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从「开学礼」到「抗共」思潮
【希望之声2012年9月4日讯】没有学生喜欢开学典礼,沉闷的仪式代表悠闲的假期结束,亦表示繁重新学期的开始。可是,今年的九月一号,香港的新政府总部外,举办了一个香港教育史上最重要的开学礼。这个不少中小学生自发参与的开学礼,让香港的公民教育进入新纪元。

政府和民间就被视为「洗脑教育」的国民教育的角力已持续超过半年,本栏亦曾经讨论多个星期。政府没有响应七月的九万人反洗脑大游行中,民间撤回国民教育的要求,铁定於今月开始在小学试行三年。孩子和家长无奈於开学日前走到新政府总部,作进一步反击,绝食抗议。由学生当主力牵头的社会运动,对上一次已是1989年。今年的学潮更由孩子(而且是中学生而非大学生)当主角,为了孩子自己的未来而发动的运动,绝对是香港教育史上一场重要的战役,同时也牵起1989年以来香港最大规模的一次「抗共潮」。

被洗脑、被利用与被代表

在这场仗中,出现了三个被标签了的组群:绝食和运动的主角──中学生是「被利用」的一群;骂他们的,则是已「被洗脑」的「维园阿伯」或爱国中坚;最无辜的,是没有上街游行集会的「沉默的大多数」,教育局局长吴克俭表示他相信这群大多数是国民教育的支持者。过百万香港市民,就这样「被代表」了。 

先谈谈这群「被利用」的小伙子。在各论坛上,支持推行国民教育的人士指责这群中学生在立法会选举前夕被政党利用,甘为棋子,荒废学业。不过,只要你在最靠近政府总部的地铁站看看,炎炎夏日,偶然下着暴雨,许多中学生三五成群地结集走进政府总部外的添马公园示威区。他们无论怎麽看,都是自发参与的多,路上在讨论国民教育的课程指引,甚至是当今中国国情,也来得头头是道。也有学生在现场当纠察,帮忙维持秩序。本来被人视为娇生惯养、怕吃苦的「港孩」,好像在一个暑假间成长了。

在论坛上,中学生组织学民思潮成员黄之锋的演说和讨论,打动了不少老师、家长和市民;其清晰的思路,你实在很难说他被利用了。在台下,其他中学生有的加入绝食行列,有的在幕後支持这场运动,令不少人将之与1989年的学生运动比较,也令数万人站在他们的一方,引起巨大的公众回响,难道全城的人都「被利用」了吗?这个指责,不止是低估和侮辱了学生的能力和智商,也是把市民当成愚民。

迫不得已的抗共思潮

容易被人扭曲或误解的「沉默大多数」,今次也陆续走出来,不甘「被代表」了。

一向政治冷感的演艺人相继表态,这确实很难不叫人把反国民教育运动与八九六四相题并论。1989年,演艺界发动了民主歌星献中华;而反洗脑教育运动,可说是二十三年来首个运动有演艺人陆续开腔表态的政治事件。

不愿被代表的还有许多七月时没有上街的市民,他们也於九月三日开学日响应呼吁,穿上黑衣表示抗议。罢课之声也逐渐成形,有团体发出「义教挺罢课」,表示即使学生罢课仍会义务协助学生接受教育。

这群不愿被代表的沉默的大多数,可说是形成了二十三年来香港最大规模的抗共思潮。本来,沉默的大多数在过去多年来已经无奈地接受了香港回归的事实。开放自由行的初期大家也表示欢迎,中国航天员升空和在奥运夺金也会兴奋无比。回归之後,有一段时间,香港人对中国人身份的认同度是蛮高的。但近年,爱国人士极力推销的「中国模式」暴露的问题,中国发生不公义的事情之多,也挑动了许多香港人的情绪和底线。於是,「人心仍未完全回归」成了许多爱国人士心中的刺,国民教育也顺理成章成了新政府的政治任务。

无论是「中国模式」的教材,还是昨天在香港亚洲电视播放、引起全城抨击的《ATV 焦点》(节目指香港是「建设派」与「破坏派」对擂的平台。建设派就是建制派,破坏派就是反国民教育的团体,并有西方国家支持),都是完全不避嫌,急不及待要你今天就「爱国」之作。

沉默的大多数,也许会无奈接受一些事实,所以香港人也常自嘲是温水煮蛙。洗脑还需要时间才见效,但现在出现的情况却已变成狗急跳墙的「迫婚」。结果很清楚,香港人,迫不得已的。

至本文刊登之时,香港特区政府总部外的人群已展开不合作运动,部署罢课。这场运动,不单止是一场公民教育,更加是对抗麻木和不公义的政府掷地有声的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