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中共党内秘密世界一窥
【希望之声2012年9月10日讯】作者/杨眉

中共十八大前夕,法国世界外交论衡月刊中国问题专栏作者马蹄那?布拉Martine Bulard 发表长达两个版面的长篇报道文章,标题是中国共产党的秘密世界。作者在十大召开前夕亲自前往中国,试图从中共中央党校内部,从同中国共产党党员之间的对话了解中共内部权力更替的内部逻辑。

作者介绍说,她所联系到的几乎所有的中国政府官员都拒绝了她的采访要求,回答是千篇一律,那就是十八大以后再说。

文章评论说,2012年是中国这个自称为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历史上最大的政权更替年,不仅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班子要彻底更换,而且中央政治局百分之六十至六十五的委员也将退位。那么,即将接任的中共最高领导人是按照什么样的标准被挑选的?外界无从得知,就像当年皇帝居住的紫禁城滴水不漏一样,中共最高领导层的人事更替也完全是黑箱作业,政权内部争权夺势其明枪暗箭、你死我活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为了了解共产党党内成员对中共十八大的看法,记者试图采访由中国副主席习近平领导的中共中央党校,但也同样被党校拒之门外,另外两名中国日报的记者被允许进入内部采访,根据他们的介绍,中国官员进入中央党校培训的第一周,即使是秘书或司机都只能在党校门外等待,之后,他们被分组学习,按照宗教、民族以及贪腐等课题分为多个学习小组,成员们在讨论会上可以自由的发表言论,但是,党校内部等级森严,县级干部不能同省级或者国家级干部同起同座。据他们介绍,党校内部有一个由45岁至50岁的干部组成的重点培训班,他们培训的时间是一年,前三个月学习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作品,之后再接受有关司法、税务、外交等方面的培训。中央党校看来是中共选择未来领导人的场所,据一名党校教授介绍,有一名学员因为表现不好而被停课,之后他的个人前途也被画上了句号。一名北京官员在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提下接受了法国记者的采访,他抱怨说,中共提升官员的标准没有丝毫改变,那就是谁听话就选择谁,虽然,从原则上来说,官员提及的标准包括学历、政绩等等,当然,不能漏了维稳标准,所有引发社会治安问题的言行都将被记上负分。但是,在实际操作中,由于官员挑选一般都缺乏透明,所以外界很难了解其真正的选择标准。

另外,中共除了在选择领导人上缺乏透明之外,在政治理论上也似乎已经江郎才尽,当今的中国社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中共内部官员有不少都意识到他们缺乏一个政治理论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究竟是什么?共产党官员对此莫衷一是,经常往来于美国与广东的音译名为贺高超的教授回答说,必须承认的是中国式的资本主义与美国式的资本主义确实没有多少区别,但是,他强调说,在中国,中国政府试图改善工人以及农民的生活。记者评论说,中国政府改善民众生活的成绩实在不明显,而且,以此来给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做定义未免过于简单。广州市前副市长负责财政事务的刘锦湘承认说,确实,如果说社会主义意味着更多的社会公平的话,那类似瑞典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要比中国更象社会主义社会。今天的中国社会既不是市场经济体制,又不是社会主义体制,也不是国家资本主义体制,人们不仅失去了参照模式,而且还失去了衡量标准,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未来的走向会如此模糊。他认为共产党应该在政治理论上下功夫。他说,他个人认为,如果一定要给中国社会做一个定义的话,可以说,目前的中国是处于国家资本主义阶段其目标是要建立一个使每个人都有其应有位置的社会主义国家。

记者还在广东采访了一名年轻的女共产党员,为了谨慎起见,记者没有透露这名女党员的真实姓名,这名女党员在大学读书时因为成绩优秀,表现突出而很幸运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作为共产党党员,她的事业前途有保障,但是,连续几年来的党内生活却使她背上沉重的精神负担,因为只能当传声筒而不允许有任何独立思想的党内生活使她感觉十分厌烦,但是,要退党却似乎要比入党麻烦得多。

据介绍,在2007年和2012年期间,有将近一千万中国人加入了共产党,目前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总人数已经超过了八千万,相当于德国的人口总数。作者评论说,令人费解的是正当中国共产党的官员因贪腐而受到中国舆论前所未有的抨击的同时,中国新党员的人数出现空前的飙升,很明显,对那些无权无势的小百姓来说,加入共产党是一个打开事业前途大门的金钥匙,而对中共来说,这是他们进一步控制中国社会的一大重要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