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制造业全球大洗牌 中国风光不再
【希望之声2012年8月11日讯】看杂志2012-08-11

7月14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四川成都市主持五省区经济形势座谈会时公开承认,“我国经济还没有形成稳定回升态势,经济困难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各地政府开始号召“政府机关要带头过紧日子”。

中共政府一向“先天下之乐而乐”,目前的日子倒也未必紧到什么地步,但近年来钱包不断扁下去的中国老百姓的好日子倒真是划上句号了。

欧美制造业从中国撤退

彷佛是为温家宝强调困难做注脚一般,德国体育用品制造商阿迪达斯(AdidasAG)将于10月底关闭其在华仅有的一家直属工厂(位于苏州工业园区),此举是该公司效率提升相关举措的一部分,届时所有员工将就地解散。早在2008年,阿迪达斯公司总裁曾表示,监于中国工资水平不断提高,为降低生产成本,公司准备将部分产品的生产及采购从中国转移出去。

其实,此时才从中国撤退的外资,已经算是晚走者。2009年,运动品牌耐吉(Nike)公司关闭了它在中国唯一的鞋类生产企业——江苏太仓工厂,遣散中国员工1,400人。以港台资本为主体的简单制造业早从2008年开始,就已向东南亚国家转移。不少消费者已经发现,在专卖店买到的耐吉、阿迪达斯商品,很多都产自越南、柬埔寨、泰国等东南亚国家。

MadeinChina正在变身为MadeinAmerica

因运动员的奥运服为中国制造,7月17日,美国众议院59名议员致函美国奥委会:“正当如此众多的美国人在寻找工作之际,美国奥委会没有在美国制造这些制服,没有支持我们的工人和他们的家庭,这是令人反感的……美国代表队穿着的制服,不但塑造一个形象,而且还要反映出美国的原材料和劳动。”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和美国全国纺织组织协会对这封信函表示支持。

尽管这次已经来不及重新为运动员生产制服,但美国奥委会首席执行官斯科尔.布莱克门已同意在俄罗斯索契召开的2014年冬季奥运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上,美国代表队将着本国制造的制服。

早在去年,《华尔街日报》曾报导,随着中国劳动力、原料和运输成本上涨,电脑和电子产品、电气设备和电器等部分制造业将退回到美国本土。如果说奥运服装的生产多少有点保护本国劳工的爱国主义味道,那么其他各类美国厂商从中国撤退与爱国主义并无关系,主要是考虑成本。

从前年开始,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正在从中国悄悄撤退,变身为“美国制造”。从去年3月开始,当美国人在商场选购“Miken”碳纤维棒球棒和 “FirstAlert”烟雾警报器时,他们会发现“MadeinChina”的产地标签已被悄然换成“MadeinAmerica”。当美国音响发烧友拿起“SleekAudio”耳机时,他们会发现,同样的价格,他们买的将是“美国制造”而不再是“中国制造”。

中国的生产成本高企

中国嗅出味道来是在2011年6月。一直将向全世界出口卫生筷视为专利的中国突然发现,6月初,美国乔治亚州一家工厂向中国出口筷子引发西方媒体热议。这家工厂每天可以生产200万双筷子,大部分出口中国。美国《时代》周刊评论说,在每件商品都标注“中国制造”的时代,进口筷子无疑是个标志性事件:中国曾经拥有全世界最廉价的劳动力,但这种优势正在逐步丧失。

2011年5月,美国波士顿企管顾问公司(BCG)的研究报告指出,中美生产成本差距缩小,美资企业已从大陆撤离回流到美国,MadeInChina已变身成为MadeInAmerica。据波士顿报告调查指出,中国大陆不少商业用地的价格已经高过美国。大陆目前工业用地的平均价格是每平方英尺10.22美元。宁波、南京、上海、深圳四个城市每平方英尺工业用地的价格,已经分别达到11.15、14.49、17.29、21 美元。而美国阿拉巴马州工业用地每平方英尺的价格却只有1.86和7.43美元。

波士顿谘询公司高级合伙人希尔金进一步指出,2005年大陆劳动力成本只有美国的22%,到2010年上升到31%。2010年,大陆工厂工人每小时的报酬是8.62美元,美国南部是21.21美元;到2015年,预计长三角大陆工厂工人每小时的报酬将上升到15.03美元,而美国南部是24.81 美元。

据中国商务部的监测数据,2011年前8个月,美国对华投资新设立企业967家,同比(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5.29%;实际投入外资金额25.45亿美元,同比下降14.42%。

现在进去的外资是漂白的中资回流

尽管中国现在引进的外资数量还在增长,但其来源并非欧美等国,而是流出的中资在境外注册(即漂白身分)回流是个普遍现象。不仅实行低税的香港成为中资企业注册空壳公司的宝地,英属维京群岛、开曼群岛、萨摩亚等地也分别成为中国引进外资(FDI)的第2、第7和第9大来源地。

中国的全部外商投资当中,假外资的比重到底有多大?世界银行1992年的估计是该比重当时已达到25%;至2006年中国的假外资比重已超逾 33%。这一比例在逐年加大,我根据《中国统计年监2009》的统计数据计算,来自于港、澳、模里西斯、巴哈马、巴贝多、开曼群岛、维京群岛、萨摩亚等地的资本,2007年占外资总量的69%;2008年占71%。2011年公布的资料当中,仍注明有大量来自于上述这些地区,而这些地区正是商务部在当年声称的“资本外逃中转站”。

上述情况说明,全球制造业的再分配已经开始,虽然目前还只是最初阶段,但中国被国际资本视为投资宝地的风光日子已经结束。
[郑重声明: 新闻和文章取自世界媒体和论坛,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 也不代表《阿波罗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