就要拍马说什么“重要讲话”,以突出讲话人的地位,拔高讲话的内容,说出一堆好话,如深刻说明了什么,引起什么重大反响,具有什么重大意义,等等。

代表上级讲话,就一定要说到党中央十分关心,高度重视。

官员去世,典型悼词就是纵观某某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为什么什么事业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官员出现了什么问题,一定是因为偏离了什么什么理论,没有领会党的什么什么精神,表决心一定要干得更好。
受到表彰,一定要表示感激党的培养,离不开组织的关心和爱护,最后要为什么什么事业作出更大贡献。

社会上或党内出现什么状况,一定就会加上“极少数”、“极个别”、“一小撮什么分子”。

对国际形势的看法,总是“我们应当注意到,西方××势力……”。

还有千篇一律的套话,要以某某为指导,某某为基础,某某为动力,某某为保证,某某为目标,某某为中心……领导讲话几乎篇篇如此,以套话成堆来显示深刻和全面。

还有紧跟政治宣传口号的,什么张口就是“三讲”、“三个代表”、“依法治国”、“以德治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稳定压倒一切”、“三步走发展战略”、“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国两制”、”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与时俱进”、“和谐社会”等等。

有人总结过“套话大全”,比如:开会没有不隆重的,闭幕没有不胜利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决议没有不通过的,鼓掌没有不热烈的,领导没有不重视的,看望没有不亲切的,进展没有不顺利的,完成没有不圆满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工作没有不扎实的,效率没有不显着的,人心没有不振奋的,班子没有不团结的,群众没有不满意的……都是典型的八股话。

写文章结尾难免要出现:“我们相信,在××××的努力下,××××一定会……”。

在文艺娱乐、日常生活中,也同样充斥着党八股话。

《四郎探母》是着名的京剧,在庆祝中国京剧院建院五十周年的经典剧目展演的《四郎探母》光盘上,赫然写着这么一段话:
“半个世纪以来,中国京剧院在党的文艺方针指引下,继往开来,推陈出新,创排并上演了一系列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优秀传统和现代京剧剧目,造就了一批艺术人才。作为国家级艺术表演团体,中国京剧院为传承民族艺术,弘扬民族精神,推动社会进步,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四郎探母》的创作是几百年前的事情,在京剧舞台上唱了近二百年经久不衰。成功的原因是剧本好,演得好,与中共没有任何关系。相反,京剧遭到了中共惨烈的破坏。京剧界四大须生中的马连良、奚啸伯、周信芳、四大名旦中的荀慧生、尚小云、着名武生盖叫天等均遭迫害。因此,那段话实际上是对京剧传统经典的亵渎,背后反映的是一种讨好当局的讲党八股话的思维。

潮菜在中国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但在《中国正宗潮菜》菜谱的前言里,有一段话:“新中国建立后,潮菜烹调又有新的发展。特别是近十几年来,改革开放的春风带来了潮汕地区经济的腾飞……当今潮菜已经进入了一个鼎盛发展的时期。”既然是正宗烹调,当然是口味牌子越老越好,越传统越好,不知道为什么改革春风能吹到锅里,让潮菜进入“鼎盛发展时期”。这反映的同样是一种习惯性讲党八股话的思维。

可以说,谁都知道党八股话不好,谁都觉得党八股话让人恶心。但为什么人们却又为何如此高频率地讲党八股话呢?甚至很多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觉得时髦?其背后反映的到底是怎样一种心态呢?

2)讲党八股话背后的心态

党八股话背后隐藏着一种恐惧心理。人们形成讲党八股话的思维,时时处处随口讲党八股,在某种意义上无非是向当局告白:他服从独裁秩序,没有任何反抗的意图。在中共专制之下,人们不知道自己独立的思想和自由的言论什么时候会给自己带来不良后果,甚至于杀身之祸。所以重复党说过的话,就成了一种最好的防护办法,除了党用过的词,人们轻易不敢用。而党说过什么话,则必须“紧跟形势”,这样才有安全感。自己说了党八股,起码政治上是正确的,不但别人挑不出毛病,还可以站在制高点上去攻击别人。这种恐惧心理是人们养成讲党八股话的习惯思维的直接原因。

讲党八股话也是中共强行灌输的结果。报纸、电视、电台、领导讲话,到处充斥着那些党八股词,还有各级官僚部门发行的名目繁杂的“简报”、“内参”、“通讯”、“信息”,更是党八股话连篇。长期的灌输,使得这些词占据了人们的思维,当人们用语言来陈述事实或自己的想法时,会自然而然地首先想到这些语句。而很多不知道党八股话危害的人,则习惯于鹦鹉学舌,共产党说什么自己就说什么。

讲党八股话也是由中共党文化的话语系统决定的。在党文化里,歌功颂德、吹须拍马、政治表态,构成了中共官场三大特色。正如第六章《习惯了的党话》所分析的那样,中共的党话具有黑社会的鉴别身份的作用。会讲党八股话,是中共对其帮派成员的基本要求,是该成员飞黄腾达的通行证。不讲党八股的人,则被认为不是这个圈子的人,不被信任,受到排挤打击。人们要欺世盗名,要削尖脑袋往上钻,抑或只是为了在夹缝里卑微地生存,都不得不说党八股。还有的人认为讲党八股话才符合中共统治社会中的“主流”,把党八股话当成场面上的话随时随地来几段,显示自己很入流,有本事。别人也觉得他会说话,很佩服,这样又加重了这种习惯,整个社会形成了这样一种生活方式。

3)党八股的毒害

习惯性讲党八股话的党文化思维带来严重后果。

人们对党八股话的传播,不管人们是违心还是讥讽,都使得党文化成为人们生活、生存的一部份,因而在不断地给中共创造着生存的环境,起到维护中共黑帮邪教的作用。因为人们对党文化语言系统的使用,就是对中共因素的接纳,就是在加强中共生存所依赖的场。

讲党八股话的思维也使得中国人与国际社会难以沟通。党八股话反映的是一种虚伪的帮派文化,它使人难以在言语上跟他人沟通。其他国家的人在和中共领导人会谈的时候,听着后者说出来的一套一套党八股话,常常愕然莫之能解、茫然不知所对, 不知道这个诺大的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能从十几亿人里面找出一个半个会说正常人的话的人来管理这个国家。

同时,人们习惯于说党八股话的时候,也许不会意识到,党文化因素已经开始了对人们独立话语的扼杀,对独立思维的绞杀,对独立人格的虐杀,对改变自己生活的能力的闷杀。不管中共如何坏事做绝,中共的党文化话语系统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控制人们的思维,扭曲人们的判断标准,同时隐瞒自己的罪责,结果造成很多人习惯性地为中共辩护。因此,不管中共如何一次次给中华民族带来沉重苦难,如何犯下一桩桩无法饶恕的罪恶,中共对中华民族的附体和对中国人的控制通过言语像梦魇一样长期挥之不去。

4)冲破语言牢笼,恢复自由心智

一个人的语言是其精神世界的反映。语言反过来又能塑造人的精神世界。党八股语言反映的是一种虚伪、丑陋、僵化的病态心灵。逐渐习惯于说党八股话的过程,就是逐渐放弃自由思想和独立人格的过程,就是逐渐成为党文化僵尸的过程。而诚恳的、和善的、宽仁的、自由的、灵动的、优雅的语言,则反映了美好的内心世界,同时有助于培养自由的思维习惯和丰富多彩的个性。

告别党八股,告别束缚我们语言和心智的牢笼。只有这样,中国人民的智慧才能真正发挥出来,中国社会才能重新恢复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