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中剑:太子势危,胡德平为习近平路线定调

2012-09-08|来源: 大纪元|标签:习近平 胡德平 

【希望之声2012年9月8日讯】在中共国家副主席,原计划即将在下月的十八大上位的红朝太子习近平缺席重要的外事活动,引发舆论大哗之后,中共外交部为消除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宣布习近平将于9月10日会见来访的丹麦首相,并欢迎媒体现场采访。然而报名参与采访的媒体又被中共外交部告知行程有变,需待进一步通知。可见即使是外交部都不清楚习近平何时能够现身,此前关于习近平遇刺受伤的传闻由此进一步升温,明显压倒了由香港媒体放风的游泳扭伤之说。


由此可见,平素体格强健的习近平当前的健康状况不允许他在近期以任何公开露面的方式出现辟谣已是不争的事实,问题在于情况究竟有多么严重,是否有生命危险,是否会影响到即将在下月中旬召开的中共十八大?

最近网络疯传北京将公布重大消息,称国内多家媒体突然停休,等待重大新闻。六四天网还报导称,国内多个要害部门亦要求全员加班官方恐发布重大消息。不过当晚官方并未发布任何通告。不过令外界感到风声鹤唳的是:中国媒体人微博被勒令紧急上报,且得到不少媒体人在微博公开证实。

几乎与此同时,路透社援引消息来源说习近平在几周前会见了太子党中的改革派代表人物,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并向胡表示中共必须进行有力度的改革以解决社会、经济上的弊端,同时习近平称中共太子党中的极左派代表人物薄熙来不是他的朋友,与其划清界线。

与民主国家的总统候选人不同,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免遭或明或暗的政治对手的攻击或暗算,无论是胡锦涛还是习近平都充分吸取了胡耀邦和赵紫阳这两位前“废太子”的教训,极力避免在上位前暴露自己的政治路线与立场。数周前与胡德平的会谈是习近平这位此前一直低调韬晦的红朝太子第一次明确表明自己的政治路线与立场。然而在他本人传言遇刺受伤,至今迟迟无法出来做一个哪怕是最简单的挥手露面,而十八大又即将在下月召开的背景下,这份姗姗来迟的政治声明怎么看都像是一份政治遗嘱。

如果习近平本人即将在几天后神采奕奕地现身会见外宾,又何必由外人以放风的形式来为他的政治路线定调呢?由此可见,习近平这次遇刺并非只是轻伤,必是重伤,而且有性命之忧。不仅无法在数日后会见来访的瑞典首相,甚至可能无法按原计划在十八大上接班了。只有在习近平本人可能已经无法亲自当众表述自己的政治路线的情况下,才需要由别人出来代庖。而太子党内的改革派领袖、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无疑是最佳人选。

以胡德平他们的才智,想必知道一旦通过这种对外媒放风的形式为习近平的政治路线定调,像我这样的人一定会心知肚明,也会由此而知道习太子当前已经势危。然而他们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有不得不这么做的苦衷。

究竟谁才是暗算习太子的幕后黑手,圈内人都很清楚。能够在大内总管令计划领导的警卫局重重严密的保护下暗算得手的,一定是中共高层内部自己的人,才会对习近平的日程安排与安保情况了如指掌。有能力做到的无非三大派别,其一是胡锦涛的团派,其二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上海帮,其三是习近平自己的太子党。

首先太子党可以排除,因为在薄熙来被剔除后,能够代表太子党的领军人物只剩下习近平了。即使干掉了习近平,也不可能由王岐山取而代之,只是白白便宜了团派李克强,而王岐山在常委就更加孤掌难鸣了,所以不可能是太子党干的。团派也不可能,因为从目前的政治格局来看,团派已经借薄熙来一案占据了上风,这从目前广为流传的常委名单中就一目了然。而且习近平在十八大的布局中是团派与其他派系不可取代的缓冲。习近平一死,好不容易才已经成形的整个政治布局就完全被打乱,横空平添了变数。对于团派来说,显然是得不偿失,也不符合胡锦涛谨小慎微的性格。因此除非团派内部出现了无间道,否则不可能由团派的人出手暗算习太子。

最后唯一剩下的,也是最大的可能就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上海帮。在周永康、薄熙来试图发动政变推翻习近平的阴谋因王立军叛逃事件而曝光之后,不仅这个在镇压法轮功的十多年中血债累累的血债帮暗中选定的接班人薄熙来被废,就连周永康苦心经营的根据地政法委都面临在十八大后降格遭秋后算账的局面。无论是谁,要启动中国的政治改革,六四和法轮功都是绕不过去的血债,而江泽民却都有份。

由于周永康参与政变的把柄在人家手里,所以在北戴河会议上血债帮根本无力做有效抵抗,原先手中的两大王牌政法委与宣传口被踢出常委已成定局。以江泽民、曾庆红和周永康这些人的阴险狠毒,怎么可能束手就擒,甘心按照对手的节拍一步步被剪除羽翼,最后被送上法庭呢?他们做困兽之斗是意料之中的事。

江泽民与曾庆红的做法是一面对外作态与薄熙来做切割,支持习近平,并出面要求胡锦涛裸退,做个顺水人情,显示自己是站在太子党一边制衡团派的,另一面却暗中布置刺杀习近平,以求得血债帮的翻盘。为何要刺杀的是习近平而非胡锦涛呢?一来是胡锦涛本来就到站退休了,杀了他只会加速习近平接班,而且团派大将多,不可能一一都靠暗杀解决。可是作为太子党领军人物的习近平就不同了。太子党与团派、上海帮不同,本来就比较松散,互相之间也多有几代人的恩怨,习近平完全是靠自己的家世、人脉、性格与作风才成为被广泛接受的代表人物,太子党内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人来。习近平一死,太子党就群龙无首了。无论是薄熙来咸鱼翻身还是曾庆红东山再起都在这种乱局下成为可能。如此一来,后果不堪设想。就是因为看出了血债帮刺习的险恶用意与后手,所以胡德平才不得不在此时出来为习近平的政治路线定调。

胡德平此举,是要在当前的混乱中为习太子树起政治改革的大旗,完全与曾庆红的血债帮、薄熙来的极左派划清界限,以免这些笑面虎利用习近平的死亡或伤重分化太子党,窃取习近平的政治资产,甚至掀起腥风血雨的权力斗争。在当前的形势下,这一步棋是必走的。

然而,对于中共来说,习太子的重伤甚至死亡正如泰坦尼克号撞上了冰山。无论甲板上的乘客还在怎么轻松玩乐,底下汹涌的海水已经滚滚而入。由此造成的权力格局的巨大漏洞与严重失衡,中共已经没有时间,没有任何办法来弥补了。现在的中共,已经是正在快速下沉的泰坦尼克号。船上的每一个人要做的,就是第一时间奔向救生艇。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