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矛盾尖锐 中国经济崩溃在即
【希望之声2012年9月6日讯】近30年来,中共在国内采取了保持经济增长速度,促进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增长的政策,但同时积累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例如环境破坏,资源短缺,职业道德缺乏,腐败蔓延,贫富差距悬殊,社会矛盾尖锐等等。连日来,西方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甚至大陆的一些媒体及经济专家都对中国经济现状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忧虑。

目前中国经济疲弱主要有如下表现:
制造业发展放缓达三年之最;
裁员潮、倒闭、外迁世界工厂凋落;
大陆股市再创三年低点;
地方政府面临发不出工资 纷纷卖地求财;
200个家族控制200个行业,明显的权贵资本主义。


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只是促进了国有垄断企业的畸形发展,大量的资本、投资、资源投入到大型垄断国企,而这些国企又都是由太子党组成的官员所垄断。

今年上半年2455家上市公司中报净利 1.02万亿元,其中16家上市银行净利润 5452.29亿,占比高达 53.57% 。如果再加上石油、电力、煤炭等垄断企业的利润,可以想象绝大多数上市公司及民企的艰难。

中国的社会财富在不知不觉中被利益集团所掠夺所瓜分,这个社会处处呈现出弱肉强食的光景,即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德、没有任何良知。

绝大多数人即所谓的弱势群体被排除在财富掠夺的游戏之外,社会稳定的基础自然会越来越脆弱。於是,一种关於改革、增长、稳定的恶性循环开始了:越是不稳定,就越要推动GDP高速增长;越要推动经济高速增长,就越要推动符合利益集团的改革举措;而越是推动这种改革,就越是造成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和尖锐的社会矛盾对立。

表面上看,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但这个国家已在不知不觉中被利益集团所垄断被绑架,连改革依赖的路径也被利益集团所把持被控制。官僚利益集团和垄断利益集团相互勾结,利用各种方式和能力来影响中国的各项决策,甚至影响中国的立法进程。

为拯救自身,中国开始调整政策,但实际上却是大同小异:更加注重通过投资来带动增长,以及加大对基础设施和工业出口的投入。

随之而来的结果是,中国成为了有史以来经济失衡最严重的大型经济体之一。中国的投资支出占GDP的比例甚至超过了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和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这种情况分别在当时导致美国和日本发生严重的经济危机。

情况越发明了:中国巨额的基础设施建设开支被浪费,大部分政府开支使用不当,只是为了满足政治需要或者被盗用。

高盛称,“目前为止,中国经济的改善并没有这么明显,经济数据一次次意外下行,政策不确定性也一直在左右市场情绪。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依然很弱,目前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政府将会推出更多的经济刺激政策来版主稳定经济,并扭转目前经济疲弱的趋势。”

很显然,中国经济正在遭遇硬着陆。大多数人认为,中国的GDP增速只有达到6%-7%,才能避免社会动荡,因为中国国内的一大部分人口仍在为摆脱严重贫困而努力。但据咨询公司Lombard Street Research计算,第二季度中国经济按年率仅增长1%。

经济学家吴敬琏日前接受专访时指出,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国内资源日益短缺,环境破坏严重,腐败四处蔓延,贫富差别悬殊,社会矛盾激化。中国经济能不能平稳增长,社会能不能和平转型,都已成为重大的现实问题。

吴敬琏表示,当前社会上存在的种种丑恶现象,从根本上说是缘於经济改革没有完全到位、政治改革严重滞後、行政权力变本加厉的压制和干预民间正当经济活动,造成广泛寻租活动的结果。他认爲,当务之急是重启改革议程,推进市场化的经济改革和法治化、民主化的政治改革。

中国克服社会弊病、避免历史悲剧的正道,在于全面建立和完善市场经济体制。这就是说,要排除特殊利益的干扰,推进市场化的经济改革和法治化、民主化的政治改革,铲除权贵资本主义的基础,并使公共权力的行使受到宪法法律的约束和民众的监督。除此之外别无他途。因为近年来中国改革处于停滞状态,所以当务之急是重启改革议程,切实推进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