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限制我们自由的还有我们的内心

2012-09-20|来源:

【希望之声2012年9月20日讯】在《一个关于自由的实验与一封退伍军人的投书》一文中,我已提到了埃利斯小姐布置了一个作业,即让学生在课堂上通过一个实验展现出“自由”的内涵。她最喜欢的是三个实验,前文讲的是查利的“自由是建立在真相之上”的实验,本文则要讲的是安德烈娅的实验。


与其他同学的实验不同的是,安德烈娅在上课时,带来了她的小仓鼠雷洛以及几片奶酪和面包。她先后做了几个各不相同的实验。在第一个实验中,她用玻璃杯罩住一块奶酪,并在旁边放了一片没被罩住的面包。等她放出雷洛,小仓鼠便直奔奶酪而去,鼻头自然是“砰”的一声撞上了玻璃杯。雷洛折腾了好半天试图吃到奶酪,但都没有成功,只得将就着吃了面包。

类似的实验安德烈娅连续做了几次,可怜的雷洛永远够不着奶酪,只得选择了面包。最后,安德烈娅在桌子上放了一大块奶酪和一大片面包,两样都没用玻璃杯罩住。然而,这回,早已心生厌烦的雷洛直接冲过去吃掉了面包。

大家都非常喜欢这场实验。在埃利斯小姐拿奶酪慰劳雷洛的时候,安德烈娅在一旁解释说:“这场实验名叫‘限制’。它告诉我们,无论我们是否察觉,我们的自由总是有限制的。而且这些限制并不总是都来自外界,也可能存在于我们的内心,比如雷洛,它以为自己永远得不到奶酪了。”

这个实验无疑对于身处极权、专制国家中的民众、包括中国人有着极大的启示。我们深知,绝对的自由是根本不存在的,作为普世价值的自由指的是每个人的自由,而不是个人自由,每个人的自由显然包含了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每个人的自由都应不受他人的侵犯。因此在自由世界中,对于自由的限制,实质上就是保护每个人的自由不受侵害。自由和限制之间彼此并不矛盾。

然而,在极权和专制的国家中,自由则被认为是政府的恩赐,政党来决定人民的自由程度,而人民必须接受政党的统治。就好比实验中象征更大自由的奶酪和代表较小自由的面包,当我们碰的头破血流却依旧得不到奶酪时,我们只好选择接受面包,并且从此忘却了奶酪的味道,再没有任何的奢望,再也不去追求什么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此时,限制我们的不正是我们的内心吗?

无疑,只有当我们的内心永远不丧失、不放弃对自由的渴望时,我们才终会有一天享有普世价值的自由。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电话:416-737-0431
    友好链接:希望之声縂台 | 台湾手机台 | 巴黎生活台 | 湾区生活台 | 英伦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国事务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国