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 之八 第10集-习惯性的党文化思维
【希望之声2012年7月27日讯】4)爱国不等于爱党
中国自古以来都不缺爱国者,但爱国并不是爱党。真正的爱国者关心的是人民的疾苦,而不是忠诚于一个领袖、政权或党派。因此,爱国者经常针砭时弊,批判现实。屈原曾“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杜甫则控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些人都是中国真正的爱国者。按照中共今天的标准,他们很可能就会因为“恶毒攻击政府”,“反党反政府”的罪名遭到批判,身陷牢狱。

中国大陆如今流行的观念,其实是要在中共政权的意志下,按照其规定的方向去行动,并为符合中共利益的成就欢呼,这就是爱国了。其实这是一种荒唐扭曲的爱国意识和爱国行为 。2003年萨斯(非典)爆发,卫生部长张文康信誓旦旦表示中国很安全,非典得到控制。但他显示的是对党的忠诚,而不是对人民的忠诚。他是爱党,爱他的乌纱帽,而不是爱国,爱民族,这样的爱党付出的代价是中国人的生命。真正的爱国者是蒋彦永医生这样把萨斯真相公布出来,使萨斯能够被重视,使人们能够采取措施,挽救更多生命的人。真正的爱国,不是为了向中共表示自己的忠心而做出的种种“爱国”的表现,而是发自内心的对中国负责任。反对当权者对中国人民的迫害是真正爱国的表现,是因为中共的诋毁、中共混淆党与政府、国家的概念才制造了种种思维误区,让人们不能理解被迫害者和平抗争的正面意义。

5)谁在伤害中国形象?
对于批评中共的人,共产党经常用的一个词就是伤害中国形象,伤害中国人的感情。但非常清楚的是,中共不等于中国,批评中共当然不等于批评中国。事实上,真正伤害中国形象的恰恰是中共。中国古人讲“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自己做好,在别人眼里的形象自然就会变好。中共对中国民众的迫害,对信仰者、独立思想者、敢言者的人权迫害,利用共产党的体系搞残暴统治,在国际上扶植暴君和独裁者等等行为是国际批评中共的根本原因。因此,正是中共的高压残暴政策,伤害了中国的形象。而那些批评中共迫害民众做法的人,恰恰是维护中国形象的人。它意味着中国人敢于扞卫自己的尊严,有勇气去改正自己的错误。

2005年10月24日,美国一位名叫罗莎.帕克斯的黑人妇女辞世。50年前,她在阿拉巴马州的一辆公共汽车上,拒绝服从不公正的种族歧视法令,拒绝向白人“让座”。她的公民抗命义举引发了一场如火如荼的民权运动,种族隔离制度因而被废除。在她的葬礼上,国会参议员肯尼迪说,美国失去了一位真正的英雄。同样身为黑人的美国国务卿莱斯发言说:“没有她,我今天不可能以国务卿的身份站在这里。”

另一位受到美国民众高度尊敬的民权领袖是马丁.路德.金博士。1963年,他在美国首府华盛顿特区组织了一次25万人的集会,反对种族歧视,要求种族平等。就在这次集会上,他发表了着名演说“我有一个梦想”。次年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他死后十五年,美国设立了国定假日“马丁.路德.金日”以纪念这位民权领袖,他是除了华盛顿总统外享有此殊荣的唯一普通人。

没有人会认为罗莎.帕克斯和马丁.路德.金给美国丢了丑,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形象。相反,他们带给了美国荣耀,因为他们以巨大的勇气扞卫了人权与尊严,带来了平等与公义,赢得了人们的尊敬。他们的努力,改变了一个种族的命运,改变了美国,甚至也改变了世界。

中共诋毁人们对中共政权和中共迫害中国人的揭露,经常用的一个理由就是国家形象。但如果我们真正明白了正义者们的精神和目的,如果我们明白了中共是中国形象的真正伤害者,那么,我们会更容易理解今天无数反对中共暴政的抗争者,尤其是千百万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和反迫害的努力。维护信仰和制止中共对无辜百姓的迫害是中国人的正当权利。他们的努力,事实上维护了所有中国人的天赋人权和尊严,维护了中国人的形象。

6)丧钟只为中共而鸣
有些受到党文化洗脑深的人,一听到中共要完了,就想我们该怎么办啊?好像中共完了,他也完了。

在一次“九评研讨会”上,一位老太太提问:共产党垮台之后,谁给我们发养老金呀?一位主讲人回答到:没有了共产党,就没有了这个庞大的官员系统,而这个庞大的官员系统是一群世界上最腐败的官员,没有了他们以后,中国老百姓的退休金要翻倍地成长。

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看看海外的华人就知道,没有共产党,日子完全可以过得更好。如果中国大陆不是共产党统治,中国今天人均收入应该与台湾类似,那么中国今天的经济规模就是美国的两倍,等于美国、日本、俄国等几个强国加起来的总和。中国还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吗?

对于中国的政府官员来说,没有共产党不是他们的末日,而是他们的真正解放。没有了共产党,他们才能真正施展才华,发挥才能。现在的官员都不得不主动顺应中共的粗暴领导,或者干脆被党的系统束缚住了手脚,想干正事干不了,想不堕落却不行。

现在的中国人,大半生或一生都生活在共产中国。虽然这段历史充满了恐怖和荒谬,但很多人的青春、理想、友谊、爱情、婚姻、家庭、成就甚至整个人生都和中共统治的这段历史不可分割地纠结在一起;那些为民主自由奋斗了多年的人,他们的智慧和辛劳也和这段历史纠缠在一起。因此,很多人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认识到中共的罪恶,但在感情上还对中共和中共的党文化存在相当大的依赖。比如,有人不自觉地唱所谓“革命歌曲”来配合内心的感情;或者拿这样那样的“红色经典”当艺术;受到不公待遇的人怀念“毛主席”时代的绝对平均;对外来文化冲击担忧的人错把党文化当成中华文化而维护等等。这种怀旧情绪反过来又使人们无法真正理智地审视中共的历史和中国的现状。因为自己本身的经历和中共联系在一起,对自己的维护和珍惜不由自主地也分给了中共一份。一旦没有了“党”,有些人好像话也不会说了,手脚不知往哪儿放了,人生的意义也不知应该寄托在哪里了,心里甚至觉得空落落的。

其实,一个人成就一番事业,实现人生价值,有多种多样的方式,是中共把人逼到了“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空幻而险恶的小道。古来的圣贤在正常的社会里,通过自己的修为和涵养,达到了崇高的人生境界。“天生我材必有用”,各行各业的精英也都能以自己的方式为社会做出贡献,从而青史留名。没有了共产党的中国社会,将会恢复仁、义、礼、智、信等中华传统道德,人与人之间将会更加关爱和睦。

东欧共产党国家解体后,在党文化下生活的民众从谎言包装的生活下解脱出来。他们发现不用再看政府过滤后的假新闻,不用再被党文化塑造自己的思维,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才是人真正应有的生活状态。虽然中共媒体一直对东欧国家进行妖魔化宣传,以表明中国人决不能选择抛弃中共、和平过渡的道路,实际上除了少数国家外,东欧改革总体上说是成功的。东欧转型到现在将近二十年,尽管共产党可以再次组党参加竞选,但是没有一个国家再次选择共产党,也没有民众再次选择党文化。抛弃共产党和党文化的东欧人,失去的是一座监狱,得到的是平静地安享自由和正常人的生活,社会和国家非但没有崩溃,反而更加生机勃勃。

因此,丧钟只为中共而鸣;亡党不等于亡国。中共是现代中国人苦难的根源。不理智的怀旧只会加强中共对你心灵的控制,使你无法摆脱昨日的梦魇。
解体中共,解体党文化,对所有中国人来说,都意味着一种新生。

结语:回归正常思维
人的头脑就像一个口袋,装进去金子他就是一袋金子,装进去一袋党文化,这个人就是一袋共产党思想,不知不觉地成为共产党的传声筒。中共的宣传覆盖了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国人从有成就的学者到普通百姓,离开了党文化,都无法正常思考、无法正常说话了。

共产党就是要让党文化、让意识形态、对党的恐惧渗透到每个中国人的细胞深处、心灵深处,形成条件反射。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文化的产生与传播,而是为了建立中共独裁暴政所需要的“软专政系统”,也就是思想专政系统。在党文化里,不管是中共最高层的官员,还是一般百姓,都生活在党文化里,难以逃脱党文化思维的影响。这个恶果相当可怕。

中国人的党文化思维不是一天一时形成的,它不是某个个人某个官员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普遍现状。这个过程是中共长期有意识造就的。它运用一套扭曲的道德善恶标准,通过暴力灌输和血腥恐怖,通过欺骗宣传与扭曲逻辑,让中国人对一个强行霸占中国社会资源的集团感激,让人们恐惧,让人们成为党文化的囚徒和奴隶,乐于接受中共谎言而排斥正常思维。正是这种不正常的思维,维系着中共的谎言欺骗,维系着中共的暴力专政,维系着中国人的苦难与悲剧。

要改变一种定型的思维或心智模式,需要深刻的反思,一种集体的反省。但党文化的思维恰恰不是内省的。在中共的资讯封锁中,人们要想听取不同的角度看法都很困难,更不要说一种新的视角对人们惯常思维的冲击了。但是要想走出党文化的陷阱,回归正常思维,真正做自己心灵和思想的主人,我们今天就不能不正视我们曾被中共扭曲的思维,主动改变自己在党文化影响下形成的观念和思维方式。

要想真正爱国,真正为这个民族的将来着想,就需要抛弃党文化的思维,用正常人的方式来思维。要真正得到健康的生活和社会,需要每个人清除自己的党文化思维。因为中国社会是每一个中国人一起组成的,其中包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