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中国:失去政治信任的十八大
【希望之声2012年8月27日讯】据说今年内一定会召开的十八大,与中共历届同类会议相比,其最大特点就是在其召开之时,国人已经对当权者失去了政治信任。

政治信任三个不可分割的层面

政治信任通常是指一国民众对政府行为(或政治系统的运作)将产生与他们期待相一致的结果的信心。

政治信任的内涵具有不同层次:第一个层次指公民对待政治制度、政府机构的态度;第二个层次指公民对作为个体的政治家如领袖人物的判断和态度;第三个层次指民众对待整个政治共同体――即民众所属国家的态度。上世纪80年代,是中共历史上获得政治信任最多的时期。

政治信任的多层次性,决定了这种政治信任既可以与特定的政治制度相联系,也可与某一领袖人物相联系,还可能与特定的政权相关联。民众对政府的政治信任度下降,既可能是民众对政府行为不满的反映,也可能是民众对现任政治领导不满的反映,比如胡锦涛第二任期(2007年至今)内的中国。

在专制极权国家,由于不可能通过民选更换政府领导人,通过社会监督改善政府行为,这种不满最后往往累积为对政治制度的不满,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的茉莉花革命,就是在这种情形下爆发的。

中国人丧失了对政治制度的信任

即使与胡锦涛任期内的十七大(2007年)相比,也能很明显地感知中国人已经失去对政治制度的信任。

以“中国模式”这一提法为例,“中国模式”作为对中国政治经济制度的概括,是在胡锦涛第一任期内出现的。2004年,美国高盛公司顾问乔舒亚·库珀·雷默为讨好北京,发表了《北京共识》(TheBeijingConsensus),宣称中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走出了一条高效、平等、可持续的独特发展道路,北京共识(即中共的意识形态与发展观)将取代华盛顿共识(美国的自由民主价值观)。中国的新左派在此基础上发展出“中国模式”理论,其要点就是鼓吹权力归一党掌控,资源财产等国有,对内用来重构政治合法性,对外用作输出价值观。

但到了胡锦涛第二任期,中国模式充分暴露出各种弊端,没有监督的权力日益泛滥,腐败成了中共的不治之症;社会分配不公愈演愈烈,基尼系数已逼近0.5,贫富差距远甚于江朱时期。可以说,胡温治国的这10年,是中国生态资源耗尽、污染危及人民健康生命的10年,是维权运动遍地开花且惨遭高压维稳的10年,是腐败从千万级上升到亿元级的10年;是广大社会成员在各种社会不公与政治经济压迫下养成仇官、仇富、仇警等“三仇”情绪的10年;同时还是政府滥发货币、造成高通胀的十年。

在这10年中,中国世界工厂地位渐失,大学生毕业即失业成社会常见现象。对内,高压维稳成了政府主要工作;对外,中国几乎成了孤家寡人。

中国人已经不再相信中共一党专制下的经济发展能够让人民过上小康生活。

这样一个“中国模式”,让乌克兰人感叹“我们从中国仅能学到坏榜样”。中国政府也不得不逐渐放弃“中国模式”的说法。2011年中国社科院发布《世界社会主义黄皮书》,声明“不会向外输出自己的发展模式,不会把自己的价值强加于人”。

中共领袖群个人魅力不再

胡锦涛是在中国人对江泽民治绩不满的情况下登台的。“收入差距”、“社会治安恶化”、“腐败”等成为江泽民统治13年的标志物。江的好大喜功与虚浮更是成为北京坊间讥嘲的对象。就是在这种失望心情中,国人寄望于相对年轻、看起来沉稳的胡锦涛能够为中国带来一番新气象。

那时候,不少国人对“中国模式”这一提法颇觉新鲜,对中国在世界“和平崛起”充满憧憬与期待,胡锦涛、温家宝更是被民间寄予厚望,“胡哥”“宝宝”成了中国网友对胡温的匿称,在网上,随处可见自称“我们都是什锦八宝饭”的胡温粉丝团。不少人都将对国家、政府的信任叠加到胡温身上,“胡温新政”成了海内外媒体的共同用语。

其实,这种对胡温的崇拜来自于民众的肤浅。因为作为胡锦涛登基宣言的《西柏坡讲话》无非表明他迷恋于毛式话语。胡任期内始终表现出两大极端矛盾的工作取向:党务工作向左转,意识形态控制大大加强,政治用语日益还原到毛时代的话语系统;社会经济政策向右靠,许多政策已经明显地出现利益集团俘获国家的痕迹,对腐败问题更是放任自流;对于收入差距问题则采取“无为而治”的态度。在镇压底层反抗时,却表现出一种对暴力的迷恋倾向,

到了胡的第二任期,“胡温新政”的提法已悄悄退出媒体领域。今年中共出于权力斗争的需要,对薄熙来夫妇的种种不堪曝光,让中国人再次看到中共高层的阴暗卑污。习近平就是在这种权斗阴影下接任中共第五代掌门人。

习近平的运气不佳,经历过“什锦八宝饭”带来的失望后,即使愚蠢如愤青,也不好意思再肉麻吹捧新的领袖了。加之2009年2月习近平在墨西哥痛批“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这番话让知识界败类也无法再吟颂“习主席有一个政改梦想”,对他在政体改革上表示期待。在其个人操守上,今年习很不幸,国内媒体大揭薄熙来妻姐谷望江敛财1亿多美元之际,美国彭博社也在7月报道了习近平姐姐姐夫因投资稀土等行业敛财3亿多美元的事实。事后虽经海外枪手写文说明习妻女并未敛财,但人们对领导者个人清廉的神话已经非常厌倦。

富豪精英正在抛弃中国这个政治共同体

“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政治共同体是中共实施一党专政60多年、竭尽全力打造的,但现在最想逃出这个政治共同体的人群,恰好是官员与富豪这两大饱受体制之益的精英群体。“裸官”在几年前就据说高达120万人之钜,新近发布的《2011年中国私人财富管理白皮书》再次显示,60%的富人有移民意向或已申请移民,其中东部和南部有移民意向的超过七成,亿万财富人群的海外投资比例更超过50%。

——体制的最大受益者都将中国这个政治共同体弃如弊履,说明中国人大都对中国这个政治共同体失去信任。在政治上,中国进入无梦时代。

中国每年花费逾GDP总量三分之一的巨额金钱来养活的这个政府,最后将一个国家治理得连自己都只当作淘金之地,这种情形下召开的中共十八大,除了完成权力再分配的政治分赃任务之外,对这个国家的人民与未来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希望之声粤语台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