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陈破空)
【希望之声2012年9月6日讯】2012年度的美国总统大选,渐入高潮。对中国政策,是两党候选人辩论焦点之一。美国民众不满美中巨大贸易逆差、以及因中国低价倾销而流失的美国制造业和工作机会,普遍要求对北京采取更强硬立场,迫使它遵守平等贸易规则。

基于如此强烈的美国民意,罗姆尼誓言,他当选总统的第一天,就将宣布中国是货币操纵国,这意味着,他将提高中国输美产品的关税;奥巴马政府目前的做法是,通过“稳定的外交压力”促使中方让人民币升值,但收效有限。

二十多年来,北京通过操控人民币汇率、对外低价倾销、补贴国有企业进而排斥外国商品、纵容大规模抄袭、盗版、剽窃外国产品和技术,一跃而为经济上的暴发户,从中,不仅公然违反世界贸易规则,而且严重扰乱国际市场经济。为此,罗姆尼的共和党党纲直指:“中国是公平贸易的最大违规者”,“是美国专利、品牌、技术和知识产权最大的外国窃贼。”

地缘政治与军事方面,奥巴马政府以重返亚洲、调整海军部署以重兵布防亚洲、联合亚洲国家等策略,围堵中共,应该说,奥巴马以“巧实力”阻击中共,成本低,见效快,相当成功,以至于,中共在一年之间,就丢失了十年的外交成果。

但罗姆尼认为,奥巴马还做得不够,除了“巧实力”,美国还应该强化“硬实力”。罗姆尼尤其反对奥巴马削减军费的举措,他表示,将从其他方面节省开支,继续保持美国的强大军力,以“应对中国军事力量的加速发展”、“遏制中国对邻国发起的任何挑衅或压迫行为。”

人权方面,奥巴马和民主党采取的是与中共对话、给北京留面子的做法,从幕后施加压力,有时甚至将人权议题押放在经济等议题之后;罗姆尼则主张,要更直接、更强势地向北京施压,他指出:“如果美国担心得罪中国当局而减少对中国异见人士的支持,只会让中国当局更加有恃无恐。绝对不能把关乎自由前景的问题放在次要位置。”

罗姆尼的言论和政策,显然让中南海感到不安。中共官方媒体一边自我安慰说“早已对美国政客这一类的竞选说辞习以为常”,一边却对罗姆尼展开攻击, 接二连三地发表社论或评论,说罗姆尼政策“令人担忧”、“更加具有挑衅性”,甚至谴责罗姆尼“毒化中美关系”。随着美国大选临近,中共对罗姆尼的攻击不断升级,字里行间,流露中南海的“罗姆尼恐惧症”。

北京声称,罗姆尼的对中政策,是“冷战思维的过时表现”。问题是,中共坚持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本身就是冷战思维和过时表现;中共死守一党专制,才使东西方冷战得以延续。要告别冷战,中共首先需要放弃对本国民众的奴役。

中南海声言,如果在南海争端等问题上,美国对其他亚洲国家提供支持,“将会导致中美两国的正面冲突”。实际上,中美冲突,一直在进行,尤其在意识形态领域,独裁与民主的根本对立,是中美冲突的根源;至于“正面冲突”,即军事摊牌,也不过是迟早的事,中共狂涨军费、猛增军力,就是为这一天做准备。正如在国内,中共豢养庞大军力,随时准备镇压要求它结束一党专制的中国民众;在国际上,中共则穷兵黩武,随时准备抗拒要求它接受普世价值的国际压力。

罗姆尼明确表示,要向台湾出售先进的F-16战斗机(奥巴马当局暂时冻结了这一计划),中南海警告,罗姆尼“已经踩到一条危险的界线,因为那涉及到中国核心利益。”所谓“中国核心利益”,不过是“中共核心利益”,说得更具体一些,就是中共权贵集团的既得利益:贪污、腐败、中饱私囊、向外国转移和藏匿其不法所得。

所谓台湾问题、西藏问题、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中国问题”,都成为中共赖在台上不下来的借口:正是由于这些“问题”,中共才有继续当政的理由。而事实却是,正是由于中共的独裁统治和倒行逆施,才酿成这一大堆死缠难解的中国问题。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