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经济数字造假送中共上了崩溃之路

2012-08-21|来源: |标签:经济 中国 

【希望之声2012年8月21日讯】【苏明评论】第二百八十四集


凡是共党报出的数字,尤其是经济增长的数字或者是百分比,国人民众实在不值得去兴奋,千万不要信以为真,更不必去欢呼。因为那些数字都是编造出来的,凡是能公布的数字都是经过粗枝大叶的编造过程,凡是真实的数字是绝对不会公布的,因为都属於是党国的机密。

一九四九年从山沟里刚进城的共党,一旦君临天下,由於是孤陋寡闻、心胸狭窄,於是拿着鸡毛当令箭,煞有其事的制定出了一系列的规定,而不是法律。因为在当时共党们的意识里尚不知法律为何物。八十年代根据共党的意愿弄出了一个四个坚持的宪法。就是向国民和世界宣布,中国大陆是个共党极权的国家,公民们是没有人权和自由的。

就在一九五一年,共党发布的一系列的规定当中,就有一份叫做是「保守国家机密暂行条例的规定」,其中就提到,国家的财政计划、国家的概算、预算、决算及各种财务机密事项属於保密,是国家的机密。

二十六年後的一九七七年,共党保密局和财政部又联合制定出了经济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保密级别具体范围的规定,其中还提到,财政年度的预算、决算、草案及其收支款项执行的情况、历年财政明细的统计资料等等属於国家秘密,不得向社会公开。

又是三十年後的二零零七年,国务院发布了个信息公开的条例,其中提到财政的预算、决算报告和财政收支、各类专项资金的管理和使用的情况列为公开的政务信息。共党当政了五十八年,中国大陆的公民们才获得了允许,可以知道自己的税款共党是怎麽支配的了,似乎是共党改革又开明了。然後事实却是,从中央到地方就根本没有执行过这个条例。

原因很简单,五十八年的时间,共党是黑箱操作已经成为了习惯,前三十年的特权享受,後三十多年的贪污腐败,使得任何一本账本上的收入和支出都存在着巨大的亏空和漏洞。从专业的财会人员到老百姓,可以说共党的账目是没有人能看得懂。

郎咸平教授说,更让人生气的是个别的专家还振振有词的说,「老百姓看不懂那是正常的」,这一句话就足以证明了我们距离财政民主有多远。我们的财政民主竟然是在黑暗中摸索了这麽久,老百姓是国家的主人,又是纳税人,共党政权是受纳税人供养的管理者,是老百姓们的仆人,收了多少钱?花出多少钱?办成了多少事?都有义务向主人们一笔笔的交代清楚。

可是这在中国大陆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既然所有的经济数字都是共党的机密,那麽共党报出的数字也都是符合共党意愿的数字,换句话说共党报出的数字都是假数字,这句话或许有些同胞们是不爱听的,但这确实是一个事实。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明。文革以後共党提出了,改革经济这是一个总的方针,怎麽改革共党没有说,出现了私人经济,但是共党仍然坚持计划经济的老路。由於反对私有化,所以就反对自由市场经济,但是提出了四个明确的目标,那就是工业、农业、科技、国防的四个现代化,同时还明确的提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时间表,那就是在上个世纪末要达到这四个现代化的目标。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四个现代化再也不提了,且不提四个现代化实现了与否,哪怕稍微有一点的作为,以共党的性质和特色定然会大吹大擂,凭空摆好,大肆宣传。但是没有,生活在实际中的中国民众们也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现代化的意思,反而是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中国大陆的农业破产了,三农问题浮出了水面。

至今又是十几年了,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是越来越严重,至於每年粮食收获是多少,向国际上购买了多少粮食,就又成为了党国的机密。仅说一个大丰收就一笔带过了,就如同四个现代化不提了,仅用一个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就,就掩盖过去了一样。至於这个成就具体反映在哪些方面,似乎也成了党国的机密,不能公布,共党所能公布的那就只有一个GDP的增长率。

在政权以GDP增长率作为政绩去考核各级官员和升迁的条件的体制之下,所公布出来的增长率的可信度又能有多少呢?尤其是二零零七年十月上证综指从六千一百多点一下子降到三千点以下,无论我们把这称作是金融风暴,或者是经济崩溃,反正是实事求是的就发生了。

想必大家也已经注意到了,以前共党几乎从来不报GDP的总量,可是从那以後,在近五年的时间内却是报出了四次。第一次是报出了二零零八年的总产值是二十六万个亿;零九年没有报;二零一零年又报出了个四十万亿的总产值;二零一一年则更是高达了四十七万亿,今年上半年又报出了个二十二万亿。

共党宣传的力度也增强了,从二零零八年以前的宣传盛世,提升到了二零零八年的宣传强大,二零零九年又宣传辉煌,宣传的调门升级和频繁的报出吓人的数字,当然都是体现了共党的意愿。其实质无非就是掩盖经济崩溃这个事实和维持稳定,其实就是维持共党统治的手法。

也恰恰证实中国大陆经济崩溃的这几年间,共党还连续报出了两个特大的喜讯,一个是超越了德国,成为了第三大经济体,一年後又说超越了日本成为了第二大经济体,可笑的是居然还有人相信。

本人是个不怕苦也不怕穷的人,但最怕的、同时也是最恨的就是被欺骗。十六岁以前不懂事,十六岁以後被共党的各种谎言整整欺骗了二十多年,不相信共党的任何话,已经成为了本人的座右铭,相信绝大多数的中国同胞们是会有同感的。

在以前的评论当中,本人曾经提到为了搞清楚二零一零年的总产值究竟是多少,确实是花费了时间,得到的确切数字是三点五万亿美元,摺合人民币不足二十二万亿,与共党报出的四十万亿是相差了十八万亿,几乎夸大了一倍。

留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垮台前的共党政权已经疯狂了,我当然又不相信二零一一年共党报出的所谓四十七万亿的总产值了。这是接近八万亿美元的数字,而这个数字是德国全年总产值的数字,是二零一零年中国三点五万亿美元的一倍还要多。

本人爱祖国,也巴望他进步,但是我有理智,我不是个傻瓜,一个GDP的增长率说明不了巨大成就和辉煌,我要知道每年粮食产量究竟是多少?这并不过分。五十年前的大饥荒饿死五、六千万人,就是共党领导出来的。这个共党还是那个共党,谁又能说不会有第二次大饥荒呢?

我还要知道,中国的民族工业、自主工业还有没有?世界加工厂这条路在三、四十年前的南美洲就已经被证明是一条祸国殃民、难以为继的失败之路,把经济的命脉交给外国的消费者们去掌控,这本身就是卖国经济。

二零零九年出口贸易就减少了将近百分之五十,二零一零年又减少了百分之五十,共党喊叫工业转型,转了没有?转型了多少?往哪个型上去转?又成了党国的机密,科技现代化不提了。

二零零八年有学者调查发现,中国大陆自主科技产品的产值仅占总产值的万分之三,而这一项的指标在欧美国家分别是从百分之五十五到百分之七十五,这就说知道了做世界加工厂的工业体系是错了,但是却转型不了,因为没有自主的产品。

一国经济的三大支柱无非就是农工商三大块,农业、工业是指望不上了,商业就更糟糕,假冒伪劣毒已经成为了致命的社会毒瘤。近期欧盟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大陆每年生产的假药品价值到达一百三十亿美元,二零一一年仅欧盟国家就截获了市值十亿美元以上的中国制造的假药,美国和加拿大也同样。

连治病救命的药都敢造假,就只能证明共党们政权无良以极。远离中国制造的商品就如同躲避瘟疫一样,这就是世界消费者们普遍的心理,直接的後果那就是出口商品大量的库存积压,内需是从来拉不动的,直接的责任者那就是共党政权的行为不受任何的约束,同时造成资源的耗尽。共党无力去解决这些问题,为了维持政权运作所需要的钱,於是那就是巧立名目制定苛捐杂税,加上非法罚款,榨取民间的财物,当然就激化了朝野之间的对立,促使社会的矛盾升级。

各国的经济学家们,一直对共党公布的中国大陆经济增长的数字是持怀疑的态度,并且普遍的认为,中国大陆的GDP数字是继共党一贯操纵汇率後的又一桩丑闻,也造成了各国的投资人员纷纷的从中国大陆撤资关厂,把资产投入了印度、越南、菲律宾和泰国。

共党的机密太多,从不说实话,中国人都知道,中国经济的真实状况国内的同胞们是很难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在国际上,凡是和中国大陆有外交往来的各国政府,就必须要了解清楚真实的中国经济,以制定对中国大陆的外交政策。因此就自行的建立了一套研究中国大陆经济的系统,专家学者们是以发电量、铁路的货运量、基础设施的投资、关键金属的消耗量、进出口额等等这些数字来测量中国的经济。

同时以经济学理论中的经济风险和系统性风险来评估中国大陆经济的危机程度,而不幸的是中国大陆的经济被评定为是系统性风险,而其中的论证之一,那就是零七年底到零八年,中国大陆股市的跌幅超出了百分之二十五到百分之五十的最大限度。自今年以来沪深指数仍在逐月的下降。

有经济学家说日本经济跌落十年的主要原因之一,那就是政府掩盖银行的亏损,而事实却是越早去承受这一痛苦,市场也就越快的能够恢复正常。经济出现了问题,就如同人患了病去见医生一样,首先对医生说实话,要让医生了解全部的症状以後,才能考虑出一套治疗的办法。如果对医生什麽都保密的话,即便是华佗、扁鹊在世,病人也是死定的了。

经济危机的加剧,可是七月份的物价指数仍然升高了百分之而是左右,食品价格上涨了百分之二点四。世界的粮农组织说,由於美国的乾旱气候,致使美国粮食减产,美国将停止玉米出口,同时下半年全球粮价可能会提高百分之二十左右。

学者们认为七月份物价的涨幅不大,并不是经济危机得到了控制,而是反映出了内需的持续疲软,人们对中国大陆的经济前景失去了信心,所有的数据都是低於预期的。原材料、铁矿石、煤炭、钢材、水泥、铜和非金属矿产的使用量都是大幅的在下降。

经济这个庞然大物的运行和发展,是以每一个个体的人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和创造为动力的。这就需要首先尊重每一个个体的人的人权和自由,立法确定个人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遵循自由市场的经济运作规律,绝对不能是权力主导经济。共党领导了改革开放,这就是中国大陆经济崩溃的根本原因,经济必须大发展是因为共党以此作为霸占公权力的合法性,动力不是发自於每一位公民,而是因为共党的需要。

三十多年间,共党欠下了九十多万亿的国债,印刷了八十五万多亿元的新钞票,说明了中国大陆的经济完全是在依靠着贷款、借钱的输血的方法在维持着。财政收入是连年赤字,可是共党花钱又大方的很,完全是依靠着每年巨量的印刷的新钞票,这就是共党常说的所谓刺激经济的方案。

例如二零零八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後,共党立时公开宣称投资四万亿刺激经济。投资是个好听的说法,政府动用财政储备那才叫做投资,共党三十多年年年赤字是年年借贷,债务是越来越高,所以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借贷四万亿刺激经济,而不是投资。

显然借贷刺激是个坏办法,到了二零一零年总共借贷了十万七千亿去刺激经济,平均每年增加债务是三点六万亿。在今年的三月份温家宝说,二零一一年比二零一零年的十万七千亿贷款又增加了三万亿,政府将合理处置债务的存量,并给地方政府的借贷封顶。

这就是在告诉我们所谓的三十年的改革,实际上是以平均每年借贷三万亿和印刷两万八千多亿元的新钞票在维持着,进入了今年就连这种维持都难以为继了。七月三十一日,共党政治局召开了经济工作的会议,再次提出了保增长的口号,温家宝在会上说,我们必须清醒的看到目前经济情况存在着不可低估的困难和风险。而胡锦涛说,中国将试图多样化出口市场,并将扩张和稳定就业。

学者们分析,控制借贷以刺激经济的政策又转变了,这次会大举借债刺激经济已经放缓三年到了最低点上的经济。也就是说借贷少经济就走下坡,连带着失业率就大幅上升,怎麽办呢?只好又回到了高借贷率、高通胀率、日夜加班印新钞票的老路上去。对国人百姓们来说仍然面对的是人民币继续大幅的贬值,物价仍旧大幅攀升的现实。

已有消息证明这新一轮的举债规模将大大的超过以往。湖南长沙市就出台了一份八千亿元的借钱刺激方案;而贵州省则是拟定了一个借钱三万亿刺激经济的计划。国际国内的学者们认为这是疯狂的举债刺激经济,而本人则认为这是临死前绝望的最後挣扎。目前中国大陆的经济状况已经不是可以用经济放缓,经济下滑、经济风险、或经济危机等等专用名词解释的了了,而是彻底的最後崩溃。

举债刺激和印钞票或许产生死前的回光返照,但最终偿还国债的还是老百姓。共党政治的破产,共党体制的彻底腐败,是造成中国大陆经济崩溃的最直接的原因。记得文革後的一九七七年和一九七八年,当时中国大陆的GDP占全球GDP的百分之二点五;三十年後到了二零零七年,中国大陆的GDP占到了全球GDP的百分之三点九,但此时的内债和地方债务已经接近五十万亿,至於钞票印了多少目前还不清楚。

中国大陆金融和经济的崩溃与危机那是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开始的,勉强支撑到了今天,尽管全球是在经济的衰退之中,有人却预算到中国大陆的GDP占世界的总量已经降到了百分之二点五到不足百分之三之间,但是比三十多年前不同的是国债和新钞票双双接近百万亿。

三十年是一个轮回,又回到了一九七七和一九七八年,结果却是比那时糟糕得多,那时的老百姓们还能忍,而现实的老百姓们是忍无可忍了。有人说经济崩溃并不必然导致政权的垮台,但是搞垮了经济的政权,老百姓们又凭什麽留着它呢?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