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体看中国:香港的放射性

2012-09-10|来源: 大纪元

【希望之声2012年9月10日讯】【大纪元2012年09月11日讯】(美国之音记者齐之丰报导)在英语里,说一件东西,一个人,一种话题“有放射性”(radioactive),是一种形象的说法,意思是说“具有(大有可能扩散开去的)危险性”。


话说香港堪称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其历史地位可与文艺复兴时期辉煌一时的威尼斯,以及依然在当今世界闪光的纽约并驾齐驱,各有千秋,不相伯仲。如此这般的香港,怎么会有放射性呢?这就来了故事。

放射性种种

在香港1997年回归北京统治之前,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电视台曾经采访香港的一位中年大亨。那位显然是在英国受过教育的大亨叼着雪茄,操着标准的英式英语表示:有人说97年到来,中国大陆将接管香港,他的看法恰恰相反,届时是香港将接管中国大陆,即香港将对中国大陆产生全面的、直接的影响。

1997年之后,坚持实行共产党一党独裁的中国大陆跟依然实行法治和自由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之间的互动成为世界奇景,也成为政治科学研究者千载难逢的研究样本。在成千上万的人哀叹香港的法治和自由资本主义制度不断遭到来自北京的侵蚀的同时,香港对北京政权的放射性同样有目共睹,让北京、让中共头痛不已,担忧不已。

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位香港大亨在1997年之前所说的话已经成为不可否认的现实。

过去这个周末香港接连发生的两件大事凸显出北京和中共的头痛和担忧。

一件事是在香港人的强烈抗议下,香港政府星期六宣布搁置中共和大陆政府所要求推行的被指控目的在于对香港学生“洗脑”的所谓“国民教育”课程。再一个是星期天结束的香港立法会选举。

好消息,坏消息

对珍视人格独立、思想自由的人来说,香港民众逼退试图强行推行他们所认为的北京对学生“洗脑”企图的香港特区政府,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但对北京和中共来说,则无疑是一个坏消息,是一个重大挫折。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曾经亲自出马敦促香港推行北京所谓的“国民教育”、“爱国教育”,即爱中共政权教育。

这一消息对北京和中共来说到底有多坏?在当今这个互联网时代,喜好实行不透明政治的北京中共当局在很大程度上也变成了玻璃钢里的金鱼,可以供世人四面上下观看,指指画画,品头论足,谐谑嬉笑。今天,互联网用户通过在中国拥有数以亿计的用户的新浪微博搜索“国民教育”,会被告知: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国民教育’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在高调提倡香港推行“国民教育”的中共统治的中国大陆,“国民教育”居然会成为一个当局感觉有必要对中国公众遮蔽隐藏的词。个中的滑稽和反讽一目了然,对世人极端透明。

好消息,坏消息(续)

在另外一方面,在星期天结束的香港立法会选举中,尽管香港泛民主派获得的选民票超过亲北京的民建联,但泛民主派所获得的席位却并没有相应的增加,这被许多人为人是香港泛民主派遭遇的重大挫折。

于是,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通过新浪微博欢呼“香港立法会选举结果公布,民建联成大赢家,为立(法)会第一大党;民主党多名候选人出局,主席何俊仁自责辞职”。

与此同时,新浪微博也出现了这样的显然足以让北京当局忧心忡忡的放射性评论:

“D-E-M-O-:按某大哥的话说,HK(香港)的选举应该也够得上是‘天大笑话’了,直选得票率低10%的一方反而成为‘最大赢家’!!”

“百战不败开封菜:XXXX。。。有线电视转播的香港新闻,立法会选举结果,建制派的就播。。。泛民派的就掐,播,掐,播,掐,播,掐。。。你丫的也不嫌累。。。你们到底怕什么?X。。。我这个老党员都愤怒了[哈哈]”

“林冰律师:昨天在港,恰逢立法会选举,朋友说:我们这是真正的投票。言下之意,我假装没听懂![泪]/明显是小瞧大陆人,也难怪,我们真不是真的,一定要争气!”

香港教育:世界媒体如是观

关于香港抗议者逼退北京指使下香港政府强行推行被广泛指控为“洗脑”的“国民教育”,法国主要报纸《解放报》发表驻中国记者菲利普?德拉格朗日的报导,题目是“香港:‘爱国’教育课被搁置”,副标题是“中国:民众大规模抗议逼退试图强行推行无视历史真实的课程的北京当局”。

依然享有言论自由的香港民众和媒体普遍抨击和评论香港政府教育部门奉北京的旨意制定的所谓“国民教育”手册谎言连篇,歪理充斥。其中包括形容实行一党独裁的中国当局是“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批评西方民主国家政党轮替是“政党恶斗,人民当灾”。用活跃于中国大陆和香港的知名媒体人和学者长平的话说就是:

“这些谎言和歪理,在内地越来越没有市场,因为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住血写的事实。无论你把“以民为本”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地震来了校舍纷然倒塌,暴雨来了警察到遇阻的车上贴罚单,数十万婴幼儿喝了毒奶粉家长还不敢抗议……”

日本主要报纸《朝日新闻》星期一发表记者小山谦太郎从香港发出的报导,指出香港特区当局首长梁振英星期六会见记者宣布不会强行推行“国民教育”课是一种不同寻常的让步举动。尽管如此,香港学生家长们依然感到不能放心:

“学生家长组成的抗议团体表示,‘政府可能会对学校施加压力,’并对学校方面的选择自由的实效性表示怀疑。据信,要求‘完全撤销国民教育课的运动会持续下去”。

香港公众之所以对北京当局力图推行的“国民教育”如此耿耿于怀,视之为洪水猛兽,显然是因为中共及其政府和香港高官纷纷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西方受教育,显示他们自己都不相信中共的“爱国教育”“国民教育”。香港记者雨文通过香港公共事务网络杂志“阳光时务”指出:

“美国思想家ThomasPaine曾说:‘当一个人已堕落到‘宣扬自己所不信奉的东西’时,他已做好了干一切坏事的准备!’”

香港选举:世界媒体如是观

关于香港立法会星期天的选举结果对香港的民主派意味着什么,世界媒体的看法可谓明显分歧。它们报导的大标题就明显地展示出它们的分歧。例如,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络版的标题是:

“香港选举:民主派保持了至关重要的否决权”

美国网络杂志《哈芬顿邮报》的标题则是:

“香港亲民主派政党在关键性的选举投票中受挫”

在这两种分析看法的标题之间,还有印度主要英文报纸之一《印度教徒报》的标题:

“好坏掺拌的选举结果让香港民主派感到鼓舞”

香港的放射性

尽管充分享有言论出版自由的世界媒体尽力详尽深入地报导香港,但它们的报导的效力显然不如人们亲眼看到、亲身感受香港的效力。

在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国大陆民众(即香港人所说的内地人)有机会亲身感受香港,并由此可以跟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进行对比。

香港的新闻媒体是全世界最活跃、最自由的。中国大陆的新闻媒体则缺乏基本的新闻报导自由,从中国高层政治动向到、到中共及其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到毒奶粉毒害婴儿都可以被当局任意列为新闻报导禁区,胆敢越过雷池一步者不是丧失饭碗,就是丧失人身自由。

香港的贪污腐败官员会受到独立的反贪机构的调查,官员拒绝说明来源不明的财产要被判刑入狱。中国的执政党和政府官员普遍拥有巨额来源不明的财产,中国当局对此采取的有力应对措施是,将这些巨额来源不明的财产列为国家机密,并对中国公众声明,“官员财产申报条件不成熟”。

与此同时,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广泛流传如下的数字比较:

2010年香港税收占GDP12%;深圳、广州均为32%;

香港教育预算540亿,医疗预算399亿,共占税收45%;

广深两地的教育、医疗预算累计213亿元,占税收3%。

坚持实行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大陆,政府用于教育和医疗等社会福利的预算居然大大低于实行自由放任资本主义、且并非以社会福利优厚而着称的香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显然,这种问题具有放射性,香港具有放射性。这种对比,这种问题显然使中共当局“为人民服务”和“为人民谋利益”的宣传不攻自破,使中共的合法性受到无情的瓦解甚至颠覆。

中国当局将如何应对香港的这种放射性,香港和中国大陆的互动将向哪个方向发展,世人在“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责任编辑:肖笙)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