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尸体“流泪”吗?一桩挑战所有人尊严的惨剧!

2012-09-15|来源: 大纪元|标签:尸体 流泪 贺秀玲 中共 活摘 

【希望之声2012年9月15日讯】随薄谷开来的公审、王立军将被审判和薄熙来案,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再度引起社会关注。近日美国国会举办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引起国际关注,同时更多来自中国的关于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的黑幕被曝光。


近日,一本揭露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牟利的新书《国家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连续二周在加拿大温尼伯市跻身平装非小说类书籍的最畅销书排行榜。

山东一妇女遭活摘器官 丈夫欲申诉遭封口夺命

烟台法轮功学员贺秀玲被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详细内幕近日也被曝光。贺秀玲因修炼法轮功遭到当局迫害非法关押,被看守所以“脑膜炎”名义送医院,在人还有呼吸情况下就被送进太平间,家属发现其后腰部缠绕绷带,肾脏被盗。

贺秀玲丈夫徐承本为妻子鸣不平要控告,警方却想用十万元买通他不再上诉。当徐承本网上曝光妻子被活摘器官后,第二天就被抓,两年后去世时皮肤溃烂,知情者认为症状类似药物慢性中毒。

贺秀玲手被铐床头 奄奄一息无人护理

山东省烟台市52岁法轮功学员贺秀玲,曾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三次进京上访,多次遭到关押和酷刑。曾被洗脑班的刘国尧施以酷刑。刘国尧将她双手反背,铐在床栏杆上,维持一种蹲不下也站不起来的痛苦姿势,长达五天之久,而且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

因为制作法轮功真相的印刷品贺秀玲于2003年8月再次被抓。据出狱的法轮功学员介绍,贺秀玲被投入看守所后,一直不放弃信仰、不愿意被洗脑转化,却被关在狭小的黑屋子里受到酷刑。遗体手腕上的层层血痂和伤痕是持续的酷刑折磨所留下。

2004年3月8日被从看守所送进烟台毓璜顶医院就医,院方称其患“脑膜炎”。3月10日下午5点多,贺秀玲的丈夫徐承本接到芝罘区610办公室李文光的电话,询问贺秀玲有什么病史,徐说贺什么病也没有。

李文光随后告诉徐承本说,贺生病正在毓璜顶医院治疗,可以去探望。徐承本经过来回折腾和辗转询问,终于当晚7点多在六楼脑神经内科32病房找到了自己的妻子贺秀玲。当时病房内还有两位病人,都有家属陪床。

当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徐承本惊呆了。原本健康的妻子已经变得完全面目全非,奄奄一息说不了话,但一只手却被铐在床头,手腕处有一层层的血痂和伤疤,看得出来是旧伤新伤。而且下身赤裸并无遮盖,在男男女女进出的病房纯属极大羞辱。当时她身边不仅无人护理,没见任何治疗。

徐承本问妻子哪儿不好,她用手摸胸口,徐扶她坐起,她喊痛,她的左眼已睁不开。贺秀玲吃力的向丈夫指了指自己的后腰。徐不明白,医院诊断为结核性脑膜炎,可为什么妻子胸口痛,还指后腰。

不给治疗 脑膜炎服用感冒冲剂?

徐承本进病房五六分钟之后,进来一男一女两名看守。对于没有给贺秀玲治疗,看守解释贺秀玲不愿吃药不打吊瓶,徐承本表示不相信。后来男看守拿来两粒药,徐承本喂给妻子吃下,还有一杯感冒冲剂。

徐承本不明白,一个结核性脑膜炎的病人,医院怎么用感冒冲剂当药方?床头挂着的两个吊瓶,在家属的过问下,医护人员才给贺打吊针。

男看守还辩解说,以前给贺秀玲打吊瓶她拔针,但此时徐承本看到,贺秀玲并没有像看守所说的去拔针,徐承本怀疑在自己来之前,他们压根就没有给自己妻子必要的治疗。

不允许家属喂食物 不让陪夜

贺秀玲示意自己很饿,徐承本要求给妻子吃东西,看守削了个苹果给贺吃了两片,然后就说不能让她吃了。徐承本要求给妻子喂饭,他们不允许。

徐承本要求陪床照顾,男看守向南郊看守所所长张福田挂电话请示,随后告知说不能陪床,徐承本质问说:“我是她家属,为什么不可以,这是谁制定的规章制度?”但对方没有理睬,直接将他撵出病房。整个探视过程大约十几分钟。

后来徐指问张福田,“贺秀玲只是修炼做好人,却被迫害成这样,都生命垂危了还这么残忍的铐着手铐,分明是要置她于死地,是谁教这样的?”

张回答,“这是公安和看守所的法律叫这样的。”

人没死被送停尸房 “尸体”会流泪

第二天(3月11日)一早七点多,610的李文光再打电话通知徐承本现在赶紧去医院,当徐承本带了些衣服到了医院后,李文光说贺秀玲已经死了,让家属去问医生死因,但却不让徐承本见自己的妻子,也不让他帮妻子穿衣服,让把衣服拿回去。

上午十点多,亲属们匆匆来到医院停尸房,见到贺秀玲下身赤裸,手脚温热,左眼明显塌陷且略呈紫黑色。

徐承本还发现,妻子的后腰被绷带缠绕着。而脑膜炎跟后腰伤口一点关系也没有,为何那里有伤口需要缠绷带呢?引起了家属的疑心。而贺秀玲的妹妹数年没有与其相见了,她大声哭喊:“姐姐你怎么这样了?你睁开眼看看我,你这么多年没看到我了!”

喊声未毕,贺秀玲的眼中“哗”的流下两行眼泪!接着亲属发现她的脸上出现很多汗珠。原来人还未死!亲属们赶忙到楼上找医生来抢救。

“死者”心电图显示生命迹象 医生撕下图纸夺门而逃

家属上楼找医生,请求他们帮忙救人,求了三次,总算一名男医生和两名女护士才带着心电图仪器姗姗下楼来。心电图纸出来十几公分时,亲属们看到上面是跳跃的曲线。贺秀玲的妹妹大声喊道:“看啊看啊,人还有心跳你们就给送这儿来了!”

医生闻言大惊,一把撕下心电图纸,贺秀玲的亲属上前阻拦,跟医生抢那图纸,该医生带着抢到的心电图纸,夺门而逃。

在场的亲属们摸到贺秀玲还有脉搏,央求停尸房的老头来看看。老头戴上白手套来摸了一下脉搏,确实有跳动,也感到很惊异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

医院拒绝救治尚有心跳的“死者” 610人致电殡仪馆拉人

亲属们在医院里四处哀求,却一直没有医生愿意来抢救。他们到红十字会、110、医疗事故科等处奔走求助,均无人肯救治。

当亲属们四处去找医生抢救时,医院推脱说贺秀玲的主治医生姓郭,已经去济南出差了。下午,亲属们发现一辆殡仪馆的车停在停尸房前,正在往上抬人,正是贺秀玲。

亲属们急忙阻止,殡仪馆的人告诉说,是610打电话让他们赶紧来拉人去火化的。在亲属们的极力拦阻下,一息尚存的贺秀玲才没被拉走。

家属强烈质疑610为什么如此急于火化尚有呼吸的人?

医院修改病历卡 对后腰绷带用“穿刺”搪塞

第二天,贺秀玲的亲属们不被允许见贺。于是,他们想从贺秀玲曾经待过的病房找病友们询问详情,但赶去一看,发现病房突然空无一人,二位病人全部被转移了。家属向院方索要贺秀玲的病历档案,发现档案不是原始的,都全部做了修改复印,好多要紧处没有病历记录。

他们曾经到脑神经外科问询,有一名大夫说“你别想从我们医院套出什么来……”

对贺秀玲后腰的绷带,医院的解释是为贺做了腰穿刺。但院方的这个解释,跟看守所所长张福田说没有做穿刺互相矛盾,而且在医院给家属的贺秀玲的病历中,也没有做穿刺的治疗记录、结果。

亲属又带着病历走访了几位专家,专家们都一致认为脑膜炎根本不需要做穿刺,还肯定的说:根据病历看,肯定不是穿刺。

专家又指出,病历是被整理过的,其中也没有记录病危的抢救过程。徐多次找医院要贺秀玲的原始病历都被拒绝。后来山东省检察院把原始病历取走。

家属上诉 610心虚开口价10万元封口遭拒绝

3月13日 (第三天)当亲属被允许再见贺秀玲时,她的心跳和脉搏已经消失,手脚冰凉,确认已经死亡。为防尸腐,徐承本与看守所的张福田签订了协议,将遗体送到殡仪馆冷冻,协议约定家属可以随时看望遗体,没有家属同意不得火化。

在徐承本的强烈要求下,烟台市公检法进行了尸检,他们没有给徐鉴定报告的书面文件,只是敷衍的念了一遍鉴定结果,家属认为显然在为芝罘区610及看守所推卸责任。当念完后,徐承本就被他们赶了出去。据官方称,发现贺秀玲的肠子上布满小红点,子宫内有一块紫色物状。而且还称:没有外伤。

徐承本强烈质疑对方,没有外伤为什么要用绷带缠绕腰部?徐承本从地方直到最高检察院不断上诉,并上网发文请求联合国立案调查。期间,烟台公安局610多次派人当说客,要花钱买通徐承本不再上诉。有一次甚至找他们的邻居当说客来劝说他们,610答应开口给十万元,不行可再加,只要不再上诉就行,但遭到了邻居的拒绝。

7月8日,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检察院来到烟台重新做尸检。这一次,仍然是由法医读了一遍鉴定报告,仍然是610及看守所没有责任,徐承本索要鉴定报告仍然遭到拒绝。并且不允许家属拍遗体照。当时现场10多人,包括山东省公检法、烟台市公检法、市公安局、610、在洗脑班酷刑逼供的刘国尧等。

贺秀玲的遗体在冰冻期间,亲属一直不允探望,只在两次尸检前让看了一眼,就赶紧撵出去,更不许碰触遗体。第一次尸检前,徐和儿子首次见到了冰棺里的亲人。第二次尸检前,徐承本和妹妹一同见到遗体,当时贺全身赤裸,从咽喉到小腹划开一道大口子又简单的缝合上,见到惨状,徐承本当场大口吐血,妹妹哭的昏天黑地。

曝光中共活摘罪行 死者丈夫妹妹全被抓

据知情者称:贺秀玲以“脑膜炎”入院,实际是作为肾脏的活供体,被摘除了肾脏,而且,从眼部异常来看,也可能同时摘除了眼角膜。因为肾脏不是最主要的脏器,被摘除后,贺秀玲并没有立即死亡,在奄奄一息中痛苦煎熬着,而610安排了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派人以看护为名监视她,不给打针吃药也不给吃喝,等待她衰竭而死,并施用了使其无法说话的药物,待临死前与其亲属见一面,给亲属一个“交代”,然后待其心脏停跳,即向亲属通知死讯,迅速火化遗体,这样一个活摘的罪行就被所谓脑膜炎病死的假相给掩盖了。

只是中共610没有想到,贺秀玲在停尸房又有了心跳、脉搏、还流了很多汗,尤其是在亲人的呼唤下流下了眼泪,由此揭开了这个惨烈真相的序幕。

2006年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在海外曝光后,4月4日,“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迫害法轮功真相委员”成立。

4月19日,徐承本在网上发文,认为自己妻子是被活摘器官致死,并敦请国际人权组织到烟台,对贺秀玲的遗体从新尸检,查明死因。文章公开发表的第二天,4月20日,徐承本被警方突然抓捕,同时被抓的还有贺秀玲的妹妹。

洗脑班被酷刑 暗中被服食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

徐承本和贺秀玲的妹妹随即被投入610私设的监狱——洗脑班,在那里,他们被二三十个人围住,遭打骂,逼迫他们放弃信仰,目地不仅是阻止他们联系海外调查团,而且要他们同意火化遗体,遭到二人拒绝。

徐承本多日不被允许睡觉,也不给吃饭喝水,他依然坚定信仰。据一位看守者说:“徐五天五宿没吃没睡,还健壮的像头牛,几个人按都按不倒。”洗脑不成,610又把徐关进以更加邪恶凶残而闻名的招远洗脑班,那里不仅酷刑手段凶残,并且曾给法轮功学员暗中服食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以迫使他们放弃信仰。

随后徐承本迅速消瘦,原本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一百七十斤,数月后亲友再见他时,他仅重一百零几斤,像一副骷髅架子,模样令人惊骇。他的意识常常模糊,头脑不清醒,不仅放弃了信仰,也放弃了追究妻子的死因。

610威逼利诱贺子 称火化换其父自由再给五万

610找到贺的独子徐辉,他们从徐承本那里搬来了打印机、电脑等为“物证”,威胁要将徐承本判刑,他们称,如果徐辉签字同意将母亲遗体火化,就可以放他父亲回家,并给五万元钱。

他们问徐辉:“你要火化还是要你爸?”徐辉在压力下被迫签字,同意遗体火化。随后,610给了徐辉五万元钱。

6月20日,贺的遗体被火化。火化当天,现场来了许多警察,有几个警察紧紧尾随徐的儿子和家人,当贺的妹妹哭诉时,几个警察将她迅速拖走。

徐承本慢性中毒而死

2008年初,徐承本突然死亡。二月二十六日这天,徐承本忽然从德州给亲属打电话,听起来还好。第二天,亲属接到徐的死讯。当亲属给他的遗体穿衣时,发现皮肤已经溃烂,所穿的衬衣和皮肤粘在一起,亲属诧异,找来法医做鉴定,鉴定结果为中毒身亡。

虽然法医含糊地说是煤气中毒,但种种迹象使亲友怀疑,认为徐承本是遭610封口施用药物迫害,慢性中毒而亡。

被国际追查烟台毓璜顶医院

根据国际人权组织对烟台毓璜顶医院的调查,该医院移植中心的成员称,一年最少做一百六、七十个肾移植手术,而且肾源充足,供体健康,曾给外国人移植。但是,对于供体的来源,却避而不谈,即使在医院内部,也讳莫如深。

自2006年3月起,不断有证人指控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从事非法器官移植以牟取暴利。《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的作者麦塔斯和乔高经多年追踪,以数十项证据确证,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象在大陆长期普遍存在,并称之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见的邪恶”。

早在2006年6月,烟台毓璜顶医院因其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列入《关于第二批追查取证对象的公告——追查取证涉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国大陆医院》的名单上。

2006年曾有人对山东省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移植中心进行调查,从该医院的移植中心团队精英榜成员处获悉,该移植中心一年最少做一百六、七十个肾移植手术,当年从中国新年后就已经做了六七十个。病患如果是O型血,时间要长一点,其它血型的病患,配上血型马上就可以做手术。供体都是活体。

今年二月重庆前公安局长王立军投奔美领馆而曝光了薄谷开来谋杀英国人海伍德一案,薄谷开来案引发了世界舆论的广泛关注。

薄谷开来涉及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才是此案的关键。薄谷开来的罪行涉及与薄熙来在中国大连从事活体摘除器官、器官贩卖和非法贩卖尸体等。英国人海伍德卷入此案,为灭口,薄、谷夫妇杀了海伍德。由于一旦揭开此黑幕等于曝光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因而被当局视为一块最大的心病,极力掩盖。

目前,活摘器官--这一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恶行正随核心要犯薄熙来下台、王立军被捕、薄谷开来被判刑而浮出水面,罪恶真相全部曝光时,将震惊全球。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